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二六章 :窑姐借琴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二六章 :窑姐借琴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29     且说楚江蓠自从被自己哥哥一语激怒,进而转怒为羞,接着便转身而去,毫无头绪的狂奔起来。     她自幼性格古灵精怪,喜欢做些异想天开之事,前些日子听到江湖传说,说有一位年纪轻轻的少侠,凭借一己之力杀掉火喇国来犯敌酋,进而解了孤叶城的重重围困,心里暗暗佩服,一直想要找机会见上他一面。     后来听说这位少年英雄来了京城,本想偷偷溜出元帅府去一睹他的真容,可没曾想还没等到她行动,这位少侠便被传进宫行刺,最后畏罪潜逃。     她怎么也不相信一位如此英雄的少年,会是传说中那样大逆不道的奸人,因此一有机会,便向身为兵马大元帅的父亲询问。荣峥被她弄得没辙,最后才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向她透露了一些细节。     楚江蓠听了之后,更是为这位蒙受不白之冤的同龄人鸣不平,这次自己兄长得令出征,她便禀明了父亲,二人商议一番之后,由她一同前来为江夏传信。     她一方面是为了帮助爹爹传信,另一方面自然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。驻扎下来后,她带着几名侍卫出来,说是要亲自擒拿钦犯。后来得以有幸半路遇见江夏,再交谈了许久,她的一颗心在满足之余,也暗暗对眼前的少年产生了好奇。     接着这位少年雄姿英发,毫无畏惧的否决了自己设下的计策,只身一人,再次出面挑战自己兄长率领的千人重兵。眼见他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,她的心更是好生钦佩。     眼见着兄长和这位偶像激战正酣,猛然瞥见兄长使出杀招,楚江蓠情急之下,失声出口,提醒了江夏。一向把自己当成乖乖女的兄长自然诧异万分,误会自己对敌人暗生情愫,那也是情有可原。     本来想得委屈,楚江蓠一路上是边跑边哭,一想到这里,当即止住了泪水,觉得自己脸红红的掩面离开,倒像是承认了兄长的猜测一般。     心下扑通乱跳,自问道:“难道我真的是对那个人有意思?”这么一番自问,心里更是滋味难当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     一个人走了许久,静下心来觉得自己这一走了之实在是太过草率,想到自己挂念的两人激战正酣,自己留在那里,一旦谁有危险,自己还可以出手干预,现在自己一走,二人必将斗得个你死我活方才罢休,想到这里更是担心,当即转身往回奔去。     可回到那破败的土地庙前,只看到满地的沙尘和鹅卵石,甚至还见得到一滩滩的血迹,参战双方的人马,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她心里着急,当即便一路打听,开始追寻众人的踪迹。     再说江夏带着群雄浩浩荡荡的前往孟阳城截杀敌人,他也知道,自己的这所谓的浩浩荡荡,与对手比起来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。     虽然现在对方的主将已经没有了天元结晶,失去了让他实力超群的本钱,但这也同样意味着江夏自己也将没有天元可用,与敌人争斗起来,只能靠着“修身”层级的本事,而且真气是用一点少一点,难以持久作战。     思索一阵,想道:“我现在知道那位楚将军没了天元结晶,可他却多半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,说不定还以为是我偷了他枪身上的晶体呢!我这番过去,倒不能给他硬碰硬,免得露馅。”     他知道若是凭实力交战,对方人手众多,自己这边几十号人,根本不是对手。     当下便道:“六师兄,诸位朋友,可有人清楚此去孟阳城,是否有捷径可走?”     程泗阳笑道:“对!找捷径,咱们先到了孟阳城,挡在那帮禁卫军的前面,挖点陷阱什么的,让他们吃点苦头,哈哈!”     虎穴三英等人哈哈大笑,钟狂那帮人也是轰然叫好。     江夏暗自叹息,摇头道:“各位朋友,咱们若是和敌人硬碰硬,虽然不见得会输,但难免会有人受伤。江某想找条捷径去孟阳城,那是想借那城楼,唱一出空城计。”     众人自然不明白空城计是什么含义,当即便连连发问。     江夏卖了个关子,笑道:“咱们先去了孟阳城再说,和守城的官兵商量商量,他们若是答应,这计策才能实行,否则是很难成事的。”     他一句话中,“商量”二字咬得很重,众人听得明白,都心领神会。     钟狂坏笑道:“江少侠神机妙算,咱们都听你的便是了。要和守城的官兵商量,这事包在我身上,保管让他们心甘情愿,哈哈!”     这时候一名阳元派弟子走到江夏面前,行礼道:“九师叔,小的知道有条小路,可以直达孟阳城西门。”     江夏大喜过望,连忙命那弟子带路,众人循着一条并不显眼的小路,各自加快脚步,不多时便走出一片丛林,果然见到一座并不高深的城池。     这孟阳城地处大真国腹地,城市又小,周围又有阳元派这个天下第一大派存在,并没有任何的匪患,所以长年以来,在大白天的时候,它的城门都是四面敞开的。     这到方便了江夏等人。他请红脸夜叉梁素带了几人奔赴四面城门警戒,自己和钟狂等人直奔城中,很快便找到了守城的兵将首领。     江夏让程泗阳出面和那首领交谈,倒并没有满足钟狂刚才的自告奋勇。理由很简单,作为纯阳八尊之一的程泗阳,在这紧邻阳元派的小城,还是有几分知名度的。而作为时下的通缉要犯,在这样一座小城,倒是鲜有人知。     那首领年过六旬,虽然不是很老,耳朵眼睛却已经不大好使,江夏站在程泗阳身后,他竟然没有注意到。     程泗阳按照江夏的交代,收起了那副顽童秉性,和那首领寒暄一阵过后,当即便道:“程某这次来,是奉了敝派掌门之命,前来保护孟阳城!”     那首领听罢大惊,问道:“不知我小小一座孟阳城,有什么危险,竟敢劳纯阳尊者大驾啊!”这话三分敬意,倒是有七分的惊讶,显然是对那潜在的危险十分害怕。 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!”程泗阳打了个哈哈,“咱们阳元派这段日子不是很太平,想来牟将军是听说过了?”     那姓牟的首领点了点头,不敢直视程泗阳的双眼,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     程泗阳强忍笑意,道:“那就是了。江湖上不知哪个多事之人传言,说咱们阳元派把所有绝世秘籍,暗暗转移到了孟阳城存放,现在正有一千多号江湖匪类,假扮朝廷官兵,正朝着这边赶来呢!”     那姓牟的首领过惯了太平日子,陡然听到有一千多号敌人前来,当下是满头大汗,不知如何是好。     程泗阳见一切和江夏所说竟是毫无差别,心里暗叹,续道:“牟将军不必担心,咱们掌门已经派了门中最强的几十号人前来相助,要收拾这帮乌合之众,那是没有问题的。”     那牟首领心里将信将疑,抬眼见到来人不过几十人,而且许多人看起来倒更像是江湖匪类,不禁生出几分疑惑,不过那些话从德高望重的程泗阳口中说出来,却又由不得他不信。     只听程泗阳续道:“将军要做的,只是将城门紧闭,让咱们所有守城官兵下了城墙,在城内敬候待命便可,程某自有退敌妙计!”     那牟首领更是疑惑,可却不便相问,在程泗阳的催促下,他立刻下了一道将令。     很快,孟阳城全城动员,四周城门紧闭,所有人员进城,官兵从城墙上下来,整座城从外边看去,竟是跟空城一般。     江夏这时朝着程泗阳使了个眼色,程泗阳心领神会,对身旁的牟姓首领道:“牟将军,要想退敌,现在还差一样东西。”     那首领早就已经身不由己,此时便条件反射的问道:“六尊者但讲无妨,只要是对退敌有用,老夫有求必应。”     程泗阳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,答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想找老将军借一面古琴。”     牟首领莫名其妙,但见到程泗阳坚定的眼神,又不像是在开玩笑,只好点头,命亲兵前去寻琴。     不多时一名亲兵捧着古琴回报,道:“老将军,小的在城中丽春院,找一位窑姐借了这把琴!”     牟将军点头,皱眉道:“你小子哪那么多废话?速速退下!”将琴交到程泗阳手中。     程泗阳哈哈大笑,转身把琴递给了江夏。     江夏朝那牟首领笑了笑,道:“请牟将军在退敌之后,发文褒奖一下那位小姐的爱国之举。”     牟首领挠了挠头,只觉得江夏有些面熟,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     却见江夏抱了那琴,笑嘻嘻的转身离去,迈步朝着南门的城墙上方走去。牟首领鼓起勇气,终于问程泗阳道:“敢问六尊者,这是唱的哪一出戏啊,老夫怎么有些瞧不明白呢?”     程泗阳笑道:“岂止是你?咱们门中高人设下的空城计,寻常人都不会看懂的。这出戏你接着往下看吧,绝对精彩。”
推荐阅读: 《符篆召神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无上武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