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〇八章 :铁腕平乱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〇八章 :铁腕平乱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09     危急关头,江夏这一番举动着实出乎穆、杜二人的意料。     之前杜升平推穆天德到了江夏左边,心里惟愿江夏只能是左手出水,右边短剑发火,而偏偏当时江夏的言语,也似乎印证了他的这种猜测。     又斗了一番之后,杜升平和穆天德二人几乎都将这个思维牢牢的记在了脑海之中,猛然见到江夏短剑上竟然也是一股水龙出击,顿时有一种被人戏耍的感觉。     惊讶之间,左右两股水流激射而至。“哗啦”两声,只听穆天德的长剑上呲呲作响,一股股的白烟腾天而上,又见杜升平胸口被水龙击中,巨力推搡之下,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几步。     “定!”江夏叱喝一声,手中短剑直指杜升平,剑身上水流不断,一条水线从剑尖出发,直至杜升平身上,将他整个身子缠绕起来,江夏断喝一声之后,只见缠绕杜升平周身的水罩,瞬间便化成了坚冰。     被坚冰急冻住的杜升平,顿时定在原地,宛如冰雕一般。     穆天德这边刚刚将剑身上讨人厌的白烟驱除,余光一瞥,却见眼前寒光闪现,知道是江夏提剑攻来,顿时冒出一身冷汗,仓皇之间举剑格挡。     只听“镗”的一声脆响,穆天德只觉得手上一震,定睛一看,原来自己那刚刚逃脱火海的宝剑,竟然被江夏这一击弄了个横腰断!     “很好!”江夏一击得手,口中念念有词,“在姓孔的身上没能实现的战术,今天算是做成了一盘!”原来他刚才正是用水流瞬间熄灭穆天德长剑上的火焰,然后再以巨力击打,骤冷之下的长剑果然脆生生的被他击断!     穆天德眼见杜升平被冰冻住,自己现在已经是孤军作战,当下心虚,连忙回头对身后的弟子们叫道:“你们这帮蠢货,还愣着干什么?咱们一起杀了人放了火,人家在找咱们算账呢!老子死了,你们就能活命么?”     一席话说得那些心虚的弟子一阵窃窃私语,不少人心里一震,都暗想道:“咱们大伙儿一齐上去,就算那小子功夫再高,也不可能一下子把咱们都杀光吧?要是一举将他灭了,以后就不用再担惊受怕,要不然,追究起这一番乱事来,咱们又有谁是清白的?”     许多人眼见江夏狂放不羁,都觉得他笑里藏刀,实在是难以揣摩,刚才对苍石峰的弟子们那假惺惺的仁慈,更是让人顿生惧意。他们生怕江夏料理完穆天德等罪魁祸首之后,再来一个个的找自己算账,果真如此,那现在还不如拼死一搏,以求侥幸活命。     穆天德又连声呼喊了几句,顿时便有不少的弟子壮起胆子站了出来。这些人既有琼楼峰的,也有不少是来自渺云峰和苍石峰。不过饶是如此,这些站出来的弟子人数,也仅仅只占总数的一小半罢了。     穆天德见到来人并不算多,当下气得破口大骂。     江夏哈哈大笑,道:“很好!现在出来的,都是罪大恶极、做贼心虚之辈,你们一起出来认罪,那我可不能和你们客气!”     说话间,不少渺云峰的弟子走到了杜升平的旁边,尝试着要把他身上厚厚的冰层剥落;另有十来名苍石峰的弟子,想要从卫昆阳和程泗阳手中,救出奄奄一息的陆胥渊,而得知陆胥渊是自己杀师仇人的劲松锋弟子,立刻上前与他们对峙起来。     江夏看着渺云峰弟子们在那儿敲敲打打,心里暗暗估算了一番时间,这才微微举起手中的短剑,聚集心神,“火焰剑”瞬间再现,口中道:“诸位师侄,你们不要再白费力气啦,让我来帮杜先生脱身吧!”     那些弟子哪里肯信他会如此好心,顿时掉转身来,合力御敌。     只见一阵火光闪过,炽热难耐的高温陡然逼来,第一次近距离遭遇“火焰剑”的渺云峰弟子们顿时难以抵挡,不住的往后退却。     “兄弟们,齐射!”忽然有一人高声呼喊,众人轰然响应。     江夏一怔,只听一阵锐利的破风声传来,心知是众人发射了暗器,当下冷冷一笑,道:“自作孽,不可活!你们都歇着吧!”     当下调集多股外绕真气,准确锁定袭来的十来枚暗器,瞬间逆势而行,将这些暗器原路逼回!     那些渺云峰的弟子哪里料得到如此诡异局面,等到他们觉得不对劲的时候,自己发出的暗器已经返回逼到了面前,眨眼之间,十几名渺云峰弟子身中自己的暗器,且都是要害中招,登时齐齐毙命!     穆天德身后,刚刚出列的各峰弟子一片哗然,这才知道江夏的杀戒这才刚刚开始!     江夏抄着燃烧着火焰的真金刺,在杜升平的身边一番挥舞,那坚固的冰层急速的融化,将杜升平那被冻得发紫的皮肤洗刷得白白净净。     冰层很快化尽,就在众人都不知道江夏为何又要解救杜升平之时,却见杜升平一脸僵硬,竟直挺挺的往后倒去,扑通一声躺倒在地,竟是纹丝不动!     “这鸟人居然给冻死了,哈哈!”一旁的程泗阳拍手叫好。     却听江夏道:“他不是冻死的,是窒息而死。”他估摸着时间,算定杜升平几乎没有了活命的可能,这才以烈火高温化掉其身上的冰层,好让众人见到他死亡的惨状,知难而退。     卫昆阳知道他的心思,忽道:“九师弟,你就不要心怀慈悲了,这些人早就成了亡命之徒,见惯了杀人放火,又怎么会怕死呢?现在他们想的,是一齐上来,看看能不能侥幸杀了了你……”     穆天德身后众人听见卫昆阳说破了他们的心思,当即大声聒噪起来,破口大骂。     江夏见到这些人果然不知好歹,摇头冷笑道:“那也好,你们一齐上吧,看看你们的运气如何?”     穆天德见到他脸上杀气腾腾,心里其实是害怕得紧,可眼下身后弟子们早已狂暴化,自己若是临阵退缩,就算最后活命,也根本再无法立威,当下心头一横,从身旁一名弟子手中夺下一柄剑来,高呼道:“大家上吧,拼个你死我活!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眼前又是火光一闪,穆天德只觉得自己咽喉处一阵灼热,鼻中隐约嗅到了一股皮肉烧焦之气,接着便感到胸中如着火一般的灼热难当,整个人立刻变得难以呼吸!     渐渐暗淡的目光低头一瞥,只见江夏的真金刺正堪堪的刺入自己的咽喉,此时正在往外拔出。烈火在咽喉气道之中传导,顿时将炽热贯彻他的胸腔肺叶,一瞬间便让他一命呜呼!     “给他们两人带个信,掌门师兄没有吞没什么秘籍,我所用的,也不是他私下传授!你们为之枉然送命的,只不过是一个谣言罢了!”拔剑而出,江夏望着穆天德生气渐消的双眼,淡淡的说道。     最后时刻,穆天德脸上满是恐惧之色,终于明白原来自己根本敌不过江夏哪怕半招。听到江夏如此陈述,已经由不得自己不信,心下顿觉凄凉可笑。嘴角浮出一丝悔恨的笑容,穆天德带着他满手的鲜血罪恶,终于一命呜呼!     江夏一招出来,将穆天德杀了个措手不及,这一下倒是真正的将那些亡命之徒吓住了。     不过现在这种时候,江夏的愤怒早就难以平息,这些人要想再反悔退出,已经是不可能了。     “认罪伏法吧!”真金刺带着烈火如风卷残云一般的狂舞,每一剑出去都要结束一条罪恶的生命,连续不断的几十剑之后,现场早已尸横满地,那些飞溅出的鲜血,却早已被高温烤干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恶臭。     “平乱当用重典!”当真金刺穿透了最后一名敌人胸膛的时候,江夏冷冷的道出了自己的想法。     那名弟子应声倒地,江夏收剑回来,烈火随之收敛。     山顶的大风一吹,现场凉意遍袭,甚至让不少人觉得浑身战栗。     这一场杀戮,触目惊心的程度,绝不亚于之前几天的混乱!     江夏屠杀完毕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举起手中的短剑,呆呆的望着出神。     “这……我杀人的时候,为何会一点感觉都没有?反倒……反倒有一丝难以言喻的快感?”猛然之间,心里忽然窜出这么一句自问来,江夏皱眉思索,浑然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。     接着想道:“刚才我只觉得自己狂性大发,到最后竟有些不受控制,这……莫非是狂妄之心在作祟不成?”他知道自己之前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感受,而偏偏在迷迷糊糊的运用妄念之力时,生出了这种可怕的感觉,想来不禁暗暗后怕。     “好了,阳元派大乱,到今天就算是结束了!”正在思索,身后程泗阳忽然高声欢呼,又道,“劲松锋的师侄们,快来料理这个奸贼吧!”     劲松锋的弟子们这才回过神来,齐齐的暴喝一声,冲上前去,将陆胥渊捉到人群当中,一名义愤填膺的弟子高呼一声,一刀下去结果了他的性命。众人欢呼雀跃,都为自己报了杀师之仇而欣喜。     萧水故居之外,这一番杀戮这才走到了终结。
推荐阅读: 《楚天孤心》 《战魂啸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涅槃之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