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二七章 :空城之计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二七章 :空城之计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30     江夏将那古琴抱到城墙之上,找了一张桌案摆好,自己坐在桌前,捋起袖子要做弹奏状。斜眼看到城楼下众人都是面面相觑,当即安慰道:“大家不要担心,咱们阳元派高人定下的退兵之计,那是绝对不会错的,大伙儿等着看稀奇吧!”     他把自己想出的计策,说成是阳元派高人所为,程泗阳等人听了都忍不住兀自好笑,那些守城的官兵一个个倒是安分下来,对这位高人是深信不疑。     江夏叮嘱众人保持安静,心道:“当年诸葛亮摆空城计,那是在吃了街亭的败仗之后,仓皇做出的决定。他老人家胆子大,敢把城门全部打开,嘿嘿,要不是司马懿太过多疑,这空城计怕就只能是一个笑话了!”     思绪回到现实中来,他对自己做出的种种决定,还是很有信心:“诸葛武侯当年弹琴,左右还有童子伺候着,哥今天一个人在这儿乱弹琴,所以嘛,也不比完全照搬他老人家的做法,这城门该关的还是得关上。”     他这么考虑,是因为他明白,尽管楚江云是个连自己亲妹妹都要胡乱猜测的多疑之人,但他的手下那些吃足了苦头的禁卫军,可都是江湖上逍遥惯了的亡命之徒。要是自己学诸葛亮城门洞开,就算楚江云不敢进来一探究竟,保不齐会有他手下的小兵代而为之。     到那时,自己城中兵力空虚露馅,还是免不了一场大战,那就真的难免死伤了。这一幕江夏不愿看到,所以他才摆了这么出关上城门的空城计。     不多时,坐在高出的他远远的瞧见,打南边的大路之上,浩浩荡荡的行来了一队人马,正是楚江云所率领的禁卫军部队。     说是浩浩荡荡,这也单纯是指人多,队伍中除了楚江云外,完全没有受伤的人几乎不存在,在江夏之前的那一同沙雨夹石的攻击中,不少禁卫军军士都挂了彩。若不是这些人受伤走得慢,江夏即使是抄近道,想来也难以赶在他们之前抵达孟阳城,还能不急不慢的做好应对之策。     暗叫一声好运,江夏开始伸手拨弄琴弦。     要知道他穿越之前,便是连最最普通的口琴、电子琴等等乐器都没有接触过,对音乐那只停留在欣赏的层次上,要他弹琴奏乐,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     所以当他的双手开始像模像样的在琴弦上瞎拨弄的时候,无论是城里的自己人,还是城外赶来的敌人,都被吓了一跳。     那牟姓首领甚至还凑到程泗阳耳边偷偷的问:“贵派高人想出来的法子,就是用着要命的琴声,吓退那帮亡命之徒么?”     程泗阳稳住不笑,应道:“牟将军,你姑且看下去吧。”他自己都搞不清楚江夏在耍什么花样,自然也无法回答对方的这个问题。他甚至也不禁在想,这小子该不会真是想用噪音吓退雄兵吧?     却见城外,楚江云本来有些疲倦的在马背上打着瞌睡――带领手下一千多号人前来孟阳城暂驻,这条不长不短的路,行走起来这速度让他昏昏欲睡。     可当城楼上的琴声猛然传来,这声音犹如地狱中传来的恶鬼号角一般,猛地一下,将同样不同音律的楚江云惊醒了。     抬眼一看,模模糊糊的瞧见一个年轻人正在城楼上悠然自得的弹琴,又见到城门紧闭,当即擦了擦那迷糊的双眼,边擦便骂道:“他娘的,想不到这孟阳城里还有这样狗屁不如的琴师,竟敢在城楼上弹琴吓人!”     他身后一名面色红润的中年人沉声道:“将军有所不知,此人的琴声中,实在是杀机重重啊!”     楚江云回头一看,发现说话的这位,是曾经江湖上鼎鼎大名的“醉琴师”冯弦柱。他知道这冯弦柱一贯以精通音律出名,当下也没有对他的话有所怀疑,便问道:“噢?怎么个杀机重重,你倒说来听听!”     他此时的双眼倒是擦干净了眼屎,看得明白了,可却没有来得及回头往城楼上看上一眼,其余的众位军士一个个叫苦连天,更没有人注意到前方的场景,只觉得那扰人的琴声太过可恶,不少人开始骂骂咧咧。     望着主帅求知若渴的双眼,冯弦柱颇有得意之色,悠然答道:“将军请听,这琴声虽然貌似杂乱无章,实际上每一次拨弦,却都透着弹琴者的心境,他这样……啊!”     冯弦柱一边分析,一边抬头去细看城墙之上那弹琴之人,这时候猛然看清,当即失声叫了起来。     楚江云见他面色惊恐,也不责怪他一惊一乍,下意识的回头观望,一眼便瞧清楚了江夏的模样。他的心里同样是惊恐不已,只不过碍于脸面,没有展露出来。     一见到敌人,他便意识到冯弦柱的分析多半是没错了。对方竟然知道自己要来孟阳城,而且还能一个人大摇大摆的坐在城楼上,并将城门牢牢的关了起来――再不让自己进城的情况下,对方多半会一跃而下,凭借他偷去的天元结晶,一举将自己这边的人马一网打尽……     想到这里楚江云暗暗感叹:“果然有杀气!好阴险的杀气!”     虽然见到是敌人在前,但他向来对江湖上关于江夏的传言不服,之前交战失利,更是被盗走了一块宝贝,他虽然担心对方突然发难,却还是带着队伍一步步的继续向前,往孟阳城南门走去。     许多军士在听到冯弦柱惊呼之后,也已经看到了是江夏在城楼上弹琴,此番主将命令自己前进,由于不知主将心中所想,许多人是越走越慢,甚至还有人干脆就离开了队伍,似乎是准备放弃禁卫军的身份来保命了。     楚江云大怒之下,一枪将一名逃兵戳死,随即令道:“要有谁退缩一步,可别怪本将军枪下无情!”     这样杀了一人,才镇住了队伍内的骚动。一群人慢慢的走到了城楼之下,楚江云侧耳倾听,在江夏的琴声中,竟察觉不到另外的动静,想要听一听城里是否埋有伏兵这愿望算是落空了。     江夏兀自继续弹琴,根本就不理会城下聚集的众多人马,仿佛是根本没有看见他们一般。     城楼内,城墙的半截高处,牟首领和程泗阳并排站在一洞猫眼之后,牟首领透过细小的猫眼窥探了一番城外场景,心下叹道:“果然有许多人冒充官兵前来孟阳城,若不是六尊者他们及时赶到,这帮亡命徒不知会吧咱们这儿糟蹋成什么样子?”     程泗阳也看了一眼,见到许多禁卫军身上有伤,顿时觉得兴趣大减。他是打算硬碰硬的和这帮家伙较量一番,可不愿意趁人之危。     楚江云又听了一会儿江夏的弹奏,实在是忍无可忍,当即喝道:“可恶!别再弹了!”     江夏并不理会,似是沉浸在了琴声之中,竟是越弹越快。     楚江云大怒不已,身旁的冯弦柱脸上大汗淋漓,连忙叫道:“将军!城中定然藏着这小子的强援,咱们可得当心!”     楚江云白了他一眼,斥道:“这还要你说?本将军早就料到了!哼!这小子故弄玄虚,弹些怪琴想来激怒我,等我按捺不住一跃上去,便要中他的圈套!”     冯弦柱一听当即赞道:“将军圣明,敌人肯定是这样想的。”     楼上江夏听到二人这番对话,手上暗暗使力,只听“崩”的一声,那古琴上的一根琴弦硬生生的断裂了。     冯弦柱听罢大喜道:“将军,这小子被识破了奸计,一紧张,竟把琴弦给折断了!哈哈,这是老天助咱们脱身啊!”言下之意就是咱们猜得不错,为了不中圈套,还是快走吧。     这代表了绝大多数禁卫军的心声,他们吃了江夏的苦头,虽然心头有气,但一想到实力上的巨大差距,他们在关键时刻,还是很识趣的选择了退缩,没有人真的急不可耐,傻乎乎的想去出这口气。     楚江云知道自己军心已乱,更明白自己现在没了天元结晶,实力上相当于是差了江夏一大截,就算对方没设圈套,那多半也讨不到什么便宜。心里愤愤不已,却又不知如何说话下台。     江夏掐断了琴弦,立马听到对方如此交谈,脸上装出了一副遗憾的神色,一闪即逝之后,便笑嘻嘻的对楚江云道:“咦?楚将军,您怎么到了这座小城来?”     楚江云见他明知故问,重重的哼了一声,并不作答。     江夏奇道:“楚将军,既然咱们这么有缘分,不如请将军上城楼来,咱们喝上一杯吧!”     楚江云心道:“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么?你一计不成又生二计,不过这计策嘛,倒也稀松平常。”随即笑道:“要喝酒,本将军也不能和你这钦犯一起喝!咱们只是路过此地,要往北去巨峰郡喝酒吃肉的……”     这一席话虽说是借坡下驴,可一语出口却也是无法挽回。要知道此处离巨峰郡最近的城池也有三天的路程,楚江云在江夏的注视下,不得不装作若无其事带着队伍,继续往北。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神变》 《魔经鬼谭》 《涅槃之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