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一九章 :迷雾重重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一九章 :迷雾重重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21     江夏听到楚江蓠这样说,心头先是一惊,接着便觉得好笑,脱口问道:“你姓楚,你爹爹怎么会是兵马大元帅荣峥呢?”     楚江蓠也是俏皮一笑,道:“江少侠有所不知。你别看我爹爹今天是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,可年轻的时候,那也是从普通的小兵当起的。”     江夏暗道:“原来还是位白手起家的元帅,真是佩服佩服!”他心中早就认定是荣峥暗中栽赃陷害自己,所以心头这话说得倒是一点真心诚意也没有。     楚江蓠续道:“后来爹爹好容易当了名尉官,在边疆打了一场胜仗,回到京城受赏之时,才结实了我妈妈。我妈妈是当时的大元帅之女,她可是姓楚。”看到江夏那一副有些晕菜的表情,她盈盈一笑,道:“有些糊涂了么?嘻嘻,其实也挺简单的。”     江夏为她笑容所感,也笑道:“是挺简单的,如此猜测的话,你爹爹当初定是入赘楚家了?”     楚江蓠道:“你猜得不错。我外公深爱我外婆,自她老人家去世后就没再娶,所以楚家就只有我妈妈这么个女儿。为了延续香火,外公才让我爹爹入赘,约定生下来的头胎儿子随母姓楚。”     江夏一边听,一边细细品味,心头猛然惊道:“难道说……难道说她竟是男的?这简直是开国际玩笑吧?”     见到江夏这副模样,楚江蓠隐隐猜到了他心中所想,摇头道:“我可不是男人!你莫想歪了。”又道:“当年我妈妈生了我哥哥,当然让他姓了楚。后来生下我,我外公见我生得可爱,也让我随了他姓。要不是后来有了我弟弟,爹爹怕是老大的不乐意呢!”     江夏这才恍然大悟,听她说着她家里的琐事,却像是在听一个极其美丽的传说故事,竟然一时无法自拔,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。     见他怔怔的望着自己出神,楚江蓠忽然提高音量道:“楚大哥,咱们这第一拜,就拜天上的创世之神吧,求他老人家见证咱们兄弟二人的义结金兰!”     说着低声道:“来吧,这是第一拜!”     江夏知道这是演戏给外边那群侍卫看,便跟着楚江蓠一起拜了一拜。     这才慢慢的从开场白的讲述中走了出来,想起楚江蓠这样神秘的来找自己,不知是所为何事,当下低声问道:“楚姑娘千金之躯,不知为何把江某带到这里来,有何贵干?”     他知道对方是敌人之女,理所当然的会猜测她是不怀好意,所以等他从对方的美貌影响下勉强走出来的时候,这话说得总算有些不冷不热。     楚江蓠听出他的语气,峨眉微蹙,问道:“江少侠为何对小妹心怀不满?”     江夏听她这样问,也忍不住不答话,回道:“江某倒不是对楚小姐不满,只是想问问,令尊现在大兵压境,到底想干什么?要抓江某,何必这么兴师动众?这庙外林中埋伏的人马,怕是不下千人吧?”     楚江蓠一怔,笑道:“原来少侠早就知道了。想来是那帮江湖人士上山给少侠通风报信了吧。”     江夏哼了一声,沉默不答。     楚江蓠也不生气,续道:“你知道我刚刚乔装打扮,那是要去做什么吗?”     江夏心道:“千金小姐图好玩,到镇子里玩耍,有什么好猜的?”     “你多半是在猜,‘千金小姐图好玩,到镇子里玩耍’……”楚江蓠沉默片刻,一句话脱口而出,抬眼见到江夏脸上微微吃惊的神情,笑道,“看来我是猜中了。不过少侠这样想,可是小看小妹了!”     江夏听她卖关子,忍不住问道:“那楚小姐是去做什么?难道你还能提先算到,江某会出现在那酒楼之上,丢一只酒杯下去帮你么?”     楚江蓠回想起刚在在尚武镇上的遭遇,脸上微微一红,摇头道:“我可不是巫婆,哪能算中那些?不过我当时确实是想上阳元山去找你的,我跟侍卫们说,我要悄悄的摸上阳元山,把你这个朝廷钦犯给捉回来!”     江夏习惯了她之前的叙述方式,一看她表情,知道她多半又是在故弄玄虚卖关子,也不搭理,心头好笑:“这群侍卫也真是蠢得可以,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说的大话,他们也信?居然还真的跟着跑路……”     楚江蓠见他不说话,似乎有些泄气,吁了口气,大声道:“大哥,咱们第二拜,就拜这尊土地神爷爷,请他老人家做个见证吧!”     伸手拉了江夏的手,二人齐齐拜下。江夏手中一阵冰冷滑腻,浑身一阵哆嗦,心头不禁想歪了:“我二人这样拜天拜地,倒像是在结婚成亲一般,哈哈……”     楚江蓠可没想到他是这般心思,只道:“你多半不相信我说的话。可我要是说这庙外林中,埋伏的一千多号人马,是由我哥哥带队,替皇上来捉你的,你信不信?我要说我也是个武者,师从一位前辈高人,达到了‘聚合’一级,你信不信?”     江夏每听她说一个“信不信”,心里便是咯噔一下,一瞬间便觉得之前的怀疑通通不存在了。如果这位小姐真的是水平与自己不相上下的武者,这便可以解释那群侍卫为何惟命是从,更可以解释她现在为何这般有恃无恐,而那帮侍卫和林中的人马又是如此的放心。     可再听她话,又觉得有些奇怪,她为什么要声明那些伏兵是她哥哥带队,而且是替皇帝来捉拿自己的?为什么她先是露出善意,然后再把这些机密全部和盘托出?     想到这里,江夏终于点了点头,道:“我信!”     楚江蓠释然一笑,道:“你信了便好。我真怕你以为我胡说八道,然后便不再和我结拜兄弟了!”这话说得几分正经、几分俏皮,直让人捉摸不透。     江夏脸上泛起苦笑,终于忍不住直接问道:“不知楚小姐如此煞费苦心,是要向江某传递什么消息?”     楚江蓠嗯了一声,应道:“我只是想代我爹爹传句话,他要我告诉你,冤枉你的人并不是他!”     江夏差点就脱口而出,问“不是他还能有谁”,却听楚江蓠继续说道:“他还说,朝中人事复杂,三言两语难以说清,想请你七日之后,到京城郊外的雾海山上,他会当面向你讲述。”     江夏心道:“如果那位大元帅说的是真话,那就无所谓了,反正我也正打算要去京畿郡,帮芷兰平息正天门内乱,可如果他是派女儿来故弄玄虚,我去了那什么雾海山,岂不是自投罗网?”     楚江蓠见他面有疑色,稍稍有些焦急,道:“江少侠,我爹爹要向你讲述些什么大事,我是不知道的。但我却知道,我爹爹一向为人正直,对国家也是忠心耿耿,对同僚更是待同兄弟。当年为了派兵去万湖郡救灾,他甚至不惜和我外公闹翻,更让他和我哥哥反目成仇……     “他那次若不是违背圣意,也不致于最后被贬到边关,做了三年的戍边小兵!”     说了这一席话,她脸色已经因为激动和愤懑而变得越发的白里透红,终于长出了一口气,道:“我只是想说,我爹爹为人忠义,绝不会因为一些捕风捉影之事,陷害忠良!信与不信,全在少侠自己了!”     江夏见她表情坚定,根本看不出有作假痕迹,又见到这般美貌的女子为了父亲的清白辩驳,不禁心为所动,终于还是又相信了几分。     楚江蓠收起她那副愤愤不平的样子,又朗声道:“这第三拜,不如拜咱们大真国历代先帝吧!他们各位在天之灵,也来给咱们做个见证!”     这话说得俏皮无比,庙外的侍卫们远远听见,都忍不住齐声发笑。     江夏和楚江蓠又是齐头拜了。     同时听见楚江蓠细声道:“林中埋伏的人可不是普通的小兵,他们是皇上直接统帅的禁卫军,每一个人,都至少是在‘强体’三级的水平。我哥哥楚江云,更是达到了‘聚合’境界,他们可都是有备而来!”     江夏心道:“如果此言不假,那就有些奇怪了。”当初在孤叶城,大将章翎手下的人马,悄悄的跑来火烧客馆,还做出些掩耳盗铃的手段,为的就是造成意外的假象。当时他猜测,多半是荣峥的人不想把事情闹大,也不想因此给皇帝留下把柄。     可如今看来,皇帝竟然亲自派人前来捉拿自己,这就和当初的事实与推论存在不合的地方了。     退一步想,如果荣峥真的不是陷害自己的人,那又有谁能有能力,调动皇帝亲属的禁卫军呢?除了大真国当今皇帝,还能有谁!     “如果是皇帝嫁祸于我,那就更有些莫名其妙了!”江夏暗道,“他那天刚刚封赏完毕,又想让我当沙海郡王。难道……他被我拒绝之后,终于恼羞成怒?”     一瞬间他脑中闪过无数个猜测,可现在都无法得到验证。     又听楚江蓠道:“他们现在都知道你们阳元派内乱之后,阳元山周围都已经天元枯竭,这次前来捉拿你,我哥哥可是立下了军令状的。江少侠,你若是不信,小妹也没有办法了。可你若是听我劝,现在就请立刻出手,将我挟作人质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