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〇一章 :闭关石室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〇一章 :闭关石室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01     走出阳元殿,江夏匆匆对蒙昭阳抱拳道别,穿过殿前广场,绕道大殿之后的小路,一路朝着主峰峰顶行去。     老掌门萧水的居所,正在那峰顶之上。江夏直到现在还记得那间简陋无比的木屋,一想到那所谓天下武学根源的秘密,现在就藏在那木屋之中,心里便腾起一阵唏嘘。     一路上,他并没看到一个弟子守护道路,心头一动,暗道:“掌门师兄还真是有头脑,任凭别人冤枉错怪他,搞得整个阳元山鸡飞狗跳,可在这真正的秘密所在,却没有安排半点人手保卫。这一出空城计,唱得不错!”     一条路走到峰顶,回头望去,只见阳元山各峰上一片混乱,想到自己只要参透了那个秘密便可化解危局,心里一紧,转身推门进屋。     木屋之中黯淡无光,陋室之中,仅有一张石质的床榻,除此之外,竟别无他物!     望着四周光秃秃的墙壁,江夏不禁暗问:“这间屋子里,藏得了什么秘密?”     墙壁一眼能够看全,就算是怀疑墙上有文字,在一番仔细的查看后,他也不得不否定了这种猜想。抬头看了看屋顶,简陋的茅草顶棚,看来其中也藏不下什么古怪。     最后的最后,他只能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那张石床之上。     上下查看了石床,并没有在上面发现任何的文字,也没能找出什么隐秘的小暗格,江夏心中不免泛起淡淡的失落。     “掌门师兄转述说,萧老掌门已将那秘密写了下来,藏在了这件木屋之中……可是找来找去,我真的看不出哪里能藏得下这些文字!”暗自思索着,他慢慢的走到了石床边,“或许那秘密就是一门功法呢?或许这石床,便是练就这门功法的诀窍!”     恍惚间,他联想起当年看过的小说。杨过和小龙女居住在古墓之中,小龙女便是叫杨过睡在寒玉床之上,说是在上面修炼内功,一年抵得上十年。看到眼前的石床,百般思索无果后,他也只能大胆的尝试一番。     坐上石床,慢悠悠的平躺下去,过了片刻,却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。     “现在山上乱成一团,要想平息祸乱,却非得等我参透了那掌门之秘之后!可现在……可现在我却连半点头绪也没有,这样下去,山上得多死多少人啊?”心里着急,手心泛出汗珠,情急之下,重重的在石床上拍了一下。     “咦?这声音可有些奇怪!”由于他平卧在床,这一拍之下,石床反馈回来的回音之中,存在那么一丝空洞的异样,便被他敏锐的捕捉到了。     刚准备起身仔细查探,却听得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像是有大队人马正朝这边赶来。     “穆天德!杜升平!陆胥渊!”一个声音大声呼喊,正是卫昆阳,“前面便是我派萧老掌门的故居,你们若是再上前一步,休怪我等不客气!”     由于三人带领门下弟子作乱,这些天搅得山上乌烟瘴气,卫昆阳等人早就不再把他们当作师兄弟,此时称呼的,是他们各自的本名,就是说萧水故居的时候,也是讲的“我派掌门”,而并没有说是“师兄”。     这时候程泗阳也附和道:“姓穆的!你昨晚杀了我多少徒儿?今天爷爷可要跟你算笔账!”     两人发言之后,又是一片嘈杂,正是他们门下弟子在高声叫骂。     穆天德大笑一声,道:“六师弟,你那白虎峰可真不是好玩的,你的徒弟们又是放蛇又是放狼的,师兄我被逼无奈,这才出手自卫来着……”     陆胥渊咳嗽一声,道:“二师兄你又何必谦虚呢?嘿嘿……对了,现在劲松峰的师侄们都在这里,我正好要告诉你们,你们的师父昨晚在白虎峰上,不幸被你们六师叔的毒蛇给咬死啦!”     随即听到一片哗然,想来是劲松峰的弟子们在议论。     一个清亮的声音道:“师弟们!不要被这小人蛊惑!师父他老人家若是真的不幸遇难,怕也是遭了他们三人的毒手!咱们……”     “哧!”一声破风之响过后,那个声音戛然而止。     “杜升平!你为何要下此毒手?”听到程泗阳质问,江夏便知道,定是那一贯冷峻的杜升平发出暗器,瞬间击毙了那名弟子。     只听杜升平冷冷一笑,道:“他胡说八道,冤枉了杜某,杜某当然要教训教训他。”     穆天德和陆胥渊二人齐声叫好。双方人马就此争吵一阵,听起来大战是一触即发。     江夏躺在石床上,当即便决定出门干预。他料想以自己的实力,一举将那作乱的三人拿下是不成问题,只要去了带头之人,他们门下的弟子们收拾起来,自然不难。     可转念一想又暗道:“作乱之人为数不少,我这一出去,和那三个带头的战成一团,若是有人悄悄的进了木屋,碰巧把那掌门之秘给看去了,该如何是好?”     想到这里,立刻又开始在石床上轻轻拍打,觉得自己即便是要出去,也得先将那重要的东西找到再说。     这时候屋外双方已经战成一团,只听得兵器碰撞声、惨叫之声此起彼伏,想来战况已是无比惨烈。     江夏加紧搜寻,又在床上拍打一阵,猛然间听到石床之下一阵闷响传来,陡然间,只觉得身下石床竟然开始旋转,一眨眼的功夫,床面倒转,直翻到了一个黑咕隆咚的密闭空间,也将江夏整个人带入其中!     这一番变化来得迅猛,再加上江夏根本就没有想到萧水故居之中,还会有什么机关存在,所以刚才电光石火之间,竟没有启用“白驹过隙”做好防备。     眼见面前一片漆黑,忽然却心头大亮,喜道:“我要是用了‘白驹过隙’,没被这机关石床带到下头来,可就和这掌门之秘无缘喽!”     原来刚才一念之间他已然想通,原来萧水藏匿掌门之秘的地方,说是在闭关之所,可实际上,人家闭关之地,却很可能并不是地面上的那间木屋,而是这石床下的这间漆黑密室!     密室之中安静得可怕,木屋外双方人马大战的声音,在这里也几乎听不见了。     江夏一进这里,并没有去想自己该如何出去,而是开始在黑暗中摸索,想要找东西照明,以便自己继续搜寻。     这个念头刚一生出,“噗”的一声,眨眼之间,眼前的黑暗顿时褪去,一盏油灯赫然出现在他眼前的石壁之上,火焰跳动,看起来有几分诡异。     江夏猜想这油灯闪亮,多半也是什么机关起了作用,心里暗叹萧水的巧妙设置,随即便想:“既然油灯亮在这面墙上,那老掌门所写下的秘密,多半也要在这里找了!”     可走近一看,那石壁上却是光光秃秃,依旧是空无一物!     正叹息,却听一阵悉悉索索之声响起,抬眼一看,只见那油灯下方的石壁上,不知何时,竟然出现了四个大字!     “妄念之力?”心中默念着这四个字,江夏注意到,最后那“力”字此时并未完成,随着他的注视,才慢慢的写完了最后一笔!     看起来,这就像是有一个隐形之人,在石壁上悄然刻下了这四个大字!联想起刚才油灯忽然点亮,江夏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机关之说所能够解释的了。     “妄念之力?这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喃喃自语一句,江夏不得其解,“难道所谓天下武功的根源,便只是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吗?”     木屋之外。     两方人马斗得激烈异常。穆天德和杜升平,联手与卫昆阳较量。陆胥渊则与程泗阳缠斗在一起。     双方手下的大批弟子,也摆开了阵仗,在木屋外那并不开阔的空地上大战起来,拼得你死我活!     卫昆阳武艺精进,这在这些天的骚乱之中才完全的展示了出来。穆天德等人只道他受了金默然的点拨,所以每次与他对阵之时,都不敢怠慢,总是两人齐上。     八尊者虽然实力略胜一筹,但在双人夹击之下,还是很难占得了便宜,只是靠着一股正气和信念,方才和二人打了个平手。     程泗阳与陆胥渊打斗起来,倒像是要高出不少。陆胥渊的功夫是刚猛的路子,偏偏碰上了古灵精怪的“仙灵兽王拳”,在程泗阳层出不穷的变化之中,他时而肩上中上一拳,时而脸上挨一巴掌,吃了不少的苦头。     但陆胥渊论真气修为,却是在程泗阳之上。所以即使总是中招,却依旧能靠着体内真气化解对方的力道,使自己免于受伤。     程泗阳知道这一节,气得哇哇大叫,攻势越发的迅猛。     双方弟子的战团之中,有一名身材矮小的弟子,姓穆名辽,是琼楼峰穆天德门下弟子。由于与师父是本家,他平日里多受照顾,武艺却也不错。这一番乱事起来,他想师父之所想,每每献出计策,帮穆天德排忧解难,得了不少的夸奖。     眼下在掌门木屋前,双方人马大战,到底所为何事,穆辽心知肚明。眼看着双方杀得眼红,他且战且退,渐渐的缩到了木屋门前。轻轻一推,他进入了木屋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