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十八章 :龙鳞吊坠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十八章 :龙鳞吊坠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6-07     “这枚龙鳞坠,是我派创派先祖苍羽道人所制,用的原料,与那阳元火刃鞭类似,是那条上古蛟龙的鳞片!只不过,这种纯金色的鳞片,在那黑色蛟龙身上仅此一枚……”     金默阳说着,已经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件金光闪闪的挂坠。坠子果真是纯金之色,也就两厘米左右的直径,被雕刻成了太阳的形状,由一根黑色的锦绳拴着,被金默阳用手指吊在半空,晃来晃去,很是显眼。     江夏在穿越前,曾经见过一些做工精巧的工艺品,但他在见到这龙鳞坠后,便觉得那些俗气的金银钻石首饰,简直就是垃圾……     这枚龙鳞坠,且不说它的原料是多么难得,就是那做工,也足够让人啧啧称奇。龙鳞上雕刻出来的纹路清晰可辨,象征太阳光芒的线条每一根都朝外透着金光!     “这东西就算我拿回去卖,一定也能卖个好价钱吧?”江夏开始做起白日梦。     金默阳嘴里没停,继续说道:“这枚坠子,也是从建派开始便代代相传,历史可谓悠久。但与我派至高无上的掌门令却有所不同。”     江夏已经听对方说过,萧水要将这枚精致的坠子送给自己。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用意,但在宝物面前,他早就失去了耐性。随口附和道:“是啊,很不同,不知道有什么不同呢?”     “看你迫不及待的样子,我就长话短说吧!”金默阳也是年逾古稀的老者,江夏的心思对他来说,那就跟写在脸上的一般,笑了笑,他续道,“一句话――掌门令是只在掌门之间相传的,而这龙鳞坠新主,却是由上一任主人,直接指定的――这位新主,不一定是掌门,但却必须是我派的中流砥柱!”     “举例来说,萧师兄当年得到龙鳞坠时,只有四十一岁。那时候的他,连纯阳八尊都还没当上。”金默阳补充道。     江夏心里腹诽:“你这长话短说,还真是短得可以……”开口总结道:“嗯,我明白了!掌门令是传国玉玺,这龙鳞坠就相当于大将军虎符嘛……传国玉玺只能给皇帝,大将军虎符便不一定了!”     金默阳一愣神,呵呵一笑:“你说得不错,这个比喻倒是贴切!”     “可是,我还有一个问题!”刚刚是急着想接受宝物,可在听了金默阳的讲述后,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了,“掌门说,这龙鳞坠必须给我派的中流砥柱,可我……” 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金默阳忽然放声大笑,“人贵有自知之明啊!萧师兄说了,祖辈定下来的规矩,有的不能改,有的却是可以酌情考虑的。你虽然离做‘大将军’还有些远,可未尝不是一棵好苗子!”     说着,他忽然手腕一抖,将那龙鳞坠高高的抛了起来!     “咻――”江夏甚至听到了一股破风声,一道金色残影过后,再抬头看,那坠子已经挂在了高高的大梁之上。     与此同时,金默阳也已经站起身来。他一只手背在身后,另一手伸出来,指了指房顶:“萧师兄说,为了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好苗子,我得出题考考你――江夏,我让你一只手,并且只用‘强体’一级的功夫,你要是能把那坠子抢到手,便算通过!”     “当然,这道题你也可以不做,直接出门,回你的膳房去就行。不过在这之前,我得把这龙鳞坠的用处说清楚――”     江夏一听对方要考察自己的武功,立刻感到一股子莫名的兴奋,正摩拳擦掌准备开干呢,再一听金默阳的话,他浑身上下的劲就更足了……     “任何人,脖子上挂着这枚龙鳞坠,便可在这阳元山上,享受无上的特权!除了萧师兄闭关之所,以及老夫所居这阳元殿,其余地方,皆可畅行无阻,无人敢阻拦!” 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不言自明。     江夏一下子就明白萧水老掌门的用意了――把这枚“特别通行证”给他,让他自由的出入讲武堂,便可无任何限制的翻阅里面的所有武学典籍!     只要有了这个条件,那以现在自己的势头,三个月内修炼到“强体”三级,甚至步入“弱敌”层次,都不是什么难题!     “萧老掌门啊,我真的爱死你了!你太善解人意啦!”江夏心里欢呼着,脸上露出了更加兴奋的笑容……     “怎么样,江夏?你接受我的考题吗?”金默阳几乎就是在明知故问,所以脸上也忍不住,带了点善意的微笑。     江夏毫不犹豫的点点头,朗声答道:“接受!为什么不?只是金掌门,我还有一个要求。”     “嗯?”金默阳一奇,“我已经让你一只手了,难道你还想让我再让一只吗?”略作沉吟,他便爽快的点头,道:“也行,老夫用强体一级的功夫,只用双腿吧!”说着,把另一只手也背到了身后。     接着又是一阵风声,“唰”的一下,金默阳非常从容的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香茶。那只紫砂茶杯,在他的脚上稳稳当当,十分听话,他单腿站立,也显得十分安稳。     “不过我可得提醒你,不用手,并不代表我抓不住那吊坠!”准确的将茶杯放回桌案之后,金默阳用这句话给江夏提醒。     江夏知道,掌门刚刚使用的,是“横斩破天腿”里的一招“九天揽月”,讲究的就是把腿当手臂用,需要极高的灵敏度和柔韧性,才可做到他刚刚那样的地步。     “掌门,您误会了。”出乎意料的是,江夏居然摇了摇头,微微欠身,拱手道,“弟子并非要您让我双手,而是想说――请掌门全力应战,用强体一级的功夫,和我比试!”     在二人使用同样层级的武功时,对方要再让自己一只手,那就把人看得有点扁了!     虽然江夏也知道,这可能是金默阳故意放水,想让把萧水交代下来的东西顺顺当当的传到自己手中,可以这种方式放水,他的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舒服――让了武功,再让一只手,自己就算赢了,也没什么好回忆的。     可江夏忽视的是,金默阳浸淫武学已经六十多年,对那“强体”一级的武功可谓是滚瓜烂熟、融会贯通,而他自己只是初练一年,在熟练度和实战经验上,二人简直是天差地别。虽然金默阳只是用与他对等的武功,可发挥起来的变数和技巧,绝对是他难以想象的……     金默阳本来还想说些什么,可见到江夏脸上那种坚毅的表情,他轻轻的摇了摇头,笑道:“好!只要你不怕抢不到龙鳞坠,老夫今天就依你!来吧!”
推荐阅读: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魔经鬼谭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武炼巅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