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九〇章 :毒计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九〇章 :毒计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22     图卡莫自告奋勇,帮助江夏翻译完了整本的剑谱,只觉得自己以自身所长,终究为大真与火喇两国的和平做出了点贡献,心里十分激动。     他颤颤巍巍的捧着装订好的译本,轻轻的放在了原件之上,再将两本书一起,恭恭敬敬的递到了江夏面前:“大使先生,请您过目!”     江夏见他神情庄重,甚至连对自己的称呼也正式起来,也只好正襟危坐着,伸手将剑谱接了过来,低头简单翻阅了一番。     “嗯,图老弟的字写得不怎么样,可翻译出来的句子却是通顺合理,我今天临时起意,居然能碰上这么一个一流翻译,老天爷待我果然不薄!”心里满意得很,嘴上也连连赞道:“图将军可是帮了在下一个大忙啊!贵我两国民间,自此将再无纷争啦!”     图卡莫谦虚了几句,终究还是敌不过江夏的马屁神功,被捧得满脸潮红,悠然自得。     闲聊片刻,门外有个声音道:“图军爷,劳烦通报一声,贵客的晚餐备好了。”     二人停止了交谈,图卡莫起身开门,对那人道:“将酒菜什么的都端进来吧!”他考虑到江夏的特殊身份,怕与其一起到外边大厅吃饭,引发不必要的纷争,所以干脆吩咐伙计将晚餐送入屋中。     江夏小心翼翼的将剑谱收好,心道:“也好,吃完饭再想办法脱身也不迟。图老弟帮了我这么个大忙,我怎么着也得好好的敬他两杯才是,嘿嘿……”     不多时,客馆的伙计们将丰盛的酒菜端入了江夏的上方,圆桌上顿时变得活色生香,各式的菜肴引得人食指大动。     图卡莫显然也很难见到这样的菜式,双眼呆呆的望着桌面出神。     江夏注意到那些伙计一个个脸色阴沉,做起事来似乎也是带着不乐意,心里猜测这帮人多半是知道他这个“敌国大使”的身份,故意摆臭脸让自己难看。也不去理会,直接给图卡莫满斟了一杯酒,笑道:“来,图将军!为了两国的和平,我先敬你一杯!”     伙计们见这大使和一个小兵这么亲热客气,都觉得莫名其妙,摆放完碗筷后,一个个表情怪异的走出了房门。     图卡莫也注意到了他们的神色,笑呵呵的与江夏碰杯之际,便道:“大使先生切莫在意,这些下人不知先生是为和平而来,他们现在生的可都是糊涂气啊,不值不值!”     江夏哈哈大笑:“将军说得不错,来,干!”     二人第一杯酒下肚,吃了一会儿菜,江夏开始了第二轮攻势。连续三杯酒,以和平的名义,让图卡莫根本就难以拒绝。     一连三大杯酒下去,图卡莫显然也有些发懵,晃了晃脑袋,笑道:“今……今天的酒好辣口啊!”     江夏也附和道:“可不是么?喝下去直冲头顶,晕人得很哪!”打了个酒嗝,道:“不过……为了两国的和平,咱们这交情之酒可不能不喝!为了感谢图将军的帮助,这一顿酒更是不能少喝啊,哈哈!”     图卡莫连连谦逊的摆手,拗不过江夏的劝导,又接连不断的干了三五杯。     “图将军真是好酒量!”江夏拍了拍桌子,哈哈大笑。     图卡莫满脸绯红,又是点头又是摇头,最后竟似是难以支撑脑袋的重量,嘭的一声,重重的趴在了桌上。     江夏一口喝掉杯中的酒,伸手碰了碰昏迷过去的图卡莫,喃喃道:“这酒马马虎虎,不算太醉人,嘿嘿……老弟这样睡过去也好,倒不用挨我一掌啦!”     他早打算要到夜里脱身,可无奈图卡莫太过尽忠职守,非要贴身保护他,想到最后很可能无法避免出手伤人,江夏便有些不忍,毕竟人家帮了他这么大的一个忙。这下子图卡莫直接醉倒,省去了他不少的麻烦。     不过这一醉,并不是真的没有内情。江夏身上还有通灵之晶,倒酒之时,他借用自己那冒牌的“聚合”技能,悄悄的玩弄一把障眼法,将生成物的源头定在那酒壶的壶嘴中,看上去像是在倒酒,其实却是在图卡莫的杯子里掺入了酒精,而在自己的杯子里,则干脆只倒了白水。     所以事实上图卡莫刚才喝下去的是高纯度的勾兑白酒,而江夏则只是喝了几杯水而已。这个世界的蒸馏技术并不精深,寻常人喝的都是所谓的浊酒,并不十分醉人,图卡莫猛然灌下去如此高度的白酒,自然抵挡不住,昏迷过去,顿时毫无知觉。     江夏看他一时半会儿难以醒来,又瞧见桌上的丰盛饭菜,只觉得自己之前观想修炼,倒是废去了不少的体力,现在肚子饿得干瘪难忍,便道:“嗯,大使先生今晚就要跑路,不过贵国招待盛情,大使先生实在是难以推却,这一桌酒菜,我就勉为其难的尝尝吧!”     操动筷子,开始风卷残云的品尝美味。这些天来他一心想着为林傲报仇,追回天元晶戒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敞开肚子胡吃海塞。再加上现在又得到了丰厚的回报,更意外的让图卡莫帮他完成了翻译的工作,心情大好之下,胃口自然也难得的大开。     吃喝一通,窗外夜色渐暗,江夏站起身来,拍了拍图卡莫的肩膀。见他依旧毫无动静,心道:“图老弟,你该不会就这样醉死过去吧?真要这样,我可就是恩将仇报,于心何忍哪?”     伸手在他脖子上摸了摸,能够明显的摸到脉动,顿时放心下来。     转头看了看那虚掩的窗户,暗道:“哥是要跳窗走呢,还是大摇大摆的从大门出去?嗯,现在图老弟昏迷不醒,哥直接走人也不会有人说什么,跳窗什么的,太没技术含量了!”     打开房门,迈出上房的一瞬间,忽然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。     “我今下午出来送纸条的时候,这客馆里人来人往,热闹得很,怎么现在出来,竟连刚才送饭的伙计也瞧不见了?”心里觉得好奇,干脆直接朝客馆的饭堂走去,这个时候,那里理应有人还在用餐才是。     可是一脚迈入饭堂,却见里头空空如也,半个人影也见不到,有的桌上,甚至还有残羹剩饭没有来得及收拾。     “这些人显然是匆忙离开的,这是怎么一回事呢?”心里疑窦顿生,刚准备去那些客房查探,却猛然听到了一阵悉索之声。     江夏闪身躲到了饭堂的大门背后,透过门拐角的缝隙,看到两名厨子模样的人正从后堂出来。     那个子高些的厨子道:“将军府那帮人消息究竟准不准?咱们这样做,要是弄错了,岂不是个大大的赔本买卖?”     另一人笑了笑,道:“汪校尉说他有准确的线报,肯定不会有错的!嘿!那个家伙竟然假扮火喇国大使?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火喇国要真派大使来,又岂会只来一人?他真当将军府的人都是猪么?”     江夏一听这人说到自己,又提到那个汪校尉,显然便是之前遇到的汪恒。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圈套,回想起之前的种种巧合,脸上浮出一丝苦笑,暗道:“我就说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儿吧?看来我还真是太乐观了。”     转念一想,这一次冒充,即使是陷入圈套,能够最终得到翻译本的《火焰剑谱》,那也是大大的值得。     只听那高个子厨师叹了口气,道:“他虽然现在是钦犯,可好歹是救下了咱们全城百姓的性命啊!咱们使用蒙汗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……”     另一人干笑一声,打断道:“若不是看在他救了孤叶城的面子上,刚才我就该直接下毒药!只是怕他们这种习武之人,一尝到剧毒药酒便反应过来,坏了今晚的大事!”     江夏听得心惊肉跳,想来自己刚才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。不过转念一想,心中不屑道:“怕你们在酒里下蒙汗药还是砒霜鹤顶红,你们可想不到,老子压根就没喝!”     随即便意识到,若真是毒药,现在图卡莫一定已经命丧黄泉了。     “这帮家伙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,到底想怎么对付我?”     高个厨子扯了扯那人的衣袖,道:“好了,管他是不是被冤枉的,咱们只是听命办事,也只好对不住他啦,待会儿将军府的人就要进来,咱们快些走吧!”     另一人点头道:“那是。汪校尉的计划周密,今晚那人多半是难逃一死了。那蒙汗药起码让他昏迷一个时辰,等到他醒来,早就烧得渣都不剩啦!嘿嘿……醒来?他可醒不来喽!可怜呐,也不知道他去京城这一趟,得罪了哪路神仙?”     “你也这么想哦?我也觉得,他不可能神经兮兮的去刺杀皇帝,多半还是有人陷害他吧……”     两人一边议论一边离去,声音越来越弱,最终消失不闻。     江夏侧耳倾听,气得是七窍生烟,心头怒道:“先下毒迷昏了,同时疏散掉客馆里的其他人,最后放把火把我烧死?嘿嘿,好一条周密的毒计!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汪恒,哥现在还偏偏就不走了!”
推荐阅读: 《神变》 《符篆召神》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魔经鬼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