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〇四章 :破室而出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〇四章 :破室而出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04     江夏本来期待着萧水又是一番长篇大论,给他细细讲解如何引导和运用那妄念之力,可没曾想,老人家神秘兮兮的一笑,忽然叹了口气,这才说道:“说起来,刚才的话中,我已经将其中要领都阐述过啦!”     江夏一怔,回想片刻,奇道:“照您刚才所讲,要想激发妄念之力,必须要先有妄念,然后再怀揣一颗狂妄之心……这……这虽然有些玄妙,倒也不是很难理解。可是这妄念之力产生出来,咱们该怎么运用呢?”     联想到萧水竟然能将自己的妄念之力引导出来,残留在这石室中帮助自己,不禁对这门方法越加渴望。     萧水咳嗽了一阵,叹道:“我之所以说妄念之力不止是天下武学之根源,也蕴含着这天地万物的道理,理由便在这里了。激发妄念之力容易,运用它却是困难重重。你受了我的点拨之后,自当生成这份妄念,之后的事,且由你自己摸索吧!”     江夏未料到萧水在这关头,居然和自己卖起了关子,当即诧异不已,正准备追问,却见他一抬手停下了自己。     萧水双手附在身后,望了望墙上那盏忽明忽暗的油灯,道:“其实这个秘密,早就蕴含在了咱们的十二字真言当众,只是咱们历代掌门资质驽钝,竟然没有往那方面去想……哎!”     江夏一惊,那十二字真言当即映入脑海――慎思之、笃信之、无惧之,则成之。脑中飞速的一番思索,顿时觉得萧水所言不假:“慎思说的是妄念,笃信和无惧说的是狂妄之心,有了这两者,就能‘成之’?嗨!其实这十二字真言里头,还是没能包含妄念之力的运用之法!”     正待追问萧水,却听他又剧烈的咳嗽起来,好一阵工夫缓过劲来,这才说道:“我不贸然的告诉你运用之法,实是觉得我的法子不对。我之所以如此迅速的衰亡,怕也是和这个不无关联!咳咳……这残存在密室中妄念之力,终究也有消耗完毕之时,往后可就只能靠你自己啦!”     江夏一听,这可真就成了生死诀别,自此之后,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向自己讲解这么高深的秘密。本想抓住机会再问两个问题,却见萧水似乎比他还要着急。     道:“密室之中,便是你修炼的最佳之所,这外边的骚乱,你尽可无视之。”看到江夏脸上一副不平之色,萧水苦笑道:“我比你更爱这阳元古派!可无奈事到如今,派中奸佞众多,这么一番乱局,倒也能肃清不少!乱战之中,这些人杀人放火,你也无法完全阻拦,且由他们去吧!”     顿了一顿,又道:“阳元派自苍羽道人创立以来,传承着这个秘密,事到如今,才终于被我解开一半,接下来的重担,可就落在你身上啦!”拍了拍江夏的肩膀,忽然欣然一笑,道:“若能真的彻底参透,那阳元派是存是亡,便都不重要了。江小友,你可得分清孰轻孰重!”     言语到此,声音已是干涩无比,再往后,便只能看见他张嘴,听不到半分的声音了。江夏知道眼前的萧水其实是借着他的妄念之力,由刚刚闯入那名弟子幻化而成,当下也没有过分忧伤。     眼见着苍苍白发的老者渐渐的恢复原貌,江夏算是再一次见识了妄念之力的神奇。稍稍出乎他意料的是,恢复本来面目的那名弟子,此时却已是全身瘫软,毫无生气。江夏伸手一探,果然此人已经气绝身亡。     暗道:“听萧老掌门的意思,是他参透的掌握运用妄念之力的方法并不完全可靠,为了保护我,让我免受那副作用的影响,所以才一狠心没有告诉我。现在看看这名弟子,老掌门的决定,倒确实是深思熟虑。”     饶是如此,可对自己该如何继续参透那个秘密,他心里却是没有半点主意。     细细回味萧水的一字一句,忽然心头一亮,喜道:“我现在算是只知道一半的秘密,后一半要想掌握,现在看来,不就是一种妄念么?接下来,我该如何才算得上是有一颗狂妄之心呢?”     顺着萧水传授的思维模式,他自然而然的将妄念之力的修炼,归结到了非分之想的范畴,心想若是能就此激发妄念之力,那可真是一举两得。     可无论他如何让自己坐定,如何让自己心无旁骛,冥想打坐一番下来,却依旧对此毫无头绪。忽然又想到仍在屋外拼杀的卫昆阳等人,想起浓烟滚滚的阳元派各山峰,想起心灰意冷的陈悠然,他又觉得自己在这里耗下去,只是在空废时间!     “现在我晓得了掌门之秘,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有进一步的进展,若是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,等到卫尊者他们受伤,等到那帮混蛋捣毁阳元派,那可一切都迟了!萧老掌门说不必在意这些,我可真是难以做到!”     这般焦急过后,立刻便想暂且停下修炼的尝试,先出去帮忙退敌再说,猛然又想起萧水临“走”前的谆谆叮嘱,心里又好生为难。     过了小半碗茶的功夫,心乱如麻的江夏忽然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。     “既然我一时半会难以真正参透妄念之力的运用之法,可事到如今,我既然已经知晓妄念之力的存在,以前又有过无意间运用的经验,现在为何不顺其自然的再更加大胆的尝试一番呢?”     他心中所想的,便是自己怀中的那本《火焰剑谱》。“火焰剑”属于西域火喇国的武艺,在大真国武林之中,也算得上是拔尖儿的本领,江夏觉得自己若是能短时间内掌握它,当下杀将出去,必将是事半功倍,无往不利的平息当下的混乱。     最早他从孔连阳身上翻出剑谱,然后又鬼使神差的让图卡莫帮忙翻译过来,原打算等自己掌握了“弱敌”三级的“冰晶护体功”后,再抽时间好好钻研,可没曾想这之后一番变化,弄得他根本没有时间。     眼下,倒是一个不错的尝试机会。     想到这里,当即摸出了剑谱,接着“噌”的一声,又从腰间抽出了从孔连阳那儿缴来的“真金刺”。翻开剑谱第一页,草草的看了两眼,忽然脸上浮出一丝诡笑,自语道:“原来如此!原来如此!这武学根源的缘由,搞了半天是在这里!”     原来,当他拿出剑谱,一看剑谱厚度足有几十页,即便是粗略的翻上一遍,怕也得废去大半夜的时间,更别提照着剑谱一招招的练习下来了。     本想速成的他,陡然遇到这个阻碍,自然心有不忿。猛然间,却又将思路归到了妄念之力上去,心中大亮,只觉得这速学剑法,着实是彻底的妄念,而自己曾亲眼见过孔连阳使出这剑法,偏偏自己打心眼里从来就不觉得自己逊于此人,顿时狂妄之心便起。     这两个条件同时具备,江夏心中豁然开朗,低叹一声之后,直接便将那剑谱收了起来,单手挥舞着那“真金刺”,口中念念有词:“慎思之、笃信之、无惧之,则成之!说到底,‘火焰剑’无非就是在兵刃周围缠绕火焰,以高温和火焰击伤敌人,知道了这个,还要这剑谱作甚?”     他虽然也知道,剑谱上一定细细说明了心法口诀,更讲清楚了该如何避免走火入魔,是一套完整的系统教程,可在一股莫名的傲气引领下,他心中却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浮云,猛然便抓住了这门武艺的根本所在,心念所至,顿觉前面缠绕的所有阻拦顿时解开!     “如果说我之前的‘聚合’本领,还得靠通灵之晶帮忙,是彻头彻尾的冒牌货的话,那现在,若我能学成这门‘火焰剑’,便算得上是真正踏入‘聚合’层级了吧?”手中短剑继续挥舞,心念一动,与怀中通灵之晶顿时沟通,只觉得周围阴阳双元陡然密布,又感到短剑周围,有一股说不出的力量正在引导。     “嗬!”轻喝一声,剑影幢幢,只见眼前亮光一闪,“噗”的一声,上古神兵“真金刺”的周围,赫然密布缠绕出了一团炽热耀眼的火焰!     江夏对此似乎忽然不觉,依旧在自顾自的练着自己那地地道道的阳元派短匕功夫,一套“惊鸿绝影”的匕首功夫耍下来,密室内早已炽热难当,一旁穆辽的尸体,也堪堪的被烤出一股焦味来。     抬眼再看那盏油灯,早已油尽灯枯。     眼望着手中真金刺上的火焰,江夏知道,这盏油灯已然无用了。一抬手,短匕飞舞,三两下将墙壁上“妄念之力”四个字刮得干干净净,口中笑道:“妄念之力,实在让人难以捉摸!不过嘛,嘿嘿,却也不妨碍哥灵活运用!”     纵身一跃,短匕朝上,触及那石床底部,“嘭”的一声,石床应声炸裂。 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闷响,一股热气从密室中猛然冲出,与那碎裂石床的石屑一起,直冲木屋的茅草顶棚。     一代掌门萧水的故居,被这骤然释放的热浪冲得几乎失去了遮盖。
推荐阅读: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战魂啸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无上武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