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二〇章 :雪花神剑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二〇章 :雪花神剑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22     俗话说,听人劝,吃饱饭。江夏现在就是这么个心思。他最初的想法,正是要掳下这娇滴滴的官家小姐,让那一千多号官兵不敢轻举妄动。没想到现在对方却主动这么要求,那简直是再好不过。     然而事实上,事到临头,他又有些犹豫,道:“你说你哥哥立下了军令状,那如果你帮我他逃脱,他回去岂不是要受罚?”     楚江蓠眼神微微一动,幽幽叹道:“我爹爹说,哥哥做事太过迂腐,让他吃点苦头也是为他好。当今皇上特别倚重我这位哥哥,他要是打了败仗回去,也不会有什么事的。”     江夏听她说的模棱两可,似乎有些事情隐瞒自己,也没有说破,点头又问道:“你的武艺修炼到了‘聚合’境界,我要是轻轻松松的制服了你,你哥哥他们会相信吗?”     楚江蓠笑道:“那咱们不如来打上一架,做做戏给他们看看?”     江夏心里一横,心道:“管它是真是假,这一架终究是要打的。她要真是高手,我不见得能赢!”口中说道:“好吧,楚小姐一手策划此事,便请小姐现在开局!”     楚江蓠顽皮一笑,又提高嗓音道:“楚大哥,咱们这第四拜,不如来拜拜当今江湖上闻名遐迩的少年英雄吧!”     江夏知道她这是在演戏,也很配合的朗声道:“不知这位少年英雄是谁?”     楚江蓠道:“当然是在孤叶城外大破火喇国军队,手刃邪火派掌门乌鲁索耶的阳元派少侠――江夏了!据说这位少侠武艺出众,人品更是难得,是一位大大的好汉!民间已经有许多地方,开始偷偷的供奉这位少侠,都说他是武神转世呢!”     江夏听她这样瞎掰,差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心道:“哥又不是关二爷,怎么能当得起武神二字呢?”脸上却是眉头一皱,奇道:“这位江少侠活得好好,民间老百姓怎么会莫名其妙的供奉他呢?咱们先拜的都是神灵和死去的皇帝,现在拜个活人,未免有些不妥吧?”     楚江蓠冲他使了个眼色,那是在赞许他这话接得好。忽然冷哼一声,道:“这位江少侠大逆不道,行刺当今圣上,想来也没传说中的那么英雄。现在他虽然好端端的站在我面前,可眨眼之间,我便要他去天上见创世之神去。楚大哥,你信不信?”     这话已经挑明了在说,庙外的诸多侍卫听了不对劲,已然大惊失色,冲着林子那边慌慌张张的挥了挥手,接着便匆匆的朝着土地庙奔来,想要施以援手。     江夏自然也不能再继续装下去,只是冷笑道:“不知江某眼前这位貌美如花的小姐,要如何眨眼间让江某上西天?”     二人本来并肩跪在土地爷神像前,这一番对话过后,当即各自施展身法轻功,蓦地撤到了土地庙的两侧墙边。     待得那群侍卫奔到庙门口,楚江蓠忽然道:“你们几个想送死么?”     那群侍卫一怔,都不知如何是好。     楚江蓠啐道:“本姑娘捉拿钦犯,没你们的事!”说罢轻喝一声,拔出佩剑,猛然抢攻而出。     那群侍卫知道她武艺绝伦,也担心江夏伤及自己,现在倒也乐得清闲,停在了庙门口不再上前。     江夏见楚江蓠出剑,果真是一副名家风范,说不出的飘逸潇洒,心里暗赞一声,当即也抽出真金刺,迎敌而上。     由于不知对方到底是不是值得信任,这一次出击,他调集了自己体内仅存的部分真气,并且打定主意,一旦情况不妙,便真的出重手和对方硬拼!     “镗”的一声,双剑交错,竟是火花四溅!     江夏和楚江蓠二人均是虎口微震。楚江蓠杏眼圆睁,颇带怒意的瞪了江夏一眼。原来她这一剑只是虚招,根本就没有多少力道,江夏虽然留有余地,但一丝真气灌注在短剑上,已然差点将她的兵器击落。     如果就这样被制服,这出戏未免也演得太假了。     江夏顿时明白,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脸上微带歉意,收剑回来,挽了个剑花,第二招出手,已经没有了半点真气。     楚江蓠微微撅了撅嘴,眼中闪过一丝狡黠,宝剑一挥,“锵”的一声将江夏的短剑挡下。     江夏只觉得这一剑宛如蚍蜉撼大树,遇到的反抗之力竟是深不可测,虎口一痛,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!     门口一群侍卫见到这一幕,还以为江夏果然不敌自家主人,都连连拍手叫好。     江夏还以为楚江蓠这一次终于是原形毕露,可一抬眼见她脸上颇有顽皮的得意之色,才知道她这是报了自己刚才那错怪之恨。     也不怪罪,猛然大喝一声,举剑又攻。     二人就这么三五招虚招中,夹杂着一两招硬碰硬,打起来看上去是势均力敌。如此拆了几十招,依旧是不分胜负。     庙外。那一千多号禁卫军,多是由楚江蓠的兄长楚江云招募的武林好手,此番立下军令状出击,自然是志在必得。     得到了那几名侍卫的信号,众军士在楚江云的带领下,悄悄的摸上前去,将那土地庙围了个水泄不通。     这楚江云脸色黝黑,体格高大健壮,年纪怕也只有二十六七岁,一身银盔银甲,手中握着一柄龙纹长枪,站在众多将士之前,说不出的英姿飒爽。     他事先已经与自己的副将测试过,确信这阳元山方圆十里之内,已经没有了半点的天元,便知那些江湖传言果真不假,对于自己捉拿江夏的把握,也就大了不少。     又想到传言说江夏平息阳元派内乱之时,消耗了不少的真气,如今见他与自己的妹妹缠斗,心中想道:“以阿妹的武艺,那小子要想伤她,可并不容易!如今我姑且等他们二人多战一会儿,让那小子的真气消耗殆尽,再令将士们一举上前,攻他个措手不及!”     打定了主意,他便传令下去,要众将士稍安勿躁,等候他的将令。     土地庙中,江夏已经和楚江蓠拆了不下百招。虽然是假打,江夏却也深深的体会到,眼前这个姑娘真的是身怀绝艺之人,而至于她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言,到了“聚合”境界,他一时还难以探明。     在堪堪的挡下江夏攻来的一剑之后,楚江蓠轻笑一声,挑衅道:“江少侠留神了,看我这套‘雪花神剑’!”     江夏心头一凛,知道她这是在提醒自己,她要使用“聚合”境界的武艺了。心道:“‘雪花神剑’?这名头倒是响亮,说起来要想造雪,那可跟凝水成冰差不多……”     思索间,楚江蓠已经挥剑出击,身影随着她的剑招闪动,剑光一现,凭空带起一阵寒风。     江夏只觉得寒气逼人,眨眼间,却见一幕雪花白茫茫的朝着自己扑面而来!     这才意识到这“雪花神剑”的威胁所在,它既能用雪花的低温干扰对手,更能造出一片的视觉障碍。若是真正对战,敌人只消出其不意的在这阵雪花中刺出一剑来,自己还真是难以防范!     果然,只听一阵破风之响,雪花之中,蓦地闪起一道寒光!     江夏见那出剑速度并不算凌厉,知道楚江蓠是有意相让,当下提剑一挡,“锵”的一声破了对手这一击。     楚江蓠使出的雪花纷纷坠下,在这夏日的高温下落地即化。她这一击未能得手,脸上装出几分恼意,开口说道:“想不到江湖传言是假的!江少侠的真气,还是如此的充沛!”     这句话,既像是在恭维对方,但在众侍卫听来,那便是在给自己下命令了,在他们耳中,楚江蓠的话便是:“江湖传言有假,敌人的真气并没有多少损耗,依旧很难对付!”     众侍卫交换个眼色,其中一人慌慌张张的转身离去,奔去给楚江云传话。     江夏知道楚江蓠这是在放烟幕弹,也就配合道:“不知楚小姐听了哪门子的传言,说江某真气空虚了?”     楚江蓠道:“这个传言虽然有假,可阳元山附近天元枯竭,却是事实了吧?”     江夏听罢哈哈大笑,道:“楚小姐消息果真灵通。那江某请问一句,不知小姐和门外的诸位好汉知不知道,江某习练过那《阴阳和合经》,会使那邪门的‘妙手空空’神功呢?”     楚江蓠根本就没听说个这两个名词,只道江夏是在信口胡诌,哼道:“你会也好,不会也罢,反正今天是逃不了了!”     却听庙外远远的传来一个响亮的叫喊,正是楚江云在失声大叫:“阿妹当心,这小子会邪功!” 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只听江夏长笑一声,道:“‘雪花神剑’,江某也来玩玩!”说罢是短剑挥出,带出一阵密集雪花,朝着楚江蓠飞去,江夏趁乱收了短剑,看准了她的方位所在,手指伸出轻轻一点,已经按在了她的雪颈之上!     他这一招并未用力,待得雪花散去,他依然制住了楚江蓠的命门。楚江蓠心惊肉跳,却终于回过神来,知道这只是演戏,对方不会伤害自己,否则那短剑不收,自己哪还有命在?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子虚》 《神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