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二五章 :再度出击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二五章 :再度出击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28     眼见自己的得力辅助消失不见,楚江云又气又恨,只道是江夏在刚才纠缠之时,用短剑从自己枪身上将其盗了过去。暗怨自己疏忽大意,他也干脆停住了脚步,不再追赶。     “他身上本来就有天元结晶,现在把我的那块偷了去,要打起来,我可不是他对手!”想到这里,只好扼腕叹息,“跑得了和尚,我怕你还跑得了庙不成?哼,待得这帮蠢材整顿好了,我可要去你阳元山上逛一逛!”     他心里想着整顿自己的队伍,实际上却是在设法弥补自己现在的缺失。连忙招手唤过来一名心腹侍卫,令道:“你骑我的快马,火速回京,找我外公,请他给一块天元结晶,然后再赶往孟阳城交给我,此事事关重大,你可不能有失!”     那侍卫心领神会,领命离开。     楚江云带着众多伤兵也开拔启程,朝着阳元山北边的小城孟阳行去。他现在不敢大意,若是呆在尚武镇上,只怕江夏趁机前来偷袭,这才选择舍近求远,到相邻的城市去等候天元结晶的到来。     且说江夏抽身离开,去追那可能上山偷袭的楚江蓠。一直追到山脚之下,都还没见到她的人影,心里疑惑,却听山上一阵脚步声传来,抬眼一看,竟是几十号人马,手持各色兵器,浩浩荡荡的走下山来。     带头的是程泗阳,队伍中林芷兰、虎穴三英和钟狂等人也赫然在列。     众人见到江夏平安归来,都是面有喜色,各自加快脚步迎了上去。程泗阳笑道:“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有事,哈哈,这才两个时辰不到,你已经打退敌人了?嘿嘿,看来咱们大伙儿是白跑了这一趟!”     江夏道:“敌人实力强得很,我可不敢保证他们现在已经离开了。”接着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一遍,只是略去了楚江蓠和他做戏的那一部分,因为这一切说不定都只是个局,他可不敢什么都说。     听了江夏的讲述,程泗阳回头对着人群问道:“你们可有谁见过一个小姑娘上山?”     众人都是摇头。程泗阳回过头来,笑道:“九师弟,你肯定是想多了。山上没有敌人潜入,咱们都等得不耐烦了,想下山来给你帮忙呢!”     身后钟狂等人连声附和,有人叫道:“今天不杀他几个禁卫军,咱们还真是不能过了这杀人瘾哪,哈哈!”     江夏心道:“若是那小妞真要上山,也只会想办法悄悄的上去,她看起来古灵精怪,谁知道会想出什么毒计来?”口中道:“大伙儿还是小心为妙,敌人来意不明,说不定是借着抓我的幌子,却想偷偷上山抢夺秘籍呢!”     程泗阳一听脸色微变,却也显出几分不甘心。     回头命令自己门下的几名弟子道:“你们几个上山去,将情况通报给掌门师叔他们,请他们提高警惕,防止奸人作祟!”     那几名弟子领命上山。程泗阳眼望着山下,似乎在期待着什么。     江夏见他们对自己的警告不以为意,心里哭笑不得,不禁也顺着程泗阳等人的目光回头望去。     只见山脚之下,一名身材瘦小的中年汉子正在快步上山,瞧那轻功身法,那也是实力不俗。江夏见此人面生,知道他不是阳元山弟子,而是钟狂等人的朋友。     钟狂见他到来,远远的问道:“裴兄!可打探到了什么?”     原来来人姓裴名燕飞,乃是擅长轻功的高手,程泗阳和钟狂等人下山之前,命他前去刺探军情,一有情况马上回报。     裴燕飞朝着江夏拱手一礼,道:“江少侠武艺着实了得,裴某佩服极啦!”笑了几声,续道:“那帮狗官兵刚刚被江少侠打败,现在他们正在朝着孟阳城进发。嘿嘿,这些家伙大多伤得不轻,没有直接朝京畿郡方向败退,而是往北去了孟阳城,不知是在打什么主意。”     江夏笑道:“他们主将的宝贝被我给偷了,他去孟阳城,多半是要等援兵,再来找我的麻烦呢。”他对自己用“妙手空空”消耗对手的天元结晶这一环节一语带过,所说之话带着几分嘲弄。     那裴燕飞点头道:“江少侠所言不错。那帮人开拔前,官兵头子派了一名小兵往京畿郡方向奔去。我担心这小子是派人去求援兵,就悄悄的跟上去,把那小兵给截了下来。”     群雄轰然叫好,都问之后之事。     裴燕飞面有得色,说道:“我还说禁卫军都是绝世高手,谁料那小兵却是个脓包。我不出十招便制住了他,逼他说出他们首领交代给他的任务。那小子哭爹叫娘,只说他们首领命他去京城求见外公,别的一概不知。”     裴燕飞并不知道,楚江云匆忙之下,命令前往京城传令的,只是一名普通的心腹侍卫,并不是从江湖上招揽的好手,所以他才能一举擒获。     “我见他嘴硬,心想也问不出什么来,料定他多半是要去京城求援兵,便一刀把他给料理了,嘿嘿……”裴燕飞说起自己杀人,脸上神色冷峻可怖。     钟狂等人喝彩不止,阳元派的一众弟子也觉得庆幸,心想敌人求援兵的信使被杀,阳元派的危险便减轻了不少。     程泗阳听罢,当即道:“既然如此,咱们应当趁热打铁,赶在那帮官兵抵达孟阳城之前,将他们一网打尽才是!否则等他们觉得不对,又重新派人去求援,那可就白费了这位裴老弟的一番苦心了!”     钟狂和梁素等人所率领的江湖豪杰都神情激动,阳元派的二十来名弟子武艺并不出众,本来是硬着头皮下山迎敌,现在一听即将前去截杀官兵,都觉得有些担忧。     趁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破敌之策,江夏却在一旁沉默思索,心道:“那楚江云没了天元结晶,所以才不敢追我,现在又派人去京城找外公,多半是想重新取点晶体过来。”     这么一想,便觉得那小兵实在是死得冤枉,因为就算他成功回京,再次取来了一块天元结晶,自己与楚江云对战,依旧可以如法炮制,将他好容易得到的晶体再度耗尽,这其中实在是没什么好担心的。     又想:“这姓楚的倒还有几分骨气,立下了军令状,又被我这样戏弄一番,居然还想驻扎下来打持久战,六师兄他们想去截杀他,那也算他活该。不过……这儿几十号人,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,竟想去截杀那一千多号官兵?”     想来想去,才明白众人多半只是担心自己的安危,这才不顾自身安危下山接应,江夏心存感激,也依旧对阳元山的安全不甚放心,望了一眼裴燕飞,道:“裴兄轻功了得,前去刺探敌情,留下此番大功,江某代阳元派谢过裴兄了!”     裴燕飞呵呵一笑,抱拳还礼。     江夏问道:“裴兄来去如风,可曾在路上,见到过一个人?”说着将楚江蓠的大致穿着给说了一遍。     裴燕飞思索一番,拍腿道:“着啊,我见过这人!听江少侠所说,这人竟是那敌将的亲妹妹?”     江夏点了点头。     裴燕飞面带悔恨,叹道:“嗨!这家伙身着男装,边跑边哭。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少爷离家出走呢,当时急着刺探敌情,就没在意。若是早知她身份,定然要把她拿下,或是一刀给杀了,方解咱们心头之恨啊!”     众人都连声叫好,为裴燕飞的这种气概喝彩。     江夏心道:“杀了?真要交手,阁下怕连人家的汗毛也伤不到吧?”他和楚江蓠交过手,虽然只是做戏,但也能瞧出对方的水平,更何况她早已是“聚合”境界的武者,裴燕飞自然远远不如。     虽然如此,他脸上还是带着笑意,继续问道:“裴兄可曾记得,此人是往何方去了?”     他生怕楚江蓠上山偷袭,又惦记着彻底败退楚江云等人的那档子事,所以当下只好求问,若是得知楚江蓠的行踪,确信她有图谋,便即刻率领众人回山防备,若非如此,自然可以乘胜追击,去再度会一会楚江云和他的禁卫军。     裴燕飞听了钟狂等人言简意赅的描述,知道这女人身怀绝技,可能对阳元山不利,当即仔细回想,最后道:“我瞧她当时的模样,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,一边跑一边哭,最后是从岔道往南走了,可不是往阳元山这边来的。”     江夏总算松了口气,微微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有劳大伙儿,咱们这便去会一会那帮禁卫军吧!”     确信了楚江蓠并非奸佞之徒,他心里松气之余,也感到一丝欣慰。此女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,此时他想的便是,将敌人退却之后,启程往京城而去,七日之后去那雾海山上,验证一下她所说之言,到底是真是假。     众人一听江夏要带他们去打架,一个个兴奋得如同孩子,都欢呼雀跃,摩拳擦掌,口中骂骂咧咧,对那帮禁卫军没有半句好话。     江夏知道自己不绝了后患,是根本没法去京城办事,当下下定决心,也不担心趁人之危坏了自己名声,带领群雄,倾巢出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