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二百章 :代为转述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二百章 :代为转述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31     门口守卫的弟子有十六七人,各自手持兵刃,严阵以待。     江夏一看这些人多是来自翠荫峰,也有暗月峰和白虎峰的熟面孔。其中一人他一眼便认了出来,正是当初他从虎口救下一命的蒙昭阳。     蒙昭阳也看见了江夏,喜道:“江师叔,你可算回来了!掌门师叔命我们候此传令,请你去见他老人家!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只听那名冲将上来的壮硕弟子叫道:“好哇!老东西找帮手了!这个新来的家伙不明不白的得了龙鳞坠,又糊里糊涂的过了八尊竞位,我看他多半有问题!兄弟们,上啊,大伙先把他料理了再说!”     蒙昭阳闻言暴喝一声,道:“滕耀峰!你休在这里胡说八道,看我先取你性命!”     眼见双方大战在即,江夏一口气提到胸口,中气十足的叫了一声:“慢!”     声如洪钟,双方顿时莫名其妙的停住了。     江夏笑吟吟的走到那壮硕弟子的面前,上下一打量,道:“我说,这位‘要疯’师侄啊……”     “我呸!谁是你的师侄?”滕耀峰满脸敌意。     江夏不以为意,续道:“我请问你,你师父可是孔连阳?”     滕耀峰面露桀骜之色,昂然道:“是又如何?”     旁边有人更是聒噪道:“好大的胆子,竟敢直呼师尊的名讳!”     江夏点点头,笑道:“很好,很好……”忽然满脸怒气,愤然道:“煽风点火,唯恐天下不乱者――死!”     悄无声息的探出右手,鬼魅般的在滕耀峰的脑袋周围一番旋转,只听“叮”的一声,那滕耀峰的脑袋上,竟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个厚实的冰球头套!     那头套来得诡异,更将滕耀峰的整个脑袋牢牢实实的包裹了起来,顿时让他无法呼吸,恐惧难当!     周围他的同伴见状,也犹如见鬼般的吓得后退了几步。隔着那透明的冰块,只见滕耀峰满脸惊恐,双手死死的想要将那头套除去,可任凭他怎么用力,却始终无能为力。     有人帮他出主意:“撞墙!把它砸烂啊!”     情急之下,这人声音奇大,透过冰头套也被滕耀峰听了去。他一听不错,立刻依计而行,找了一根离自己最近的大殿石柱,双脚催动便冲了过去,想用头去撞那石柱,以此脱身。     江夏见状只是摇头,喃喃道:“自作孽,不可活!”眼见其快要撞到石柱,忽然右手一收,这一下甚至连滕耀峰自己也没有察觉出来,他头上的冰头套,竟然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!     可此时他冲向石柱的力道却是难以收拾,只听“嘭”的一声,滕耀峰的脑袋硬生生的撞在那坚硬的石柱上,顿时脑浆迸裂,一命呜呼!     众人见状不禁骇然,饶是他们这些天杀人如麻,可眼见自己同伴死得如此诡异,心中不免升起一阵寒意。     有人便想道:“听说这姓江的在孤叶城,也是以这种妖法杀了邪火派的掌门,咱们现在即便是一起冲上去,那也是枉然送命……”     有人暗道:“滕师兄一死,咱们望日峰又少了一员大将!眼下这阳元山一片大乱,咱们该如何自保?”不禁觉得悲怆,之前的斗志立马减弱了许多。     江夏见到众人神色各异,看了看那滕耀峰的尸首,慨然道:“望日峰的弟子们听好了!你们的师父孔连阳,是邪火派安插在我大真国武林的奸细!前些天在孤叶城外,他已经被我所杀!”     望日峰的弟子们一听,都是面面相觑,不敢相信。     江夏指了指滕耀峰的尸首,又道:“这人不住的煽风点火,必是孔连阳发展的同党帮凶。诸位伙同他们作乱,搞乱咱们阳元派,这让天下同道见了,岂不笑掉大牙?阳元派衰败了,岂不是正应了邪火派那帮人的心意?”     一席话说得众人难以抬头。     江夏一看,料定这些人里面,不会再有孔连阳的同党,顿时放心许多。便道:“你们还不速速放下兵器,暂且回望日峰待命?若是继续参与作乱,我可饶不了你们!”     一声断喝,这二十几人纷纷丢下各自兵器,争先恐后的作鸟兽散了。     蒙昭阳一看免去了一场恶战,走上前来抱拳对江夏行礼,道:“多谢江师叔,化解了一场纷争!”     江夏摆了摆手,道:“这点小事算不得什么!如今山上乱作一团,咱们可得快些平息了才是!”     蒙昭阳连声称是,带领江夏推开殿门,让他进了阳元殿正殿。道:“为了以防万一,咱们还是得在门外警戒,江师叔您请便吧!”说罢便关上了殿门。     江夏回过头来,放眼望向殿内。     只见大殿中央,一方巨大的石棺平放其中,周围白色烛光闪动,一阵焚香之气扑面而来,想来便是老掌门萧水的灵堂了。     石棺的前方有三个蒲团,当中的一个之上,只见金默然正跪立在那里,默默的为萧水的灵位上着香火。     虽然没有回头,金默然却知道江夏到来,开口道:“九师弟,快,来给师兄上柱香吧!”     江夏应了一声,满脸肃穆的走上前去,点燃三根香,恭恭敬敬的给萧水敬上了。     “九师弟啊!我可把你等回来啦!”眼见江夏上香完毕,金默然开口感叹,竟然带着些许的哭腔。     江夏连忙扶住他,道:“江夏不知山上大乱,回来迟了,还望师兄不要怪罪!”     金默然叹了口气,道:“你这一回来,我心里可就松了一大口气啊!师兄他老人家要我转告给你的事情,我便不用再隐瞒下去啦!”     江夏一怔,惊道:“什么?转告给我?”他只道那个掌门之秘只在历代掌门之间流传,所以任凭穆天阳等人怎么逼问,金默然就是不愿说出,以至于引发山上大乱,可没曾想,这一切的一切到最后,竟然和自己有关!     金默然点点头,道:“是啊!师兄说了,这个绝世之秘,只能转告给有缘之人。他老人家钦定了你,我也就奉命行事。只是……只是未料到……”说着说着,他又险些哭出声来,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我早该想到,师兄他在平论台上告诉我这件事,便是他自己已经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啦……我这个不肖的徒儿,竟然如此后知后觉!”     江夏心里一阵叹息,暗道:“他和萧老掌门情谊非凡,这番伤悲倒是发自肺腑。哎!眼见着师兄逝去,自己却又对他留下来的门派大乱无能为力,掌门师兄这心情,肯定是糟得不行啦!”     叹息了一阵,金默然言归正传,道:“九师弟,这件事事关重大,为了保守这个秘密,我不惜眼看着阳元山陷入劫难,现在我告诉给你,你可千万别走漏了风声!”     江夏一口答应下来:“请掌门师兄放心,江夏明白!”     金默然凝神倾听了一番,确定了屋顶墙外没人偷听,这才小心翼翼的凑到江夏耳边,低声道:“师兄说,他已将那个秘密,原原本本的写了下来,藏在了他老人家闭关的地方。他还说,有缘人只要去到那里,便能想办法看到那个秘密,参透之后,天下武学的根本,便能了然于胸!”     江夏一听,心道:“这秘密果然是有关这天下武学的根本!嗯……这武学的根本,是怎么一回事呢?”     金默然说完心中积压的秘密,顿觉说不出的舒爽,长叹了口气,道:“九师弟,事不宜迟,你快快去吧!师兄等你的好消息!”     江夏摇了摇头,道:“师兄现在尸骨未寒,山上又是一片大乱,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?”拱了拱手,自荐道:“大师兄,我有法子平息这场祸乱!你让我放手去干吧!”     金默然惨然一笑,道:“师弟啊!不瞒你说,师兄他老人家神机妙算,既算得到自己大限将至,才将那秘密托付给我,让我转告与你;也能算得到咱们阳元派的这场大劫难!”     江夏闻言顿觉惊奇,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萧水是如何预言在先的。     只听金默然续道:“他老人家说了,山上有小人作祟,阳元派终究难逃一场风波。他还说道,这场风波不论闹得多大,只要九师弟你回来,速速去参透了那个秘密,一切麻烦就当烟消云散……”     听着这玄乎其玄的转述,江夏心里不禁一阵抱怨,只叹这位大师兄太过迂腐,竟然为了转呈自己这句话,放任整个阳元派陷入混乱之中。     金默然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,苦笑道:“阳元派是咱们祖师留下的基业,我虽不才,僭居掌门之位,却也不忍见到它就此衰败下去!可是这场风波着实来得诡异,这几天任凭我和几位师弟如何处置,始终无法平息。后来想到师兄的遗言,这才把希望寄在了九师弟你的身上……”     未待他说完,江夏点了点头,抱拳应道:“请师兄放心,我这便去参悟秘密,定要早些出来,平息风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