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〇七章 :玩转水火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〇七章 :玩转水火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08     原来,在最先听到众人到了木屋外的时候,江夏便隐约从他们的对话中,听到了阮渭阳遇害的消息。     当时正是陆胥渊开口说,阮渭阳在白虎峰上,被毒蛇咬死。江夏虽然对自己的这几位师兄并不了解,但各人基本的性格却还是清楚地。陆胥渊这人一贯爱惹是生非,更是爱慕虚荣。如果是他在混战中杀死了阮渭阳,那么他定然会找个机会说出来,却不会直接承认。这符合他的性格。     听到江夏的指证,陆胥渊只是怔了一怔,接着便仰天大笑,心想自己横竖不是敌人的对手,现在又被人家揭了老底,待会儿真落到劲松峰弟子们手里,死状不知会如何凄惨。这一声长笑中,隐隐透出了几分悔意。     卫昆阳和程泗阳听说是陆胥渊杀害了自己的师兄,当即抢上身去,代江夏出手,将其制服在地,动弹不得。     程泗阳在陆胥渊的头上连敲了七八下,边敲边骂道:“你奶奶个腿儿的,杀了我那么多宝贝异兽,爷爷还可以原谅你,可你竟然下手杀害阮师兄,奶奶的,劲松峰的师侄们结果了你,爷爷怕还得给你来个掘墓鞭尸方能解气……”     陆胥渊面如死灰,脸上那条深深的血痕不断的渗出鲜血来,看起来就跟个死人一般。     江夏与敌人的战斗继续。     火焰剑的威力不同凡响,穆天德与杜升平合力,显然也不是他的对手。江夏本可以短时间内结束战斗,却暗自心道:“此二人一心想要得到那并不存在的武功秘籍,因此犯下了不少的罪行,我要是干净利落的结果他们,倒是让他们捡了个便宜。哼,不如先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的本事,再让他们自惭形秽吧……”     打定了主意,当即右手持剑“刷”的挥出,穆天德沉稳出手,持剑防备自己面门。与此同时江夏左掌也飘忽一掌出去,攻的是杜升平的左胸。     双路同时出击,右边燃烧着烈火的短剑“锵”的一声与穆天德的长剑相交,便在穆天德的眼皮底下,真金刺上那诡异无比的火焰,不知为何,竟然瞬间传到了自己的剑上!     只见江夏神秘一笑,穆天德收回剑来,不住的挥舞,想要将大火熄灭,可任凭他怎么挥,大火依旧肆意燃烧,看上去倒像是他也学会了那火焰剑法一般。     在左路,正当右边穆天德长剑着火的瞬间,江夏击出去的一掌,面临的是杜升平短匕的防守。江夏自然不会傻到以肉掌与兵刃硬碰,杜升平在电光石火只见,倒巴不得对手逞英雄,一掌过来被自己锋利的短匕刺穿。     便在掌匕将要相接之时,只见江夏手臂微抖,“哗啦”一声,一股水流猛然从他左掌上喷涌而出。水龙在他强劲真气的催动下,迅猛出击,杜升平根本来不及反应,手中的短匕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逼得脱手而出。与此同时,他浑身上下也已被大水浇透,看上去狼狈不堪。     程泗阳见到江夏如此怪招出击,忍不住喝彩道:“好哇,九师弟!你外绕真气还没教过我,现在又从哪里学会了水火共存的方法?料理了这两个门户败类,你可得好好的给我说叨说叨!”     江夏应道:“老管家,少爷答应你,哈哈……”     恶战期间,他竟然以当初乔装出行之时的称呼来开玩笑,程泗阳和卫昆阳二人听了都是哈哈大笑,穆天德与杜升平脸上却是说不出的难看。     此时穆天德正想方设法的想让自己的长剑熄火,却又要防备江夏的下一步进攻。杜升平则想捡回自己的兵器,同样要提放对手的突袭。二人心神各异,却同样失去了进攻的念头。     穆天德多番尝试未果,也留意到江夏似乎有意要看他的笑话,并没有立刻抢攻,心里有气,忍不住哇哇大叫。杜升平此时可顾不得许多面子问题,见到江夏迟疑,自己便冒险矮身一个翻滚,迅速取回了自己的兵器,同时绕到了江夏的右路、穆天德的左边,抬手轻轻一推,将穆天德推到了江夏的左路。     穆天德正待询问,却见杜升平冲他使了个眼色,心想自己这位师弟向来颇有心计,他这么做多半是想到了什么破敌之策,心里一动,紧张情绪缓和不少。     江夏将二人举动看在眼里,瞬间想到了杜升平的心思,笑道:“杜先生,你可真是聪明。你知道我只能左手发水,右手发火,便将你二人互换位置,想用我的水熄灭他剑上的火,再用我的火烘干你身上的衣服么?”     杜升平心存侥幸之下,做出的也只是猜测和尝试,没想到却被对方一语点破,当即说不出话来,重重的哼了一声。     只听江夏笑道:“要我说,杜先生还真是个好人。你明知道我的火要更厉害些,却敢自告奋勇的前来挑战,而把同伴推到相对安全的位置……这种胸襟,小弟佩服佩服!”     杜升平再也忍受不住,怒道:“少在这里阴阳怪气的说些废话,要打便打,别磨磨蹭蹭的!”     江夏哈哈大笑,提剑上攻,道:“是是是!阁下身上湿透了,若不快些烘干,小风一吹,怕是要着凉!”     此时他短剑上的火焰已经收住,攻出去的只是寻常的兵器而已。杜升平见到没火攻来,还道是江夏故意收手,不给自己烘烤衣服,心里忍不住冷笑道:“这小子气度何其狭窄?我来到右路,难道真是为了烘烤衣服的不成?”     原来他的心思和江夏所说是相差无几,只不过他只是想让穆天德去到左路,借助江夏的水攻熄灭剑上的大火,以便二人能够齐心协力的专心御敌。他想多一个人自然多一份力量,也要多一份活下去的希望,倒没有把自己浑身的湿衣放在心上。     思索间江夏的短剑已经攻来,同时穆天德见到同伴受敌,也再顾不得长剑上的火焰,提剑上来助阵。     江夏故作惊奇的说道:“哇!没想到穆先生也会邪火派的火焰剑法,看来阁下也是潜伏奸细喽?咱们俩原来是同门,惭愧惭愧!”     说话间真金刺已经和杜升平的兵刃交错,一连攻防了七八招。     穆天德怪叫一声,听到江夏污蔑自己,只想张口骂人。见到江夏和杜升平斗得厉害,干脆提着剑一剑刺向他的要害而去!     江夏刚才这么说,只是怪穆天德信口雌黄的冤枉自己。自己短剑上虽然有火,却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习练过那邪火派的剑谱。刚才调集阴阳双元,借助自己短剑和穆天德兵器相碰的时机,在他的长剑周围也生出了火焰来,为的就是说这句话而已。     穆天德长剑上的火焰,虽然温度不及江夏这边,可他的“冰晶护体功”修炼也是远远不如江夏,所以火焰只要还在燃烧,他便不得不全力催动护体神功,保护自己不被灼伤。这番怒气之下抢攻出去,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。     江夏和杜升平假意激战,斗了二十几个回合,眼见穆天德长剑刺到,双腿轻轻在地上一蹬,使出自己拿手的身法,诡异的在半空中兜了一个弧线,躲过这一剑刺来的同时,矮身下来真金刺挥出,将穆天德的兵器顺势一拨,直直的指向了追击而来的杜升平。     穆天德只觉得自己长剑偏斜,又感到自己背上忽然袭来一股巨力,身体顿时难受自己控制,举着长剑狼狈的朝着杜升平扑去!     杜升平眼见江夏距离穆天德还有一段距离,却能让他如此的诡异,只道是他使用了邪术,心头一凛,士气更是受挫。     江夏一边催动自己的外绕真气,逼着穆天德前进,一边笑道:“杜先生,看在你如此大义的份上,我请这位老兄先帮你暖暖身子!”     穆天德大叫道:“师弟快快躲开,我被他妖术控制啦!”     杜升平冷冷一哼,举起短匕,将穆天德的长剑挡下,接着左手搭在他的肩上,全力出手抗衡,这才堪堪的将他稳住停下。     江夏在一边喝彩道:“杜先生危急关头,没有自顾逃命,反倒救了同伴的性命,实在是难得。”     二人心中早就满是怒火,当即一左一右站定,依旧是穆天德在江夏左边,杜升平居于右侧。二人刚才低语了两句,商定要同时出击,让江夏找不到空隙下手,不给他喘息的机会。     虽然下定了这个决心,但能不能奏效,二人心中依然没底。     穆天德剑上的火焰还未熄灭,眼见着长剑隐隐有被大火烧红的趋势,说不定再过一会儿便会化成一堆铁水,他的心中难以平静。     杜升平见识了江夏的本领,又见他如此的气定神闲,心里对自己能够侥幸逃命已是不抱多少希望了。 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转过头来,齐齐的大喝一声,各自提起兵器猛攻出去。     江夏不紧不慢的左右双手齐举起,低啸一声,陡然间又是左掌出水龙,右边的剑上……竟也是一股强劲水流激射而出!
推荐阅读: 《子虚》 《武炼巅峰》 《无上武修》 《符篆召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