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九三章 :怀疑目标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九三章 :怀疑目标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25     全场一片寂静,江夏侧头对汪恒道:“真看不出来,汪将军关键时刻还真有些义士风范!哼,你想求死么?我偏偏就要断了你的念想。识趣的就快快交代,你口中那所谓的大事,究竟是什么?到底是谁要你来杀我?是谁给你通风报信,告诉你我会从北门进城的?”     一口气,江夏将憋在自己肚子里的所有问题都问了出来。     他之前就意识到对方如此神秘,铁定是有什么隐情,那所谓的大事,自然就是这个了。那背后的主使者,想来也是另有高人,不追查出这个人来,自己休想有清白和宁静。     而那个万恶的通风报信之人,江夏思来想去,也只可能是虎穴三英和白桦这四人中的一个。理由很简单,这四个人都在他的谎言之下,才甘愿为他效命,江夏觉得自己无法保证那些谎言是不是真的骗到了他们。     这四人都知道自己几时出城,穿的什么衣物,也能估算出自己回城的大概时间,更都知道自己通缉钦犯的身份,只要有一个人动了歪心,想去向官府告密,从而领取赏金,今天发生的一切便都讲得通了。     猜到这四人可能告密,江夏倒并不惊奇。他现在担心的是,他们既然起了异心,那林芷兰跟他们住在一个客栈里,岂不是也可能有危险? 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抓扣汪恒脖子的手,不禁又添了几分的力道。     汪恒被捏得难以呼吸,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,口中咦咦啊啊的怪叫着。     江夏心头一惊,生怕就此捏死了他,连忙松了松手,喝道:“还不快说?”     汪恒脸色稍缓,微微露出苦笑,摇头道:“不说是死,说了的话,我全家便都得死,江少侠,你觉得我该怎么选择?”     江夏心头一凛,想来那既能调动孤叶城军队,又动不动就威胁杀人全家的人,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。     心道:“这孤叶城的章翎是兵马大元帅荣峥的人,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今晚发生这种事,那这个荣大元帅,多半便是幕后主使了。”     他一直坚信,皇帝不可能是真正想要自己性命的人。就算有人冒充自己,前去行刺皇帝,那皇帝只要仔细琢磨,便能想到其中的漏洞,接下来只需好生调查一番,真相自然大白,不至于闹到现在这样的地步,更不必命人如此凶狠的追杀。     而如果幕后凶手是荣峥,那无论从动机上看,还是结合刚才的种种细节推测,都完全能说得通。     动机方面,自己战功卓著,一跃晋升为爵爷,更获封将军头衔,最要命的,是皇帝竟然有意封自己为沙海郡王!这个郡王必然将取代章翎,成为沙海郡的一号人物,掌管原本属于他荣大元帅的地盘,仅这一点,已经足够引来杀身之祸了。     至于细节。荣大元帅虽然派人栽赃陷害,但想来皇帝还是在命人调查此事,若是他手下的人十分高调的捉住或者杀死了自己,皇帝只要细细一想,便能挑出一堆的破绽来,免不了许多麻烦。而如果自己不明不白的葬身火海,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,死无对证,而且问题也就此解决。     之前汪恒等人偷偷摸摸的行事,如果以这个推论作为解释,江夏认为这完全说得过去。     心里的思绪无比清晰,江夏开始回答汪恒的问题:“啊……原来如此!这样的抉择着实让人烦恼,不如咱们就这样吧,我来猜,你呢,则不需要开口说话,这样一来,威胁你的那人也就没法啦!”     这种时候,他想起了当初盘问白桦时候用过的方法。可是他也知道,眼前的汪恒不同于白桦,他头上的那个威胁相比之下更加迫切一些。自己若是逼着他招供,难免他会为保家人而胡说八道。即便是只让他回答是与不是,也无法保证结果的真实。     现如今他只能发挥自己察言观色的能力,在问话之后,好好的观察汪恒的脸色表情,从中读出最真实的答案来。     果然,在听到江夏这有些意外的建议时,汪恒的眼中闪过一丝感激的色彩。     江夏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细节,微微一笑,道:“很好,你这便是答应了。我开始问了,这第一个问题――叫你们设计杀我的,是章翎吗?”     汪恒注视着江夏的双眼,很快却选择了移走目光,转而侧看向不远处的地面。     这是一个回避的信号,江夏了然于胸,点头道:“很好,我知道了。那我再问你,向你通风报信的人,是姓白、姓鲍,还是姓何、姓宋?”     问了这个问题,心里却觉得有些不妥,万一那四人跑去告密,只是用了假名,这汪恒多半便不知道了。     果然,只见汪恒一脸茫然,皱着眉头,满脸的无辜。     江夏叹了口气,心道:“这法子不行啊!我问出了背后主谋是谁,问出了告密之人是谁,又有什么用呢?嗨!这姓汪的这一把火,明明就已经给了我最好的答案,我还在这里瞎问个屁啊?”     忽然之间,他“扑哧”一声,竟然笑出声来。     之前他满脑子疑点,可在捉住汪恒准备盘问的时候,却已经尽数想通,唯一剩下那告密之人身份的问题,似乎在汪恒这里也得不到准确的答案。     心头大悦,松开了汪恒的脖子,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汪将军,我可要好好的感谢你啊!”     汪恒惶恐不已,不知道江夏又要玩什么花招,连忙躬身道:“江少侠啊!我这一把火也只是奉命行事,您既然有了怀疑对象,那也别为难小的啦!至于那告密之人,他根本就没有说自己是谁,小的确实没办法告诉少侠啊!”     “好了,这些我都知道。”江夏语气稍缓,可是转而却又是满脸的鄙夷,“可是汪将军,你这办大事的魄力,还是让江某佩服不已。我可以不怪你放火杀人,可我那图老弟,未必会这么想。”     说着他扶起图卡莫,右掌轻轻在他的身上推拿了一番,是在用纯正的真气替他驱散体内的酒精与蒙汗药。     图卡莫咳嗽一声,顿时醒来。     睁眼看到眼前一番狼籍景象,他的神情惊恐不已。看了看一脸憔悴的汪恒,已经笑意跃然的江夏,他皱着眉头问道:“这儿……发生了什么事?你……你是江少侠?”     对江夏的出现,他显然十分惊讶,可定睛看到江夏身上的黑色装扮,他猛然醒悟过来:“原来你不是求和大使!”     江夏点头微笑:“我当然不是。”     图卡莫想起那剑谱一事,觉得江夏若不是火喇国大使,又岂会有一本全火喇国文字的剑谱来?本来想问这个问题,却觉得眼前的一切所带来的好奇,早已经远超于此。     江夏知他心意,便道:“图老弟,首先我得感谢你,你帮我的忙,我是不会忘记的,只要你信守诺言,有朝一日,我会报答你。”     这便是在说要图卡莫继续履行承诺,帮他保守那剑谱的秘密。图卡莫心领神会,点头不语。     江夏伸手指了指汪恒,道:“眼前这位汪校尉,本来是老弟你的上司,可是他为了烧死我,却不惜用利用老弟你,更想让你陪我一同受死。嘿嘿,图老弟,其中细节你自己琢磨琢磨,然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!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他飞速的伸出一指,在汪恒的前胸重重的点杵了一下。     巨大力量作用在汪恒的胸腔,顿时让他气息不畅,一顿之下,气血上涌,整个人顿时失去了知觉,直挺挺的向后倒去。     图卡莫听了江夏所言,回想道:“头儿今天一早就交代,让我做火喇国求和大使的翻译,还要陪大使在客馆,保护他、陪他在房间内用餐……啊!如此说来,他根本就知道江少侠的身份,也早就打定了主意要烧死我们俩?”     心头顿时怒火中烧,倒不是因为汪恒如此歹毒的想要对付自己,而是觉得此人竟然敢有伤害江夏的意图――图卡莫心头,对江夏这个英雄人物的敬仰,确实秉承了火喇国人的传统观念。这样的英雄在他眼里,根本容不得亵渎。     汪恒算是犯了大忌,图卡莫毫不犹豫,几步走到一旁一名军士面前,仓啷一声拔出佩刀,折返而回,低头冲汪恒啐了口唾沫,骂道:“小人!受死吧!”     手起刀落,汪恒一命呜呼!     此时的江夏,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城北的“缘来客栈”,他想要确定林芷兰的安全。一想到那四个人的其中一个甚至几个背叛了自己,他就忍不住的一阵担心。     身后传来图卡莫以刀杀人的声音,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邪笑,心道:“图老弟果真是爱憎分明,这仇报得痛苦哪!”     身前的军士没有人敢阻拦他,甚至没有几个人敢目光直视。     江夏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客馆的废墟,抬眼一看,却见到远处一阵红彤彤的火光闪动,环视四周,竟像是有大批人马打了火把,正在向自己靠近,而且还是呈包围的态势!     “好大的阵仗啊!”他心中暗暗感叹,“可惜了,哥没时间陪你们玩!”     刚准备起身跃上街旁的屋顶快步离去,却听到空气中飘来了一个无助的声音:“江大哥,救救我―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