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五版第二章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五版第二章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26     今天实在累得不行,更不了了,抱歉。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   木门吱呀一声开了,白天与冷酷男同行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,看了许元一眼,对冷酷男道:“师兄,师父命你收敛锐气、修身养性,看来你做得不好啊!”努了努嘴,指向惊魂未定的许元,笑道:“这位小兄弟可吓得不轻!”     “师弟,我刚刚就说了三个字,他就吓成那样!要怪,只能怪他胆子太小……”     二人哈哈大笑,看得许元莫名其妙。     那年轻男子走到许元床前,拱手行了个礼,客客气气的说道:“小兄弟受惊了。自我介绍一下吧,这位是我师兄方直柳,在下袁曲杨,请问小兄弟……”     “我叫许元!”见到对方之前杀人,现在又对自己如此客气,许元心里不禁忐忑,匆匆道出了自己的姓名,便不愿再开口说话。     袁曲杨又说了几句客套话,回头苦笑着对方直柳道:“师兄,看看你把这位许兄弟吓成什么样了,待会儿师父问起来,你可逃不了责罚。”     方直柳叹了口气,无奈地摊了摊手,头侧向一边,沉默不语。     “许兄弟,请跟我来吧!”袁曲杨伸手前去搀扶许元,脸上始终带着和善的笑容。     许元巴不得早点离开这间屋子,离那暴躁的方直柳越远越好,所以此时他不用袁曲杨搀扶,自己也已打定主意,双手一撑便跳下了板床。     跟着袁曲杨,许元踏出房门。放眼望去,夜空中挂着一轮皎洁明月,月光洒下,将这座宽阔的院子照得雪亮。     院子中央是一片平坦的空地,上边铺满了沙石,角落上还有一些木桩和悬挂的沙袋……空地四周则是一排排的房屋。     许元被带领着穿过空地,来到了北侧的一间大屋前。     “进来吧!”还未等袁曲杨敲门,屋内便传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。     袁曲杨轻轻推开房门。屋内的烛光中,一名鹤发白须的老者一身宽松青袍,端坐在屋中央的蒲团上,正面对着大门闭目打坐。听到开门,老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。     “曲杨,你退下吧!”老者的声音似乎容不得半点质疑,清晰的吐字中,透出一股子威严,“年轻人,你进来。”     许元的心扑通扑通跳得极快,脑子里已经虚想出自己可能遭遇的若干种结局。其中他最害怕,也最不愿相信的便是――这儿并不是什么影视城,也并不是什么荒山野岭,而是一个陌生的世界,也就是说――他穿越了!     穿越,这种在小说里大家喜闻乐见的遭遇,对于许元来说那绝对是一场灾难!     在他原本的生活中,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,他的未来无比美好,他拥有一切!而一旦穿越,凭他那点微不足道的本事,穿越到任何地方那都是死路一条!     他越不愿相信这个猜想,眼前的一切便越让他不得不信――那个青袍老者,悠然自得的轻捻着长须,见到他迟迟不动,忽然右手一扬,宽大的长袍袖口被一股气流冲得涨了起来。这股气流随即喷出,在许元的身体周围化作一双无形的巨手,不由分说的将他向前推去……     待得许元身不由己的进入房门,老人左袖一拂,大门轰然关闭。     “邪门儿!这老家伙是人是妖?”完全搞不清自己现状的许元彻底懵了,他生怕自己是在发梦,还咬着牙狠狠的掐了几下大腿。     疼!真真切切的疼!这一切,居然都是真的!     许元有些绝望了,他似乎看到那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,正飞速的背离自己而去……     “年轻人,别害怕,如果我那大弟子刚刚对你无礼,我会让他向你道歉。”见到许元惊恐的模样,老人像哄小孩子一样,笑眯眯的对他说道,“我来问你――你和梅家人,有什么关系?”     许元一个激灵,奇道:“什么梅家人啊,我根本不认识!我说,你们到底都是什么人,为什么把我抓到这里来?我……我要回家啊!”     老人道:“老夫乃此‘天道武馆’馆主,江湖人称鹤发刀客――盛华发。”     武馆?江湖?刀客?     短短一句话,许元却在心中连呼三声:“难道……难道我真的穿越了?苍天啊,你在耍我么?”     盛华发又道:“我们并不是有意将你扣押,而是因为今日你目睹我门下弟子杀人,为了保密起见,不问清楚情况,我可不能随便放你回家……好吧,我先问你,你家在何方?”     “南山别墅!”许元想都没想就如实作答。     “南山别墅?我从来没听说过……”盛华发怔了一怔,又道,“那你为什么又会在那梅家大院中?”     许元这才反应过来――自己很有可能是经历了穿越,如果再老老实实的说自己是从飞机上坠落至此,恐怕会被这神秘的老头当成神经病――这还算好的,如果被他理解为自己是在巧言狡辩、胡说八道,那梅家第二百三十二名遇难者的名号,说不定就会落到自己头上,那可就冤大发了!     “这位前辈!”既然初步认定自己是穿越,那不妨入乡随俗,学着他们“古典”一回!许元像模像样的拱了拱手,脸上露出了难过的神色,道,“小人家住在城边,家中有屋又有田,生活本来欢乐无边。可恨这姓梅的,他蛮狠不讲理,勾结官府,占了我家大屋,夺了我家田产!我爷爷跑去跟他翻脸,却被他派人乱棍打死,我奶奶骂他欺善民,却被他拖进了梅府,强奸了无数遍,这家伙简直禽兽不如……”     既然这老头派徒弟杀了梅家两百多号人,那肯定是对这家人恨之入骨!如今为了保命,自然只能把自己说成是梅家的仇人。     情急之下,许元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,干脆借用了周星星的经典台词,稍加改动,去除喜剧效果,配合他声泪俱下的讲述方式,不失为一段人间惨剧……     “好了!”听到“许奶奶”惨遭强暴,盛华发再也不忍心往下听了,愤然道,“年轻人,这姓梅的早已买了官位,欺男霸女夺屋占田,倒不是勾结官府――他们现在已经是一家人了……”     许元一看这招似乎奏效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眼角又挤出了几滴眼泪――这可是他平日里为了让老爹心软,特意练就的独门绝技……凄然道:“我偷偷潜入梅府,就是想为家人报仇,没想到前辈的高徒已经先到一步,替我完成了心愿。前辈,请受许元一拜!”     盛华发点点头,叹道:“我一看你被带回来时衣衫褴褛的样子,就猜到你也是被梅家迫害的苦命人啊!对了,你的头发,也是被梅家人弄掉的吧?”     许元怔了一怔,痛苦的点了点头。他的短发,居然能够作为一项证据,力证他之前瞎编的说法,这对他来讲,不得不说是一个惊喜。     盛华发痛心疾首的问道:“哎,事已至此,你也不要太悲伤了……如今,你可还有家人在世?”     一提到家人,又想到自己可能真的再也无法回家,许元的眼泪更汹涌了,哭道:“没……都没有了!”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回家也只能触景伤情,不如――就先住在我武馆吧!白天的事……”     许元这方面机灵无比,抢先道:“前辈帮我报了大仇,我又怎么会出卖前辈呢?白天的事我永远都铭记在心,但却至死也不会向别人透露!”     “说得好!”盛华发大喜,又道,“你本来是富家少爷,留在我武馆,却也不能闲着,我给你两条路。”     顿了一顿,续道:“第一,你可以给下人们打打下手,做一些杂事。”说到这儿老人特意观察了许元片刻,脸上发出会心的笑容,“这第二条嘛,我看你虽然身体单薄,但毕竟还是年轻气盛,不如就拜在我门下,跟着弟子们一块儿学武吧!怎么样,你如何选?”     这还用问吗?傻子也知道该如何选啊!     许元拱了拱手,诚恳道:“能够拜在前辈门下,许元求之不得,多谢前辈了!”既然很可能是穿越了,又有这样的机会学武,那就干脆练上几天,等哪天厌烦了,看准时机跑路就是了……     很短的时间内,许元便果断的为自己初步规划了未来道路。     盛华发捻须而笑,呵呵道:“好,我会命曲杨给你安排住宿,明日一早,你就跟着弟子们出操吧!”衣袖再次一拂,房门打开,袁曲杨已然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。     盛华发简短的一番指示后,许元便跟着袁曲杨匆匆离开了。     不久之后,许元躺在自己新卧室的床上,对着黑漆漆的屋子暗暗发呆。     他心里有喜有忧,喜的是刚刚他表现机敏,没有被误认为是梅家人,总算保住了性命;忧的则是,他现在已经完全断定自己的穿越遭遇了,这不是做梦,这一切都是真的!     就在袁曲杨带领他入住的时候,许元抓紧时间,很有技巧的问了些问题。     通过袁曲杨的解答他才知道,原来现在是大真朝第一百七十七年,天道武馆所处的地方叫做长清城,是大真国除京城之外最大的城市……     “大真朝?长清城?这些在历史上有过么?”许元当时就在考虑这个问题,到现在,他总算有了结论,“原来,我是穿越到了一个类似中国古代的东方世界?这……这太他娘的搞笑了,从飞机上跳下来的,都能穿越吗……”     带着这样迷迷糊糊的思索,许元慢慢进入了梦乡。在梦境里,他似乎还坐在自己的电脑前,轻轻松松的玩着他的魔兽世界……     “许兄弟,起床了!”一声急促的呼喊,结合着背上轻轻的拍打,许元从梦境里被惊醒过来。眼前仍是那间古色古香的卧房,站立的仍是一身古装的袁曲杨,许元失望的叹了口气――或许那些美好的回忆,以后就只能出现在梦中了吧?     “发什么呆呢?赶紧把练功服穿上,跟我出去晨练!”袁曲杨扔给许元一套衣物,火急火燎的催促着他,“听师父说你以前是位富家公子哥儿,不过既然选择了练武这条路,以后每天就都得早起,你可不要叫苦!”     许元从来就不愿听人家叫他富二代,更不愿变成那种没用的纨绔子弟。平日里他虽然玩世不恭,但真正面对正事却还是一本正经的。     听着袁曲杨的冷言讥讽,许元一个激灵坐起身来,飞速的将那套练功服套在了自己身上。     袁曲杨满意的点了点头,领着许元推门而出。     清晨的阳光照在许元的脸上,暖暖的很舒服,放眼望去,武馆中央的空地上,数十名统一服色的弟子正在进行着晨练。他们或是单独比划,或是两两拆招,场面热火朝天。     “原来武馆有这么多人!”许元暗自嘀咕,“这帮人都比我先来,我要是加入了武馆,岂不是都要管他们叫师兄?嗯……这可有点吃亏!”     袁曲杨见他脸色不定,笑道:“感觉无从开始是吧?”伸手指着空地上的众多弟子们,续道:“他们都跟着师父学了多年的武艺,要是让你跟着他们练,你肯定吃不消的。师父的意思是,让我先教你基本功。”     许元吓了一跳:“跟你学?那……那我岂不是要管这帮人叫师叔?”     “按道理说,是这样的。”     许元还想说什么,但转念一想,自己出来乍到,还是低调点比较好,实在不习惯面对这么多前辈,找机会一走了之便是。这么一想,也就没什么面子问题了。     袁曲杨带着许元来到了空地角落,双手负在身后,道:“我师父开办这家武馆已经有三十余年了,他老人家的刀法在江湖上闻名遐迩,但要练就这门刀法,却要从基本的拳脚功夫入手。资质聪颖的,练习拳脚两三年便可转为练刀,刀法基础学个四五年,便算得上略有小成……”     许元听了脑袋一阵眩晕――我的天哪,两三年加四五年,那就是七八年啊!七八年才能略有小成,这功夫也太难练了吧?     不过话虽如此,但考虑到自己很可能只是短期的在这武馆居住,那勉为其难的跟着练一练拳脚,倒也没什么损失。穿越到这样一个冷兵器时代,如果有一门技艺防身,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。     这么一想,许元的注意力便集中起来……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楚天孤心》 《战魂啸》 《子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