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一八章 :帅门之女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一八章 :帅门之女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20     江夏见那少女手中带剑,猜到她也定是身负武艺,听她问起阳元派之事,干脆便打了个哈哈,笑道:“阳元派内乱,这倒是真的,可是我却听说,他们这次是在做戏,故意弄得像是各奔东西,可实际上啊,嘿嘿……”     说到一半,却又戛然而止。     那少女脸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是一紧,追问道:“实际如何?”     江夏识破少女的焦急,暗暗好笑,答道:“实际上那些下山的弟子,全都偷偷的回到了山上,现在阳元山可没有少半个人!这些事情,要不是我凑巧碰见,本来也是不该知道的。”     他满口胡说八道,那便是在虚张声势。万一眼前这少女果真是来自官府,自己摆出迷魂阵来,那也是有益无害。     听江夏这么说,那少女却没有露出多少惊讶之色,倒是不远处坐着的那群侍卫一个个面面相觑,大为不解。 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楚大哥,你说阳元派这样做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又饮了一杯酒,那少女进而问道。     江夏本来就是故弄玄虚,心头知道,现在多说反而不好,更是懒得继续捏造下去,便摇头道:“阳元派是天下第一大派,门下英雄众多,他们为何这样做,我一个江湖浪子,又怎么能知道?”     那少女这才轻轻一笑,道:“大哥不知道,小弟我却能猜个八九成来。”     江夏窃笑道:“哥随口瞎编的,你能猜出个什么来?”又想:“嗯……这小妞长得真是不赖,如果不是敌人,哥倒是可以调戏一番,可现在看来嘛,哼哼……”见过了那群侍卫的神色,他越发的肯定了自己最初的猜想,现在心头盘算的,便是如何隐秘的将这少女拿下了。     见那少女一脸狡黠的笑容,江夏心头一动,忍不住道:“老弟高见,不妨明示。”     那少女掩嘴一笑,这动作与她那一身男装极不协调,可却没有注意到,说道:“如果阳元派这番行动果真是高人计谋的话,小弟左思右想,觉得这个高人,非那位少年英雄莫属了!”     江夏听她这话,正是提到了自己,更是觉得有趣,静心听她继续往下讲述。     那少女续道:“前些日子,小弟便听说那位姓江的少侠回了阳元山,接着便发生了后来那么些事,所以小弟才这般推测。想来这天底下,能够行使出这样一番高深计谋的,也只有这位名满天下的少年英才了!”     江夏听她如此露骨的赞扬自己,本来很是受用,可猛然间,却觉得有些不对劲,暗暗想道:“我胡说八道瞎扯一通,说那是阳元派的计谋,这小妞看起来并不相信,现在她又这样直白的夸奖,听起来倒像是在讽刺。”     这么一想,心头惊道:“我现在这副披头散发的模样,她难道却已经认出我来了不成?”想到这里更是百思不得其解,不明白对方既然识破自己,却为何还要继续废话下去。当下只好静观其变。     打了个哈哈,江夏道:“老弟这般推测,果真很有道理。但不知那江少侠这般作为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他自小练就了厚脸皮,对方那样隐晦的奚落,他自然不放在心上。     那少女盈盈一笑,略作思索,又道:“那位少侠虽然名满天下,可却行出了大逆不道之事,想来也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英雄。他现在偷偷摸摸的回了阳元派,说不定是想借着阳元派内乱,趁机夺权呢。”     江夏听她根本就没有解释那番“高深计谋”的用意,反倒如此说话,心头笑道:“好小妞!这是在给哥用激将法啊!嘿嘿,偏偏哥十分沉得住气,不上你的当!”     二人又喝了一杯酒,江夏颇为赞许的点了点头,叹道:“老弟所言,让楚某茅塞顿开!想不到楚某一直以来暗暗敬佩的少年英雄,却是这么一个龌龊的人物,啧啧,果真是人心难料啊!”     那少女对江夏的反应似乎颇感意外,一时没有接话。     “你可以激我,难道哥就不能激你么?哈哈,哥要挤兑得你没脸见人才行!”一句话完毕,见到少女陷入沉默,江夏忽然玩性大发,开口续道:“老弟谈吐不凡,着实让楚某茅塞顿开,识破了那道貌岸然的小人嘴脸。楚某和老弟一见如故,又如此有缘,不知老弟可否愿意,与在下结为那个……哈哈,同姓兄弟呢?”     他看透了对方是女儿身,这下出口要和她结为兄弟,料定对方会左右为难,答应也不是,拒绝更是不妥。能让这小妞着急一阵,不知为何,他心里竟微微感到一丝快意。     江夏这个请求一出口,那边一名正在喝酒的侍卫,忽然“噗”的一声将口中的酒水喷了出来,直溅了他对面的同伴一脸,想来是被江夏的要求给雷到了。他的同伴们出于淡定的需要,对此没有过多的反应。     那少女横了众侍卫一眼,表达不满之意。转过头来,对江夏笑道:“大哥不提此意,小弟马上也会说出来的。能和楚大哥结为兄弟,小弟是三生有幸哪!”     对少女这番干干脆脆的回答,江夏倒是颇感意外。可事情到了这一步,他也只好满脸堆笑的应道:“好好好!来,咱们二人痛饮三杯,当做立誓!”     那少女却摇了摇头,道:“这怎么可以?结义这种大事,至少也得撮土为香,拜够了天地诸神才行,怎能这样草草了事?”顿了一顿,便道:“这尚武镇旁,有一间土地庙,若是大哥愿意,咱们不妨到那里去行结义大礼!”     江夏暗自好笑,心道:“也好,到了偏僻无人之地,哥要拿你也更加容易。”又想道:“这小妞若是早就识破了我,引我去那些官兵所在,嘿嘿,那也不碍事,他与我近在咫尺,我要拿她,易如反掌!”     当下便道:“若是能行庄重之礼,那自然是再好没有了。咱们走吧!”     当下结了酒菜钱,与那少女并肩下楼。少女的侍卫们得了主子指示,只是远远的跟在身后。     穿街过巷,到了尚武镇东郊,果然见到一间土地庙。土地庙周围是宽阔的农田,不远处是一片茂密的树林。     江夏一眼看见那树林之上,一群飞鸟兀自盘旋不敢落下,料定林中必然埋伏有人,心里透亮,也不点破,指着那土地庙问道:“老弟所说的土地庙,可是这间?”     那少女点头道:“正是这间。小弟来尚武镇的路上,曾经路过这里。”     江夏瞥见那群侍卫依旧跟在身后,并没有给那边林中的伏兵通风报信的征兆,当下也懒得理会,对那少女道:“很好,咱们这就进去结拜吧!”     那少女转头对那群侍卫道:“我和楚大哥进庙去结拜,你们留在外边,可不许来打搅咱们。听见了吗?”     那群侍卫相视一望,齐声应道:“遵命!”     那少女满意的点了点头,转身牵起江夏的手,拉着他一同迈入了土地庙中。     江夏被她这猛然的一牵手吓了一跳,只觉得手中一阵冰凉柔滑,心头不禁加速跳动,暗道:“这小妞,到底在玩什么把戏?”     那少女牵了江夏进土地庙,回头确定那群侍卫没有靠近,脸上一红,对江夏道:“楚大哥,咱们这就跪在土地爷前结拜吧!”     江夏陡然见这少女露出羞怯之色,更没有继续掩盖她的女儿姿态,心头好奇,暗道:“我倒要看看你耍什么把戏!”     点了点头,随那少女一起跪倒在了土地爷神像面前。     那少女朗声道:“楚大哥,江湖传说,兄弟结拜最重之礼,那是要给天地诸神磕一十八个响头的。小弟有意行此重礼,不知大哥意下如何?”     江夏正觉得莫名其妙,却又听她低声道:“江少侠,小妹有事相商,请少侠配合接应则个!”     江夏一听这少女果然清楚自己底细,微微一惊,却又觉得她言语柔顺恳切,似乎并无敌意。心下思忖:“她支开了自己的同伴,又故弄玄虚想要拖延时间,难道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我说?”     想来想去,却想不通一个来自官家的陌生少女,能和自己有什么大事相商。     可退一万步讲,对方近在咫尺,就算是心怀歹意,想耍什么花招,自己也有把握很快的制服对手。这么一想心头宽松,当即低声应道:“姑娘有何事要讲,江某洗耳恭听!”     那少女扑哧一笑,道:“你不是和我同名么?怎么改口啦?”一开玩笑,脸上丝毫没有严肃之色,颇觉不妥,定下神来,续道:“小妹还是姓楚,只是不是单名一个江字,而是叫‘江蓠’。”     江夏暗叹道:“楚江蓠?这名字倒是好听!”侧脸多看了楚江蓠两眼,打心眼里认为她美丽绝伦,又暗暗叹道:“和她相比,当初哥暗恋的那个小妞,那可真是暗淡无光了!”     楚江蓠哪知道他心头在想这些,只觉得对方眼神有异,脸上微红,道:“我爹爹,便是大真国兵马大元帅荣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