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一五章 :一计得售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一五章 :一计得售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17     众人听江夏所说,才渐渐改变了对事情的猜测。     纷纷心道:“原来是那小子自己失手点燃了房子,却要怪到人家三兄弟头上来!这未免也忒霸道了点……”     觉得江夏霸道,众人反倒更加忌惮他。要知道在这世上,霸道的人往往都是具备强悍实力的。没有实力作为基础的霸道,那只能是找打。     “虎穴三英”强忍笑意,纷纷装出一副冤枉愤懑的样子,回身对钟狂等人作揖道:“钟爷,您是武林中响当当的豪杰,您评评理,这事怎么能怪到咱们兄弟头上来?”     这种时候,钟狂等人是根本不愿意掺和进来的,听到三英求助,他只好随口哼哼两声,来了个横竖不表态。     江夏也问道:“钟爷?敢问阁下,可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‘独耳屠夫’?”     钟狂一听,没想到这闻名天下的少年英雄居然也识得自己,更是觉得脸上生光,笑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对于江夏,他反倒客气了不少,竟然自称“在下”。     江夏嗯了一声,又问:“江某是听林老爷子说起过钟爷的英雄事迹,一向都好生佩服。今天钟爷带人来阳元山帮忙,江某这儿道声谢谢啦!”     钟狂听江夏说话,只道他根本没有起疑心,心里顿觉侥幸,连声道:“这等小事,不足挂齿!”心道:“他和正天门林老爷子一起去过孤叶城,听说过我倒也不奇怪。可爷爷我的所作所为可没有多少是英雄事迹,他这么说,倒像是在警告老子。他奶奶的,这小子好手段!”     虽然心里有气,但忌惮江夏的实力,他依旧是满脸堆笑。     又听江夏道:“既然钟爷到了,那想必旁边这位姐姐,就是‘红脸夜叉’喽?林老爷子也曾说起过你。”     “红脸夜叉”应了一声,道:“不知林老爷子最近可好?”     江夏听她不知道林傲去世的消息,心头一动,回道:“哎,老爷子不幸被奸人所害,已然不在人世了!”     “红脸夜叉”和钟狂都是面色大变,齐齐的惊叹一声。钟狂道:“咱们二人只一道去了辽原郡一趟,还说年底还要去正天庄给老爷子祝寿……没想到――江少侠可知是谁干的好事?”     江夏见到二人如此愤懑,知道他们和林傲交情颇深,想了一想,便道:“杀人凶手已经死在江某的手下,只是如今林老爷子门派不幸,被几个不肖之徒把持了大位,正天门现在是一片混乱!”     钟狂和“红脸夜叉”破口大骂,为林傲鸣不平,对“虎穴三英”几乎是不闻不问了。     江夏任由他们发泄一会儿,这才问道:“不知二位,是不是要帮这三个家伙评理说话呢?”     这句话倒说得客气,实际上却是赤裸裸的威胁。钟狂一怔,本来对江夏的威逼态度心有不满,可一想到他帮自己的好友林傲报了仇,顿时也就宽了心,摇头道:“这三人行偷窃之事,罪有应得。江少侠怎么处置,那是贵派内部的事,外人可不便插手。”     嘴上这么说,但一想到自己来阳元山的本意,脸上还是忍不住微微发烫,好在他纵横江湖多年,早就练成了一副好脸皮,旁人却是一点也看不出来。     江夏和“虎穴三英”心知肚明,各自忍住笑意。     “好了,我给你们三个两个选择。第一,乖乖的跟我上山,听候咱们掌门发落。第二嘛,嘿嘿,当着众位好朋友的面,我可得让你们好好的吃点苦头!”     三兄弟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又满带怨念的瞪了钟狂等人一眼,终于垂头丧气,极度失落的丢掉了手里的兵器。     鲍柯骂道:“都说阳元派时天下第一大派,没想到行事却是如此霸道!”     宋赞也道:“大丈夫能屈能伸,你们冤枉好人,不得好死!”     何耀中冷冷的说:“见死不救,哪算得上什么英雄好汉?有些人上山是干什么,自己心里清楚得很!”     何耀中这话,听得钟狂等人是冷汗直冒,可瞧他样子,倒像是对自己颇为忌惮,不敢当面拆穿西洋镜,这才缓缓放下心来。     江夏笑道:“人家黑白分明,不帮你们为非作歹,你们怨得了什么?好在你们也是识大体,选了第一条路。走吧,这就跟我一起回去受罚!”     三人面如死灰,只好骂骂咧咧的在江夏的督促下迈步上山。     钟狂等人心下忐忑,站在那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     江夏走了两步,回过头来,拱手道:“有劳钟爷和各位好朋友上心了!阳元派大乱已定,但现在却是亟待整顿,否则江某定要请大家上山去做客才是。”     钟狂眼珠一转,忽然道:“那三个家伙放火点着了贵派的藏经阁,不知山上救火的人手够不够?若是不足,咱们立刻上去帮忙,也算没白跑一趟啊!”装出一副殷切的样子,倒还真有些逼真。     江夏差点笑出声来,好容易忍下来了,应道:“钟爷放心,咱们山上还有那么几百名弟子,救火是足够了。江某有事在身,就不相送各位啦,请便吧!”     说罢,转身便赶着三英兄弟往山上走去。     钟狂目送四人渐渐消失在视野中,哀叹一声,挥手道:“兄弟们,事情有变,咱们先暂且下山,待得探听明白了,再卷土重来不迟!”     众人都觉得刚才发生的事有些奇怪,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听钟狂这么一吩咐,都觉得不错。就算江夏等人耍诈,待自己慢慢查明了再上山,该得的好处一样也少不了。     众人暴喝一声,转身朝山下走去。     江夏带着“虎穴三英”上山,行了一会儿,回头不见了钟狂等人的身影,这才放下心来。     道:“今天这一关,可算是勉强躲过去啦!”     鲍柯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,好一阵了才道:“要不是江老弟妙计,这些家伙又怎么会上当受骗?”     江夏谦虚道:“最重要的,还是提前知道了他们要来的消息,这一出戏才能为他们量身定制,才能这般管用!”     四人嘻嘻哈哈的上到半山腰,迎面见到卫昆阳等人,也不用开口,便将大事已成的消息传递了过去。     几名弟子如约送上香喷喷的烤鸡到“虎穴三英”手中,众人都觉开心。     江夏招来一名弟子,道:“去藏经阁那边,叫大伙儿把火盆熄了,回来吃饭吧!”     那弟子笑道:“他们立下这么一桩大功,估计高兴得饭都吃不下啦!”     江夏所用的,无非是一些很寻常的计谋。穿越前他可没少看《三国演义》,对那些退敌妙计很是敬仰,没想到今天自己也有机会实践一盘,竟然还一计得售,心下高兴,与“虎穴三英”坐到一起,那是把酒言欢。     吃喝一阵之后,江夏道:“这些家伙这番下山,也是懵懵懂懂的。等他们想明白了,没准会卷土重来,到时候咱们可没法故技重施。”     众人喜悦之下,一听这话顿时沉下心来,暗自思索破敌之计。     江夏摆手道:“大伙儿也不用焦急,今天夜里咱们便把所有秘籍暗自转移,明天就算他们再来,那也只能是一场空。”     不少武艺低微的弟子想到大敌在侧,却没有江夏这般悠然的心情。他们不担心本门秘籍被夺,倒更害怕自己受了那无妄之灾,丢了性命。     江夏知道众人心意,又道:“今天夜里,我便下山到尚武镇上,设计让他们再也不敢上山滋事!”     嘴上这么说,心里对于计策该怎么实施,却没有半点主意。暗道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哥也不用着急,这妙计灵感,慢慢会有的……”     吃喝一通,金默然命令一批弟子准备木箱,到藏经阁去将所有残存秘籍装箱,直接搬运到了膳房院落之中。平常在阳元山上最不起眼的膳房院落,现在变成了众人暂时的栖身之地,更成了阳元派如今最为重要机密的场所。     一担担装在木箱中的武功秘籍便放在江夏原先的房间之中,对那些重样的副本,众人也懒得收整带走,领了金默然的命令,在藏经阁外一把火给烧掉了。     金默然望着熊熊的火焰,思索一阵,忽道:“敌人在侧,若是半夜来探,发现藏经阁完好无损,定然会对白天之事起疑心。咱们干脆演戏到底,将这藏经阁烧了吧!”     众人为之一惊,这话从金默然口中说出来,自然是颇具震撼效应。     江夏和卫昆阳等人没有开口,心里也觉得这是非做不可的。     几名弟子依言,点燃了几支火把,刚准备丢向那木质的藏经阁楼,忽听外围一阵聒噪,有弟子惊呼:“不好了,敌人攻上山来啦!”     江夏和金默然等人立刻是一马当先,朝山下行去狙击敌人。     远远的见到那钟狂和“红脸夜叉”带着那队人马,现在又乌压压的重新朝山上奔来!     江夏暗暗骂道:“这批家伙明明已经上当,怎么会这么快就起疑心的?”     当心不解,却听钟狂远远的叫道:“江少侠,不好啦,狗官兵堵住了下山道路,现在怕是要攻上来啦!”
推荐阅读: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楚天孤心》 《子虚》 《符篆召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