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八五章 :冒名顶替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八五章 :冒名顶替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17     天刚蒙蒙亮,江夏将孔连阳的尸体埋葬之后,骑上马向孤叶城奔去。     边走边想:“哈哈,这一战我干掉孔连阳,可真有点打boss爆东西的意思!《阳元护体经》和那《火焰剑谱》,那可都是极其稀罕的极品啊!”     这一瞬间,他恍然回想起自己穿越前,那些经常坐在电脑前面彻夜苦玩的网络游戏。     “奶奶个熊的,再好玩的网游,那也比不上哥亲自穿越,亲手这样一层层的升级有快感,更比不了哥这样痛快淋漓的打怪夺宝啊!”     心中欢喜,只盼快些见到林芷兰,告诉她复仇得报这个好消息。     只是现如今,进城便成了一个小小的麻烦。以江夏的武功,自然可以在天色昏暗的时候潜出城外,不被那些守城的士兵发现,可是现在,天色已经亮了不少,赶早市的乡下居民们,也都开始迫不及待的想进入城中,出于安全考虑,守城军士们的盘问会变得更加严格,江夏要想不惹麻烦的进城,并不容易。     不多时他策马来到了残破不堪的城北门,果然不出所料,一批背扛肩挑着山货蔬果的商贩,正在那里依次接受城卫军的检查。     侧耳倾听,依稀能听到军士们那粗大嗓子吼出来的只言片语。     江夏听了一会儿,倍感事态不妙。军士们口口声声说什么“逃出城去”、“伤了几条人命”,更提到什么“钦犯”、“捉拿”等字眼,不用说也知道,他们一定是受了上面的命令,加强了对进出城人员的清点,希望能找出那名钦犯。     至于军士们口中的的钦犯到底是不是自己,江夏还有些心存疑虑:“我昨晚偷偷摸摸的出城,并没有伤害他们半个人,他们怎么会说什么‘伤了几条人命’呢”     凝思片刻,忽然豁然,暗道:“哎!我真是笨得可以!要说出城之时杀人这种事,多半也只有那姓孔的才干得出来!郁闷啊,没想到那姓孔的明明已经死了,却还能给我找些麻烦!”     不管官兵们想要搜寻的钦犯是不是自己,江夏知道,自己终归是要进城的,而且在没有必要的时候,他绝不愿意伤害任何一个无辜者的性命,那些军士一个个恪尽职守,执行着上风的命令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不对。     江夏的身上套着一袭黑袍,甚至套着黑色的面罩,再加上他胯下骑着的那匹黑色的高头大马,从上到下全黑,这让他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。或许用冷峻和肃杀,勉强能够准确的概括。     周围那些想要进城的农人们,大多都只是身着粗陋的棉麻衣物,更不可能有什么高头大马骑乘,那些骑着毛驴骡子赶路的,已经算得上是大户了。     当江夏猛然意识到自己的与众不同会带来麻烦的时候,一切都太晚了,残破城墙上的一名军官模样的家伙伸手招来一名城防军士,低头在其耳边耳语几句之后,那名军士立刻走了下来,叫了两个同僚,一起朝着江夏走了过来。     江夏在之前与孔连阳战斗时,一点也没有有过要逃走的念头。可是现在,他忽然有了这种打算――如若不然,自己动手和城防军交战,胜利是肯定没有问题,但就算突破了防线进了孤叶城,要想再安然的带着林芷兰离开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     可现在若是掉头逃走,让林芷兰和白桦及鲍柯等人呆在一起时间太长,江夏也不放心。毕竟那两帮人,一个是邪火教的密谈,另外三个,则是被自己骗得团团转的无常小人。     当然,更为重要的原因是,若是久久的没见到自己归去,林芷兰等人多半会以为自己已经遭遇不测。江夏从来不喜欢让人为自己担惊受怕,所以,他必须尽快的进城。     眼见着三名全副武装的军士朝着自己走来,江夏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,如果有必要,他觉着自己可以暗中使出真气,对其中一人以性命相逼,让其带自己过关进城。思来想去,这似乎是唯一可行的办法。     满脑子充斥着对这个法子可行性的怀疑,江夏皱着眉头,暗暗蓄力。     那名年轻军士走到江夏的马前,抱拳招呼,朗声道:“请问阁下,可是火喇国来的求和使者?”     说着回过头去,对身后的一名同伴道:“图兄弟,你用火喇国的问问他!”     那姓图的军士点点头,抬头对江夏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。     此时在江夏周围,那些准备进城卖货购物的商贾村民们,呼啦啦的围了过来,听说眼前这个满身黑衣的家伙可能是火喇国的求和使者,老百姓们自然都十分来劲。     前些日子的一场大战,火喇国虽然败退而去,但一向心高气傲的他们,可从来没有说过要结束这场战争,如今求和的人来到城下,似乎边境的动荡很快就会结束了,无论是商旅还是附近的村民,都十分期待。     江夏本想摇头否认,可一旦否认,对方自然会要求自己摘下面罩,查验一下身份。可现在自己要是承认下来,待会儿几句话对不上来,说漏了馅儿,依旧免不了一场风波。     想来想去,他还是下定了决心:“管它三七二十一,哥就姑且冒充一把,先进了城再说!”     至于那稀奇古怪的火喇国语言,江夏根本就没放在心上,他冲第一个问他话的那名军士点了点头,用一种外国人说中文的古怪腔调,大声道:“湿的!窝纠湿嚯啦锅秋喝搭事!青葛虾呆窝金秤,面见你们的章将骏!(是的,我就是火喇国求和大使!请阁下带我进城,面见你们的章将军!)”     那军士乍一听江夏的腔调,还以为他是在说火喇国话,仔细一回味,这才眉头舒展,笑道:“原来大使先生会说我大真国话,只是这腔调嘛,嘿嘿,也太不地道了点!”     作为战胜国,这军士当着一个求和大使的面,如此直接的言语奚落嘲弄,当然也无可厚非,同样的,江夏的古怪强调,也立刻引起了周围群众的一阵哄笑。     江夏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说道:“妮门大真国花难薛得很,窝能说成蛰样意经不错啦!(你们大真国话难学得很,我能说成这样已经不错啦!)”     那军士哈哈大笑,道:“你听听咱们这位图将军,学你们的叽里咕噜话倒是标准得很。要我说啊,你们火喇国的人是脑子太蠢,咱们大真国话是上古仙人所创,又岂是你们这种番人能够随便学会的?”     那姓图的军士听同伴称自己为将军,乐得憨憨发笑,伸手挠着后脑勺,随口又叽里咕噜了两句……     江夏听对方如此贬低火喇国人,心中自然不会有丝毫的怨怒,只是频频的点头,一副俯首帖耳的模样。     这确实很像是个战败国的求和大使。     那军士得意洋洋,周围百姓也倍感出气。又听那军士问道:“大使先生,你为什么单单一个人来?你们火喇国在咱们孤叶城杀人放火,现在要求和了,莫非是怕咱们报复你们的来使?”     这个问题,让周围的百姓立刻想起了大战当晚,孤叶城火光冲天的场景,在那一战中失去家产亲人的,顿时变得激动无比,连声叫骂。     江夏无奈的摊了摊手,道:“求和之事,由我瓦塔莫耶全权负责,没必要再多带人。这位将军,这里让我感到十分不舒服,请将军速速带我去面见章将军吧!”(为避免有凑字数之嫌,我就不把那表达古怪语调的句子写出来啦,大家自己念叨吧,哈哈!)     那军士见到江夏的胆小模样,更是乐不可支,朗声道:“请大使先生放心!咱们大真国是礼仪之邦,古往今来,两国交兵都不斩来使,你虽然是咱们的敌人,但现在,我汪恒却能拍胸脯保证你的安全!请你下马随我来吧!”     江夏下了马来,右手按住心口,微微鞠躬,行了个番邦之礼,道:“多谢汪将军!”     周围百姓群情激奋,但在汪恒等人的震慑下,却也不敢有什么出格的举动,顶多也就是叫骂几声,对江夏这个冒牌货全然无效。     “大使先生,这大热的天,你脸上套着个头罩,难道不热么?”快到城门口的时候,汪恒忽然随口问道。     江夏摇头道:“汪将军有所不知,这是咱们火喇国的风俗,无论多热的天气,出门在外,也都要戴头罩的。”     一句话答完,忽觉大事不妙。暗道:“糟糕,我忘了这儿还有个会火喇国话的人!如果他是个火喇通……”     果然,只听那姓图的军士奇道:“大使先生,我曾经在火喇国生活多年,从未听说过这个风俗啊!”     汪恒一听,果然生疑,停下脚步,回头上下打量了江夏一番,刚准备说什么,却被江夏打断。     “图将军,在下生长的地方地处偏远,有些古怪的风俗习惯,自然是无法全国传开的。”     听了江夏的解释,姓图的军士点了点头,道:“这话倒也不假,火喇国虽然比不上咱们大真国这般辽阔,却分了好些个少数民族,稀奇古怪的风俗习惯,那也是有的。”     汪恒一听,这才面容舒缓,继续回身带路。     江夏额头冷汗不止,心里暗暗庆幸:“还好这姓图的小子脑筋不太灵光,要是他问问我家乡在哪儿,老子立马就得露馅!嗯……都走到这里了,如果再被逼得出手伤人,那也太没有技术含量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