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九八章 :阳元山乱像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九八章 :阳元山乱像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29     “什么?孔连阳?”江夏此言一出,林芷兰大吃一惊。她万万没有想到,这个当初曾经和她父亲一起并肩作战的武林名人,竟然就是她的杀父仇人!     虎穴三英也是齐声惊叹。     鲍柯道:“想不到邪火派的奸细,竟然能够爬到阳元派纯阳八尊里头去,他奶奶的,这邪火派还真是神通广大!”     江夏笑道:“若是没人发现他,等八尊之首最后落到他的手里,以后他完全可能成为阳元派的掌门,那时候才好玩得很呢。”     众人皆想,阳元派作为武林第一大派,万一掌门宝座真的落入了邪火派奸细的手中,那整个大真国武林,迟早会被搅得天翻地覆!想到这里,都是一阵寒意。     唯有小白狼不明就里,喃喃道:“纯阳八尊是什么东西?很厉害么?”     江夏轻轻握住了林芷兰的柔荑,默默的安抚她一阵,接着说道:“等回去禀明了金掌门,我再和你一起回京畿郡。正天庄的那帮不肖弟子,我得代林老前辈料理了才对!”     林芷兰一听,思绪立刻飘到了不久后的未来。她和丫鬟小虎妞分别这些天,早就有些想念,现在大仇得报,自然得好好清算一下那些篡夺门主之位的家伙。     江夏和众人道明了自己的计划,准备出发。鲍柯拍胸脯道:“江兄弟不论到哪儿,咱们虎穴三英是跟定啦!要是以后能有用得着咱们的地方,请江兄弟尽管开口!”     江夏笑着点了点头,此时并不是继续客气的时候。身边有几个帮手,很多时候都能用得着。     小白狼也有样学样的拍了拍自己并不厚实的胸膛,道:“大哥不论到哪儿,我小白狼是跟定啦!要是以后有用得着我小白狼的地方,大伙儿都尽管开口,哈哈!”     一席话说得众人大笑不止。     林芷兰道:“表弟,我认了你这个表弟,你想不跟姐姐走,姐姐还不答应呢!”     小白狼乐得直点头,大声道:“多谢表姐!”顿了一顿,又道:“也多谢表姐夫!”     林芷兰面若桃花,江夏兀自忍住笑意,虎穴三英爽朗的长笑。六个人,四匹马,趁着天色未亮,从北门出了孤叶城,一路往西到了荒漠地带,这才下了马来。     “小白狼,你想不想见见大家伙?”见到小白狼一脸的不解,江夏碰了碰他,打趣道。     小白狼双眼闪烁光芒,道:“什么大家伙啊?大哥,咱们为什么不走了……”一边说一边琢磨,忽然恍然大悟,叫道:“啊!我知道了,大哥是要唤那噬沙兽王出来啦!”     江夏点点头,接着闭目凝神,开始尝试向噬沙兽王传递信号。虽然他曾经与其建立联系失败,但经过这么久的共处,他还是认为,噬沙兽王是懂自己心意的。     果然,没过多久,只听远方一声长啸,风随声动,一阵狂风过后,噬沙兽王庞大的身躯,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。     小白狼呆呆的望着兽王出神,就像是见到了一个巨大的玩具,不禁露出艳羡的表情。     江夏走上前去,抚摸着兽王的毛发,轻轻的拍打着它,低声的说了些话。兽王似乎十分高兴,低鸣几声,背上便伸出了六缕鬃毛,将六人全部引上了自己的脊背,牢牢的固定好了。     小白狼哇哇大叫,虎穴三英则因为有过体验,这次显得镇定自若。     江夏大声道:“兽王,出发吧!再去阳元山!”     噬沙兽王像是听懂了他的命令,四足开拔,速度快若闪电,飞奔而出!     这一天到了阳元山脚下的尚武镇。     为避免引人注意,江夏和众人早就改成了步行。噬沙兽王则被他放在了离尚武镇不远的山林之中。     在镇中吃了午饭,江夏让林芷兰等人住进了一家客栈,自己则独身一人上山。     不多时到了山门,本来该在此处把守的两名弟子却没有了身影。江夏觉得奇怪,左右一番寻觅,也没能见到人。     “阳元派多年来的规矩,无论刮风下雨都有人把守的山门,今天却空空如也!莫非这山上,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?”心头一惊,江夏连忙加快脚步往山上走去。     到半山腰的时候,山脉的八个峰头映入眼帘,这一看却叫江夏大吃一惊!     八座山峰,其中有五座都是黑烟滚滚,竟像是被人点着了火,正在大肆燃烧!仔细一听,竟依稀可以听到喊杀之声!     “不好!”江夏倒吸一口凉气,“该不会是那狗日的大元帅费了一番功夫没杀掉我,现在却派人来找阳元派的麻烦吧?”     转念一想,又觉得不太可能。阳元派乃是天下第一大派,即便是官府想动,那也得好生掂量掂量。更何况,如果是官兵来犯,山底下的尚武镇,不可能听不到消息。     带着满腹的疑团,江夏朝着主峰的半山腰狂奔而去。那里是膳房所在,也是目前来看,他可以最快获取消息的地方。     往日膳房的袅袅炊烟,此时竟然消失不见,本应该喧闹无比的院落,也变得寂静无声。江夏走到陈悠然的小院外,急得连门也没敲,推门便走了进去。     一进屋,只见陈悠然似是苍老了许多,一个人弓着背坐在床头,一脸的木然,像是遭受了什么打击。     江夏快步走过去,一把抓住陈悠然的双手,道:“陈叔!你怎么啦?这……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     陈悠然这才回过神来。看到江夏蹲在自己面前,他又惊又喜,嘴唇颤动,竟然难以开口说话!     过了多时,陈悠然才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,摇头叹道:“阳元派,完了!”     江夏听他感叹一声之后,娓娓将这些天的变故道来,不禁大吃一惊!     原来,事情并不是因为江夏而起,更和他被朝廷通缉毫无关系。山上现在之所以大乱,也并不是由于外地入侵,而是各个山峰的弟子互相开始了内斗!     金默然担任掌门之后,举行的八尊竞位并不彻底。这让翠荫峰的弟子们,总觉得自己地位要更高一筹,时常以此奚落其它山峰的弟子。     单单这一点,并不足以引起内乱。     三天之前,闭关许久的萧水老掌门忽然出关。金默然得知后,急忙召集全派弟子到平论台议事,说是要把掌门之位归还给萧水。萧水自然推辞,不过一直以来被翠荫峰弟子鄙视的其余弟子们,则开始不断的鼓动,说老掌门既然出关,理应继续履行职责。     萧水起身平息了众弟子的聒噪,然后说自己闭关期间,想明白了一个旷古谜题,只待与有缘人共享,那掌门之位,不坐也罢。     接着他听了金默然在当掌门这段时间内的报告,然后不断的点头赞许,称赞他可堪大用。对于那未能进行彻底的八尊竞位,他也示意要等八尊重新汇集之后,尽快的完成。     众弟子在平论台的呼声没有得到响应,一个个愤愤不已。这时候许多人却看到萧水正凑在金默然耳边,轻轻的说着什么。     当时的金默然一脸的惊讶,似乎是听到了什么重大的秘事。平论台下的弟子们看得一清二楚,有人便起哄说萧水正在给金默然说那个旷世谜题的答案。     平论台上出现这样的乱局,金默然十分愤怒。散会之后,他责令各位尊者严厉管教各自门下的弟子。     翠荫峰的弟子们乐得自在,听着其余几位尊者门下一片鬼哭狼嚎的惨叫,他们兀自在一旁看热闹,幸灾乐祸。     当时由于七尊者孔连阳未在山上,前一天在平论台上闹得厉害的望日峰弟子们,因此便暂时逃脱了责罚。翠荫峰的弟子中几名好事者便道望日峰代为履行,自然遭到了一番抵抗。     小规模的冲突过后,望日峰弟子越聚越多,将那几名翠荫峰的弟子包围起来。有人便说翠荫峰现在还由掌门亲自掌管,大大的违背了祖训;有人说金默然逼萧水说出了一个旷世之秘,马上就能练就一身奇功……     一番吵闹,别的言语没被众人记住,倒是平论台上萧水对金默然耳语这一幕,被单单的挑出来激辩了一遍。     一名望日峰弟子拿出了一封据说是孔连阳手书的秘信,说阳元派有个自古传下的秘密,参透它便可以让整个门派建立万年不朽的伟业。有人便说萧水定然已经参透了那个秘密,而且在金默然的哄骗之下,他没能将其告知其余的尊者。     进而推论,有人便说萧水想要借掌门的职务之便,独吞那个旷世之秘,让自己成为天下第一的高人,带领翠荫峰门下的弟子自立门户。     这些信口胡说的谣言,经过双方的一番激战,竟然在一天之内,传遍了整个阳元山脉!     偏偏在这个时候,传来了萧水仙逝的消息。这让一切变得死无对证,让金默然这个掌门成了众人猜忌和攻击的对象!     有人便猜测是金默然设计害死了萧水,否则以萧水的矍铄,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死去?人们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那个传言,在各山峰弟子们的强烈要求下,以二尊者穆天阳等几位尊者为代表,琼楼、渺云、苍石、望日四门的弟子,在各自师父的带领下,去到阳元殿质问真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