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八八章 :小白狼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八八章 :小白狼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20     城北,缘来客栈。一名小乞丐刚刚伸脚踏入客栈大门,立刻遭到了客栈小二的一通呵斥。     “哪里来的小叫花?到处乱窜,当心爷爷揍你!快滚出去!”     小乞丐两只眼睛滴溜溜的扫视了大堂,根本就没有理会小二的嚣张言语。     “臭小子,叫你滚蛋,你是聋子么?”此时正是半上午的时辰,店小二着实有些闲得无聊,见到小乞丐不理自己,登时一肚子火气,几步上去就准备动手。     那小乞丐灵巧的躲过店小二的一巴掌,大声道:“你这个不长眼睛的狗东西,不知道爷爷我是谁么?”     店小二心想自己无论怎么回答都要被占便宜,更是气恼,随手抄起一根条凳,就朝小乞丐身上砸去。     “住手!”     一声清脆的呼喝传来,店小二被这声音震得愣住,高举的条凳一时间也没有落下。     回头一看,果然是这几天客栈里的大主顾,一脸怒容的他顿时变得眉开眼笑,轻轻放下条凳,躬身道:“木小姐,是您哪!怎么,难道您认识这小叫花?”     来人便是林芷兰。这些天她和江夏住在客栈,假扮的是大富之家的子弟。实际上,这方面她根本无需假装,从小生长在正天庄,再加上父亲林傲的宠溺,她早就养成了出手阔绰的习惯,所以客栈上下对她都十分客气。     林芷兰身后,是白桦和“虎穴三英”,几人估摸着江夏应该回来了,便都决定到大堂来等候。     听到小二问话,林芷兰一怔,摇头道:“我不认识这孩子。不过光天化日之下,你一个大人,出这样的重手欺负一个小孩,未免也太霸道了!”     那小二心里不以为然,嘴上却连声称是。     未料那小乞丐却朗声说道:“木小姐,您仔细瞧瞧,您真的不认识我么?”     林芷兰秀眉微蹙,又看了那小乞丐一眼,确信自己未曾见过此人,可她却见到小家伙冲她狡黠的眨了眨眼睛。     “他有话要对我说?”林芷兰心道,“对了!多半是江大哥叫他来的!”     随即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改口道:“啊!原来是……是表弟啊!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?”一时之间,她也想不出别的假身份来,随口叫了小乞丐一声表弟。     小乞丐乐得合不拢嘴,笑道:“我的好姐姐,您可吓死我了,如果你认不出我来,我怕是要被这该死的看门狗给打死啦!”     店小二敢怒不敢言,对眼前发生的事,心里是一百二十个的不相信。     白桦和鲍柯等人看在眼里,也知道其中必有猫腻,都很识趣的选择了沉默。     不多时,认了表弟的林芷兰叫了一桌酒菜,等候的空当,小乞丐交出了江夏让他转呈的书信。     林芷兰展开豆腐块看罢,顿时如释重负。白桦和鲍柯等人也是满心期待,听到她转述江夏的消息,也是连声叫好。     众人心情大好,对小乞丐也是礼遇有加,请他美美的吃了一顿大餐。     喜悦之余,林芷兰便对江夏需要晚归的原因感到好奇,便问那小乞丐道:“表弟,叫你带信的人,现在在何处?”     小乞丐双眼一转,笑道:“我的姐姐,看来您还真是要给俺找姐夫哥啦,哈哈!那位哥哥在‘客来居’,交了*给我,就又回去啦,不知道他会不会背着姐姐你去找别的女人?”     林芷兰双颊绯红,她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油嘴滑舌的小孩子,竟然会说出这么多与年龄不符的调侃话语来。不过好在也听明白了个“客来居”,她立刻转向白桦,想从他口中探听点消息。     白桦心领神会,道:“‘客来居’是官办的客馆,招待的都是达官贵人和外国使节。”     鲍柯听了扑哧一笑,低声道:“想不到咱们老大如此神通,明明被官府通缉,却还能住进这种地方!嘿嘿……”这些天他们三兄弟都盼着早日加入圣火派,对江夏也是铁了心的想要巴结,所以口中的称呼也早就变了。     小乞丐听到“通缉”二字,大为不忿的说道:“要我说啊,那些狗官没有一个是好东西!那位哥哥多好一个人啊,做了那么惊天动地的事,竟然还有人想要捉他!”     说这话的时,他那双透着机灵气的眼睛,不时的在白桦及虎穴三英身上打量。又道:“表姐,这几个都是些什么人,怎么跟你在一起?”     林芷兰听他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     鲍柯瞪了他一眼,低声骂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咱们小姐赏你吃饭,那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,你可别在这儿得了便宜卖乖!识趣的,收拾点盘里的剩菜,赶紧滚蛋吧!”     小乞丐毫无惧色,笑道:“随你怎么说。我这个表姐可是认定啦!我小白狼一见她就十分投缘。”压低了声音又道:“你们想过河拆桥啊?要是我这个假表弟露馅了,没准就会有官府的人来盘查你们哟!”     白桦手中握着一个酒杯,凝神运气,顿时将那酒杯捏成了粉末,悠然道:“小朋友,这种威胁手段,你还是乖乖的收起来吧!木小姐可没工夫理你!”     小乞丐见林芷兰果真是一副不悦神情,摇头叹道:“可惜可惜,我那未来的姐夫哥就要栽在小人手里喽!”     江夏安然回城,这本来是一粒定心丸,但随后却原因不明的进了官办的客官,又显然是因为无法脱身,才叫人带信回来,这一切让林芷兰不得不陷入猜测,徒然担心。此时又听到小乞丐这样的论断,她再也难以克制,斥道:“好你个不懂事的小乞丐!你若是对你那哥哥心存半点感激,就不要在这里继续捣乱!”     小乞丐撇了撇嘴,叹道:“哎!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哟!既然表姐你听不明白,那我也不妨挑明了说。以我神机妙算小白狼的推测,今天夜里,便会有大批官兵去‘客来居’,打搅我那姐夫哥睡觉!”     林芷兰闻言倒吸一口凉气。未等她继续追问,白桦已经站起身来,斥道:“你个小乞丐若是再在这里胡说八道,惹得木小姐担心,当心我撕烂你的嘴巴!”     转身对林芷兰道:“木小姐请勿担心,红大哥行事机敏,他潜入‘客来居’,定是有要事要办,以他的机智,决然不会有什么危险。退一步讲,就算这小子所说成真,凭红大哥的本事,那些窝囊废官兵也伤他不得!”     林芷兰一听此言不虚,顿时平静许多。终于平和了脾气,和颜悦色的对那小乞丐道:“小弟弟,你若是缺钱花,姐姐可以给你,若是没吃饱,咱们可以继续点菜,你可别说些毫无来由的话来吓我啦!”     小乞丐大摇其头,起身拍了拍屁股,扭头便朝客栈外走去,边走边说: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!小白狼行走江湖多年,讲究眼见为实,从来不胡说八道,信与不信,就在姐姐一念之间,嘿嘿……多谢你的这顿饭喽,后会有期!”     林芷兰听着他这一口江湖气十足的道别,又琢磨着话里的深层含义,心中再次杂乱起来。     白桦阴沉着脸,望着小乞丐离去的背影,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。鲍柯和宋赞大骂着小乞丐的不识趣,何耀中则低头饮酒,一言不发。     此时的江夏,正在“客来居”的上房里,埋头翻阅着《阳元护体经》。图卡莫的翻译进行得很顺利,出于对江夏的承诺,他的每一字每一句,都经过了严密的斟酌,所以速度倒并不是很快。     江夏闲着无事,这才打开了这一战的另一件战利品。他想《火焰剑谱》既然即将真正入手,自己自然要尽快的练成“冰晶护体功”,达到“弱敌”三级,以确保自己施展“火焰剑”的时候,不会伤到自己。     “这‘冰晶护体功’果然神奇,竟然能通过意念,降低人体对高温的耐受性!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!”粗略的阅读完功法的内容,江夏不禁暗暗感叹。     心念一动,干脆也一并翻阅了其它的护体功法。稍稍总结便发现,所有的功法都没有明确的修炼方法,每每讲到重要关节,便说要修炼人“慎思笃信”,深信不疑的去观想功法的最终奇效。     “‘慎思笃信’?”这个词给江夏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“这和咱们阳元派的十二字真言倒是相差无几!深信不疑的去观想功法的奇效?这就和自己哄自己一样嘛……要是这样的神功真能靠想想便能练成,那这‘弱敌’三级,就不至于难道那么多的英雄好汉啦!”     可是转念一想,又念道:“话说回来,我从习武开始,一路走来,好像都没有经过多少的挫折,所依靠的,也就是陈叔说的那句话――人都是逼出来的,没有什么做不到,只要相信自己,就会无所不能。嗯……无论是拳脚兵器功夫,还是后面修炼真气,学会《阴阳和合经》,甚至到后来莫名其妙的和毒水虫后沟通交流,这一切的一切,好像道理都差不多啊!”
推荐阅读: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武炼巅峰》 《符篆召神》 《无上武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