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九七章 :以义服人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九七章 :以义服人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29     江夏带着林芷兰和小白狼骑马离开,奔出一段距离,身前的小白狼忽然剧烈的挣扎起来。     江夏叫道:“小兄弟,你干什么?这马跑得飞快,掉下去可不是好玩的!”     小白狼哼了一声,不屑道:“摔死了也好,只怪我小白狼有眼无珠,看错了你这个不讲义气的家伙!”     林芷兰也借机探寻疑惑,插嘴问道:“江大哥,咱们就这样逃出来,不管虎穴三英,是不是有些不妥?”     江夏算到邓清魂等人并不会追来,抢马飞奔也只是做做样子,这时候便收紧缰绳,停下马来,苦笑一声,道:“我料定他们三人会平安无事,而且不久就会来找咱们,你们信不信?”     小白狼跳下马去,摇头道:“他们三个被你抛弃,现在多半已经被官兵给乱刀砍死了,哪还会来找你?嗯,是了,多半是冤魂来找你报仇的!”     江夏笑而不语,跳下马去,伸手将林芷兰扶下来,随口问道:“芷兰,你也觉得我是那种不讲义气的人吗?”     林芷兰从来不怀疑江夏的人格,轻轻摇了摇头。     江夏心满意足的笑了笑,对小白狼道:“小兄弟,听说你是为了想救我,所以才会被那姓白的捉住的,是么?”     小白狼已经走出去好几步,听到江夏问这个,立刻回头叫道:“我呸!小爷我今晚算是帮错了人!”     林芷兰抿嘴一笑,道:“我的好表弟,你生的这是哪门子闷气啊?我看你这位大哥哥刚才多半是有什么古怪,要不然那姓邓的也不会这么久还不追来。”     小白狼偏着头一番回味,也觉得江夏如此轻易的被一个官府将军打伤,是一件极其费解的事情。好奇心让他停下了脚步,等着江夏解释谜团。     江夏对林芷兰做了个鬼脸,打趣道:“看来你还真是了解我!刚才那邓将军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,和我演了一出戏,咱们才得以脱身哪……”     三言两语,将之前他怎么和邓清魂眼神交流,怎么心领神会的出招做戏,又怎么控制水龙冰龙虚张声势、糊弄官兵都说了,最后还特别讲了为什么要将虎穴三英单独留下。     笑道:“那三个家伙,我这一匹马是肯定带不走的,不留下还能怎样?哈哈……其实以邓兄的胸襟,是绝不会为难他们的。我这么一走,鲍兄和宋老弟多半要怪我不义,可那位何先生,却是个明白人,所以我看他们哥仨想通之后,跟着就会来找我们!”     林芷兰暗自埋怨自己之前错怪了邓清魂,心道:“爹爹生前所交的好友,看来果真称得上是位英雄!我之前骂他伪君子,真是错怪好人!”     小白狼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干干脆脆的扇了自己一巴掌,连道:“你这小贼!脑子蠢得跟猪一样,怎么就看不出来那么些猫腻呢?错怪了大哥,该打该打!”     江夏被这孩子逗乐了,笑了一阵,伸手阻止了他继续自虐,又问道:“小兄弟,你是怎么知道那白桦要向官府告密的?”     小白狼拍了拍胸脯,道:“要说这孤叶城里,可真没有什么秘密能瞒得住我小白狼!”一言未毕,忽然想起自己刚才就没有参透一个大秘密,不禁一阵脸红。     续道:“今天早上天快亮的时候,我在缘来客栈门口,饿得不行,想找个地方弄点吃的,猛然却见到一个人影从二楼客房的窗户里跳了出来!我还以为这家伙是贼,便远远的跟在了他的身后,想看他的贼窝在哪里,到时候好给缘来客栈的老板个信儿,追回赃物后,好歹能混迹顿饭吃……     “可我没想到那家伙鬼鬼祟祟的走了一截,穿了好几条巷子,最后却去了城中的将军府!当时将军府门口的灯光亮堂得很,那家伙的模样我也看了个一清二楚。他在门口求官差通传,不久便被人带了进去。     “我一看这小子不是贼,心里凉了半截。不过仔细一想,又觉得不对劲,为什么缘来客栈里会半夜跑出个人来,钻到将军府里去呢?想了想没有结果,我肚子饿得实在不行,便没有继续查下去!”     听到这里,江夏忍不住偷笑,心想:“这孩子半夜跟踪白桦,居然没被发现,也算得上是一件奇闻了。姓白的自己都不干净,却胆敢直接去找章翎告密,看来这一路上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,所以才大意了。”     小白狼续道:“下午的时候,我就碰到大哥你啦!你让我帮你送信,送到客栈之后,我却见到林姐姐和那个家伙在一起!我知道了大哥你的身份,也一下就看明白了你和林姐姐的关系,嘿嘿……我小白狼是何等的聪明伶俐?这些天满城里都贴了大哥你的通缉令,而当时你又神神秘秘的呆在客来居里,联想到那姓白的家伙鬼鬼祟祟的跑去将军府,小白狼我掐指一算,便知道他多半是去官府告密去啦!”     林芷兰插话道:“可惜你啊,当时当着他的面说那些话,却让他起了疑心!”     小白狼昂首道:“那样的卑鄙小人,我没当面指着他鼻子臭骂两句,那算他祖坟冒烟儿!”顿了一顿,颓然道:“不过林姐姐你说的也是,天快黑的时候,我打算偷偷进客栈向你传消息的,却被那姓白的候个正着……”     江夏大致明白了当时发生的一切,想来是官府准备行动,白桦便主动请命,一个人捉了林芷兰和虎穴三英,外加这差点坏事的小白狼,企图以他们作为人质,逼迫自己束手就擒。     “这家伙为了除掉我,为了彻底保守他那背叛邪火派的秘密,竟然不惜冒险和官府合作,也亏他想得出来啊!”江夏暗自感叹,“不过人算不如天算,没想到他最后遇上的,却是哥的老熟人!”     想到这里,转而问林芷兰道:“邓兄的风骑军不是驻扎在苍翠关的么,怎么会出现在孤叶城的?”     林芷兰扑哧一笑,道:“多半是你这钦犯太难缉拿,那章将军向上头请命,才调来了他们这批虎狼之师!”     小白狼撇嘴道:“什么虎狼之师,简直就是一堆摆设!咱们三个冲出来的时候,也没见他们有什么动作。”     江夏道:“哎!邓兄若是受了上峰命令前来缉拿我,现在却做戏一场把我给放了。虽然当时我已经给足了他的脸面,给了他回去解释的理由,可这件事情以后难免还是会影响到他的仕途啊!”     林芷兰点头道:“我爹生前就说邓将军是位重情重义的好汉。哎,江大哥,咱们以后有机会,一定要好好报答他才是!”     江夏点头称是。     这时候,街道的一头传来了马蹄声。小白狼叫道:“哎哟不好,那重情重义的好汉还是派人来追我们啦!”     江夏和林芷兰却是相视一笑,毫不慌张。     待得马蹄声渐渐清晰,三骑人马的模样也很快映入众人眼帘,正是虎穴三英。     小白狼一拍脑袋,道:“哎!瞧我这糊涂劲儿啊,早就该想到是他们三个的!”     江夏上前两步,抱拳冲三人一一致意,笑道:“三位兄弟受惊了!江某没来得及事先通告三位,在这里给三位道歉啦!”     三人下了马来,连忙受宠若惊的还礼。     鲍柯连连摆手道:“江少侠,您这就见外啦!您事先没有通告咱们,那是正常,若是你早就预料到了,那还不成神仙啦,哈哈!”     宋赞大笑,道:“咱们还是误会过你,在心里骂过你的,要道歉的应该是咱们才是!”     鲍柯也道:“对对对!要不是咱们二弟精明,咱们恐怕要错怪江少侠一辈子。”     这时候何耀中才拱手道:“江少侠今晚如此行事,免去了一场大战,让咱们三兄弟得以毫发无伤,这份恩情,咱们永生难忘。此为一。江少侠并不看低咱们三人的人品,在那种关头,没有计较咱们想要加入邪火派的旧事,更没有直接借着官兵之手除掉咱们,这份大义,咱们更是无以为报。此为二!有了这两点,咱们兄弟三人的后半生,定当追随少侠,以效犬马之劳!”     鲍柯和宋赞一怔,他们远没想到今晚这一切发生下来,竟然能蕴含这么多的深意。一听何耀中讲到,也都觉得十分在理,便立刻也躬身抱拳,向江夏表达谢意。     江夏暗叹这何耀中精明,笑道:“三位不必多礼。江某欺骗三位在先,经过接触,知道三位并不是大奸大恶之人。咱们能结交朋友便是,平等对待,可休要提什么‘犬马之劳’!”     鲍柯等人一听,更是敬仰有加,连声称是。     “江大哥,官府拼了命的追捕你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,下一步,你打算怎么办?”见四人聊得热闹,林芷兰听了一会儿,终于忍不住,开始询问江夏。     江夏微微一笑,道:“那幕后陷害我的人是谁,我是肯定要和他算笔账的。不过现在,我可先得回阳元山才是。孔连阳是邪火派奸细这件事,整个大真国武林都还不知道哩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