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九二章 :震慑手段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九二章 :震慑手段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24     沉重的横梁急速落下,眼看就要砸到自己的头颅,江夏伸手一拍,举重若轻的将那横梁右移了几寸。“嘭”的一声,横梁一头架在了右侧那根屹立不倒的石柱之上,另一头则“喀哧”一声将左侧的墙面压塌。     斜架起来的横梁,其下的空隙给了江夏足够的坐立空间。横梁上的火苗仍未熄灭,一层层的剥蚀着厚重的木材,火焰依旧袭扰着江夏,却难以对他造成哪怕一丁点的伤害。     “冰晶护体功”的奇效,让他惊叹不已。     横梁坠落之后,整间房子很快便被大火摧毁。“轰”的一阵响,屋顶的碎瓦和周围的墙壁,齐刷刷的向地面塌下,豪华的客馆就此被付之一炬。     江夏所处的上房,由于有那根横梁的保护,所有的坍塌物坠落下来,倒很巧妙的堆砌出了一个狭小的空间。虽然里面闷热难当,更有未能熄灭的火焰扰人,常人在里头,不被烧死也会被闷死,但这一切常理对于现在的江夏来说,却不能推而论之。     “好,很好!房子塌的这样彻底,姓汪的多半会以为我早已经死得没人样儿啊!”一面运转着体内的真气,保护着自己的身体,一面调理着自己的气息,防止浓烟毒气的侵害,江夏甚至还一面盼望着汪恒快快前来,好让他结结实实的大吃一惊!     果然,当周围的火焰几乎快要熄灭的时候,横梁下的空间外,传来了一个急不可耐的声音:“快,速速查看确认!看看人死了没有!”声音同样压得很低,如同先前点火时一般。     江夏在里头暗暗回答:“姓汪的孙子,快来吧,你爷爷我已经死翘翘啦!”     这世界很多事情有时候就是心随我愿。只听得外面众军士一阵骚动,又是一番的踢皮球,都不愿进火场查看自己的生死,江夏心中好笑:“看来哥在孤叶城一战之后,还真是威名赫赫,火都烧成这样了,这帮当兵的竟然还这么怕我!”     终于,汪恒似是失去了耐心,又像是要迫不及待的查看自己计谋的成果,他一声号令,止住了众人的推诿,骂道:“一帮蠢货!没用的东西!都给老子滚开,老子要亲自查验!”     一时间,全场寂静,只听得那些未能燃尽的木料,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。     汪恒确认了江夏房间的大概位置,一步步的朝前迈进。两边是几名如影随形的军士,各自手持水桶,待得他向前一步,便及时浇灭前方残存的火星,以免他烧伤。     横梁和众多瓦砾堆砌出来的凸起外,汪恒仔细的探视了一番,终于笑道:“依我看,那人就算没被烧死,也已经被这根横梁砸死啦!哼,武功再高又怎么样?喝了咱的蒙汗药,照样跟死猪一样!”     骂了两句,吩咐道:“来啊,上头交代了,死要见尸,兄弟们把这堆瓦砾扒开,把尸体找出来,咱们就等着领赏吧!”     江夏一听汪恒要撤退,等小兵们上来挖掘,知道自己不能再拖,随即双臂用力,真气外吐,那横梁“喀”的一声被他一推推断,那一堆层层垒起的瓦砾,也在这次冲击之下,瞬间朝四面散去!     汪恒和众军士只见阵阵黑烟之中,残烧着余火的瓦砾堆忽然如炸雷般散开,烟雾层层,一阵朦胧之后,竟看到一个诡异的人影屹立其中!     “蒙汗药麻昏了了他,大火也烧得如此恐怖,甚至连大梁都倒了下来,整间屋子都压在他的身上,他竟然还能活命?不可能!”一瞬间,汪恒的心里止不住的发毛,“难……难道,他这么快就变成了冤鬼要来索命不成?”     这个念头刚生,只见烟雾中那身影已然闪动,未等他反应过来,他的脖子已经被一只铁箍般的手紧紧的扣住,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被人带去,一番飘忽,最终来到了那堆散落的瓦砾之上!     “嗬……嗬……”汪恒止不住的急喘,可好不容易通过喉咙呼吸进来的宝贵空气,却是一阵阵的呛鼻浓烟,激得他止不住的咳嗽,鼻涕眼泪顿时不停的往外涌冒。     众军士只见自己的头领被火堆里钻出的身影掳去,一时间都慌了神,甚至连叫喊惊呼都忘记了。     “那人是神啊!杀不死的!”结合到以前听到的有关江夏的传言,一些军士终于做出了这样的推论。     这个声音在众军士中瞬间传开,一瞬间,没有人敢于靠近,更没有人傻到想去营救汪恒性命的地步。     “你好啊,汪将军!”拿下了汪恒,江夏心情舒畅,干脆继续保持了他那假装的外国强调,听起来不伦不类,但在对方耳里,却是无法形容的诡异。     汪恒瑟瑟发抖,不知道该不该接话,余光瞥见江夏的身上,整件长袍竟然连个破洞都没有,不禁暗暗纳罕,信马由缰的胡乱猜测了一番,却根本找不到半个合理的解释。最后只好往玄妙的方面去想,暗暗叫苦道:“完了完了,我命休矣!这小子多半是会什么妖法,这才保住了小命,现在我被他拿住,自然是凶多吉少。”     江夏见他神色不定,微微一笑,道:“汪将军,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呢?为什么你这么大一把火,却连我的衣服都烧不坏啊?”     虽然口头上都不敢接话,但包括汪恒在内,所有人都在心里暗自答道:“是啊,究竟是为什么?”一番疑惑,众人都都巴不得江夏立刻阐明原因。     江夏摸清了众人的心思,只是大笑了一声,却提着汪恒轻轻一跃,奔向了不远处的花园一角。     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,江夏一手如拎小鸡一般的制住汪恒,另一手却轻轻扒开了花丛,伸手一抓,竟提出了一个人来!众人定睛一看,这人正是他们的同袍,图卡莫是也。     汪恒大惊失色,心道:“这杂种为何会在这里?莫非他早早的知道了我的大计,所以才告诉了姓江的小子,然后再自己躲在这里看戏?”     可是看到图卡莫昏迷不醒的样子,他又立刻推翻了这种猜测。     只听江夏道:“汪将军,你真是大方啊!想要烧死我,那也罢了,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立功心切的心情。烧死我这个刺杀皇帝的钦犯,那可真是盖世奇功呀!嗯,你大方就大方在这儿啦,想要杀我,却还派个人来给我陪葬。啧啧,你是怕做了亏心事,我化成冤鬼半夜去找你麻烦么?”     话锋一转,厉声道:“可惜你爷爷我不会领情,就算你亲自来给爷爷陪葬,爷爷也不会有半点开心的!嘿嘿,图卡莫忠厚老实,对你也忠心耿耿,这样的人,你居然舍得拿来当垫脚石烧死,我真佩服你的智商!”     汪恒自然不会知道智商是什么东西,不过听江夏的语气一会儿严厉,一会儿又像是在讥笑自己,心里便没了底,全身大汗淋漓,完全没有了点校尉风范,剧烈颤抖之余,几乎快要尿裤子了。     江夏见自己震慑的目的已经达到,便轻轻放下了图卡莫,转头对汪恒道:“你听好了,我现在要问你几个问题,你若是敢有半句虚言,我立刻叫醒图老弟,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他,然后给他一把刀,把你五花大绑起来,嗯……这样他应该可以很顺利把你干掉了吧?你觉得呢?”     汪恒知道图卡莫的脾气,他若是知道了自己如何对他,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下刀子泄愤。这样的死法,可比死在江夏手中要窝囊多了!同样是死,汪恒万万不想落得如此下场。     一阵紧张,他恍然间醒悟过来,见到周围那么些自己的弟兄,绝望之中,他也只好出声求救:“你们这帮蠢货,还愣着干什么,上啊!杀死钦犯,保举参将之位,大伙并肩上啊!”     江夏微笑着,任由他发疯似的煽动呼救。结果如他所料,那帮早就被震慑得无法言语的军士,根本就不会听他半句话,在这样的情况下,军令和威严都等于零,明哲保身才是最佳的选择。     “啧啧!”江夏叹息一声,笑道,“汪将军,都这种时候了,你还不忘骂人。说不定你对他们客气点,他们就会舍命前来救你呢?”     汪恒走投无路,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,果然听了江夏所言,立刻换了副语气,连哭带叫的呼道:“兄弟们啊,看在同袍一场的份上,大伙快去搬救兵啊,别让这厮给跑了!我死了不要紧,可不能误了大事啊!”     言罢,他整个人竟然使出了浑身之力,挣扎着抽出腰间的佩刀,举刀便要刺向自己的小腹!     江夏眼明手快,伸手一拂,劲风之下,汪恒那握刀的手根本难以动弹,“镗”的一声,钢刀脱手而出,重重的栽进了远处的石阶之中,刀身兀自摇晃,反射着周围未能完全熄灭的火光,摄人心魄。     众军士齐声惊叹,只听江夏朗声道:“谁要是敢走半步,别怪江某不客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