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〇二章 :妄念之力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〇二章 :妄念之力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02     不好意思,刚刚贴错了……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   见到木屋之中空无一人,穆辽暗自纳罕:“奇怪!我明明看到那小子进了屋子,怎么却不见呢?莫非他还会隐身遁地不成?”     想起遁地,一眼便看到了那张石床,嘴角一翘,喜形于色的叫出声来:“是了!这石床之下,定然有什么机关!”     原来江夏自阳元殿中出来,一个人折身往山顶走来,这一切都被颇有心计的穆辽远远的看见了。穆辽当时与一名自己的师弟在一起,见到江夏上山,立刻知道有古怪,当即便命令师弟前去向穆天德通传,自己则远远的跟在后面,小心翼翼的尾随。     由于怕被江夏发现,穆辽一路都是轻手轻脚,最终远远的看见江夏进了木屋,这才放下心来,守在路口处,等着师父带人过来。     不久,穆天德等人果然率领众人前来,可出乎穆辽意料的是,卫昆阳等人也带来了各自人马,双方几句话过后,便在屋外大战起来。     一心挂念着屋中古怪的穆辽这才趁着混乱,一个人钻进屋来,可不曾想,却不见了江夏踪影。     江夏最先进屋时,一来是心中慌张,二来是根本没想过萧水屋中会有什么机关存在,所以对那石床,也是最后才误打误撞的触碰了机关;可穆辽却是不同,他一直守着木屋,没见到江夏出来,这番进屋不见人影,立刻便怀疑到了那石床上去。     犹豫了片刻,他还是耐不住好奇,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到石床旁,仔细的查找起来。     找了片刻,却是一无所获,正失落时,忽然看到石床靠墙一侧,有一点隐蔽的凸起。穆辽心里一喜,整个人趴在床上,伸手去够那凸起。     “咕噜”一声,他只是轻轻一碰,不料那石床竟陡然翻转,他躲闪不及,整个人被带到了一片漆黑之中!     穆辽怪叫一声,猛然听到一声惊呼,抬眼一看,这才发现墙上点有一盏油灯,灯光之下,江夏正充满敌意的看着他。     原来,江夏看着墙上的“妄念之力”四个字,先是对这四个字是如何出现心存疑惑,仔细查找了一番,却发现这封闭的石室其实十分狭窄,四面都是冷冰冰的墙壁,根本找不到什么古怪,更没发现什么隐形之人。     后来他想这或许是萧水留下的一种高明机关,刻下那四个字,便是要给他某种提示。     于是他低头冥思,可想来想去,怎么也想不出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,究竟和那什么天下武学的根源有什么。     “妄念之力,是一种神奇的力量么?它对于练武,多半是有什么帮助,或许掌握了这种力量的人,便能够天下无敌?”想到这里,忽然又有另一种解释窜入脑海,“或许并不是那么俗气!难道靠着它便能化解天下武者之间的纷争?这似乎又太玄乎了点……”     胡思乱想一通,心里烦闷无比,又想到屋外双方人马正在激战,生怕混战中卫昆阳等人不慎负伤,情急之下,不禁暗暗叹道:“萧老掌门啊!您老人家要是还活着,能够亲自给我说说这四个字,那该多好啊!”     这个念头还在脑中盘旋,忽然听到头顶一阵异响,接着便是一个黑影坠落,又听“哎哟”一声,定睛一看,却是一名面向陌生的年轻弟子。     江夏还以为是穆天德等人混战获胜,这才派弟子找到了石床机关,闯进了密室,不禁更为卫昆阳等人担心。走上前去,一把抓起穆辽,厉声问道:“八尊者他们怎么样了?”     穆辽被他问得莫名其妙,只得照实说道:“还……还在屋外斗着呢!”心里只在后悔自己耐不住好奇,擅自动了机关,最终落入了敌人手中。     江夏一怔,心里忽然想到这人或许是擅自趁乱进屋,找到了机关,这才掉入密室,不禁笑道:“很好,你倒也聪明,竟然找到了机关所在!”     穆辽正准备开口求饶,忽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一阵麻木,只觉得头昏脑胀,心跳陡然加剧起来!他坐在地上,双手惊恐的捂着脑袋,双眉紧锁着,眼中露出惊恐之色,张嘴猛然大叫起来!     江夏正准备问他情况,却见油灯灯光之下,那年轻弟子的脸上竟然渐渐出现皱纹,那本来乌黑的头发,也渐渐化成了雪白之色。     暗叹一声“邪门”,江夏静静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奇特变化。     那名莫名其妙从上面坠下的年轻弟子,只用了不过十秒钟的时间,整个人的身形样貌,竟然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变化!他从一个矮小健壮的年轻男子,变成了一名白发苍苍、体格高大的老年健客。     最为要命的是,这名老者,五官样貌、体格外形,看起来与刚刚逝去不久的老掌门萧水,竟是一模一样!     江夏看得呆了,心里不禁打鼓,暗道:“难……难道是萧老掌门冤魂未散,现在附了那弟子的身么?”转念一想,又觉得恐怖:“原来……原来鬼附身之后,连外形样貌也会给人变掉的……”     他虽然一直觉得萧水亲切近人,可此时陡然见到先前场景,却不免有些惧怕。     只见眼前那“萧水”缓缓的站起身来,悠然的捻须一笑,道:“江小友,你莫怕,我可不是什么冤魂野鬼!”     江夏听他说话,再看他的身形样貌,只觉得那神态生动,一颦一笑也是正常无比,真的就和活人无异,惧怕念头顿时减去不少,问道:“师……师兄!您老人家,这是……”     萧水摆了摆手,笑道:“你是想问我是生是死么?”摇了摇头,肃然道:“事到如今,老夫的生死已经无关紧要啦!你不是对这四个字不得其解吗?有了刚刚闯入密室这不肖弟子,老夫才能有办法帮你解释呀!”     江夏一时不解他话中含义,正待发问,却听萧水续道:“事不宜迟,我这儿也撑不了多久,咱们抓紧时间吧!”     江夏点点头,也不管其中玄妙,径直问道:“那请问师兄,这妄念之力,究竟有何奇妙之处?又是如何与武学根源相关的?”     萧水呵呵一笑,道:“岂止是武学根源啊,这天下之理,亦在其中!”     叹息一声,开始讲解。     道:“人,乃天地之精灵,虽为凡胎肉体,却也是一种奇妙的生灵。既为生灵,便有思维,既有思维,便有欲望。这一点,你可明白?”     江夏点头道:“所有人生来都有想法,随着能力不同,各自的想法和欲望,也会有差别,这是肯定的。”     萧水颇为赞许的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然而天地之间,真正让改变世界的,往往却是人们的非分之想,亦就是――妄念!这一点,你同意否?”     江夏思索片刻,道:“是啊!这根懒人改变世界,似乎是一个道理。师兄!在我来的那个世界,有人觉得夜里太黑,便想发明一种照明灯,不需要消耗灯油,这在时人看来,便是妄念。有人觉得骑马太慢,便想发明一种机器,不需要喂食草料,当时也被人说是痴心妄想……可到最后,当他们做成的时候,所有人都闭嘴了,而他们也确实改变了世界!”     萧水应道:“想明白了这一点,这‘妄念之力’四个字,你便好理解啦!”顿了一顿,又道:“我再问你,刚才你掉入这密室之中,头一个想法,是什么?”     江夏暗自回想,答道:“我只是觉得这里太黑……不过后来,您设置的机关却点亮了油灯。”想了想,觉得萧水应该不是想问这个,又道:“后来我想找那掌门之秘,一抬头,却看见石壁上出现了这几个字。想来,应该也是一种机关吧……”     抬眼看了看萧水,却见他丝毫没有让自己停下来的意思。     萧水见江夏目光相询,笑道:“你继续往下说,后来你的想法又是什么?”     江夏点点头,接着说道:“我对这四个字不是很明白,想来想去都不得要领,后来就想……想到您老人家要是还在人世,能够亲自为我解释,那该有多好!没想到后来,果然……”     萧水听罢哈哈大笑,道:“江小友,我且告诉你,这密室之中,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,更不存在什么机关!那现在,你再好好的回味一番,你当时的这些想法,是不是都有些妄念的味道?”     江夏一怔,心思不经意的顺着萧水的指引开始回忆,暗道:“这密室中若是本来就空无一物,我却在想灯光照明,这当然是妄念了;既然这里本来就没藏什么东西,我却还想找出来,自然也是妄念无疑;师兄早就驾鹤西去,我却想让他活着为了解释,这更是大大的妄念啦!”     想罢,只好点了点头。     萧水又问道:“可是你想想,你的这些妄念,却为何都一一实现了?”     江夏听到这个问题,心里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,却始终难以把寻到要领,着急得满头冒汗,皱眉道:“我……我不明白!”     萧水捻须长笑,道:“这便是妄念之力的功劳啊!妄念之力,便是实现你妄念的神奇力量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