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一一章 :不离不弃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一一章 :不离不弃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13     过度章节,写得不流畅,看起来多半也不会爽,大家速度过了这一章吧,残念……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   三人在阳元殿里感叹一番。金默然说起萧水曾经向他一语带过的交代,说是阳元派注定会有一场大劫难,且极有可能是灭顶之灾。     当时的金默然一直不以为然,直到多座山峰的弟子群起作乱,他才开始暗自佩服萧水的预见性,可那样的祸乱,却远不足以导致阳元派的灭亡。可是现在,真正的劫难终于露出了峥嵘……     唏嘘一番,金默然叹道:“事已至此,九师弟也莫要自责。这一切说到底,完全是出于天意,咱们一个个凡夫俗子,又能有什么办法?”     卫昆阳也道:“是啊,话说回来,这也算不得是什么灭顶之灾!咱们把情况如实告知所有弟子,让他们自己做个选择。愿意留下的,那是真正对阳元派有感情,选择下山的,咱们也只能由他们去……”     程泗阳一听,叫道:“这怎么可以?入了师门,哪能说走就走?嗯……可是,呆在山上就等于再也无法修炼真气,这谁都知道,又有谁会愿意留下来?嗨!二位师兄,我看阳元派时留不住几个人喽!”     江夏听三人议论,心里暗道:“表面上看,他们似乎都觉得这事并不严重。可我却看得出来,阳元派眼看就要树倒猢狲散,他们还真是一筹莫展!”     便道:“三位师兄,话说到这儿,我忽然想起一事……”话说到一般,却又就此打住,改口道:“咱们就按八师兄所说,出去将来龙去脉和弟子们讲清楚,接下来,对于那些选择留下的,我可就要给他们一点惊喜了。”     三人见到江夏脸上愁容顿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神秘兮兮的笑脸,都不禁面面相觑,不知道他要搞些什么名堂。     江夏卖了个关子,笑道:“掌门师兄刚刚可是把这件事的决议权交给了我,嘿嘿,三位师兄,就等着看好戏吧!我要给咱们阳元派选出一批最忠心耿耿的弟子来,要让以后再不会发生这次这种惨剧……”     金默然等人哭笑不得,可料想江夏也不可能做出些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来,又确实是对眼下的局势一筹莫展,随即众人心头一松,也就纷纷点头,允诺江夏去了。     四人出了阳元殿,火速回到平论台。满心焦急的弟子们一直在那里等候,没有人离开半步,都在等着四人宣布确切的结果。     见到四人表情各异的出来,弟子们都纷纷猜测,各种疑惑顿时笼罩众人心头。     金默然和卫昆阳、程泗阳三人默默落座,江夏站在台中,抱拳向周围弟子示意,清了清嗓子,当即拣了重要的内容,把阳元山天元消失殆尽的来龙去脉说给大家听了。     接着他果然依言行事,将卫昆阳刚才的话略作修改,当众宣布了出来。续道:“愿意留下的,咱们当然欢迎,从今往后,也会一如既往的传授大家本领。想要下山的,便请各位自行离去吧,从今往后,你们就再也不要自称是阳元派弟子啦!”     江夏一席话说得流畅,台下众人更是听得目瞪口呆。许多人都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――留下吧,肯定是永远成不了高级武者,离去吧,又似乎心有不甘。     给足了众弟子思索议论的时间,江夏沉默良久,蓦的抬手道:“好了!阳元派经过这次的变故,面临的局势是谁也没能料到的,为了不耽误大伙儿的前程,咱们做出这个决定也是实属无奈。现在想必大伙儿都已经考虑好了,是走是留,现在就定下吧!”     他要选择离去的人离开平论台,自己回去收拾行装,想要留下的,则继续在这里听他号令。     话音一落,台下七八百人当中,齐刷刷起身离去的,粗略估计,怕是不下七百人,留下来的,果然是少之又少。而这少部分的人里头,有不少人还是各峰头的边缘弟子,他们没有卷入这次的冲突,也早就对自己的习武前程失去了信心,能够留在阳元山上了此一生,自然也乐得清闲。     江夏目送着大部分人的离去,回头望了金默然等三人一眼,依旧是神秘兮兮的一笑。     待得那些人走远,这才对台下这不到一百人的队伍说道:“大家能够选择留下,江某不胜感激,这儿代掌门师兄谢过大伙儿啦!”     台下弟子们齐齐还礼,忽然都觉得江夏的语气轻松和蔼了不少,许多人渐渐露出了笑容。     江夏又道:“既然大家选择留下,想来是对门派有着不浅的感情,但感情归感情,江某还是希望大家谨慎考虑为好。”顿了一顿,似在思考什么,接着面容舒展,道:“这样吧!现在萧老掌门还没有入土为安,我便给大伙一个时间考虑,等咱们料理完他老人家的后事,若是有人想走的,咱们也不会强留。”     台下弟子们一听江夏如此宽容,都高声喝起彩来。按理说,作为一个武者,不论你水平高低,一旦入了一个门派,若不是犯了什么错误被逐出师门,一般来说,是绝不可能轻而易举的说走就走的。     那些偷偷逃离门派的,终生都将遭到武林同道的鄙夷,更会被他以前的同门所仇视。可是现在,阳元派大难临头,江夏却如此大度的宣布了这样一个方案,这让离去的弟子们心里尽都释然,也让留下来的人们更加忠心耿耿。     听说要料理萧水的后事,众弟子二话没说,都齐声称是,跟着便有一人站出来要江夏“有事尽管吩咐”。江夏对这人再熟悉不过,此人正是膳房总管陈悠然,萧水的师弟,如今的光杆司令。     江夏冲他微微一笑,转身请出金默然来,让他率领众人开始料理后事。     几天的功夫,阳元派由一个一千余人的大派,破败到了一支仅剩近百人老弱病残的队伍,再加上眼下又要正儿八经的料理萧水的后事,众人心里沉重的情绪,越发的加重起来。     唯独有一点好的便是,在大多数人满心失望的离去后,阳元山上变得清净了不少,百余名弟子一个个自己动手料理伙食,这些天倒也过得热闹。     按照阳元派的祖传规矩,在金默然的带领下,众人最终将萧水火化,将骨灰葬在了阳元主峰的一面悬崖之上。     料理完这一档子事,又有些弟子耐不住寂寞,终于选择了下山。     到了这一天,除了江夏、金默然、卫昆阳、程泗阳和陈悠然之外,整个阳元山上,居然只剩下了五十八人!     天下第一大派,沦落到了这般不堪境地。     众人现在议事,也再也不用去到平论台,便在阳元殿前的广场上,一切便可交代得清清楚楚。     这天清晨,江夏禀明了金默然,请他将所有人都叫到一起,说是有要事相告。     金默然知道当初他埋下的伏笔今日就要揭晓,心里也是好生期待,卫昆阳和程泗阳得到消息,也对江夏当初所说的“惊喜”满心憧憬,都巴不得他立刻说出点秘密来,挽救阳元派于大厦将倾之际。     众人聚集广场。     江夏面带笑容,开门见山的赞道:“感谢大家不离不弃,最终留在了阳元山上!”     众人听他衷心赞叹,各自都是倍感自豪,有意无意的都挺起了胸脯。     江夏见到众人精神不错,悦道:“为了报答诸位的不离不弃,江某今天便有一个秘密要告诉大家!不过嘛,嘿嘿,我首先要问清楚一个问题。”     众人一听自己的坚守,居然能换来什么秘密报答,好奇心登时被提了起来,一个个屏息凝神,生怕漏过了江夏的半句话半个字。     江夏保持着他的神秘笑容,笑道:“敢问大家,现在还一心想着靠着练武成名,成为一代武林豪杰的,还有多少?请大家举手示意。”     放眼望去,等了半晌,竟然只有可怜的三五个人举手。     江夏摇了摇头,又道:“这可不行啊。我的意思是,如果眼下就给大家一个机会,保证大伙儿都能成为武学好手,有多少人愿意下力气去努力的?”     这话中带着颇具诱惑性的噱头,众弟子表情古怪,犹豫再三,终于是绝大多数人都举起了手。     江夏看到这里,这才拍手叫道:“很好!天下大事,心中梦想,只要大伙儿有这股信念,便没什么不可能的!阳元山上的天元确实已经枯竭,可这并不意味着咱们没法练武!”     侧头看了看金默然等人,见到他们一个个的眼中,也都猛然迸出了惊喜的光芒。这才笑道:“山是死的,可咱们人长了双腿,是可以走动的啊!阳元山没了天元,咱们大可以换个地方,另起炉灶!”     未等众人回味过来,他趁热打铁,当即宣布道:“我知道有个地方,那里的天元浓度,怕是咱们阳元山以往的几千几万倍吧!到了那里,还愁大伙修炼不足真气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