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一四章 :逢场作戏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一四章 :逢场作戏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16     “独耳屠夫”钟狂哈哈大笑,道:“想必你们也是得了风声,才上山想捞点便宜的吧?不跟着咱们大伙儿一齐行动,挨打那也确实是活该了!”     他话说得直白,也不怕何耀中等人生气,回头朝身后的众人望了望,问道:“各位朋友,可有人认得这三位兄弟的?”     很快便有人开口道:“我认得!我认得!他们是‘虎穴三英’啊,明明是道上的朋友,可上月还跟着去孤叶城凑过热闹哩!”     不少人听了都哈哈大笑,显然是觉得“虎穴三英”多管闲事。     钟狂身边,那“红脸夜叉”忽然脸色一沉,粗声粗气的骂道:“他妈的!谁说咱们就不能去孤叶城帮忙的?臭皇帝虽然不怎么样,但要是被火喇国蛮子夺了江山,咱们也没法混!”     众人一听,想来她也曾跟随武林同道一齐去过孤叶城助阵,当即便再没人发笑。     江夏远远的听着好笑,暗道:“想不到这位夜叉阿姨还是为爱国人士,可敬可敬!”     这时候钟狂沉声道:“原来是‘虎穴三英’,钟某也曾听过你们的名号,幸会了!”抱拳一礼,算是尽了礼数。     鲍柯三人齐齐回礼,口中连声说这些溜须拍马的话,听得那钟狂脸泛红光,自己都有几分不好意思了。     这便道:“好啦,三位兄弟且说说,山上的情况到底怎样?究竟是何人出手伤了你们?”     那边何耀中哀怨的叹了一声,道:“还能有谁?他妈的,江湖传言只是说阳元山大乱,闹了几天过后,人都是死的死、逃的逃,可没有人提到过那姓江的小子已经回来啦!”     钟狂连上毫无惊讶之色,与身旁的“红脸夜叉”相视一笑,道:“哈哈,这位兄弟,这就是你们消息不灵啦!咱们就知道那江夏回了阳元山,而且还平息了骚乱。不过嘛,阳元派这么一折腾,也差不多树倒猢狲散啦!没什么可怕的!”     言下之意便是,自己知道江夏是个大敌,所以才集结了这么多人一起上山,无需惧怕。另一方面,他却没提到阳元山天元枯竭之事。     何耀中心里清晰得很,听出了对方的弦外之音,连忙凑过去低声道:“钟爷有所不知,咱们上山之时,曾经碰到过一个逃下山的小子,他说阳元山上天元枯竭,所有人都炼化不出真气啦!”     钟狂稍感失望,讪笑道:“原来你们知道这回事!我们还听那些逃下山来的弟子说,那姓江的小子虽然厉害,但却用光了自己的天元结晶,还消耗了不少的真气。现在阳元山天元枯竭,他虽然厉害,便也没什么可怕的了!”     这边鲍柯一拍大腿,叹道:“是啊!我们兄弟三人当时就是这般想的。本想悄悄摸上山去,借几本不错的秘籍回去瞧瞧,可不曾想却不走运,遇上了那姓江的小子!”     宋赞接过话茬,续道:“咱们知道那小子现在是外强中干,也不怕他,便一起上去动手,想永绝后患。可是谁料到……谁料到他一出手,便在咱们兄弟三人身上留下不少的印记,三拳两脚下来,直打得咱们哭爹叫娘啊!后来……后来他一剑出来,竟然代出了一片大火,要不是咱们跑得快,早就被他烧死啦!”     一边说,他甚至还从眼角挤出几滴眼泪来,看起来是又委屈又后怕。     何耀中轻轻拍了拍他肩膀,道:“三弟莫怕,现在老天保佑,咱们遇上了钟爷和各位英雄,待会儿咱们再一起上山,请大伙儿帮咱们出头!”     众人听他们三人说了半天,都觉得有些蹊跷,现在又听何耀中说要自己帮他们出头,更是觉得莫名其妙。     有的人出于谨慎,忙道:“咱们上山去是有正事的,可没时间管你们的闲事!”     不少人随声附和。钟狂大手一举,声音随之消失。只听他道:“听你们所说,那姓江的小子难道还是很难对付?”     何耀中连忙摆手,道:“钟爷见笑了,那是咱们三人学艺不精。若是大伙儿协力进攻,想来那小子也是抵挡不住的。”话锋一转,凑过去低声道:“不过事情倒真有些邪门儿,咱们接上手便觉得,那小子的真气充沛,可不像是传言中说的那样!最后他还能用‘聚合’技能出火,这也邪门得紧!”     钟狂眉头一皱,当即沉吟不决,心道:“难道说江湖传言有误?他妈的,那老子岂不是白跑了一趟?操_他奶奶的,老子明明在那镇子上试过,这一整片可都没有半点的天元存在!难道姓江的那小子还能有别的办法不成?”     何耀中见钟狂犹豫,心里只觉得江夏的安排好用,暗自好笑,脸上却和自己两名兄弟一样,又是期待又是委屈。委屈的自然是被人欺负,期待的则是盼着钟狂等人帮忙出头助拳。     江夏远远的听到这里,也是好笑,一边暗赞“虎穴三英”的演技,一边又对那钟狂的疑心病暗自嘲弄。回头一望,只见主峰之上隐隐飘起一阵黑烟,微微一笑,暗道:“哥现在该登场喽!”轻手轻脚的朝树下一跃,悄无声息的到了地上。     走上山道,拔出短剑,发足狂奔,朝山下行去。     他运起自己的轻功身法,一路下去,很快便进入了钟狂等人的视线。     “虎穴三英”回身一望,纷纷面露惊色,宋赞更是大叫一声,差点吓得晕了过去。钟狂暗骂了一声“没出息”,叫道:“硬点子来了,大家当心!”众人一片骚动,纷纷拔出兵器在手,准备开战。     江夏追了上来,也不看钟狂等人一眼,直接指着鲍柯三兄弟就骂道:“你们三个奸贼,上山行窃不成,竟敢放火?还不乖乖出来束手就擒?”     鲍柯瞪大双眼,大叫道:“你可别冤枉好人,谁他妈放火了?”     江夏冷哼道:“你们没放火,那咱们的藏经阁怎么会突然烧了起来?”     钟狂等人一听,都不禁暗骂“虎穴三英”,只道他们偷窃不成,又被打了一顿,所以才恼羞成怒的放火烧了藏经阁。这下子,无论江湖传言是真是假,阳元山上他们看中的宝贝,多半是要化成灰烬了。     不少人当即心灰意冷,虽然愤懑,却也不便帮着江夏教训那三兄弟,只好收起兵器,站在那里看热闹。     何耀中沉吟一声,惊道:“姓江的,咱们兄弟三人都是响当当的好汉,干的都是光明磊落之事。你说的那火若是咱们放的,咱们可不会赖账。你听好了,咱们兄弟三人,他娘的,没有放火烧你们那劳什子藏经阁!”     众人听他赖账,还一口一个光明磊落,都是忍俊不禁,爆出一阵哄笑。     江夏微微抬头,扫视众人一眼,怒视何耀中道:“你以为你找来这一堆帮手,我就奈何你不得了么?”     钟狂等人本来就想置身事外,他们可不愿好处没捞到,就先和强敌结下梁子。江夏此话一出,当即有人下意识的退出几步,示意自己与此事无关。     “红脸夜叉”参加过孤叶城行动,对江夏本来是心存敬意,这次来一方面是对阳元派秘籍心存觊觎,另一方面也是受了朋友钟狂的邀约,可现在闻听藏经阁大火,她当即便觉得没了兴趣。     见到江夏要出手料理放火之人,她也是乐见其成,当即代表众人说道:“江少侠,咱们仰慕江少侠已久,闻听阳元派大乱,都是想上山去助少侠一臂之力的,跟这三个放火贼可没有半点瓜葛。”     钟狂一听这套说辞不错,也附和道:“不错不错!咱们刚刚和这三个家伙碰上,正拦住他们盘问呢,想不到少侠这么快就追上来了。”     一众人等虽然都是邪道上的成名人物,可是对江夏都是心存敬畏之心,现在领头人又率先掉了链子,众人也都纷纷叫道:“少侠请便!收拾了这三人吧!”     “虎穴三英”心中又是好笑又是好气,对这群乌合之众顿时生出鄙夷之念。     江夏也暗道:“看来我是高估这帮家伙了!真是没义气,没骨气!”     四人对峙起来,退出去老远的钟狂等人似乎也没有完全放心,当即有一人爬上了一棵大树,到树梢上朝着山顶一番眺望,回来报道:“钟爷,山上确实有座房子起了大火,现在是浓烟滚滚哩!”     众人一听这次的心愿是彻底落空,都是连声咒骂。     忽然听那宋赞惊叫一声,道:“我明白了!你这小子,明明是自己失手点燃了藏经阁,却把罪过怪在咱们兄弟头上!大伙儿评评理,这样栽赃嫁祸,不是欺负人吗?”     未等钟狂等人反应过来,江夏面色狡黠的冷冷一笑,道:“这哪里能算是栽赃嫁祸?若不是你们三个想潜入藏经阁盗取秘籍,我又怎么会使出‘火焰剑’?若不是我使出‘火焰剑’,又怎么能吓跑你们?只叹现在天干物燥,‘火焰剑’引燃了藏经阁,这不怪你们,还能怪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