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二三章 :口无遮拦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二三章 :口无遮拦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25     楚江云一招使出,连同江夏在内,二人都是吃了一惊。     江夏吃惊的,自然是见到对手陡然使出精妙的“聚合”武艺,暗自叹服;而楚江云却在纳闷,自己的妹妹为何会突然出言,提醒自己眼前的敌人?     楚江云达到“聚合”境界,率先修炼的便是他“九龙撼天枪”中的高深招数,这一招称作“龙腾沙海”,是要造出九道龙形的沙尘柱,方才是最高境界。如今他经过苦练,终于达到了这一水平,这次也是第一回在实战中运用。     楚江蓠作为他的亲妹妹,平常与他时常切磋技艺,对他的路数再清楚不过,但现在她却莫名其妙的站在了敌人这一边,这让他这个当哥哥的是又惊又怒。     其实用不着楚江蓠提醒,江夏也预料得到,楚江云使出的枪法,配合“聚合”境界的技能,造出来这九道沙尘,汇集在一起,四面八方的朝着自己的双眼飞来,其目的与之前的“雪花神剑”无异,都是为了障人视线。     只不过“雪花神剑”造出的是雪花,蒙人双眼的同时,并不会造成多少伤害,而眼下的这些沙尘,在真气的催动下,却足以毁掉一个人的双眼!     靠着自己习练已久的“白驹过隙”的帮助,江夏很快的反应过来,开始尝试在这九道沙尘柱中寻找间隙脱身。     可楚江云的龙纹枪继续舞动,那源源不断的沙柱竟是如影随形,追着江夏的身影不断的移形换位。     对那些欺负上门的沙尘,江夏也别无他法,只好微眯着双眼,双臂挥舞,催动外绕真气,将它们尽量驱散。如此虽然力保自己双眼不失,但他心里也清楚,这并不是长久之计。敌人只需要趁着自己疲于应对之际,猛然变换攻击路数,自己定是难以防备!     旁边的禁卫军们第一次见到自家主将使出这门本领,都怔怔的看得呆了。待见到江夏在沙尘的笼罩下,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了还手之力,这些人开始肆无忌惮的为楚江云喝起彩来。     楚江云也颇为得意,心道:“什么少年英雄,天下第一天才武者?在我的‘龙腾沙海’之下,还不是只能这样?”     心下稍松,终于忍不住侧头问自己的妹妹,道:“阿妹,你刚刚为何要出言提醒这小子?”虽然自己的功夫将对手暂时制住,但毕竟还是没有收到最佳效果,一举毁掉对手的一双招子,这让他还是心存遗憾。     楚江蓠还在为自己的冒失举动暗暗后悔,听见兄长发问,只好来了个听而不闻。     楚江云瞧她脸色有异,心头顿觉不妙,脱口问道:“哎呀我的好妹妹,你该不会是看上这小子了吧?”     按理说这样的问题,即使是私下里询问女子,也算得上是个不敬之举,楚江云心直口快,却直接给说了出来。     周围的禁卫军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在楚江蓠和江夏之间来回打量,江夏沉心自保之时,心头也是暗暗好笑。楚江蓠直接被问了个满脸通红,抬起头来狠狠的瞪了自己哥哥一眼,扭头便走。禁卫军不敢拦她,只能见她越行越远。     楚江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暗暗的叹了口气。他现在无法分身去追妹妹回来,也明白周围那些禁卫军没有谁的本事及得上自己的妹妹,当下便想:“看来得速战速决,结果了眼前这小子,再给阿妹好好的赔个不是才行!”     这次他带兵出征追讨钦犯,楚江蓠仗着外公宠爱,说什么也要跟来,说是要为朝廷立功。他受了外公再三叮嘱,可不敢让妹妹走失,眼见楚江蓠离去,他自然心急。     手随心动,一念之间,他手上的龙纹枪便出现了短暂的空当,直接导致那九道沙柱陡然降为了四道。     这短暂的时间,若是面对一般的敌人那倒没什么,可偏偏江夏那“白驹过隙”的功夫练得炉火纯青,一眨眼的功夫,已经足够让他冲破樊篱了。     只听江夏断喝一声,双臂挥舞,身体周围数十道外绕真气齐齐出动,“呼”的一声风响,那四道声势顿减的沙柱骤然变得凌乱起来。     借着这极短的时间,江夏是猛然爆发,直接将那如潮的沙尘,生生的给逼了回去,来了个物归原主!     楚江云心存速战速决之心,刹那走神之际,猛然意识到自己出手稍缓,待得反应过来之时,江夏已然出手反制。     面对那反向袭来的沙尘,他只好反转身子,龙纹枪终于也再次专心致志的挥舞起来,不急不慢,突然大喝一声:“水!”     一言既出,却听空气中响起一阵悦耳的流水之声,猛然间,被江夏逆向击出的沙尘,却遇到了从龙纹枪枪身间隙中,不断涌出的道道水流!     楚江云心道:“水龙灭沙,这岂能难得倒我?”他使出的,正是“九龙撼天枪”枪法里,“聚合”境界的入门招数,所谓“水龙洒露”。这一招造出来密集水流,正好将来袭的沙尘通通裹住,噼里啪啦的坠落在地。     江夏见到这一幕,心头一动,暗叹道:“这小子倒还有两下子!”口中笑道:“多谢楚将军赐教!以水来破沙,江某本来是没想到的,楚将军却能如此大度,亲自为江某演示。”说罢左手一挥,一道水流随手而生,洒在自己的脸上,顿觉清爽无比。     这句话一出,又见到对方刻意的展示造水之技,楚江云本来欢愉的心情顿时化作乌有。他知道,自此以后,自己将再也无法使出“龙腾沙海”了。     楚江云自小心高气傲,从来就不愿意服输。江夏逼得自己自破了一门得意之技,反倒激起了他的熊熊斗志。此时他再也不分心去想自己的妹妹,满脑子琢磨的,只是如何取了江夏的性命。     江夏清楚的看见对手的双眼变得专注起来,心知不敢大意,也暗自提高了警戒。     正准备开战这第二轮,楚江云蓦然见到江夏脸颊顺流淌下的水滴,不禁心里一震。他之前经过交手,方知江夏真气充沛,这本来足以让人吃惊,可眼下他心头想到的,却是吃惊之余,又多了几分惧意。     原来那江湖传言,说江夏不仅真气空虚,而最最重要的,却是阳元山附近早已天元枯竭。这便意味着江夏只要留在阳元山附近,便再也无法恢复真气,更无法使出他那被传得神乎其神的“聚合”功夫。     如果说江夏真气空虚,此乃江湖讹传的话,那阳元山附近天元枯竭,可是楚江云自己亲自检验过的,这可没有半点虚假!     如此一想,他心里自然感到恐惧,因为他亲眼见了江夏之前造出雪花,现在又能随手造出水来洗脸,这可都是货真价实的“聚合”技能。而在没有天元的情况下,使出这样的“聚合”技能,那便称之为“生无”了,这是足以让江夏傲立天下的一个等级!楚江云自然担心。     没有天元的限制,对手便能随心所欲的制造物质,自己枪杆上镶嵌着的那块天元结晶迟早有用完的时候,那时的自己,岂不是就只有束手待毙?     “难道他身上还藏着天元结晶?”恍惚间,楚江云这般推测,可转眼却来了个自我否定,“不可能!若他身上还有晶体,又岂会一鼓作气将阳元山天地间的天元也给吸干用尽?” 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楚江云本来怒气冲冲想要开启的第二轮进攻,戛然而止。     江夏却不知道对手心里在想些什么,只瞧见他脸上阴晴不定,似乎隐隐透着惧意。     他的想法是,借着引诱对手使出“聚合”技能,同时再自己盗用对方天元结晶这条路子,尽快的将对手兵器上的那块天元结晶给消耗完毕。到那时候,自己单凭“修身”层级的本事,便有足够的信心降服对手了。     可是现在却见到对手迟疑不前,他心里暗叫不好,只道是对方识破了自己的打算。     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,楚江云还是忍不住发问:“兀那钦犯,你身上,可是藏着有天元结晶?”     江夏听他问得莫名其妙,心道:“他果然是在对这一点感到奇怪!不过,我可不能告诉他我在盗用他的晶体。”便道:“楚将军,江某身上有什么没什么,用不着将军来过问吧?”     楚江云听他似是心虚作答,心里稍宽,暗道:“看来他是藏着有晶体了!这也太过邪门,那为何阳元山的天元会枯竭呢?”想了想,猛然暗叫不好:“糟糕!难道是阿妹刚刚与他在庙中的时候,偷偷给了他晶体不成?”     这个猜测,似乎可以解释他的一切疑惑,却也登时让他犹如置身冰窖,寒意钻心!     自己最亲近的人,为何会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家伙?她那样一个乖巧的姑娘,又为何会冒天下之大不韪,去相助一个朝廷通缉的要犯?     “难不成阿妹真的看上这小子了?”想到最后,楚江云还是回到了刚才的怀疑上来,眉头紧锁,浑然忘记了自己身处战场。
推荐阅读: 《子虚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无上武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