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九四章 :街头戏剧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九四章 :街头戏剧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26     这个声音江夏无比的熟悉,正是来自于他此时暗暗担心的林芷兰。     “芷兰怎么会落到官兵的手里?”心里一惊,江夏后给发凉,倒吸一口凉气,暗道,“不好!那可恶的小人告密还不完,居然把她作为人质送给官府啦!”     一想到这一点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真恨不得立刻揪出那告密之人,生食其肉而后快!     “可恶!做人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?”盛怒之下,心头暗暗的做出了判断――能够做出这等事的,除了虎穴三英里那阴沉的老二,还能有谁呢?     “芷兰莫怕,你江大哥在这儿!”心头一凛,胸口提气,一句话无比响亮的说了出去,竟远远的还能折返回音。     嘈杂无比的街道刹那间变得安静下来,马蹄声脚步声,军士的沉重呼吸声,军马的间或嘶鸣声一齐中断,竟都被江夏这一句话给盖了过去!     江夏站在原地,毫无顾忌的等着四面八方赶来的军队。林芷兰如今在这些人手里,他自然要让她毫无损伤的脱身。     不多时,分别从四个方向涌来的队伍,将站在路口中央的江夏围了个水泄不通。这些人当先的都是一袭黑盔黑甲,全都骑着清一色的高头大马,江夏定睛一看,竟是自己曾经出手相助的“风骑军”!那带头的人自然也是熟面孔,正是那“风骑军”的首领邓清魂。     除了骑兵,四条街道上密密麻麻站立着更多的,则是孤叶城的城防步兵,他们手中举着的火把,将整片街区照映得犹如白昼。     邓清魂骑马站在正北方。林芷兰和鲍柯三兄弟、白桦等人站在他的身边,由一队士兵严密看守。江夏一眼看到了林芷兰,只见她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,甚至还没有像虎穴三英一样被绳索捆绑起来。     不过她脸上的不忿和反感,却是一点也不必虎穴三英少。     “芷兰她父亲和这邓清魂是老交情,流沙坳一战,咱们也帮过他,这种时候,他倒还承着这份情,没有过分为难芷兰……”江夏对这个细节倒是有些意外。     看到虎穴三英被绑,江夏心头更感不解。再看向白桦,只见他也没有丝毫束缚,脸上甚至还微微有得意之色。江夏一看便知,原来告密之人,竟然是他!     另外让江夏没有想到的是,林芷兰的身后还有一人,却是那个自己曾经托付送信的小乞丐。一时半会儿之间,他无法想明白为何这个小乞丐也会掺和在里面。     “江夏!你跑不了了,快快投降吧!”邓清魂一个眼色示意,他身旁的一名副官直了直身子,声音洪亮的命令道。     江夏哈哈大笑,道:“你们真以为这样便能拦得住我么?”     邓清魂清了清嗓子,肃然道:“大胆钦犯!死到临头还敢嚣张?”     未等江夏回话,他身旁的林芷兰愤然道:“姓邓的狗贼!枉我父亲还当你是朋友,夸你是英雄好汉!可你现在为了升官发财,却拿我作为要挟,去威胁一个被人冤枉之人!哼……你、你简直是个……”     盛怒之下,想要骂人,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句,竟自语塞。     邓清魂脸色一沉,道:“林小姐切莫发怒,邓某对你可算是够客气了!嗯,不过你说的倒也不错!你听好了,今日即使没有你在这里,我们也是非得拿下这名钦犯不可的!风骑军想要缉拿犯人,岂需借助这种手段?”     一句话说得豪气干云,听到他如此表态的风骑军士兵都齐声欢呼起来。     “来呀!将这些人放了!”邓清魂大手一挥,命令手下士兵放人。     这一出又是江夏始料未及,不禁暗道:“他是想放了芷兰他们,好让我反抗起来的时候不便施展么?”想想又觉得不对:“芷兰和鲍柯他们论武艺,绝不在任何风骑军士兵之下,姓邓的这样做,是不是太逞能了点?”     邓清魂身边,有着同样担心的还有白桦。他听到邓清魂如此下令,立刻连连摆手,甚至挡在了前来松绑的士兵之前,扭头对邓清魂道:“邓将军!这些人放不得啊!那姓江只在乎这女子一人,放了她,岂不是让他们更方便逃走么?”     邓清魂皱眉看了白桦一眼,哼道:“你是说本将军串通钦犯,想故意放他们走吗?”     周围的士兵止不住的发笑,都觉得白桦小肚鸡肠,没有他们的统帅那样大度。     白桦一时语塞,又听江夏说道:“白桦兄弟,你这一手可玩得漂亮啊!我确实没想到,你这个邪火派的密探,竟然还能够到官府去告发我!你图什么,升官发财么?”     他这么说,是以防白桦对官府隐藏身份。这一句话一语道破之后,官府的人知道这人为敌国效力,对其的信任,多少也会受到影响。     白桦哈哈大笑,道:“可惜白某已经在江少侠的劝说下弃暗投明了!章将军说他既往不咎,还说只要能抓住你,我便能将功补过,所有罪过一笔勾销!”     江夏微微沉思,觉得这其中的道理绝不会如此简单。     轻轻一笑,道:“白桦兄弟,你若只想当个清白的普通人,又何必多此一举呢?只怕是你担心邪火派的人追查你泄密之责,想要借官府之手除掉我这个唯一的知情人吧?”     江夏一语道破天机,白桦心头咯噔一下,不再言语。     只听江夏大笑一声,道:“可惜,你选错了帮手!这些虾兵蟹将,挡得了你江大爷么?”     声音继续激荡而出,震得所有人耳膜生疼。     林芷兰等人被官兵放开,很快便来到了江夏身边,朝着各个方向警戒,随时准备和官兵决一死战。     江夏轻声的朝林芷兰问了声好,又对虎穴三英一一抱拳示意。     对那名小乞丐,他则淡淡一笑,道:“小兄弟,你怎么会在这里?这里没你的事,快快离开吧!”     那小乞丐拍了拍胸脯道:“我小白狼这辈子最敬佩江大哥你这样的英雄,嘿嘿,你让我走,我还偏偏不走了!能够跟江大哥同生共死,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叻!”     江夏皱着眉头听着小白狼的一番长篇大论,同时却听到林芷兰在他耳边低语道:“小白狼知道白桦告密的事,向我通报的时候,才落到了那姓白的人手里。这里头的事情一言难尽,等咱们安全了,我再细细和你说吧!”     说着又叹了口气,道:“也不知咱们这一次能不能脱身?”     江夏回头冲她一笑,道:“有我在,谁能拦得住咱们?你我二人,加上虎穴三英三位朋友,再加上这位小白狼兄弟,咱们都能毫发无伤的出去!”     一席话说得慷慨激昂,鲍柯三兄弟和那小白狼都高声喝起彩来,更有不少心里敬佩江夏的士兵在暗暗赞叹。     邓清魂骑在马上,耳边白桦还在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。他眉头一皱,随手示意手下士兵道:“将这人架走,不要坏了本将军的战斗兴致!”     左右两名膀大腰圆的士兵应声而出,一左一右架住了白桦。     白桦暗叫不好,心道:“姓江的小子被这帮人团团围住,今晚多半是凶多吉少。我留在这里既帮不上忙,眼前这狗官也看不惯我,不如就此离开,守在圈外,若是姓江的小子侥幸逃脱,我再暗自偷袭于他……嗯,杀掉他,拿他的人头回去,掌门大人自然会既往不咎!”     他本来打算借官府之手除掉江夏,然后自己安安心心的远遁海外,做个平凡普通之人,再不用担心邪火派的追杀。可刚才江夏那一句话,让他背叛邪火派的事情天下皆知,如今他考虑的,便是怎么才能平安的重返邪火派了。     白桦也是武艺高强之辈,打定主意后,见到两名士兵上前,他登时施展真气,将那两名士兵甩了出去,拔腿便想跃出人群逃走。     邓清魂冷笑一声,道:“兀那钦犯,替本将军捉回此人,待会儿本将军留你个全尸!”     林芷兰和鲍柯等人一听,这简直就是恶毒挑衅,立刻便想出言回击。却见江夏冲他们微微摆手,回头道:“如此便多谢邓将军了!嘿嘿,看我拿下这个小人!”     白桦做梦也没有想到,此时来追击自己的竟然是江夏!本以为他和官兵双方剑拔弩张,免不了一场恶战,可谁会料到,那邓清魂竟然想出这么个馊主意来,最要命的是,江夏他还偏偏答应了!     暗叫一声不好,白桦提起精神,干脆钻入了那些步兵人群之中,任谁要想阻拦他,便直接以掌力击飞。一时间,整队的官兵大乱起来。     “众将士听令,速速闪开道路,莫要被这狂徒所伤!那钦犯要捉拿狂徒,咱们只管在一边看好戏便是,不许插手!”便在此时,邓清魂更加奇怪的命令又发布出来。     步兵队伍登时闪开,本来还想以血肉之躯阻拦住白桦的士兵们,也都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,转而服从军令。     白桦制造混乱,从而借机逃走的算盘再一次落空,只听得身后风声疾响,又是一声冷笑传来,他的一颗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。     “卑鄙小人,纳命来吧!”江夏冷笑过后,一掌击出,盛怒之下,竟然使出了“微风拂面”,“嘭”的一声,竟隔空将狂奔的白桦击飞出去!
推荐阅读: 《魔经鬼谭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楚天孤心》 《战魂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