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〇五章 :揭老底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〇五章 :揭老底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06     这一番变化来得突然,木屋外苦苦厮斗的双方都是为之一震。     穆天德等人听弟子说江夏出了阳元殿后,径直走进了这间屋子,立刻便猜他要到木屋中来取什么重要之物,这才召集人马追赶过来,想堵住他问个究竟。没想到却在这屋外,正好碰上了卫昆阳他们的人马。     卫昆阳等人也听说江夏归来。他们并不知道萧水让金默然转告了江夏些什么,这番带人赶过来,只是想阻止穆天德等人的嚣张行径。     大战开启后,卫昆阳以一敌二。本来以他的武艺,决然不会低于穆天德和杜升平,可是这些天他劳累过度,身上刚刚养好的伤,现在又有反复的趋势。眼下他以一敌二,时间一长,渐渐露出了疲态,招架起来也有些吃力了。     倒是程泗阳越战越勇,对手陆胥渊开先中招之时,还能靠着略胜一筹的真气修为硬扛,可时间越往后,自然越是难以承受。     放眼看去,两方弟子厮斗在一起,也是各有损伤,一派激烈!     江夏这猛然破房而出,参战双方都不约而同的停下手来,抬眼留心观察他这边,就此获得了难得的喘息机会。     众人看到江夏气势汹汹的跃出木屋屋顶,手中握着一把精致的短剑,满脸的意气风发,嘴角甚至还挂着一丝不屑的微笑,联想到江湖上流传的有关他的传闻,各自心里便都开始了揣测。     穆天德等人当日亲眼在战场上见到了江夏的手段,本来就心存忌惮,现在又看到他这副目空一切的样子,都猜他多半是得到了那绝世武艺的帮助,功力已然大进,再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。     卫昆阳和程泗阳二人相视一望,也是难解江夏的底细。     他们虽然也知道江夏武艺非凡,但想到穆天德等人人多势众,冲到木屋前与他对峙,他多半要吃亏,这才领人过来助阵,可现在看来,江夏似乎不太需要他们帮忙了。     “你们看啊,那是师父的真金刺!”人群之中,忽然有个声音惊讶的叫了起来。     跟着便有更多的人随声附和,都说这把上古神兵,是他们师父孔连阳的珍爱之物。     原来白虎峰此时群龙无首,虽然有几名孔连阳发展的奸细在煽风点火,但这些人却并不敢跳到台前来担起领导之责。借着弟子们对师父死讯的愤懑,他们干脆怂恿这些人跟随穆天德等人一同行动,这些天来,已将阳元派闹了个鸡犬不宁。     孔连阳平日在白虎峰上,时常把玩他那把上古神兵,是以许多弟子都认得真金刺的模样。     江夏站定之后,他们很快便发现了这一点。     穆天德身边,杜升平望着那真金刺眼前一亮,“咦”了一声,回头对白虎峰的弟子们问道:“你们睁大眼睛瞧好了,这可确是你们师父之物?”     几名弟子想都没想,异口同声的答道:“确实无疑!”     杜升平冷冷一笑,望了江夏一眼,对他们说道:“看来这小子果然和那老奸贼是一路的!老奸贼杀了你们师父之后,转手将他的宝物送给了这小子!”     白虎峰的弟子们一听,都是群情激奋,一个个大骂不止。     江夏嗤笑一声,也不理会众人,缓缓走到卫昆阳和程泗阳面前,抱拳行礼打了招呼,这才懒洋洋的说道:“你们一个个胡说八道,可有半点证据?没有证据的话,可不要胡乱冤枉人,小心闪了舌头!”     这么不痛不痒的一句话,反倒激起了白虎峰弟子的疑心,很多人大骂金默然和江夏之余,还忍不住为自己师父的冤死痛哭流涕。     江夏看到这些人的模样,摇了摇头,叹道:“你们一个个倒也孝顺得很!可你们知不知道,你们敬重无比的师父,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     一席话提高了嗓门说出来,顿时将那些叫骂声和抽泣声压了下去。     江夏续道:“孔连阳,实在是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!他为了私利,不惜残害弟子,所用手段,说出来怕是要吓到你们!”     这时候陆胥渊冷冷的哼了一声,道:“小子,你就别在这里诬赖咱们七师弟了,死无对证的话,你怎么说都可以,咱们一个个心里跟明镜似的,谁又会信你半句?”     白虎峰弟子们一听,都齐声附和。     卫昆阳这时忽然沉吟一声,道:“九师弟,说起此事,我倒一直有个疑虑。当初在八尊竞位擂台上,七师兄门下那位姓朱的弟子,不但崛起得蹊跷,而且最后的死状也充满了疑点……”他并不知道孔连阳的行径,所以此时仍旧当他是同门,叫一声师兄。     穆天德皱眉道:“现在是什么时候,你扯这些作甚?想耽误时间,等着老奸贼来救你们么?”他见江夏出来后并未马上动手,本来悬着的一颗心渐渐放了下来,只道江夏是忌惮自己这边人多势众。     卫昆阳理都不理他,续道:“依我判断,当时那位朱姓弟子,乃是全身经脉爆裂而死,如此的死法,可不像是七师兄所谓的入室弟子,倒像是逆天而行,以外力打通了穴道之后,真气运转过于陡峭,以至身体不堪重负的表现!”     这么一说,江夏猛然回想起当日孔连阳的死状,暗道:“他那天死得和雷盛一模一样,难道也是靠着外界真气强行打通了自己的穴位?怪不得他当时真气储备如此雄厚呢,原来是这样……可是,他是靠谁帮忙的呢?”     卫昆阳一席话,引得众人再一次回忆起了当初的疑惑。本来他们当时就觉得疑点重重,可是往后,门派高层并没有追查此事,大家也就不了了之了。     此时此刻,就连白虎峰的弟子们,也都很难开口辩驳。     江夏趁机道:“诸位有所不知,那位自称朱大壮的弟子,正是当初败在我手下的雷盛!而他之所以能够击伤卫尊者,然后再和我打得难分难解,背后若不是孔连阳插手,又会是谁呢?”     见到众人似乎接受了他的说法,他很快抛出了更加重磅的消息:“光是这一点,说他是伪君子那还远远不够!大家或许做梦都想不到,孔连阳竟然是邪火派安插在咱们大真国武林的奸细!”     此言一出,不仅白虎峰的弟子,就连卫昆阳和程泗阳也是一片哗然。     江夏不给众人辩驳的机会,从怀中掏出那本火喇国文的《火焰剑谱》,铿然道:“这便是证据!邪火派‘聚合’境界的高深武艺秘籍,正是在孔连阳身上发现的!”     全场再次激起一阵惊叹,众人都想这种层级的秘籍,孔连阳即便是想盗,也是难以得手,若非他是邪火派中之人,绝难能身藏此物。     白虎峰弟子们心有所向,自然不会相信江夏的一面之词,虽然心里纠结不已,却依旧嘴硬连骂不止。     江夏摇了摇头,叹道:“事情我已经说清。白虎峰上,定然还有孔连阳的同党,这次阳元派大乱,可有他们一份功劳……”冷笑一声,续道:“大家若还是不信,江某也无可奈何。嘿嘿,最后要说的是,你们可别再冤枉金掌门了,姓孔的作恶多端,几日前在孤叶城北,死在了我的手下。他的同党们,你们要是想去祭拜,到那里仔细找找,便能找到他的坟墓!”     这一席话说得激昂无比,既坦白了自己的作为,也让众人更加的无从怀疑。     许多白虎峰的弟子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都有一种上了大当的感觉,细细回味孔连阳平日中的所作所为,顿时觉得处处都不对劲。     穆天德斜眼看到白虎峰一众人等已被江夏一席话说得动摇,当下不愿再废话下去,暴喝道:“好你个大胆小儿,竟敢污蔑我死去的师弟!徒儿们,大伙并肩上啊,为你们孔师叔报仇!”     江夏哈哈一笑,道:“说我污蔑,你这是不信我的话了,可为什么又相信是我杀了他?”     穆天德一挥手,琼楼峰弟子蜂拥而上,自己却迟迟未动。     陆胥渊和杜升平也是站在原地,抬手示意自己手下不可轻举妄动。     卫昆阳和程泗阳相视一笑,想来这些杂兵对江夏也不会造成威胁,干脆也站在了那里观战。     江夏伸手指了指穆天德,讥笑道:“贪生怕死,你羞不羞?”挥舞起手中真金刺,脚步一点,腾空而起,俯身下来,恰好避开了蜂拥而来的琼楼峰弟子,直直的向穆天德刺去。     穆天德大惊不已,连忙抬起兵器招架。     “锵”的一声两剑相碰,震得穆天德虎口发麻,只觉得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道蛮不讲理的逼来,任凭自己如何调集真气抵御也是无济于事,当下脚步难定,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。     江夏轻轻摇头,冷笑道:“所谓二尊者,也不过如此!”     琼楼峰弟子听他有辱自己师父,又是发疯般的朝他扑来。     江夏心道:“排名第二的都如此不堪一击,我又何必再跟他们浪费时间?”当即短剑一挥,凝神之际,手腕一抖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轻响,真金刺之上,已是火光一片!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楚天孤心》 《子虚》 《神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