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一〇章 :灭顶之灾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一〇章 :灭顶之灾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12     江夏的话让众人都将信将疑,甚至连金默然等人也是大吃一惊。     程泗阳性子最急,当下便潜心闭眼,暗暗的运转起炼化真气的心法来,不一会儿,睁开眼来,满脸惊恐的看了金默然和卫昆阳一眼,摇头说道:“邪了门儿了,我真的一点万物之精也捉不到啦!”     经他这么一说,金默然和卫昆阳已是深信不疑,可台下众多弟子之中,那一少部分辛辛苦苦才练到“强体”三级,刚刚才体验到真气攻击的味道的弟子们,却说什么也不甘心。     他们不约而同的盘腿而坐,努力的想要通过自己的验证,推翻刚才江夏和程泗阳的凿凿之言。     江夏任由这些弟子尝试,自己转过身来,对金默然等三人抱了抱拳,慨然说道:“三位师兄,江夏在这儿请罪了!”     三人都是莫名其妙。金默然道:“九师弟你平息了这场纷争,着实是大功一件,又何罪之有呢?”他心里虽然暗自埋怨江夏杀人过多,此时却不好当面说出来。     卫昆阳和程泗阳也是齐声相问,他们看江夏不像是在说笑,眼下倒真似是犯下了滔天大罪一般。     江夏摇了摇头,道:“各位师兄,江某不才,虽然是勉强镇住了局面,可要说真正平息纷争,却还是远远不够的。现在阳元山天元枯竭,更是江某一手造成!”     这时候台下已经有不少的弟子尝试完毕,切身感受到了周遭天地间的空空如也,猛然又听到江夏如此发言,登时是惊怒交加。     不少弟子开始低声发起了牢骚,更有不少胆大之辈,干脆就张口大骂起来,所骂的无非就是江夏毁了他们这一生的前途云云。     金默然听着弟子们聒噪,眉头一皱,对江夏使了个眼色,接着发言道:“众弟子切莫骚动!一切待老夫和三位尊者商议后,自当给大家一个交代!现在,大伙儿先散了吧!” 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可那些并不甘心的弟子们又哪里肯散去?他们巴不得台上之人马上给他们一个说法。     “天哪,没有了天元,就不会再有万物之精,那咱们谁还能修炼出真气来?”     “我看啊,阳元派天下第一大派的好日子,算是要到头喽!”     刚才江夏用一套说辞劝退了一帮意志不坚之辈,如今留在平论台的,那可都是自小一心向武之人,纷纷议论声中,猛然听说自己心目中的武学圣地可能就此衰败,又有谁不心痛?     金默然带着江夏等人下了平论台,径自去到了阳元殿。     这里依旧停放着萧水的尸身,门口还是由蒙昭阳等人把守着。     见到掌门领着三位尊者神色凝重的走来,蒙昭阳匆忙令人开了殿门,半句话也不敢问,放四人进了大殿。     四人依次给萧水的灵位上了香。金默然率先开口问道:“九师弟,你刚才在众人面前说这种话,到底出于何意?”     他虽然确信阳元山的天元已然枯竭,但却绝不相信这是靠一个人的失误便能导致的。要知道天元那可是天地灵气所生,蕴含了万物的根源,在某个地方含量是多是少,浓度是高是低,那可都是由上天决定的。虽说凡夫俗子也可以引为己用,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撼动这天地间的恒定原则。     金默然问这话,那就是在猜测江夏刚才如此发言,多半是有什么他无法参透的深意了。     在三人灼灼的目光下,江夏很自然的摇了摇头,道:“江夏所言,每一句话都是真的。三位师兄,事已至此,江夏也不得不说了――萧老掌门留给我的那个秘密,我算是懵懵懂懂的参透了,之前平乱之际,之所以能如此随心所欲,便是拜之所赐。     “当时我用的剑法,灵感确也是来自于邪火派的那‘火焰剑’,要说级别,也应当归到‘聚合’境界中去。”     金默然等三人听他这样说,都不免对萧水留下的那个秘密生出几分遐想。可三人也都是明事理之人,知道萧水既然没把这重要的秘密传给之际,多半也有他自己的考虑。又听江夏将话题引到那什么“火焰剑”上去,又不免更添了一份疑惑?     这和阳元山天元枯竭,到底有什么关系?     江夏续道:“三位师兄想必也知道,这‘聚合’境界的武艺施展起来,创造出各样的物质,必然要消耗一定的天元。”     这一点三人自然知晓,当初在孤叶城外的战场上,卫昆阳和程泗阳甚至早就见识过“聚合”境界武艺的威力,听江夏说到这些武艺的根本所在,都更是集中了精力。     江夏接着便说了真假“聚合”的区别,又说了天元结晶中的异类“通灵之晶”到底有何玄妙。跟着又讲了自己修炼《阴阳和合经》的秘密,再讲到那日在金子村,熄灭邪火的细节,更说起了孤叶城战场上,对阵乌鲁索耶时的侥幸所在……     讲到最后,才说起前些天对阵孔连阳时的收获,至于自己到底是如何练成了那“灵感源自‘火焰剑’”的“聚合”技艺,却是一言带过。     原因,一来是自己根本也难以说清妄念之力的作用,二来则是想起了萧水当初所说之言――当初萧水闭关之时曾说过,阳元派的掌门之秘关系到天下苍生的安危和命运,一旦泄露,后果不堪设想――江夏虽然足够信任三人,可以把自己修炼《阴阳和合经》这样的秘密和盘托出,却无论如何也不敢轻易的道出萧水处心积虑留给他的绝世之秘。     讲完了自己达到“聚合”境界的经历,又说清了创造物质与天元消耗之间的联系,江夏接着便道:“我对阵穆天德等三人之时,身上携带有几片的‘通灵之晶’,用起我那冒牌的‘火焰剑’来,自然是得心应手。”     接着话锋一转,语气像是在回味什么不堪的往事,皱眉道:“可后来见到那么些胆大妄为的弟子不识好歹,我忽然狂性大发,挥剑屠戮之际,也渐渐忘记了这档子事……” 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卫昆阳和程泗阳二人,猛然回忆起在萧水木屋之外的那场杀戮。虽然是正义对抗邪恶,但一想起当时那恐怖的酷热,那骇人的大火,以及漫天空气中弥漫的尸体烧焦之味,二人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后怕。     只听江夏娓娓续道:“当时我心之所至,已然进入了忘我的状态,剑法要消耗的天元,便慢慢感知不到了,再没有刻意的去注意它。等到我一口气发狂完毕之后,我才注意到自己怀中的那几片‘通灵之晶’,早就消损得丁点不剩啦!”     话说到这里,程泗阳第一个反应过来,拍腿叹道:“啊!我明白了!你肯定是杀起人来太过专注,浑然忘记了天元消耗这档子事,所以当你那些晶体用完之后,无意间续用了这天地间自然存在的天元,你也没察觉到!结果用完之后才发现,这……这天元竟然也给你用完了!”     金默然和卫昆阳相视一望,心里都是先惊后惑。     惊的是江夏年纪轻轻,不仅已经在技艺上远超自己,而且竟然都已经达到了如此自如的境界,兴之所致,居然可以这样的洒脱奔放;惑的是那天地间自然存在的天元,与天元结晶挥发出来的相比,不仅更难借用,而且在浓度上,说什么也是要低上不少,不知江夏又是使了什么手段,方能导致现在的这种局面?     江夏点头肯定了程泗阳的推断,看了金、卫二人一眼,也猜到了他们的心思,这才叹道:“六师兄所言不错!我当时也是稀里糊涂,或许是修炼过《阴阳和合经》的原因,这种消耗上的转变,我是半点也没察觉到!等我大战完毕,想要炼化点天元来补充真气时,才发现大事不妙。当时猛然回味,这才想起战斗之中,天元浓度曾经有过一次快速的转变……”     一边说,他一边在脑海中回味当时那微妙的感觉,心里暗自叹息:“如果当时谨慎一些,发现不对劲立马停下来,不仅可以少杀那么多条人命,现在阳元山还依然会是一处武学圣地!可是现在呢?哈哈……我这番铁腕平乱,到底是对是错?”     出于同样的保密原因,他没有解释金默然他们心中的那个疑惑,这一点上,他自己心中,倒是有个大概的猜测。     想来一切多半也是妄念之力的功劳,自己一心想要靠冒牌“火焰剑”杀光那些忤逆弟子,而在天元结晶消耗完毕的时候,这份狂妄之心,自然又催生出了妄念之力,冥冥之中,帮他完成了这份心愿,却毁掉了阳元山的天赐之优。     金默然等人仔仔细细的听完江夏的讲述,都暗叹世事无常、造化弄人。不过事已至此,他们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。     金默然静静的注视着萧水的棺木,暗自沉吟片刻,忽然自语道:“原来师兄所说的阳元派大劫难,并不是弟子作乱,而是这个……”
推荐阅读: 《魔经鬼谭》 《子虚》 《神变》 《战魂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