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〇九章 :天元枯竭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〇九章 :天元枯竭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10     阳元派一番大乱下来,原先的纯阳八尊,仅仅只剩下了三人,诸多山峰的精锐弟子,也是死伤累累,更有不少的建筑遭到大火侵蚀,许多珍贵的武功秘籍,随之付诸一炬。     一个适时而生的简单谣言,竟然造成了如此大的混乱和损失,死去的孔连阳若是知道了,恐怕也会为自己生前设置的毒计而倍感自豪。     江夏本想仔细清算望日峰上孔连阳的同党奸细,可一番追查后才被告知,有好几人趁着混乱,不知是被人杀死,还是已经逃之夭夭了。他料定那些奸细不敢留在山上,这才恨恨不平的作罢。     琼楼峰、渺云峰和苍石峰的弟子们失去了师父,偏偏他们很多人也被引导着发起了骚乱,虽然大多数人并没有真正的杀人放火,但一想到江夏当时屠杀的场景,众人都是心怀惴惴。     而劲松锋的弟子们更是可怜,在手刃了杀师仇人陆胥渊之后,他们竟然没能在白虎峰的尸体堆中找到阮渭阳的尸体……     这天傍晚,当祸乱彻底平息,山上的死尸和建筑残骸也被清理得差不多的时候,掌门金默然终于走出了阳元殿,再次召集弟子们在平论台上聚集。     琼楼峰等三峰的弟子们思前想后,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赶去参加了。     现场依旧人声鼎沸,但相较以前却是声势大减,众人放眼望去,也不免一阵唏嘘。     江夏、卫昆阳和程泗阳三人坐在了金默然身后,整个阳元派的首脑,眼下便只剩下他们四人。     金默然得知江夏在萧水故居外大开杀戒,微微震惊之余,也料到他多半已经参透了萧水交代的那个秘密,心头释然,想到门派总得有人出来定局,这才放着萧水那依旧未能入土的尸身不管,召集了这次平论台集会。     他微微的抬起了手,现场平静下来。     “诸位,阳元派逢此大难,如今已是元气大伤,金某如今只有一句话,那便是望大家摒弃前嫌,尽快的让阳元山恢复平常!”金默然声音有些沙哑,这些天来他劳心劳力,本就苍老的身子眼下看起来更加脆弱。     众弟子一片交头接耳,一眼望去,依旧是隐隐的呈现两方势力。骚乱中维护正义的几座山峰,弟子们都还在记恨着对方的罪恶,最终骂骂咧咧,个个是愤愤不平;而被人引导着犯下大错的那些弟子,则担心遭到报复,不得不继续互帮互助,心怀戒备。     金默然见到这副态势,也只能愕然长叹,心中凄婉道:“阳元派这场乱局,只怕是再无止境了!”一想到这些弟子们可能还会继续对抗,而要想彻底平息,难免又得再使铁腕,杀来杀去,实力受损的依旧是阳元派自身,想到这里,两行浊泪静静淌下,再难言语半句。     卫昆阳在一旁看在眼里,也是摇头叹息,无可奈何。     程泗阳见到弟子们如此不懂事,暴喝而起,骂道:“你们这帮臭小子,谁要是敢再生事端,当心爷爷我放老虎咬你们!”顿了顿,似乎觉得这种恐吓力度不够,干脆一把将江夏从座位上拉起,道:“你们江师叔还在这里,谁敢放肆?”     江夏见程泗阳情急之下,竟拿自己作为恐吓工具,震慑那些互相心怀敌意的弟子们,而偏偏这种方法似乎还颇为奏效,见到自己站起身来,满场的敌意与议论顿时烟消云散,看上去竟是一派和谐!     江夏不禁苦笑,摇头道:“六师兄,大棒政策现在是不管用的。”     程泗阳也不管什么叫做大棒政策,只分辨:“我只要你吓住这帮混蛋,让他们不敢作祟,等时间长了,什么深仇大恨也给忘啦!”     话音刚落,只听金默然叹道:“这番大乱过后,大家已经没了同门之谊,一味的恫吓,只怕也不是办法。哎……”     江夏听他似乎话中有话,又见他神色有异,心里迅速琢磨,忽然心头大亮,暗道:“看来他是想去一留一了!话说回来,这也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!他不好直接说出来,只怕也是碍于自己的掌门之位,觉得下令要一些弟子离开,颇为不妥……”     揣摩了金默然的心思,自己也觉得颇为合理,江夏暗下决心,心道:“好吧!那我就再来扮一回黑脸好了!”抱拳对金默然道:“掌门师兄,要解决这个问题,江夏倒是有个法子,不过还得请掌门师兄将处置权全权交给江夏!”     程泗阳不明就里,直叫道:“有法子就快说,都到这时候了,还讲什么权不权的?”     金默然苦笑一声,随即释然道:“好吧!九师弟既然有此意,老夫就把这重担交给你啦!”     台下琼楼峰等峰头的弟子们一听,都是倒吸一口凉气,他们亲眼见了江夏的杀戮,都怕他又心狠手辣的铁腕下来。其余峰头的弟子则暗自欣喜,巴不得江夏一声令下,命那些罪恶之徒通通自裁才好。     却见江夏走到台前,四周抱拳行礼,这才开口说道:“这次的祸事,从根本上说,是因邪火派奸细的谣言而起……”当即把孔连阳的所作所为,以及他对骚乱开始时白虎峰一些弟子的异常举动都分析说了,听得全场一片哗然。     止住了大伙儿的议论,江夏又道:“虽然是受人蛊惑,但咱们全派上下,竟然没有一个人意识到其中异常,反倒是开始了大混战,弄成现在这副局面,我倒是认为,在场的诸位,通通都负有责任!”     这话一出,便是连金默然和卫昆阳等人都忍不住暗暗自省,只有程泗阳一脸的不以为然,倒觉得江夏这话并不包含自己在内。     台下弟子们一番思索,也勉强接受了江夏这个说法,但心中隐隐还是把责任的大头推到了自己的师尊身上。     江夏续道:“现在,这次骚乱的罪魁祸首,以及那些作恶多端之辈,都已经伏法丧命,如今在平论台的诸位,都算得上是无罪之人――即便你们跟着闹过打过,那也都已经过去了,没人会再追究!”     众人一听,心里滋味各异,有人失望,有人解脱,有人将信将疑……     只见台上江夏脸色一沉,长叹一声,却道:“可饶是如此,阳元派要想回到以往的宁静祥和,却是不可能了!大家心里有了间隙裂痕,即使是一时忍住了怒火,以后的日子还长,谁也说不准会不会再次因此发生不幸!”     这句话说得在情在理,场下弟子们频频点头,都觉得这是个极难解决的问题。     “所以我斗胆提个建议。”江夏神色凝重,望了金默然一眼,这才一字一句的说道,“既然阳元派已经元气大伤,那即便咱们再怎么挽回,一时之间也是难以弥补了。更何况,咱们不能为此再次埋下隐患。所以,今日在平论台上的各位,若是担心自己难以平息心头怨恨的,不妨当机立断,选择退出阳元派,就此下山!”     此言一出,便是一石激起千层浪。     有人大呼小叫,说这是自损元气;有人惊呼不公,说自己是清白的;有人更是破口大骂,说自己上山入派的年月,不知是江夏的十几二十倍,眼下却不得不听他在台上指手画脚……     江夏静静的等待众人平息了议论,这才说道:“大家上阳元山来,无非是为了拜师学艺,成就一番事业。我想没有人愿意在这里白白的丢了性命吧?”     一句话中是绵里藏针,隐隐有几分威胁之意。这便是要那些真正无法平息心中怒火的人,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威胁。     果然,一句话出来,顿时便有一些人垂头丧气,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,黯然的站了出来,退到了人群之外。     江夏一看,道:“好,这几位兄弟颇识大体,在下佩服佩服!”一见这些人站了出来,江夏立刻便不再用门派内的称呼指代他们,当下斩断了他们的反悔之念。     不多时,又有一批弟子站了出来,这些人中,既有这次骚乱的参与者,也有*的反抗者,江夏看在眼里,心里也是颇为不忍。     便道:“其实诸位下山而去,倒并不用对江某怀恨在心。今日劝诸位下山,实在是因为阳元山上,再也不会是习武圣地!大家一心想要在这里练就一身好本领,是再也不可能的了!”     众人只道他的意思是,若是不劝退心怀怨念之人,以后山上祸事时起,没有人能够专心习武。可没曾想,下一瞬,江夏却道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!     “阳元山之所以成为习武圣地,当初祖师苍羽道人,之所以选择这里开宗立派,便是看中了这儿天元丰盛,是个储元炼气的宝地!”江夏脸上闪过一丝愧疚之色,续道,“然而经过今日的一番杀戮,江某已经再也捕捉不到哪怕一丁点的天元了!”     要想成为优秀武者,至少要修炼到“强体”三级,体内积攒了真气,那才迈入了高级武者的行列。可如今,阳元山上,这修炼真气必备的天元竟然消失了!如果江夏所言属实,那对整个阳元派来说,无疑是比人员锐减要大得多的打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