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九九章 :不可收拾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九九章 :不可收拾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30     算了,还是老老实实的多写一章吧。今天的更新,热腾腾的哟~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   陈悠然的讲述继续。     话说老掌门萧水尸骨未寒,阳元山上却是乱像突生。在看了孔连阳手书的那封秘信之后,琼楼、渺云、苍石、望日四门的弟子,在各自师尊的带领下,来到了阳元殿,想找金默然问个清楚。     金默然为师兄的去世悲伤,同时也对自己师弟们的胡闹生气,面对他们的质问,他干脆来了个不理不睬。     当时纯阳八尊除了江夏和孔连阳外俱都在场,没有参与胡闹的卫昆阳、程泗阳和阮渭阳,带着各自弟子在阳元殿上料理萧水的后事。翠荫峰的弟子们也一应在场。     穆天阳要求金默然解释萧水的死因,金默然被问得烦了,怒斥了众人一通,然后泪流满面的说萧水是大彻大悟、含笑而去。     穆天阳等人哪里肯信这个说法,只是死无对证,他们也无法辩驳。     转而问起在平论台上,萧水向金默然耳语的内容。金默然摇头不语,始终不愿作答。     这时候望日峰的弟子之中便开始议论,说金默然心里有鬼,不愿开口是怕露馅。众人一听,对那个传言的笃信兀自又加了几分。     翠荫峰的弟子们见众人如此逼问自己师父,几度差些与众人发生摩擦。琼楼等峰头的弟子受够了他们的欺负,火气自然也不小。若不是金默然和卫昆阳等人联手震慑,只怕在萧水的灵堂上,众人就要厮斗起来!     双方纠缠到最后,金默然为了释清疑惑,只得说道:“师兄他老人家那日在平论台上,确实告诉了我一些事情,嘱咐我转告给一个人。我能告诉你们的,就只有这么多。因为师兄当时说过,这件事情必须保密,要转告的人是谁,也不得泄露丝毫。”     这样的说法在穆天阳等人听来等于没说。陆胥阳更是直接道出了那个最恶毒的怀疑,说道:“师兄现在死得不明不白,你当然可以随便编些话来骗咱们。你真晓得了那个秘密,自然会慢慢的得到好处,若是等你带着你翠荫峰门下弟子自立门户的时候,咱们才反应过来,那可就太迟了!”     众弟子一听,更是聒噪起来,说是要查清真相。     金默然百口莫辩,依旧坚持着不透半点口风,任凭众人怎么恶意中伤,他依旧不为所动。     为了平息众人的怨气,最后他只得说一切事情,等到料理完萧水后事,纯阳八尊齐聚之后再一一言明。     听了这句话,众人方才稍稍平静,各自带着弟子离开了阳元殿。     经过这么一闹,阳元派一直以来的团结传统荡然无存!翠荫峰的弟子们记恨穆天阳等人门下,穆天阳等人则各怀鬼胎,生怕金默然是在使缓兵之计,怕他们自己一不留神,错过那个可以让自己飞黄腾达的秘密。     于是这几人开始动员门下弟子四处打探消息,更由于他们互不信任,所以这些做探子的弟子,不仅要去阳元殿和翠荫峰侦查,甚至还得到其它各个峰头打望窥探。这个时候,整个阳元派就像是一个四分五裂的国家,各方势力之间,矛盾已经不可调和。     这天晚上,从望日峰又传出了消息,说孔连阳探知了金默然的奸计,不料一时大意被他发现,已经惨遭他毒手杀害!望日峰乱成一片,弟子们都嚷嚷着要为师父报仇。     穆天阳等人都知道孔连阳这些日子外出,具体是去做什么了,却不清楚。这时候猛然从他弟子中间传出他遇害的消息,都是不太相信。     可不信归不信,这却给了他们再次找金默然问话的借口。     于是他们再次召集门下弟子,连夜赶到阳元殿讨说法。     程泗阳和卫昆阳等人这些天一直在帮着金默然料理萧水的后事,见到穆天阳他们来势汹汹的逼来,二人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火气,决定出手教训一下他们。     这一出手,便直接引发了此后不可收拾的乱斗。     穆天阳虽然位居八尊第二,但武艺却比不上卫昆阳。卫昆阳虽然是大伤初愈,却有着一身从未示人的本领。     只斗了不到四十回合,穆天阳便被卫昆阳的“微风拂面”所伤,跌落在地,竟然口吐鲜血!     琼楼峰的弟子一片哗然,渺云、苍石、望日三峰的弟子也大觉惊讶。     这时候不知是谁说了一句:“好哇!姓卫的和老家伙是一伙的!老掌门那个秘密,一定是一门厉害的武艺,老家伙偷偷传给了姓卫的,这才修炼一天啊,就能把穆师叔打成重伤……”     本来疑心就重的众人一听,更是深以为然。     这时候人群中一声暴喝突起,却是程泗阳猛然跃出,钻到了望日峰弟子人群之中,一记“仙灵兽王拳”,干净利落的将一名弟子击毙。     口中骂道:“他妈的,这场祸事,就是这种信口胡说的家伙引起!”     这一拳打下去,众人更是纷纷指责,不用人引导,直接也将程泗阳划到了金默然、卫昆阳那一派。     望日峰门下弟子本来就怀有丧师之痛,眼下又见同门遇害,顿时无法控制,直接开始向翠荫峰和白虎峰的弟子们发动攻击。     琼楼峰穆天阳重伤,门下弟子心中气愤,攻向了卫昆阳的暗月峰。     渺云峰杜升阳和苍石峰陆胥阳严令门下弟子不准轻举妄动,实则是想坐山观虎斗,坐收渔人之利。     不料翠荫峰的弟子恨意难平,出手之后无法收拾,战火也直接被他们引到了这两拨弟子之中。     这时候,除了三尊者阮渭阳的劲松锋门下,整个阳元派已经在阳元殿外斗成了一团!     这一战一发不可收拾,即使金默然等人一齐出重手杀鸡儆猴也无法镇压。到了今天,战火已经烧到了好几座峰头,弟子们杀红了眼,杀人放火也就没人能管得了了。     陈悠然说到这里,长长的叹了口气:“咱们膳房的伙计,我都打发他们下山啦,阳元山这一乱,只怕是要就此衰亡!”顿了顿,望着江夏,又道:“听说你在外这段时间,练就了一身好本领,现在就快快上山,帮掌门师兄平息这场祸乱吧!”     江夏一直凝神在听陈悠然的讲述,听到最后,也觉得自己义不容辞,抱拳道:“陈叔你放心,我一定竭尽所能!哼!有人在里头搞鬼坏事,我已经有些头绪了!”     陈悠然欣慰的点了点头:“这便好!你快去吧,多多保重!”     江夏望着山上的火光,长叹一声,道别陈悠然,迈步上山。     边走心里便想:“萧老掌门当初闭关,是听了我说我的穿越经历之后。他闭关的时候,说历代阳元派掌门,都掌握着一个大秘密,这个秘密,事关天下武学的根源。嗯……他出关的时候,说是想通了这个秘密了。这件事是在历代掌门之间传授,他要真告诉金掌门,似乎也没什么不可能。     “现在事情怪就怪在,这事情金掌门却说他要转告给另一个人,而望日峰孔连阳门下弟子,却偏偏知道掌门之秘这件事!嘿嘿,看来孔连阳手下,应该还有同党,在他不在阳元山这段时间,也能煽风点火,借机将阳元派搞乱!”     想到这里,又联想到一个细节,不禁暗问:“从时间上来算,孔连阳死在我的手下,这件事不可能这么快便被他的同党知道啊!难道……难道他临走之时有过什么交代,说是多久等不到他回来,便公布他的死讯?还是说他的同党大胆行事,直接谎称他遇害,以此陷害金掌门,煽动其他弟子闹事?”     这个问题,不亲自揪出孔连阳的邪火派同党,恐怕很难得到求证。     回味起最后冲突爆发的细节,江夏又不禁感叹世事无常。     “卫尊者武艺超群,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。他的脾气如此火爆,倒连我也始料未及。这件事,坏就坏在他一怒之下,贸然出手。嗨!出手也就罢了,陈叔说他用了一门旁人没见过的功夫,重伤了穆天阳,我看,那多半就是‘微风拂面’了!     “卫尊者一向低调,这门功夫练成已久,却从未在大庭广众之下用过,被人误以为是金掌门传授的秘功,那也正常得很!     “哼!孔连阳的同党这时候又来煽风点火,却被程老六逮个正着,这一拳杀得,倒也干净利落!只是不知道,这家伙的同党是不是只此一人?”     一边走,一边想着这许多问题,不知不觉,他已经来到了阳元殿外。     抬眼一看,只见殿门口有一批神情肃穆的弟子全副武装,看样子是在把守殿门。殿门外的广场上,横七竖八的倒着许多弟子的尸首,血腥之气,扑面而来。     大殿大门紧闭,门上的挽联还未去除,看来萧水直到现在,还未能入土为安。     “兄弟们,再冲一回!”大殿右侧,一个干巴巴的声音猛然传来。江夏抬头一看,只见一名壮硕弟子赤裸上身,手持一把钢刀,正带着二十来名弟子朝着殿门猛冲而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