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九一章 :火烧客馆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九一章 :火烧客馆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23     得知了汪恒等人要来放火烧客馆的消息,江夏匆忙折返,回到了先前的房间。     图卡莫依旧趴在桌上昏迷不醒,若是自己直接逃走,他可就是死定了。     “图老弟,你瓦塔莫耶大哥够义气吧?现在就回来陪你,嘿嘿,要死,咱哥俩一块死!”口中说着戏言,江夏还真的关好了门,走到了先前的座位前,端端坐下。     取来桌上的酒壶,他揭开壶盖仔细的闻了闻,暗道:“以前看小说,都说下了蒙汗药的酒是酸的,可这东西却丝毫闻不出怪味来。看来这个世界的麻药技术很高明嘛……”     轻轻放下酒壶,忽然听到门外一阵微微的响动,他脑中飞快的闪过好几个念头,但最终还是选择了趴在桌上,假装昏迷。     他此时大可以扛着图卡莫冲出房间,保命完全不是问题,但现在什么都还没发生,自己若是想从敌人口中得到点情报,那就有些困难了。若是等到敌人下手之后,再冲将出去,一番对峙,想那汪恒慌乱之下,难免会说出点什么。     打定主意,江夏便俯身趴好,双耳仔细的收集着门外的所有异动。     “哎!你进去瞧瞧!”一个低沉的声音轻轻的说话,似是在怂恿他人。     另一人声音发颤,似是在摇头,道:“头儿要咱们一起去,你为何又要我一个人去?”     低沉嗓音那人道:“嗨!你怕什么?那家伙喝了咱们的上好蒙汗药酒,早就昏死过去啦!”     另一人鄙夷道:“你说得倒轻巧!他是什么样的人物,你以为我不知道?万一那蒙汗药没起效,我进去了被他一拳打死,你就好独自逃命么?”     听到这里,江夏不禁暗道:“原来是上好的蒙汗药,怪不得图卡莫睡得这样沉……嗯,门外那两位,随便你们进来几个,大使先生保证不会动手动脚,嘿嘿!”     门外二人自然不知道江夏的打算,兀自推诿了一番,最后决定一起到窗前先打探打探。 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轻响,上房窗户上的纸被捅出了一个小洞,一只眼睛瞪圆了往屋内窥视。     “你瞧!他们两个都中招啦!”粗嗓音那人兴奋不已,但还是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,生怕惊醒了屋内的江夏。     另一人也看了看,确信无误后,又道:“咱们真的不用进去瞧瞧?”     粗嗓音道:“这人都昏死过去了,咱们还瞧个屁啊?现在就回去复命,等着头儿下令点火吧!”     另一人嗯了一声,又叹了口气,这才幽幽奇道:“也不知头儿是怎么想的,这人不是钦犯么,咱们应该抓他回去领赏才是啊,为什么要一把火烧死,还连带毁掉这好端端的客馆呢?”     粗嗓音轻笑一声,道:“你傻啊?谁都知道这人武艺高强,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。你想想,他连皇上都敢刺杀,连那些大内侍卫都不怕,还会怕咱们这些大头兵?不是我说,咱们要是想捉他,怕是全城的兄弟加起来都不够他杀的!”     “哎!也是,这一把火烧死他,一了百了。只是这客馆,未免太可惜了。”     “这客馆又不是你家的,你心疼个屁啊?我问过头儿了,说既然咱们蒙汗药都下了,干嘛不叫人进去一刀捅死他,省得烧了这客馆。结果你猜怎么着,老子被他骂了个狗血淋头,说老子自作聪明……”粗嗓音愤愤不平,轻叹一声,道,“快些走吧,有些事啊,问不得!”     听着两人离去的脚步声,江夏兀自好笑,心道:“全城的士兵加起来都不够哥杀?哎哟喂,你这可把哥想得太毒辣了!嗯,这谣言果真是三人成虎,虽然还是有人不信我是刺客,但毕竟会有些信以为真的。”     又想:“那汪恒那里肯定有料,待会儿哥捉住他,自会好好的问个明白!”     一想到刚才那两人出去,汪恒应该很快会命人放火,江夏不敢迟误,先是在窗边确定窗外无人,接着飞快的扛起图卡莫,冲出门去,几步跨到上方外的花园围墙的一个角落,将图卡莫放在了花丛之中。     这里离客馆的房屋有一段距离,待会儿就算火势再大,也不可能穿过一片草地花园蔓延到这里来。     做完这件事,江夏本来想也呆在这里,静静的观看那帮官兵如何放火,忽然心念一动,暗道:“哥已经练成了‘冰晶护体功’,今晚便是最好的实战机会!既然有人想烧死哥,哥就让他们试试!”     想到这里豪气顿生,不作停留,又径直返回了房间,依旧在那酒桌前坐下。     不久,听到屋外脚步声密密麻麻的传来,想来是那帮官兵开始行动了。江夏虽然好不恐惧,但却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     “快洒火油!”短促的命令后,一阵浇灌泼洒之声传来,紧接着便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,江夏心头暗叹:“这帮人可真舍得下本钱,这种油在这个世界一定也不便宜吧?”     猛然联想到了自己原先那世界居高不下的油价,未免有些走神,回过神来,看到满桌的酒菜,这才顿时想通了那个疑点:“那帮人要给我下蒙汗药,同时又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撤走其他人,可他们怎么知道,我要在自己房间里吃饭喝酒的?”     若非如此,那个疏散群众的步骤,肯定就无法实施了。     “莫非图卡莫也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?他劝我在屋里吃饭,好让他的同伴们做好准备?”想到这里,不禁为自己的逻辑感到好笑,“天底下有这么傻的人么?自告奋勇的与钦犯一起喝酒,然后等着被大火烧死?”     到最后他猜测,图卡莫对军令惟命是从,也很怕别人过分在意他的混血身份,所以对上司汪恒的命令肯定是不敢违背。汪恒定然是先叮嘱过他,交代了这一细节,却没有说最后要放火烧人。     骂道:“这姓汪的家伙好不可恶,为了达到目的,竟然不惜杀死自己的下属!嘿嘿,等图老弟醒来,我是不是该叫他亲手报仇呢?”     回想起之前自己从城门一路走到客馆,沿途汪恒并没有对图卡莫说过多少话,更没有交代这些细节的机会,由此推断,整件阴谋,根本就是在更早的时间便策划好了,倒并不是自己入住客馆后,才露出了马脚,被汪恒等人看了出来。     “之前那两个厨子说那姓汪的有准确的线报?嗯,待会儿一定得问个明白,到底是谁这么神通广大,知道哥今天早上会从北门进城。”     思索间,屋外火油的倾倒声,铺设干柴枯草的悉索声渐渐停止,一个熟悉的声音低沉着嗓子下令道:“点火!”     江夏听出,此人正是汪恒。     “出动这么多人马,疏散了整间客馆的客人,可干起放火的勾当来,还是不敢光明正大,这位汪校尉到底是担心吵醒我,还是怕太多的人知道,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呢?”     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,只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从里到外都透着歹毒,更感叹这世界同样凶险,自己若不是有武艺在身,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!     转瞬间,屋外的大火轰然燃起,由于事先被遍洒了火油,火势一起,蔓延得也十分迅速。     江夏在屋内,只看到一片火光闪过,转眼间,房间的窗户大门便都被引燃了。     浓烟和热浪同时朝他扑来,情形凶险不已!     真气修为出众的他,可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调整气息,所以眼下那呛人的浓烟对他几乎不会造成伤害。     至于热浪和渐渐逼近的火苗,由于事先有观想修炼“冰晶护体功”的体验,他也并不是很担心,只是严阵以待,随时准备应付紧急情况。     “若是我这现学现卖的‘弱敌’三级功夫失手,可就得靠那些通灵之晶,又造些水来灭火逃生了!”眼前浓烟滚滚,他一边屏气凝神,一边想道,“有时间可得学学那‘龟息*’,不仅可以水下求生,对付这样的状况也一定好用得很呐!”     很快的,大火烧上了他的酒桌,屋顶上的瓦片开始三三两两的坠落,木质的横梁被火苗填满,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。屋内的温度奇高,四下乱舞的火苗,不时的触碰到江夏的身体。     “吾皮肉乃万年寒冰,莫管仙凡冥火,皆不能灼也。吾血液乃冰下之流,纵便置身炼狱,亦可不为所动……”心头杂念摒去,江夏脑中,《阳元护体经》上的文字跃入脑海。     刹那间,全身真气涌动,周身肌肤被奇妙的感觉覆盖,一阵幽凉。     “很好,就是这种感觉!看来我主动运用还不是很熟练,还得靠着外部的危险还激发这门功法啊!”     身体施展起“冰晶护体功”后,肆虐的火苗对他再也造不成伤害,甚至连身上的衣物也因此得到保护,降温之下,火舌也奈何不得,根本就无法引燃!     “实战检验是够了,现在,我是不是该出去和姓汪的聊聊了呢?”心头刚闪过这个念头,忽然听到头上“喀嚓”一声,抬头一看,竟是那粗壮的横梁被大火烧断,乌压压的朝着他砸了下来!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魔经鬼谭》 《神变》 《符篆召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