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一六章 :化敌为友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一六章 :化敌为友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18     众人闻言都是怔了一怔,都在想那些官兵不知上山要干什么。     江夏倒是反应最快,暗道:“多半是那些心怀不满的弟子,下山之后直接去报了官。兵哥哥们现在就来抓我这个通缉要犯来喽!”     卫昆阳等人也是心头释然,只是一时间还弄不清钟狂等人的态度,所以暂且还不敢发话。     江夏迎将上去,见到钟狂等人脸上神情不像是装出来的,便问道:“钟爷莫急,究竟出什么事了?”说话时目光大致一扫,觉得这一次上山来的人似乎比之前要少了许多。     钟狂道:“江少侠身负冤屈,被朝廷那帮昏官通缉,咱们道上的朋友们,那是再清楚没有了。先前咱们下山,到了尚武镇上,瞥见街上多出了许多官兵,便暗中打探了一番。”     那边“红脸夜叉”愤愤道:“嘿!小小一个尚武镇上,竟然多出了一千多名狗官兵来!他们打的什么算盘,咱们一猜便知。”     众人听他们二人这样说,这才尽皆明白过来,敢情那些官兵是冲着江夏而来。     原来钟狂和“红脸夜叉”梁素本来还对阳元山上的秘籍心存觊觎,可在与江夏的一番对话中,却得知了林傲遇害、江夏帮其报仇的消息。二人与林傲本是挚友,得知此事,自然隐隐觉得欠了江夏一个人情。     虽然下山之时,他们还没有改变要再上阳元山打探的主意,可是江湖人士以大义为重,在见到尚武镇上的那么些官兵之时,二人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始为江夏考虑。     那一千多官兵要是偷偷摸上山去,江夏等人若是毫无防备,岂不是吃亏?     虽然当时队伍中有人建议,不如跟在官兵之后上山,趁乱大肆劫掠一番,但钟狂和梁素二人当即否定了这一提议。理由是“江湖儿女有所为,有所不为”,要夺阳元派秘籍,也该选一个相对光明正大的法子去夺,不能靠着官兵帮忙。     在宣布了要上山向江夏通风报信之后,一些不愿得罪官府的人选择了离去,剩下的都是和钟狂和梁素二人有着不俗交情的朋友。     江夏大致猜得到二人此时的心境,便道:“多谢大伙儿前来报信!”暗叹道:“这些官兵的消息倒也灵通,只是不知道他们藏秘籍藏得怎样了?”     之前命人收拾武功秘籍,由程泗阳的弟子蒙昭阳督促,这时候他人还没回来。江夏既担心官兵忽然杀上山来,又怕被钟狂等人瞧出破绽。     便在此时,蒙昭阳带着几名弟子匆匆赶到,见到山路中站着一群陌生人在和江夏对峙,连忙询问外围的弟子们。     江夏听到众人的声音,料到秘籍已经储备妥当,当即心下无忧。脸上一副不屑的样子,哼道:“这些官兵想要拿我去领赏,想来也没那么容易!”     钟狂等人连声称是。     林芷兰这时候走上前来,凑到江夏耳边,低声说道:“蒙大哥叫我告诉你,事情已经办妥了。”     江夏轻轻点头,应道:“芷兰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旁人听不清林芷兰说些什么,听到江夏这样作答,也不觉得答非所问,只道是那娇滴滴的少女担心他的安全。     梁素心下一动,忽然问道:“敢问这位姑娘,可是姓林?”     林芷兰一怔,还是点了点头,道:“家父便是正天门门主林傲。钟伯伯和梁姐姐,小女有幸有过一面之缘。”     钟狂和梁素相视一笑,对于见到林傲后人,心下感到几分欣慰。     钟狂道:“小女娃你不公平,怎么叫我伯伯,却叫她姐姐?”     林芷兰一言不发,只是俏皮一笑。梁素怪笑道:“这是人家姑娘懂事,你这杀猪的懂个什么?”     这么一调剂,现场气氛登时缓和不少。     梁素像是有什么心事,犹豫片刻,这才道:“江少侠,各位阳元派的英雄!不瞒各位,我‘红脸夜叉’今日上阳元山,本来是心存歹念的。”     钟狂听她这么说,倒没显得多意外,只是在那儿默默的摇头,喃喃道:“这婆娘,还是这么直白!”     他身后的那帮朋友却神态各异,有人一脸苦相,生怕江夏等人怪罪,有人更是露出了决议一战的架势。     阳元派这边,众人却是早就知道众人的来意,听那“红脸夜叉”亲口说出来,都颇为惊讶。     沉默片刻,江夏哈哈大笑,道:“梁姐姐,这事儿咱们早就知道啦!”     梁素反应颇快,听江夏这么一说,稍稍回味先前发生的事,猛然醒悟过来,一拍脑门,笑道:“哈哈,原来如此!江少侠果真是少年英才,竟然想出这么个退敌之计!”     钟狂稍显迟钝,奇道:“奇怪,江少侠,你有法子退掉那帮狗日的官兵吗?”     梁素叱道:“你这木头脑袋!”随即对“虎穴三英”拱了拱手,道:“三位朋友也是精明,咱们都没看出半点破绽来,嘿嘿!”     看到鲍柯等人和江夏对视一笑,钟狂这才醒悟过来,哈哈大笑一阵,叫道:“妙哉妙哉!原来你们是在演戏骗咱们!”沉吟一番,又道:“其实我当时就有些疑心的……”     这句话没多少人放在心上,甚至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有底气。     只听江夏道:“诸位朋友虽说是一时想偏,可到底还是没有付诸实践。如今先是给咱们通报敌情,又主动把事情说明白了,江某真是佩服得紧!若是诸位不埋怨江某耍伎俩骗人,等我退去那群官兵之后,定要和大伙儿好好的喝上一顿,交个朋友!”     钟狂生性好爽,应道:“好!只是有一点不对,击退官兵这种事,可少不了我‘独耳屠夫’!哈哈!”     梁素静静一笑,手中的钢叉骤然插入地下,以行动表示了自己的决心。二人身后的同伴们也都为双方的豪气所动,纷纷摩拳擦掌,不住的出声附和。     金默然等人见到江夏一招未出,竟也让本来的敌人拜伏,现在来了个相谈甚欢,暗暗赞道:“这少年果真是难得一见的人才!阳元派由他接管,我也便放心啦!”     双方合兵一起,粗略一数,人手也就过了百人,虽然金默然和江夏等人都是武艺高强,钟狂和梁素等人也不是等闲之辈,可一想到要面对山下的千余名官兵,还是有不少人心存忧虑。     这些人也就是阳元派仅剩下的老弱病残中,武艺最差的部分,他们心下只有自保二字,对自己这边的前景并不乐观,毕竟这可是以一对十的悬殊较量。     然而江夏等几名首脑,却决然不会有这种念头。虽然如今众人体内真气不足,但要对付那些官兵,凭借自己“强体”二级之内的武艺,那也是绰绰有余。唯一放心不下的,就是怕官兵攻上山来,滥杀无辜,几名首脑就算三头六臂,也不可能一下子防得住那么多人。     几人聚在一起商议了一会儿,江夏道:“决不能让官兵摸到山上来!保险起见,咱们还是主动出击比较好!”     梁素知道他是怕伤及无辜,可心头一想,又道:“这些官兵来势汹汹,咱们下了山去,没有了天险优势,只怕难以杀得尽这么多人!”     江夏暗暗怀念自己运用天元的本事来,现在若是依旧可以使出“火焰剑”来,只怕是来个三五千官兵,也能被他一举击散。     思索一番,依旧道:“这些人是冲我而来,我既下山去,他们便不会再贸然上山来骚扰大家。至于如何退敌,那就得靠大伙儿齐心协力了,擒贼先擒王,咱们只要捉住了官兵的头头,不怕他们不退!”     他这么说,那是给足了旁人面子,按他自己的想法,这种深入敌后的行动,最好还是自己一个人去比较好。     程泗阳在一旁道:“要想捉住官兵的头头,那也不是什么难事。咱们分头下山打探,只要查清他在哪儿,嘿嘿,我倒想放头嗜血虎去吓吓他……”说着说着,却冒了句顽童之言出来,众人听他语气轻松,都是微微一笑,却不料六尊者猛然想起自己被烧死的那一群异兽,此时正在暗自伤悲。     江夏摇了摇头,道:“敌人是冲着我来,擒拿敌酋之事,也就包在我一个人身上好啦!不过我要劳烦大伙儿的,则是守备这阳元山!官兵来势汹汹,万一有那么一撮人跑上山来,没有足够的人手可是不行。”     他一方面是想独自行动较为隐蔽,一方面更是想让金默然和卫昆阳等人留在山上,防备钟狂队伍中,那些可能存在的奸佞之徒。     众人听他要独自冒险,说什么也是不干,左劝右说的讲了半天。林芷兰更是担心不已,可却偏偏急得说不出半句话来。     最终还是江夏的执意坚持占据了上风,拜托金默然安排山上的防备任务后,他带齐兵器,一个人悄然下山而去。     此时的他,多了一份顾全大局的担子,为了阳元派仅剩下的薪火,他不敢有丝毫大意,更不能有半点失手。这一去,志在必得!
推荐阅读: 《九尾天狐:爹爹,是妖孽》 《楚天孤心》 《无上武修》 《子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