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一七章 :绝代佳人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一七章 :绝代佳人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19     江夏匆匆的潜入尚武镇,果然见到镇上人来人往,可留意观察一番,却没有见到半个官兵的影子。     当下心头一凛,暗道:“糟糕!那屠夫夜叉他们,该不会是合起来演戏骗我吧?等我下了山,他们再合力进攻其他人?”     这念头一闪即逝,当即被他付之一笑。想来钟狂等人也不可能如此的高明,想得出那样的计策来骗人。     进镇子之前,他特意做了一番打扮装点,此时的他披头散发,唇上还有两撇胡须。这简单的易容道具,还是当初奔赴孤叶城的时候用过的。     为了进一步打探情况,江夏进了一间酒楼,上楼找了张视野开阔的位子坐了下来。随意点了一些酒菜后,他开始自斟自饮,余光则在四下里打望。     “钟狂他们说敌人有一千多号人,若是都涌到这小镇上来,不可能见不到人啊!”江夏暗道,“难道他们为了抓我,还能忍着不进镇子吃喝消遣?”     抱着这样的心思,他继续留意,很快便在楼下的街道上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。     一名身材矮小、衣着华贵的少年,手中握着一柄镶嵌着宝石的长剑,正行走在街上,身后还跟着五六名身材魁梧的大汉,似乎是他的保镖。     这尚武镇上,绝大多数的人是一心想着要进阳元派学武的,而心存这种念头的人,家境贫寒的又占了大头。像这种一看便是富家子弟的少年,自然吸引了江夏的注意力。     同样被他吸引的,还有街边的一群神色凝重的年轻人。     那华衣少年神色怡然的逛着街,路过那群人身边。忽然一人瞥了他一眼,叫道:“唷!哪里来的贵少爷,怎么到了这种小地方来呀?”     旁边诸人一通哄笑,又一人道:“这位少爷是想上阳元山学武的么?难道你们没听说,阳元派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吗?”     江夏在楼上听得一清二楚,心头冷笑道:“人言可畏,更何况阳元派大乱本来就是事实。那些下山的弟子一路走一路传,人们添油加醋,不知道会把这事说成什么样呢!”     那华衣少年身后的众大汉神色紧张,更带有些许的不屑,本来想要上前驱赶,却被那少年一抬手拦下了。     “嘿!兄弟们瞧,这小子的手好白啊!倒像是个大姑娘!”     人群中一名公鸭嗓子大声呼喝,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。众人随之哄笑,脸色都有轻浮之意。     江夏在楼上看不太清状况,心里暗骂这群无赖重口味,居然敢当街调戏男人,另一方面则觉得那少年这边的人有些古怪,便继续一边喝酒,一边看戏。     那华衣少年微微一怒,随即却化作满脸笑容,十分大度的摇了摇头,不只是忌惮对方人多,还是不想惹是生非,迈步便想继续往前走。     “少爷请留步!”一名无赖张开了双臂,横拦在了那少年身前,笑道,“少爷手中这把剑还不错,不知可否借给咱们兄弟几个瞧瞧?”     江夏听到这人声音,这才隐隐的回忆起来,此人姓李名旺,乃是和自己一同加入阳元派的弟子,更是当初和雷盛一起,对他进行过言语奚落的人之一。此人在甄徒大会上曾被他狠狠的揍过一顿,然后便落选下山,没想到却还留在尚武镇上,做起了地痞无赖。     “瞧这家伙的样子,倒像是这群无赖的头头儿!嘿嘿,在阳元派讲武堂学了一年,‘断骸裂骨拳’学了点皮毛,便能带起这么一批队伍,也真够难为他的!江夏暗自好笑,静静的看着事态发展。”     “朋友,请你让开。”那少年终于忍无可忍,可开口说话,却显得很客气。     江夏在楼上一听这声音,登时便吃了一惊,瞬间反应过来,暗道:“他奶奶的!这明明是个女人的声音!”联想到李旺等人夸他手白,江夏立刻便猜她是女扮男装了。     “女扮男装的富家小姐,还有一群大汉做侍卫……这世界的富二代,也喜欢微服出访么?”联想起自己与林芷兰相遇时的情形,他不禁莞尔。     那女扮男装的少女开口说话,李旺等人也立刻听出了异常,见她如此客气,只道她是害怕得很,众无赖更是起劲,纷纷撺掇着李旺继续调戏下去。     李旺毫不客气,一脸坏笑道:“少爷若是不愿意借剑,那也不打紧。若是少爷赏脸,能陪咱们哥几个好好玩玩,那也是可以的!”     这话虽然没有挑破了说,但已经讲得十分露骨无耻了。那少女眉头一皱,当下便想拔剑出招。     却听“嗖”的一声,跟着便闻李旺“唉哟”一声惨叫,只见他伸手捂着右半边脸,双眼痛苦得眯成了一条线。     待得他手放下来,众人才见到他的脸上,竟然倒扣嵌着一只小巧的酒杯!那酒杯口吸在他脸颊上,显然是被人以大力掷过来的。     李旺等人仗着自己有几分本领,在尚武镇上做地痞流氓,那也是乐得清闲,此时眼见自己似乎摸到了老虎屁股,被人神出鬼没的出手教训了一番,还以为是那少女身后的侍卫出手,当下心头发慌,连声的道着不是,一哄而散了。     那少女望了自己身后的侍卫们一眼,随即抬眼往街边的楼上观望,立刻便与江夏四目相接。此时的江夏披头散发,远处很难看得清他的模样,更难以瞧出来他的年纪。     那少女淡淡一笑,微微的冲他点了点头,朝着身后的侍卫们轻轻一招手,转身便朝江夏所在的酒楼行了进来。     江夏也不在意,见到那少女一行人上了楼来,径自的走到了自己面前。     近看便可以看清,那女扮男装的少女实在是美得不可方物,那羊脂玉般洁白的肌肤,隐隐透着粉粉的红色,五官样貌,更是精致异常,宛如如梦中走出来的仙子一般。这样美貌的一个少女,再怎么女扮男装,那也是很难骗到人的。     江夏心头微微一惊,脸上不动神色,自顾自的在那儿继续喝酒吃菜。     只见那少女让自己的侍卫们留在几步开外,自己大大方方的走到江夏桌前,拱手道:“小弟楚江,多谢兄台出手相助!”     江夏见她不愿承认自己的女儿身,听那名字更像是个假名,也不道破,轻轻笑道:“举手之劳,不足挂齿!”     那少女道:“非也非也。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此乃英雄大义之举,楚某理应道谢。”顿了一顿,又道:“未曾请教兄台尊姓大名?”     江夏心头一动,童心大起,应道:“实不相瞒,楚兄弟,我也叫楚江!”     那少女和那群侍卫都是“哦”的一声,显然是被江夏的答案惊了一惊。     “果真如此,那还真是巧了!”少女淡淡一笑,示意自己的侍卫们找了桌子各自坐下喝酒,自己则又冲江夏一拱手,道,“既然咱们如此有缘,那小弟可要请楚大哥喝几杯才行,不知大哥意下如何?”     江夏心头有个直觉,总觉得眼前这少女出现得不寻常,怕是跟来捉拿自己的官兵有关联,心头暗道:“这样一个大胆顽皮的姑娘,说不定是哪位将军家的小姐,趁着大军驻扎镇外,偷偷摸进镇子来玩耍……嗯,能够随军携带家眷的将军,怕也不是一般人物!”     他这次下山可是打着擒贼先擒王的主意来,如果眼下面前的人果真便是那群官兵首领的家属,自己若是拿下了她,自然有好处。虽然这样做有些不太光明磊落,但眼下大兵压境,山上的众人唯恐有危险,而自己却还没有半点头绪,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     打定了主意,江夏应道:“是啊!果真是巧得很!楚某没想到能在这样一个破败的小镇上,遇到一位同名同姓的朋友!”     那少女笑着坐了下来,招呼店小二上酒加菜,回过头来,对江夏道:“刚才我看大哥出手,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我猜大哥的武功身手一定很好吧?”     这么不经意的一句话,却让江夏有些担心:“刚才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居然这么横插一杠,若是遇到练家子,轻轻松松就能探出我的底细!”     他现在身上真气不足,刚才那一出手,万一遇到行家,马上就会露馅。     不过看眼前这少女天真的样子,江夏也便放心了不少,笑道:“楚兄弟说笑了,在下武艺稀松平常,要不也不会到这阳元山下的小镇子来!”     这时候店小二又端来一壶酒,上了两个菜,添了一只酒杯,给江夏和那少女分别斟满了一杯酒。那少女大方的打发了他一块碎银子,店小二欢天喜地的退了下去。     少女端起酒杯,敬道:“小弟先敬大哥一杯!”说罢仰头是先干为敬,一杯烈酒下去,脸上顿时微微泛起红晕。     江夏笑着一口饮酒下肚,见到眼前这般美景,也是微微出神。     那少女假装没有注意到,咳嗽一声,道:“楚大哥,这么说来,你也是想到阳元山上拜师学艺的喽?可是我听说,阳元派早已经因为内乱,闹得各奔东西啦!”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符篆召神》 《神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