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二四章 :沙雨夹石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二四章 :沙雨夹石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27     楚江云现在这样走神,江夏本可以直接出其不意的攻他,可是如今盛名之下,江夏也要注意点影响,不想毁了自己一步步积累起来的英雄名声。这样攻其不备的手段,他是不会用的。     可等了一会儿,却仍见楚江云脸上阴晴不定,他心里疑窦顿生,暗道:“这小子气得不行,攻起我来是一招比一招狠,怎么现在却突然哑火了?”     心神一想到对手的妹妹,江夏不禁生出几分疑惑来:“那小妞一个人气冲冲的走了,不知是到哪里去?嘿!要是他们兄妹俩现在合伙做戏给我看,让哥哥拖住我,妹妹直接奔去阳元山,那可如何是好?”     要知道阳元派之名享誉天下,即便是官府中人,想来也是对那些高深秘籍垂涎三尺的。眼下这群人来势汹汹,到底是来捉拿自己,还是以此作为幌子去图那些秘籍,谁也说不清楚。     江夏也明白,之前楚江蓠若是要害他,足有大把的机会,但防人之心不可无,事到如今,看着楚江云的古怪神情,他反倒又起了疑心。     正所谓关心则乱,他本想和楚江云大战三百回合,直到将其长枪上的天元结晶给消耗完,再瞧瞧他那吃惊的样子,然而既然阳元山可能有危险,那自己可再也顾不得这些了。     想了想,他还是举起真金刺,朝着楚江云一指,喝问道:“楚将军,你到底还打不打?”     楚江云猛然回过神来,回想起江夏并没有趁他不备攻击,心头暗自庆幸,昂首道:“打!当然要打!不打得你心服口服,本将军颜面何在?”     江夏哈哈大笑,道:“看来将军今日是想扬名天下了,可是将军的妹妹却不知道哪里去了,竟不想观摩将军神威。不知她是不是担心将军落败,伤了她的颜面呢?”     他这般说话,正是看准了楚江云脾气暴躁,想要激他一番,让他露点马脚。     可没曾想楚江云脸上只是淡淡的掠过一丝憾意,接着便道:“你一个外人,为何要管这么些不相干的事?本将军要收拾你,也不比非有人看到。今日你能死在本将军手里,那也算是你的福分了!”     他一想起自己的妹妹可能中意于眼前这个敌人,心里气愤难当,眼下只说气话。又想到妹妹若是与这个家伙走在一起,必将遭到父亲和外公的极力反对,强势施压之下,他二人不会有好日子过,想到这里,心里竟有有些幸灾乐祸。     江夏心道:“看不出来他还装得像模像样!”注意到了对方的神色,他渐渐肯定了心头那个大胆的猜测,认定了楚江蓠离去,是要去偷袭阳元山。只因楚江云说那最后一句话时,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。     于是江夏暗自打定主意:“我可不能和他继续耗下去,照顾山上要紧!”虽然阳元派的秘籍已经被妥善的保管起来,但一想到楚江蓠实力不俗,若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,难免会杀人泄愤,江夏浑身一个激灵,去意更浓。     手中的真金刺一抖,心想眼下要么强力结束战斗,要么找机会双脚抹油溜走,这一招出手,便使出了自己十成的真气实力。     被划破的空气激流而过,爆鸣的真气气势非凡,他双脚一蹬,骤然朝着楚江云的面前靠拢,目的是要让对手的兵器变成累赘。     楚江云知道,若是让对手近身,自己的龙纹枪便成了摆设,当下抖动枪杆,同样是真气满注,不敢有丝毫怠慢。     江夏的剑尖被对手的枪头一挑,顿时两股真气碰撞,发出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远远的传向四方。     周围的禁卫军人人为之动容,都是又惊又怕,生怕这二人鏖战,几股真气乱飞,无伤了自己,当下人人自危,各自凝神防备。     江夏与对手这一接手,察觉到对方的真气修为果然是在自己之下,当即安心,咧嘴一笑,道:“楚将军好身手啊,年纪轻轻的真气便如此了得,将来怕是连皇帝也是你的了!”     这一句话莫名其妙的说出口,却是一句陷人于不义的说辞。     楚江云一听对方话中之意,竟是在诬陷自己要凭武艺造反篡位,心里大怒,骂道:“大胆钦犯,休得胡说八道!”     江夏真金刺横向一刺,突然又拐到下路,要去挑他小腹,听他这般呼喊,同时笑道:“你若不是心里有鬼,为何又这么激动?”     楚江云虽然愤怒,但渐渐的也料到是对手在以言语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当下便只哼了一声,反应奇快,枪身一压,将江夏的兵器再次挡住。     这一挡,却感到双手沉沉发麻,这才知道对手的真气竟然丝毫未减,依旧是刚才那般凶猛!     按理说经过刚刚那一招全力碰撞,任谁的真气也该有个损耗,马上的第二招出来,威力应该有所减弱才对,可楚江云这一接手,便发觉这规律并没有在江夏身上出现。     他却不知道,江夏本来体内真气就不足,只是亏得练过了《阴阳和合经》,这才可以一边战斗,一边分心直接用天元合成万物之精,进而炼化补充真气,这才得以连续两招出击,威力竟是不减。     江夏感知到对手处于弱势,心知自己只要再连续逼上几招,对方必定难以招架,可又想到事不宜迟,再多做纠缠,没准楚江蓠便已经到了阳元山下,心下一横,暗道:“刚才跟妹妹假打,哥学了手‘雪花神剑’,现在又跟哥哥交手,为什么不能再学学他呢?”     想到这里,脑中已有了万全之策,短匕抽了回来,忽的跃空而起,大叫道:“哥今天就是姑苏慕容,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!哈哈……”     楚江云不知他在玩什么名堂,更没听说过什么“姑苏慕容”的名号,由于肚子里墨水有限,更不明白“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”是什么意思,心里认定一点,想来对手是要使出撒手锏了。心里凝神,不敢大意。     江夏腾在半空,短匕四周一挥,口中竟然唱道:“哗啦啦啦啦拉拉,天在下沙……”竟是一首陶喆歌曲的调子。随他这一唱一挥,周围方圆百米,半空中竟然突生浮尘,眨眼之间,浮尘变作浓密的沙雾,瞬间让战场变成了真正的“沙场”。     江夏的歌声未落,沙尘暴已然降临!     楚江云本来是要防备对手的全力一剑,陡然间却听他唱出古怪的小曲来,正觉得好听,竟又见到自己周围是沙如雨下,毫不讲理的落在了自己的头上,钻进了自己的领口之中。     “他怎么会造沙的?”浑身上下痒酥_酥的,楚江云心里却只剩这个疑问。他甚至忘了,此时若是江夏神出鬼没的提剑一刺,自己可能根本就无从防御!他只在纳闷,为何自己家传的“聚合”造沙之技,会被对手使出来,而且使得如此的声势浩大!     江夏心里可没那么复杂,他只想到造出点沙雾来阻碍视线,方便自己脱身去追楚江蓠。心有所想,脑中忽然闪过一幅场景,竟是回想起自己在噬沙兽王的巢穴中,熄灭上古圣火后的那一刻。     转眼间脑中白光一闪,心道要想造沙,那边得用天元作为原料,以“聚合”之力造出硅元素来再说……一时间沙粒的结构与物质构成清清楚楚的进入他的脑海,依样画葫芦,意念操控那些盗取而来的天元,这便在一瞬之间,生出了这般霸气的沙雨来!     这一手给对手造成震撼,算得上是附带惊喜。在楚江云怔怔的暗叫不可思议的时候,在周围的禁卫军一个个惊慌失措之时,江夏已然朝着自己事先选好的方位,双足一点,跃出了人群。     临走之时,心里忽而更进一步,喜道:“既然造出了沙子,我为什么不弄点石头给他们玩玩呢?”     沙子与石头的物质构成大同小异,只不过是聚合结构有所不同,如同水与冰一般。只要把无数的沙粒压在一起,自然便是一块坚固无比的石块了。     江夏明白这个道理,心念一起,顿时只听人群中惨叫声大作,一块块的鹅卵石噼里啪啦的砸在那群禁卫军的头上,落在他们的脚下,当真是悦耳无比。     与此同时沙雾声势丝毫未减,待得楚江云顶住沙雨夹石的威力,狼狈不堪的从迷雾中走出来的时候,却只能远远的瞧见江夏离去的背影了。     与此同时,那可怕的沙雾与落石也戛然而止。     “可恶!给我追!”他将令一下,手中长枪指着江夏逃去的方向,怒不可遏。     可身后那帮军士却已是头破血流,一个个的坐倒在地上,捂着伤口哭爹骂娘,完全对他的将令置若罔闻。     眼看自己的任务目标就要逃走,一想到自己立下的军令状,楚江云摸了摸额头的几个大包,心里一颤,一咬牙便独自追了上去。     “楚将军,别追啦!”追了两步,却远远的听到了江夏的笑语之声,“你看看你的枪杆子呢!”     听到这话,楚江云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自己的龙纹枪,这一看便犹如五雷轰顶一般——那颗他临走之前亲自镶嵌上去的高纯度天元结晶,竟已经荡然无存,只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坑洼,在枪身上显得是那么的突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