狂妄武尊 第二十一章 :后生可畏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十一章 :后生可畏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6-08     “很好,很好!”阳元殿内,响起了金默阳的掌声,“‘万马奔腾’先抑后扬,‘九天揽月’巧思妙用,‘起伏穿云跃’借力而出——着实精彩,着实精彩啊!”     望着房梁上仔细端详龙鳞坠的江夏,金默阳忍不住连胜赞叹:“江夏,隐忍不发的计略,你用得不错!关键时刻,敢于大胆尝试出新,也是你们年轻人的专长……哎,后生可畏呀!”     毫无疑问,金默阳虽然没有被江夏直接击倒,但对于实力上明显占据优势的他来说,这已经算是一种失败了。     虽然他一开始就打算放江夏一马,可在刚刚二人“万马奔腾”的对战当中,他却丝毫没有这个心思。     江夏,完全是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,将他仅会的武艺合理运用而已。最后的结果,他很满意。     “哗!”江夏看够了漂亮的龙鳞坠,一个大鹏展翅,潇洒的从房梁上跳了下来,宽敞的衣衫带起一阵轻风,轻风散去的时候,他刚好双脚落地。     “掌门过奖了!”此时此刻,谦虚是十分有必要的,毕竟,人家只是用了“强体”一级的功夫,自己就算真赢了,也没什么好得意的。更何况,自己还是靠动脑筋取巧才通过考验的,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。     “老夫所言确实出自真心。江夏,你仅仅习练我阳元派武功一年,‘万马奔腾’的出拳速度,就能达到一息三十多拳,着实不简单!”金默阳对此印象深刻,“我习练过‘强体’三级的许多心法,也不过是这个水平……”     学问学问,不懂就问。即使是做到了掌门,金默阳对于武学知识的渴求,还是丝毫没有减弱。面对年纪轻轻就如此厉害的对手,他自然要下问一番。     江夏扑哧一笑,挠挠头:“掌门见笑了!您那三十几拳的速度,可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我这一小会儿的高速出拳,只能是昙花一现,长不了的!”     这种比喻,的确形象,金默阳一点就通了。原来,江夏在这一年的习练之中,深知“万马奔腾”这一招里,出拳速度的重要性。于是他每天苦练,最终才达到了如此恐怖的速度水平。     然而,要想长时间的保持这种速度,却是难为他。他曾经测试过,自己顶多维持那样的高速出拳五秒钟。     虽然只有五秒,但喷薄而出的一百五十多拳,面对水平相当的对手,已经足够了。更何况,这种加速除了威力大增以外,还有对对手心理上的震慑——习惯了敌人每息十几拳的速度,忽然之间直接飙到三十多——这绝对是肉体精神的双重冲击!     金默阳捻须点头,笑道:“好好修炼吧!江夏,你的悟性和身体都很好,我阳元派未来的重任,肯定要由你等青年才俊来承担的啊,希望你不要辜负萧师兄的厚望!”     江夏低头看了看胸前的龙鳞坠,后退一步,抱拳行礼,对金默阳点头道:“请掌门放心,弟子记住了!弟子,告退!”     言简意赅,转身出殿。夕阳西下,明天,将是新的开始!     阳元殿内,金默阳望着紧闭的殿门——那是江夏离去的方向——自语道:“萧师兄,那个秘密,这孩子,真的可以自行参透吗?”     回到膳房,陈悠然立刻招呼江夏过去用晚餐。     一年来,江夏的一日三餐,都是由陈悠然亲手制作。陈悠然就像个宠溺孩子的父亲一样,慢慢的掌握了江夏的口味。     江夏每天练武,消耗的体力是惊人的,可在陈悠然的伙食供应下,这一年之间,江夏足足高了一个头,身材也壮实了许多,与他刚来这个世界时的矮个瘦猴儿形象相比,简直是判若两人!     “陈叔,今天吃什么呀?”还没等陈悠然开口问掌门召见所为何事,江夏便流着口水,奔餐桌去了。     “葱炒虾仁,麻婆豆腐,白油冬瓜,外加一个野菜蛋花汤!”陈悠然揭开桌上的木质锅盖,三菜一汤呈现在江夏眼前。     别看这些都是家常菜,但在江夏穿越到这里之前,陈悠然他们可是没法做出来的。     为了让讲武堂的庞勋偷偷给自己秘笈,江夏没辙,绞尽脑汁的回忆自己曾经吃过的菜肴,然后和陈悠然一起研究实验,最后才让这些家常菜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出现。 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江夏既学了一手好的厨艺,也逐步的改善了自己的生活。     因为在这之前,阳元山膳房做出的菜,除了水煮白菜,就是盐焗猪肉,一点创意都没有,吃得江夏直反胃。     “好香啊!陈叔,你吃饭没有啊?咱一起吃吧!”江夏抄起一只碗,满满的盛了一大碗,笑嘻嘻的递到了陈悠然的手里。去阳元殿一趟,得到了他意想不到的收获,这让他心情大好。     陈悠然的心思显然不在吃饭上,他望着江夏,皱眉问道:“掌门找你,有什么事?”     刚刚打了一场,江夏已经饿了,舀起一碗汤仰头就喝,边喝边哼哼着摇了摇头。 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脸享受的表情,虽然他还搞不到紫菜做汤,但山里的野菜,味道也是鲜得可以,“陈叔,你的手艺真是太好了!起码是特级厨师的水平,哈哈!”     “陈叔问你话呢!”陈悠然与江夏相处一年,看他的表情,就知道他在卖关子,其实是憋着乐事儿不愿意马上说出来。越这么等着,他越着急,摧道:“快说来听听,让陈叔也高兴高兴啊!”     江夏夹起一只虾仁丢到嘴里大嚼,故作愁眉不解的样子,摇头道:“陈叔,咱们还得继续发明新菜式才行……”     陈悠然被他一误导,也是一愣,随即颓然道:“哎……可惜那庞勋再也不通融了,做新菜给他,简直就是白费力气!” 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一阵放肆的大笑,在江夏咽下那只虾仁后猛然响起,吓了一旁的陈悠然一大跳,“陈叔,谁做菜给那家伙吃啊?从明天起,咱们自己发明的新菜,都留着自己品尝,别人想都别想!”     正当陈悠然莫名其妙的时候,却见到一道金光闪过。     “陈叔你看,这是什么?”江夏的衣襟之中,一个金色的挂坠被他牵了出来,闪闪发光。     “龙……龙鳞坠?”陈悠然张大了嘴吧,似乎见到了这辈子最不可思议的事。
推荐阅读: 《楚天孤心》 《子虚》 《符篆召神》 《神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