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二一章 :爆破战术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二一章 :爆破战术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23     江夏终于制住了楚江蓠。虽说二人是事先约好,可楚江蓠此时的心头还是忍不住扑通扑通的乱跳。     一方面,她此生以来第一次与陌生同龄男子如此亲近,满脸红霞泛起,当真是又羞又怕;另一方面,眼见江夏竟然使得出自己的成名绝技,更是万分惊讶。     江夏制住了楚江蓠,在她耳边低声说道:“楚小姐,你身上可携带有天元结晶?”     这句话等于是明知故问。要知道他刚才之所以能使得出“聚合”境界的技能,正是靠着自己那“妙手空空”的本领,从楚江蓠身上的天元结晶上分了一杯羹。若不是楚江蓠也是“聚合”境界的武者,随身携带着天元结晶的,阳元山附近天元枯竭,这一切自然不可能发生。     楚江蓠轻轻的嗯了一声。     江夏又问道:“那江某再请问,令兄身上,是否也有结晶?”     楚江蓠不明所以,却也照实答道:“他的龙纹枪上,便有一处镶嵌结晶的地方。”     江夏闻言呵呵一笑,轻轻松开了架在楚江蓠脖子上的真金刺,拱手抱拳道:“楚小姐,江某多有无礼,还望见谅。小姐搭救之恩,江某必将报答。”     楚江蓠见他明明依计制住了自己,现在却这么举动,便让一切都成了无用功。当下又恼又急,余光瞥见自己兄长正带着人猛冲向土地庙,她情急之下也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猛然跺脚,重重的哼了一声。     江夏见她露出女儿家特有的脾气秉性,莞尔一笑,道:“楚小姐不要担心,江某想凭本事会会你哥哥,能把他拿住,再让他们退兵,那才是英雄所为呢!”     楚江蓠恼他擅自胡来,心里既怕他受到伤害,让自己这番努力白费,又怕他那古里古怪的“妙手空空”伤了自家兄长,一时难以表态,只好继续生闷气。     眨眼的功夫,楚江云已经名手下众多禁卫军集体围拢,将那间小小的土地庙围了个水泄不通。     楚江云见自家妹妹有危险,也顾不得那么许多,手执龙纹枪一马当先,大喝一声,起身一跃,潇洒的窜入土地庙中,立在了江夏跟前,“唰”的一声,长枪一指,直直的对准了江夏的胸口。     虽然见到江夏不知为何,已然放开了自己的妹妹,但事已至此,楚江云也知道,自己和对手的这场硬仗是非打不可了。     “大胆钦犯,竟敢对我妹妹无礼!”没有站在官家正义的角度大肆批斗一番,楚江云一开口,竟然不伦不类的为自己妹妹讨起公道来。接着才摆出一副凌然模样,正色道:“众将士听令,钦犯江夏大逆不道,竟敢行刺当今天子,实在是罪不可赦,当下有谁生擒或击杀此人者,赏金十万!”     一边说,他一边冲着楚江蓠使眼色,让她悄悄的回到自己身边。楚江蓠担心双方交战出危险,打定主意要从中作梗,干脆就装出一副吓怕了的样子,怔怔的站在那里出神,对兄长的暗示视而不见。     楚江云这番悬赏一经公布,立刻在众禁卫军中引发轩然大波。就是连楚江蓠那几名侍卫,也是瞪大了双眼望着江夏出神,就差张嘴流口水了。     一阵喧嚣过后,绝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了观望,江夏在江湖上流传已久的神威,还是让不少人心虚。     楚江云等了片刻,又重复了一遍这般悬赏军令。     江夏终于忍不住,扑哧一笑,叹道:“想不到江某的命这么值钱啊!嘿嘿……请问这位将军,不知江某若是自行了断,那十万金能不能如约交到我的手里呢?”     门外一名侍卫失声窃笑,脱口道:“想不到这小子竟是个傻子!人都死了,要金子来干什么?”     不少人放声大笑,但更多的人却知道,这是江夏在故意装傻。     听了有人嘲笑,江夏回应道:“这几位军爷就不明白了,十万金若是能给江某,江某拿来做成黄金棺材,躺在里面逍遥快活,那该多好?”     众人实在不理解死人躺在黄金棺材里有什么逍遥快活,楚江云却隐隐猜到,这是江夏在故意东拉西扯拖延时间。     另一边楚江蓠听到江夏这么说,也是暗暗摇头,搞不懂他究竟要刷什么把戏。     却又听江夏续道:“躺在黄金棺材里,到了阴曹地府,也能一身带着金贵气,没准便能混个将军什么的当当,带着一群虾兵蟹将,帮阎王爷他老人家捉拿钦犯呢……”     那群禁卫军军士,入伍前大多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,本来就是桀骜不驯的性子,猛然听见江夏拐着弯的骂自己是“虾兵蟹将”,一瞬间,怒气便将之前的顾忌驱散得无影无踪。     当下有不少人暴怒大吼,只听得有人忽然高呼“动手”,庙外猛然响起一阵轰鸣,那间小小的土地庙,登时开始剧烈摇晃起来!     江夏看得清楚,烟雾之中火光一闪即逝,想来是有人在墙外用炸药同时将土地庙的三面墙壁炸垮了。     四面墙顿时失了三个,土地庙自然也摇摇欲坠。     禁卫军一阵欢呼,却听楚江云骂道:“你们这帮蠢货,不知道老子也在里面么?”     叫骂声中,他眼疾手快的拉了妹妹,双腿蹬地往上一跃,总算冲破了垮塌下来的土地庙屋顶,安然脱身。     那群禁卫军分为三拨,每一拨负责一面墙的爆破,见到出现这般场景,顿时便有三个负责人急慌慌的跑到楚江云面前申辩,说根本没打算同时炸开三面墙,而是配合协作上出了点问题……     楚江云总算救了妹妹出来,心情大好,摆了摆手示意三人退下。     刚刚禁卫军中有人发令行动,为的是怂恿大伙儿一齐进攻,以蚁多咬死象的声势,攻江夏一个措手不及。没想到爆破队会错意,直接导致这一波攻势的夭折。     众人还没来得及议论,不少眼见之人却已发现,烟尘之中,楚江云倒是带着自己的妹妹逃脱了,身处庙中的江夏,却似是被埋在了废墟之中!     众人都不好出声,却也都在心中推断,那土地庙沉重的横梁砸下来,江夏即便不死也该身负重伤了。如此说来,今天的头功,竟然是爆破队给夺了过去,许多人心怀不满,脸上说不出的难看。     楚江云自然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突然,脑中乱腾一阵,现在看清了状况,当真是惊喜交加。     楚江蓠窜出庙来,早就看到江夏并没有随之撤出,再瞧那横梁引着整片屋顶垮塌,自然也是悲观大过乐观,为江夏的生死担忧起来。心道:“我煞费苦心的想要就他,没想到他却如此不领情,想要逞英雄,现在倒好,死得这么窝囊!”     虽然绝大多数人判断江夏是非死即伤,然而一时半刻,却也没有人敢于主动上去探查验证。     楚江云很不满意,叹道:“此人罪大恶极,真是人神共怒,刚才遭受天谴,那真是咎由自取!”     众人听他说江夏是遭到天谴,显然便是否定了爆破队那误打误撞的功劳,心里顿时明朗起来。当然,差一些就喜极而泣的那三队爆破队员除外。     只听楚江云继续下令:“听我将令!谁先将钦犯尸首从废墟中找出,便赏金五万!”     众人一听,怎么眨眼家赏金便少了一半啊?当下不敢再挨,生怕主将又即兴改口。几名胆大的军士鼓起用起,捋起袖子便往废墟冲去。     有人带头,顿时便从人群中冲出了一百来号人马,人人争先,为的自然是立功夺赏。     碍于如今同袍关系,这些人不敢当面争斗,可是利益当前,许多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当下是暗器齐飞,黑拳黑脚也都下来了。好在是瞧在主帅楚江云的面子上,没有人敢下刀子暗算人性命。     一百来号人在废墟上忙碌着,不时有人被打得难以支撑,退出阵来。     楚江蓠掩嘴一笑,对兄长道:“哥哥,你这样子带兵,可是要出问题的啊!”     楚江云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,道:“他们只是皇上养的一群狗,为了抢食争斗,那也是常情。”     旁边有禁卫军听见了,心里虽然不悦,但碍于楚江云的军衔与实力,也是敢怒不敢言。     忽听得废墟那边有人欢呼:“哈哈,老子找到啦!五万金是老子的!”     旁边一人也很快叫道:“去你_妈的,明明是老子先翻出来的!”     一番争吵,又有人奇道:“你们别吵,快看,这小子怎么会被冰给冻住呢?”     众人出于好奇,也暂时放弃了谁是第一的争夺,都凑过去仔细观看。却见废墟之中,一块人形的冰坨子将江夏冻在其中,虽然被废墟包围,却也是完好无损。     楚江云听众人议论,也感到好奇,正准备上前亲自察看,却听一阵古怪的“格格”声传来,接着便是“嘭”的一声,一时间冰渣瓦砾四溅,碎木烂砖齐飞,凑在废墟上围观的众人纷纷中招,哭爹叫娘的摔了一地。     却听江夏朗声道:“看不出来你们还会特种部队的招数,玩爆破?谁怕谁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