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八七章 :接着忽悠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八七章 :接着忽悠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19     图卡莫见到江夏欲言又止,又是满脸焦急的样子,也打心眼里替他着急,迟疑了一会儿,才下定决心追问道:“大使先生,若有事能让图卡莫效力的,图卡莫义不容辞,先生就别犹豫了!”     江夏暗自感叹:“这位老兄还真是老实巴交,我这样吞吞吐吐,他多半是以为我是碍于他面子,不想请他帮忙吧?”     脸上依旧是一副无可奈何的焦急模样,摇头道:“图老弟你有所不知,这件事事关重大,往小了说,这关系到贵我两国的民间交往,往大了讲,可是直接左右着目前的局势啊!”     图卡莫一想,这件事无论是大是小,听起来都确实很重要,便道:“国家大事,图卡莫是不太明白的,我只知道,若是能为两国和平做点事,那可是积德之举,大使先生若是需要帮助,但讲无妨!”     江夏等他说完这句话,像是卸去了一块心病一般,长长的吁了口气,幽然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。孤叶城一战,不仅是贵我两国军方的较量,两国的武者们,也纷纷参与进来,最终影响战局的,也是一位来自武林的英雄。”     图卡莫一听这是聊到了江夏,双眼登时放光,声音也高亮了许多,道:“那是不假,江爵爷端的是咱们大真国之福,更是咱们孤叶城的大救星!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这才想到自己以这样的身份,当着敌国大使的面,大肆戳弄人家的痛处,着实有些不妥,当即闭嘴不言。     江夏表现得很大度,对图卡莫的发言表示赞同,接着道:“江少侠英勇非凡,那确实不假,可问题就出在这里了――贵国的大批武者为了解孤叶城之围,从全国各地赶来,结果却因为江少侠的英勇,让他们白跑了一趟。千里迢迢满怀报国立功之志而来,最后却只能扫兴而归,咱们的国王便想,这些武者们心里,多半会更加记恨咱们火喇国啦!”     图卡莫一听江夏这分析,心里也在暗自推测:“是啊,战功谁都想立,可那些武者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爵爷加官进爵,自己捞不到半点儿好处!他们一个个的在孤叶城呆了这么久,不就是希望火喇国再打来,好给他们施展的机会么?”     江夏接着说:“这些神通广大的武者们若是记恨上了咱们火喇国,难免会有人前来挑事,影响两国的和气。嘿嘿……为了避免这种情况,咱们国王提议,用一本珍贵的武功秘籍,来平息这些武者的怒气!”     图卡莫一听,当即一拍大腿,叫道:“这个法子好!我听说武者们看重习武修行,远远胜过其它一切私利,如果能给他们一门高深的武艺学,他们自然不会再记恨火喇国啦!”     江夏心中一块石头勉强落地,暗道:“兄弟,你这样说就对喽!”伸手从怀中掏出了那本《火焰剑谱》,说道:“这本剑谱是咱们火喇国的武林至宝,国王下令将其转交给大真国的武林领袖,只是剑谱上的文字乃是火喇国文,若是就这样交送人家,未免显得有些不近人情。”     图卡莫道:“不错!送一本无法读懂的秘籍给人,说不定还会被人误以为是挑衅之举呢。”     江夏点头道:“图老弟所言极是。将剑谱翻译成大真国文,我也是在来孤叶城的路上才想到的,若是真能如此,最后剑谱交呈到人家手里,咱们才能真正的放心啊!我本来是想在今晚自行翻译,可无奈我大真国文字学得粗浅,万一翻译出错,岂不是弄巧成拙?哎……”     图卡莫一听江夏叹气,二话没说,当即便抢道:“那还不简单!大使先生,我替您翻译不就行了?”心中还在奇怪:“他问了我是不是两种语言都会之后,就应该立刻叫我帮忙嘛,为什么要说这么些来龙去脉?这个老哥,真是太过谨慎啦!”     江夏见他有些不解,便道:“图老弟有所不知,这本秘籍关系重大,是咱们送给大真国武林大派的礼物,可不能泄露半点内容到其他人的眼中啊!”     图卡莫当下便急了,争道:“先生未免也太信不过我图卡莫了!若是需要保密,图卡莫翻译过程中,决然不会记下半个字走!再说了,图卡莫只是个大头兵,根本和武林中人就不沾边,就算天底下最精妙的秘籍让我去读,我也无法学会一招半式――大使先生,您还担心什么呢?”     江夏终于通过自己的言语,激得对方主动承担下了这门众人,并且承诺了不会外泄。若眼前说这些话的是其他人,江夏定然不会就这样交出剑谱让其翻译,但经过之前的交流,江夏已经掌握了图卡莫的性格,这样一个忠厚之人,是断然不会说谎的。     像那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家伙,在这个世界里,毕竟还是少数。     再者说来,江夏现在已经能够从人的呼吸吐纳中,判断其是否修炼过武功,更能大概看出修炼的层次来。眼下观察图卡莫多时,他早就知道,这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大头兵,除了粗浅的刀枪剑戟手艺,确实是和武者这两个字不沾边。     一句话,《火焰剑谱》交给他翻译,靠谱!     江夏不动神色,又装作谨慎的犹豫了一会儿,这才叹道:“抱歉了,图老弟,并不是哥哥不相信你,只是此事确实太过重要。现在老弟都这样表态了,哥哥若还是不肯信你,那就是哥哥的不是啦!喏!这本剑谱,就请老弟今天帮忙翻译出来吧!不过……我请老弟帮忙这件事,同样得请老弟保密才是。”     图卡莫终得到信任,脸上笑开了花,连连点头带拍胸脯,道:“大哥放心,图卡莫一定把每一个字都翻译得仔仔细细,出了这门儿之后,立刻忘记这回事!这样说,大哥放心了吧?”     江夏哈哈大笑,将剑谱递了过去,拍着图卡莫的肩膀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那是那是,你办事,我放心,哈哈……”     一番谨慎有加的对白,江夏编织了一个最适合图卡莫性格的套,让他钻进去之后,便能如己所愿的翻译出《火焰剑谱》。这种事半点都马虎不得,既不能让对方生疑,更不能露出丝毫的威逼之势,最理想的结果,便是像刚才那样,由对方抢着打包票要将事情做完……     看着图卡莫有条不紊的准备笔墨纸砚准备开工,江夏心里暗自自嘲:“他奶奶的,哥是不是太阴险了点儿?这样欺骗人家老实人的感情,还说什么要把翻译过的剑谱交给武林领袖……嘿嘿,不过这个哥可没骗他,总有一天,哥会成为这个领袖的。”     胡思乱想了一阵,看着图卡莫专心致志的开始对照剑谱落笔翻译,江夏彻底放下心来。这时他才又想起了什么,伸手拿起笔架上的另一只毛笔,取过一张纸来,笑道:“大真国话倒不是特别难学,可这书写起来嘛,实在是太过繁琐啦……我这儿久不动笔,都不会写喽!”     一句话像是在闲聊,实际上却是起着试探的作用。如江夏所料,老实巴交的图卡莫,一旦专心于某件事上,周围的干扰对他很难起效。刚才这一句闲谈,他只是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声,以作回应。     与此同时,江夏抓紧时间,在那白纸上写道:“大事已妥,一切安好,晚些归来,勿念,保重。”     双眼注视着图卡莫,确定他没有注意到自己,这才一把将那写了字的白纸揉成了团,念道:“真是越写越丑,难看死了!”起身开门,像是要去将那纸团丢掉。     图卡莫专心致志的翻译文字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江夏的举动。     江夏暗叹机不可失,三两步走出客馆,来到街边,抬眼一看,寻到了一名衣衫褴褛的小乞丐。     他飞快的打量了周围,确信没有人注意到自己,这才揭下面罩,笑眯眯的冲那小乞丐招了招手。     小乞丐见到他,双眼中闪过一丝光芒,拔腿便朝他跑了过来。     江夏手中早已准备好了碎银子和那张已经被他折叠成豆腐块的纸张。等那小乞丐走拢,他一手亮出了碎银子,笑呵呵的说:“小兄弟,你能帮我带个信么?”     那小乞丐咧嘴一笑,脆生生的答道:“没问题。”     江夏拿出那只豆腐块,说道:“把这个送到城北‘缘来客栈’,交给一位姓木的小姐。”将豆腐块递到那小乞丐伸出的手中,待得他点头答应,才将那碎银子一并给了。     他和林芷兰入住客栈,都是用了假名,他改姓了红,而林芷兰则假称姓木,都是从他们本来的姓氏变化而来。在这样一个人口并不稠密的世界,江夏并不用担心小乞丐过去送信,会那么巧遇到一个同是姓木的小姐。     见到小乞丐答应得爽快,江夏还以为是自己的大方出手起了作用。没想到那小乞丐忽然将手中的碎银递了回来,咧嘴笑道:“咱们整城人的性命都是大哥救的,替您跑腿送信,我可不敢收钱!”     话音刚落,已经转身朝着城北跑去。     江夏怔在那里,呆望着手中的碎银子,脸上的笑容很是复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