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八九章 :观想修炼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八九章 :观想修炼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21     想通了这一节,江夏精神大振,开始仔细的顺着“冰晶护体功”的要诀,一步一步的往下进行,引导体内的真气运转,同时通过意念,尝试着观想出那书中所说的效果来。     “吾皮肉乃万年寒冰,莫管仙凡冥火,皆不能灼也。吾血液乃冰下之流,纵便置身炼狱,亦可不为所动……”默念着书上所说的这两句话,江夏慢慢的进入到一种似真似幻的状态。     周围的优雅上房,转眼间竟似是变成了地底世界,通红的岩浆从他的身边流过,滚烫的热气随之猛冲上来,逼得人无法呼吸。     江夏微微吃惊,很快便冷静了下来,暗道:“对了!我已经成功观想出了修炼的场所,接下来只要继续往下走,‘冰晶护体功’转瞬可成!”     定了定神,他开始将自己的注意力从高温上转移开去,体内的真气随之自动运转,慢慢的,竟像是在他的皮肤表层,轻轻的铺上了一层透明的保护膜!     这张膜很快产生了作用,一阵凉悠悠的感觉转眼间传遍江夏全身,心头按捺不住的躁动顿时消退下去,只觉得四周像是生出了凉风阵阵拂面,即使是那些岩浆热流并未消失,也再也感受不到丝毫的闷热了。     “很好!这是第一步,我还算顺利吧?”暗自欢喜片刻,江夏继续着自己的暗自修炼。     忽然间,脚下的岩浆像是烧沸的开水一般,疾速的翻涌起来,“咕嘟”一声,一团通红的岩浆飞溅而出,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江夏的皮靴之上。     在观想修炼的状态下,他并没有启动“白驹过隙”进行闪避,而是遵照功法修炼的指引,任由那岩浆坠落。     滚烫的岩浆瞬间引燃了脆弱的皮靴,火苗顺着裤子点燃长袍,长袍轰的一声被大火包裹,最后连他头上的面罩也不放过!     即使是在观想出来的幻境中,这样的煎熬依旧让人难以忍受。江夏现在的感觉,更是非同一般。为了快速的练成“冰晶护体功”,他直接按照最高标准展开了修炼,所观想出来的困境也是最为严苛的,同时,书上写得也很清楚,这样的磨练越是真实,最后习练出的效果,便越是明显。     任由大火将身上的衣物燃尽,整个过程中,他周身的真气竟然开始了自动的运转。那之前便覆盖在身体表面的保护膜,就像具备了智慧一般,不断的将火苗的热量化解,以此来熄灭大火。     江夏的真气储备十分强悍,这也使他在这个过程中,少受了许多煎熬。周身的大火很快熄灭,他的身上并没有留下明显的烧伤痕迹,只是皮肤烫得有些发痛。     “嗯……果然有效!孔连阳使出‘火焰剑’的时候,我离他那么远,都觉得浑身被烫得生疼。可是现在,火焰都已经贴着我的皮肤燃烧了,我却反倒没那么痛苦啦!”     心里高兴,迅速的迈入了下一步的修炼。脚下踩着的是一块漂浮在岩浆洪流之上的脆弱石块,这一阶段的观想开始,那石块竟似也耐不住高温,被岩浆渐渐的吞噬掉了!     江夏瞪大了眼睛,知道自己马上也将陷入恐怖的岩浆之中!虽然这一切只是环境,但秘籍上却也写得很明白,修炼冒进,一样会受伤甚至丧命,而且这样的伤害,与现实世界中同等条件下所受的不会有任何区别。     也就是说,如果现在江夏陷入岩浆,同时他的修炼又不小心遇到困难,他很有可能会被高温的岩浆瞬间烧成灰烬,而在现实中,他同样也会一命呜呼,连骨头渣子都不会留下。观想修炼,这是一柄实实在在的双刃剑!     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!拼了!”心里大叫一声,江夏体内的真气感受到这一决心,飞速的开始了对高温的抵御。     他赤条条的被岩浆吞噬,从脚到头,最终完全没入其中。通红耀眼的岩浆让他双眼剧痛,遍布身体周围各个角度的高温,烫得他筋骨欲断!     “‘冰晶护体功’,这是最后一步!孔连阳可以练成,哥当然也可以!”幻境之中,岩浆之下,江夏竟然也张嘴大吼起来。     密布的岩浆瞬间灌满了他的口腔,不过这一眨眼的功夫,他骤然觉得自己所受的痛苦,似乎减轻了大半。     真气开始发挥异乎寻常的作用,在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之后,他竟觉得刚刚入口的岩浆温温热热的,就像是喝了一口清茶。周围的岩浆,也渐渐失去了光芒,身处其中,就像是泡在温泉池里,每一个毛孔,都觉得舒畅无比!     “嗯?我这就算是成了?”顺利异常的通达到最佳的效果,江夏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,回想起书上所说,这“冰晶护体功”,即便是天资聪颖,同时又武艺修为极高的人来习练,最少也需要三五年,有的人甚至穷其一生也无法突破第二层的考验。 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却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里,便顺顺利利的突破了最高层,相比之下,当初学习基础武学,似乎还要困难一些!     “哎!天下哪有这么容易的事?我多半是自己哄自己,哄得有些过分啦!”江夏清了清脑子,周围的一切恐怖场景顿时消失不见,回到了现实中来,心中忍不住自嘲起来。     又想:“反正我现在也没工夫实践!不知图老弟翻译得怎么样了?”     抬眼看了图卡莫一眼,只见他一手执笔,另一只手不住的在头上抓挠,脸上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,似乎在为什么东西为难。在看那《火焰剑谱》的原件,似乎才刚刚翻译了一小半。     便问道:“图老弟,你遇到什么困难了么?”     一问出这个问题,江夏便开始在心里暗暗的扇自己嘴巴:“蠢货!他要是翻译遇到了困难,找你请教,你岂不是立刻露馅?”     怕什么就来什么。图卡莫愁眉苦脸的抬起头来,一本正经的指了指剑谱上的一串字句,问道:“老哥,你瞧瞧这‘呜鲁尔马卡,恰卡呼吧斯’,放在这里,该如何翻译才准确呢?”     江夏脸色铁青,好在戴着面罩,图卡莫根本就看不出来。他支吾了两声,笑道:“图老弟,这部大作第一次被引入大真国,你可是主笔捉刀之人哪,一切译文,由你自行决断好啦!哥哥我要是发表谬论,岂不让这译本失去了老弟你的风格?”     本以为这么一捧,图卡莫会立刻引以为傲,从而开始自行攻克难题,可江夏没想到,图卡莫这样的粗人,能够读书写字,那还是靠着他那大真国母亲的教导,现在他却搬出一套拍文人马屁的说辞出来,自然难以管用。     图卡莫果然就摆了摆手,摇头道:“老哥这就说错啦!这本秘籍事关重大,遇到难以决断的问题,图卡莫可不敢妄下结论。”     江夏看他样子,料到他必然已经有了想法,只是难以最后落笔,便道:“老弟对两国语言都掌握得十分纯熟,这句话想来是难不倒老弟的!嗯……‘呜鲁尔马卡,恰卡呼吧斯’,老弟认为该如何翻译呢?”     暗道:“好在哥紧要关头,记这句话的吐字音节倒比较准,只是不知那发音标不标准?”     图卡莫听江夏复述,怔了一怔,笑道:“我听老哥的口音,很像是毒蝎州那边的啊!”     江夏暗吃一惊:“嗯?他给我扯口音?该不会是在试探我吧?嗯,不太可能,图卡莫这样的直肠子,可没这么多心眼儿!靠!难道哥胡乱瞎学,真的说出句话来,像是那什么毒蝎州的方言口音?这也太他娘的巧了吧?”     口中呵呵一笑,道:“老弟果然是火喇通啊,不过方言口音嘛,许多地方都差不多的,听上去也不好分辨。”这句话算是糊弄过去,以防万一对方真是言语试探,不至于把话说死露馅。转移话题,问道:“对了,这句话,老弟意下如何?”     图卡莫道:“以我愚见,译成‘意念催力气,火从剑中来’,应该是最准确的啦!”     江夏咦了一声,问道:“力气?”     图卡莫点头道:“是啊,‘马卡’一词,既有力气之意,也有钢铁的含义,我想这门剑法,怕是跟钢铁没什么关系吧?”     江夏哈哈大笑,道:“图老弟啊,你有所不知,武者们通常把自己体内的力量成为真气,所以嘛,这个词译成真气,倒比力气要准确得多!”有了之前观想修炼“冰晶护体功”的经验,他清楚的知道真气在高境界武学修炼之中的重要性,这门剑法,自然也离不开它,更不会和什么“力气”、“钢铁”扯上关系。     图卡莫恍然大悟,立刻下笔开始书写,写完一句,再翻着前面的纸张,道:“看来之前那么几处,我都翻译错啦!真气?这倒是个挺新鲜的叫法……”     江夏在一旁暗自好笑:“哥不知不觉这么指点一番,搞得好像真是会说火喇国话似的。这下子,我看就算我说我不是火喇国大使,这位老弟也不会相信了吧?哈哈!”     这一关过后,图卡莫的翻译变得迅速起来,等到天色入夜之时,他已经开始了查验校对,最后再叫人取来了针线,仔仔细细的将新鲜出炉的译本装订了起来,封上了两面书皮,最后再落笔亲书了“火焰剑谱”四个大字,喜道:“这便成啦!但愿这一译本,可以化解大真国武者的怨气!”
推荐阅读: 《涅槃之梦》 《魔经鬼谭》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