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九六章 :瞒天过海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九六章 :瞒天过海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28     江夏和邓清魂这一问一答,旁人听来都觉得大出意料。     官兵这边,众人都在吃惊,大多在想:“邓将军一招化掉江夏的冰龙攻击,还让江夏如此的吃惊。看来那什么‘火神内丹功’的确厉害!真没想到,邓将军还留了这么一手!”     林芷兰等人则都在纳闷,虽说他们的武学知识并不能算是渊博,但要说天底下广为流传的神秘武艺,他们还是大多知道的。可刚才江夏提到的那什么“火神内丹功”,他们却是闻所未闻。     众人继续静观其变。     只见邓清魂得意洋洋的承认了自己的神功之后,又出手和江夏对拆了十来招。     江夏似乎是忌惮那“火神内丹功”,这一轮较量之中,他并没有再使出他的成名之技。     二人你来我往的过了小半柱香的时间,从局势上看,竟然是不分伯仲!呼呼作响的拳脚,只看得周围士兵们眼花缭乱,看得会武的林芷兰和虎穴三英等人冷汗连连!     林芷兰对江夏的实力了解更深,见到这番态势,只在心里担心:“江大哥怎么感觉是越来越让得厉害?以他的实力,要对付这姓邓的哪用得着这么麻烦?”     这份担忧还未散去,只听得路口中央两声齐齐的吃痛之声传来,抬眼一看,竟见到江夏和邓清魂居然同时击中了对方!     江夏一拳击中了邓清魂左胸,自己则被对手在心口的位置重重的拍了一掌!     同时“啊”的一声过后,二人各自捂着自己被击中的部位,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几步,都是一副又惊又怕的表情。 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邓清魂剧烈的咳嗽一声,抬头惊道,“原来你是深藏不露!这一拳的真气力道,也太霸道了点……”     江夏也满脸痛苦的抚了抚胸口,哼道:“阁下也是真人不露相,真气修为,决然不在江某之下。”     邓清魂不置可否,笑道:“如今你我二人同时负伤,刚才的约定,却没有想到这一点。”     江夏点头道:“确实如此!可若是再斗下去,咱们之中便非得有一个人活不了啦!”     众士兵一听,原来自家统帅竟是如此的神勇,将当初一战成名的江夏打得说出了这样的话来。士兵们心里得意洋洋,只觉得跟着这样的统帅,那简直是前途无量,脸上有光!     林芷兰和虎穴三英等人似乎看出了情况有些不对劲,这时候都憋着没发言。只有那小白狼一脸的失望,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心中的英雄,竟然会这么轻易的被人打败。     只听江夏又道:“江某这名成得快,今天也算被邓将军给一掌拍下去啦!嘿嘿,再在这里耗下去,江某就是不死也得去大牢里过一趟,邓将军,我可是不情愿得很哪!”     士兵们议论纷纷,都觉得江夏身受重伤,自己似乎有了一点立功的希望。他们都等着邓清魂发号施令,一举捕获朝廷钦犯!     可不料邓清魂却道:“这一战咱们算是打平,结果自然不能作数。虽然阁下已经受伤,却也不必立刻去坐牢。”     江夏哈哈大笑,道:“如此说来,虽然邓将军也已经受伤,但咱们几个也走不得喽?”话音未落,却已经飞快的回到了林芷兰等人身边,大叫一声“跑”,一手搀着林芷兰,一手夹着小白狼,双足一蹬,竟已经轻飘飘的离开地面!     “借马一用!”一脚将一名风骑军士兵蹬开,江夏随即上了他的坐骑,双腿一夹,马匹立刻朝东面奔去!     众士兵都在犹豫今晚的事情该如何收场,又觉得邓清魂已经控制住了江夏,断然没料到他竟然敢如此冒险的夺马逃脱。结果东口的士兵被江夏这一冲,竟然开了一个大口子,任由江夏逃去了!     江夏将让林芷兰抱着自己的腰,将小乞丐小白狼放在自己身前,策马开跑,冲破士兵封锁,却是暗中动用了外绕真气,随着马儿奔跑的方向,一股劲风逼得前方阻拦的士兵根本无法抗拒。     这样的非致命性逃脱手段,也只有在士兵们准备不足的时候使用,方才奏了效。     “邓将军,你是光明正大的好汉,姓江的是个朝廷钦犯,可管不了那么多啦,咱们后会有期!”远远的,江夏得意的笑声传来。     众士兵未得将令并未追赶,只得在原地跺脚叫骂。     邓清魂也是一副前所未料的模样,怔怔的望着江夏逃去的方向出了好一会儿神,这才在身旁副官的提醒下,对手下士兵们发出了号令。     “钦犯已经逃走,咱们也不必追了!”叹了口气,摇头道,“此人狡猾无比,虽然受了我一掌,却仍旧十分危险,咱们切不可轻举妄动,得探明了情报后再做定夺!”     众士兵齐声称是。     有人指着并未来得及逃走的虎穴三英道:“将军,那这三个人该怎么办?”     虎穴三英都打心眼里佩服江夏,眼见他只顾自己这般逃走,心里自然不是滋味。现在一听官兵们准备料理自己,不得不开始准备迎战。     却没料到那邓清魂摇了摇头,道:“上面只让本将军缉拿钦犯,这些不相干的家伙,管他们作甚?”一摆手,竟然就此放过了虎穴三英。     “将军有令,打道回营!”传令兵高声传令,一时间兵马齐动,不到一碗茶的功夫,四条街上的士兵全部散去,只留下虎穴三英三兄弟站在原地,呆呆的出神,似乎不愿意相信这一切。     “大哥,咱们怎么办?”宋赞面无表情的问道。     “怎么办?侥幸捡了条命,咱们还是先避避风头吧!免得这帮官兵哪天又改变主意,把咱们当钦犯同党!”鲍柯咬牙切齿的说道,显然心里还在记恨江夏。     何耀中沉吟片刻,轻轻一笑,却道:“我认为咱们还是该去找江少侠。嘿嘿,他刚才和那姓邓的将军演的一出戏,那可妙得紧哪!”     “什么?演戏?”鲍柯和宋赞齐声问道……     何耀中点点头,道:“刚开始,我也以为这一战无法避免,今晚咱们多半是凶多吉少了,可后来江少侠出言去激那邓将军,我就知道,咱们有望活命啦!”     鲍柯摇头道:“江少侠怕连累咱们,决定和那狗官单打独斗,那也是很正常的,你怎么看出咱们能活命的?哼,狗官们就算是输了,多半也会下令让那些虾兵蟹将们一涌而上……”     何耀中哈哈大笑:“大哥,您看刚才那邓将军让那些虾兵蟹将们动了么?”     鲍柯语塞。     何耀中续道:“江少侠和那邓将军心有灵犀,只是强调了要光明正大的单独比试,还约定了分出胜负后的判决方式。”     宋赞道:“嗯,就是到这里,那也看不出来他们是在做戏的。”     何耀中嗯了一声,道:“若是让所有人都看出他们是演戏,那江少侠和那位邓将军,未免也太不高明了!”     续道:“他们二人比试开始,咱们只觉得他们势均力敌。那些算不得是武者的虾兵蟹将,肯定也瞧不出有什么破绽。后来江少侠使出了水龙和冰龙攻击,却被邓将军躲过了水龙,化掉了冰龙!”     鲍柯似是明白了什么,一拍大腿笑道:“这一步可关键得很哪!这是要让那些小兵们以为他们的将军真的能胜得了江少侠!”     何耀中笑道:“大哥看得透彻!江少侠是何等的神勇,对冰龙的控制早就是随心所欲,他和那邓将军假装大战,那两条冰龙出去,眼看着对方出掌,便立刻以真气将其化掉,这样在那些小兵们看来,便像是他们统帅出掌所致啦!”     宋赞这时也接过话来,推道:“那么江少侠说的那什么‘火神内丹功’,根本就是骗人的喽?”     何耀中点头道:“那是为了蒙过那些小兵啊!后来他们二人继续打,江少侠便可因此不再使出绝技。单论拳脚的话,他们要想做戏,那就容易得多了!”     鲍柯哈哈大笑,道:“怪不得。最后他们同时中招,那受伤多半也是装出来的!”     何耀中只笑不语,过了一会儿才道:“之前的约定没有预设这种情况,这便给了他们喘息的时间。那些小兵也会跟着瞎琢磨,趁着这功夫,江少侠便带着林小姐他们逃之夭夭啦!邓将军本来就是在做戏,这时候便好假装受伤不轻,反应迟钝,等他反应过来,江少侠早就逃远了,他随便找个借口,便可再不让让他手下去追啦。”     鲍柯听何耀中说了这么些,对江夏的误会减轻不少。却道:“如此说来,那邓将军多半是看在林家小姐父亲的面子上,才放过他们一马的。”     宋赞摇头道:“听说江少侠曾经帮助他们剿匪,邓将军应该是在还人情。”     鲍柯认为他说得有道理,又道:“可是江少侠就怎么算得到那姓邓的不会为难我们呢?”     何耀中答道:“这便是这出戏的高明之处啦!这一出戏唱下来,江少侠免去了无谓的杀戮,那邓将军也在他手下面前捞足了面子,虽然最后任务没完成,但今晚他已经算是立了一功啦!江少侠最后把我们留下,那是让那些士兵们没有理由去责难邓将军,而邓将军之所以说我们是无关人等,让他的手下不要管我们,一方面便是继续在当他的英雄好汉,另一方面嘛,便是为了给江少侠一个面子。”     三人兀自回味之前的经历,都觉得每一步都丝丝入扣,结合刚才何耀中的分析,觉得江夏简直是神机妙算,和那邓清魂的配合,也是默契有加。今晚这般神奇的经历下来,三人对江夏的佩服程度,径直向上提升了无数个层次……
推荐阅读: 《阿鼻地狱》 《武炼巅峰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战魂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