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九五章 :大胆的尝试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九五章 :大胆的尝试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27     江夏怒火中烧,出手击杀白桦,毫不拖泥带水!一掌下去,隔空击中目标,只见那白桦整个身子腾空而起,兀自向前飞出丈许,这才扑通一声坠落在地。     众士兵见到江夏如此神威,都是又敬又怕。一名好事者自发上前查看白桦,惊叹一声,回禀邓清魂道:“报告将军,这人被打得七窍流血,已经没气儿啦!”     邓清魂点点头,笑道:“此人乃是火喇国密探,今日将他除去,孤叶城又少了一大祸害!”     江夏一听这话,觉得实在是值得玩味。心中奇道:“咦?这怎么听起来像是在给我表功呢?”关键就在那个“又”字,邓清魂这句话可以理解为,江夏先是击退了火喇国大军,现在又将他们的密探给灭掉了,实在不像是个里通外国的钦犯。     那些士兵们虽然都是粗人,但听出邓清魂话中之意的倒也不少。这些人本来就对江夏暗自同情,刚才又亲眼见到他施展神功,更是添了几分恐惧,此时倒巴不得他立刻生出翅膀,带着他的朋友们远走高飞,免去一场激战,当然是谢天谢地了。     可现实很难如意。江夏干净利落的杀死白桦之后,慢步踱回到林芷兰身边,抬头直视着邓清魂,脸上微带笑意,一点也没有急着逃走的意思。     林芷兰和虎穴三英见他杀掉白桦,都在暗暗叫好,同时也为眼下即将展开的大战做着准备。值得一提的是鲍柯三兄弟。直到现在,他们才勉强察觉到了不对劲,江夏之前和他们所说的那些话,似乎有一多半都是假的!刚才又见到他一掌打死白桦,这种判断就更加肯定了。     不过三兄弟心有灵犀,互相交换了眼色后,都各自在沉思,只道自己结交了江夏这样的英雄好汉,那绝对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,属于莫大的机遇,无论他是钦犯还是叛国者,这样的朋友都值得豁出命去结交!     虽然他们也感到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,很难入得了正派英雄的法眼,但细细一想,觉得眼下这一战,自己若是竭力相助,江夏对自己的看法,想来也会有很大的改观。     至于小白狼,他伸手在自己怀里掏出了一只弹弓,两大包石子从他腰间取出,在他手里颠得哗哗直响。这小孩说到做到,竟然也摆出了一副死战到底的架势!     江夏看到他们的表现,心里顿觉欣慰:“我江夏穿越前,那是连个小组长都做不了的人物,可是现在,却能有这么些人为我效命。哈哈,这他娘的就叫做人格魅力啊!”     这时候,已经有人将白桦的尸体抬走,四路士兵的包围重新变得水泄不通。     江夏眼看着这些年轻的士兵,本来腾起的热血又有些冷静下来。结合之前邓清魂的表现,他猛然间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。     “印证一下这个猜测吧!”他暗自打定了主意,“如果是真的,这些人就都不用死了。如果我猜错了,那就大不了再真打一场!”即使面对这么多的敌人,他还是有信心保护好自己和同伴。唯一担心的,竟然是对手的安危。     这些士兵同他一样,都是无辜之人。他是被冤枉的,而这些士兵,也都是受了上峰的命令前来。更何况,从他们的眼神中,江夏也可以看出他们的厌战情绪。在这样一个崇拜强者的世界,自己这样的对手,是这些普通士兵们绝对崇敬的。再加上他拯救孤叶城,间接救过他们的性命……     “邓将军!”下定了决心,江夏迈出了尝试的第一步。     邓清魂听到呼喊,应了一声:“有何指教?”     江夏远远的直视着邓清魂的双眼,在这一瞬间,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心中感觉踏实了不少。暗暗一笑,答道:“邓将军能够释放我的朋友,江某感激不尽。”     邓清魂淡淡一笑,抱拳道:“那是邓某想要光明正大的缉拿阁下。另外嘛,也是存了私心,想报了阁下当初的助力之情!”     听到统帅提到当初的流沙坳一战,风骑军士兵们都还记忆犹新。现在听邓清魂说刚才那样已经算是还了江夏的人情,都觉得自己的统帅行事分明,着实高明。     江夏道:“区区举手之劳,邓将军何足挂齿呢?”顿了顿,又道:“邓将军是光明磊落的好汉,既然刚刚提到了光明正大四个字,江某倒想问问,将军想要缉拿在下,会用怎么样的光明正*?”     林芷兰听他说邓清魂是好汉,心里一百二十个不乐意。只悔恨自己的父亲至死也不知道,此人是个为了一己私利,不惜牺牲朋友的家伙!本想插嘴骂上两句,却找不到机会。     邓清魂哈哈大笑,道:“阁下是想激我么?哈哈,天下人都说阁下武艺卓绝,邓某听了,倒有点不太相信。既然今天有这个机会,不如咱们就光明正大的比试一场吧!”     现场一众士兵听了,顿时议论纷纷。有人觉得邓清魂受了江夏所激,做出这样的决定,未免有些自不量力;有人则暗自敬佩邓清魂的光明磊落;更有人在暗暗窃喜,若是能一场定胜负,今晚的恶战那便可以避免了。     林芷兰和虎穴三英也颇觉奇怪。特别是林芷兰,她曾经见识过邓清魂的功夫,那水平绝不在自她父亲林傲之上。如今短短一月的时间不到,就算他有什么突飞猛进的进展,要和江夏比起来,那也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。     “这个小人明知不敌,却还要大胆挑战,多半是想耍什么花样,江大哥小心了!”想到这里,林芷兰凑到江夏耳边,低声叮嘱道。     江夏嗯了一声,回应邓清魂道:“邓将军果然是爽快人!嘿嘿,江某的武艺虽然不精,但能在战场上击败邪火派的掌门,那可也不是侥幸博来的!天下的朋友们谬赞江某,嘿嘿,江某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。”     这一席话说得古里古怪,许多本来敬佩江夏的士兵,都不禁皱起了眉头,暗自埋怨他沾沾自喜的态度,狂放不羁的性格。     只听江夏续道:“当初在流沙坳,江某有幸见识过邓将军的神技,今晚能有机会亲自领教,那是再好没有了。只不过邓将军可得小心,江某下手不知轻重,若是不小心伤了将军,可别再给江某加上一条袭击朝廷命官的罪过才是!”     邓清魂听他先是自吹自擂了一番,然后再将自己贬低一句,心里会意,便道:“阁下既然知道本将军的实力,那也请好生防备才是。待会儿打起来,拳脚无眼,本将军若是受伤,便立刻放诸位离去,可要是阁下败了嘛……”     江夏抢过来接道:“跟你们到大牢里走一趟便是!废话少说,接招吧!”     江夏很少在战斗中如此迫不及待的出招,这一点让林芷兰感到意外。     但见他出手招数,使的全都是阳元派的基本路子,邓清魂匆忙之下接招,竟然也能有模有样的防中带攻。     “奇怪,怎么江大哥好像在故意让着那家伙?”林芷兰毕竟浸淫武学多年,几招下来,她立刻看出了问题。     同样感到蹊跷的,还有虎穴三英三兄弟。小白狼则看得津津有味,本来盼望江夏一招制胜,眼下却见战况胶着,不禁有些失望。     风骑军的士兵们只见过江夏在流沙坳时候的武学,觉得他的水平或许比自家统帅要高,但也不会超出太多,此时的战局倒也如实的反映了这一状态。可是当今天下早已传遍,说江夏在孤叶城一战,使用冰龙水柱与邪火派掌门对战,最终将其击毙,这证明他的武功已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水平,众人不知他此时为什么迟迟未能使出那同样的神技来。     江夏知道众人心里在想什么,心念一动,一拳从邓清魂的脸颊一侧划过,另一手忽然蓄力发招,心念开始感应胸中的通灵之晶。     口中道:“邓将军小心了,冰龙将军要和你玩玩水!”     话音刚落,一柱强劲的水龙猛然击出!     “嗖”的一声,邓清魂由于事先接到了提示,竟然将这水龙堪堪的闪开了!     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叹。江夏暴喝一声,又是两柱冰龙出击。     “嘡嘡”两声,冰龙逼到邓清魂面前,竟然被他左右两掌给齐齐排断!不仅如此,接触了邓清魂的这两掌后,那两条坚固的冰龙,竟像是蜡烛遇到了烈火一般,竟然给飞速的融化掉了!     之前附着在冰柱上的真气,也随着冰块的融化而消弭无形。     众士兵齐声喝彩,江夏则是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。     “你……你难道练成了传说中的‘火神内丹功’?”瞪大了双眼,他颤抖着手指着邓清魂,不可思议的问道。     邓清魂似乎还沉浸在刚才自己的两掌招数之中,呆呆的看着手掌,猛然听到江夏问话,顿时反应过来,昂首答道:“‘火神内丹功’,邓某早已练得炉火纯青啦,哈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