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八四章 :大丰收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八四章 :大丰收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16     口吐鲜血的孔连阳看上去痛苦不已,浑身开始了剧烈的颤抖,脸上身上的肌肉,也随之不断的抽搐。加之他之前被江夏造出的硫酸液毁容,现在这番模样,看起来更是瘆人。     面对对手的“火焰剑”,江夏可以做到面不改色,可眼下见到孔连阳这个样子,他反倒觉得有些心虚。心道:“我刚刚没有半招伤到过他,不可能让他受什么内伤才对。现在他竟然开始吐血,莫非是准备和我拼命?”     在他看来,自知处于绝境的孔连阳很可能给自己也来个揠苗助长,就像当初的雷盛一样,以自己身体受损为代价,来换取暂时的强悍实力。     静静的观察了一会儿,他却没有发现对手有什么异常。孔连阳不住的抽搐、吐血,身上的经脉似乎也开始诡异的跳动起来,除此之外,他没有半点再度进攻的迹象。     “孔先生,您这是要做什么?莫非你还修成了绝世神技蛤蟆功不成?”心中疑云未散,又看到孔连阳双腿跪地,双手撑直的样子,江夏便随口问了一句。     孔连阳喉中“嚯嚯”的响了几下,脸上显出极为痛苦的表情,只听他含混不清的挤出了三个字:“杀……了……我!”     这三字气若游丝,又透着浓浓的期待,江夏一听便猜到,孔连阳此时身上正承受着无比巨大的痛苦,乃至于让他宁愿就此死去!     “哎!”江夏叹了口气,“怎么说咱们也是同门一场,现在你手无寸铁,我要杀你岂不是有些趁人之危?”一边说,心里一边好笑,只因他太恨眼前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,以至于根本不愿出手帮其减轻痛苦。他才巴不得孔连阳多遭点罪,这样才算得上是罪有应得。     孔连阳无奈的摇了摇头,口中的“嚯嚯”声越发的频繁,接着又结结实实的吐了两大口血,双眼顿时变得毫无生气,身子直挺挺的朝着前方倒去。     “嘭!”正待江夏上前查看孔连阳是生是死之时,一个如气球爆裂的声音猛然响起,“呲”的一声,一团殷红之物瞬间从孔连阳身上射出。     江夏立马进入了“白驹过隙”的状态,轻巧的闪避了团液体,同时定睛一看,才发现那原来是从孔连阳背上的一条爆裂血管中所溅射出来的鲜血!     这样的场景,让江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     紧接着,还未等他想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相似的场景,孔连阳那倒在地上的身子便开始了恐怖的连环爆裂。     “啪啪啪啪!”他的双手双腿,脖子后背,总之是周身的经脉穴位,血管肌肉,都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,令人咂舌的相继爆开。     江夏右脚轻轻一点,整个人退出到危险范围之外,只见孔连阳那本来就有些不堪入目的身子,在经过一番恐怖的爆裂后,已经变得难辨人形。     “他……他就这样死了?”心里自问一句,江夏还有点不太相信,这样一个嚣张跋扈的对手,竟然就这样命丧黄泉。“虽然哥现在占尽上风,但拜托你也象征性的和我打一打嘛,就这样死掉,多没意思!”战斗结局已定,他的心里略感轻松,自然便有了胡思乱想的心情。     “不过么,这样死也算是真正的罪有应得了!要是靠我杀了他,多半也就是一两刀了事,这下倒好,先是硫酸毁容,又是浑身爆裂,简直跟扒皮和凌迟差不多啦,被姓孔的害死的那些冤魂们,你们可以安息喽!”     又想道:“不对不对,要是我来,多半也不止砍他一刀两刀。这家伙害得哥无辜受冤,更害得正天门内乱,害得芷兰现在有家难回,再怎么说,哥也得在他身上捅十个八个透明窟窿才解气!”     虽然这样想,但一回想起刚才孔连阳那真心求死时的渴望眼神,以及自己当时的搞笑拒绝之词,江夏还是忍不住好笑。     “得了!人没有亲手杀成,这怨气嘛,也发泄得马马虎虎,要是不捞点好处,简直对不起先人!”他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朝着孔连阳的尸身走去。     那把上古神兵“真金刺”,引起了江夏浓厚的兴趣,既然孔连阳这个不义之主已经丧命,那自己将之据为己有,自然是无可非议。     “烧不化、冻不脆,遇到酸也不会被腐蚀,这等宝剑,哥可不能让它这里和姓孔的陪葬!”低头寻觅,却不见那“真金刺”的踪迹。     找了一圈,最终才注意到了孔连阳的尸体。用手中长剑将尸体翻起移开,短小精干的宝剑赫然出现,此时的剑身已经整个被淹没在一滩血水之中,看上去颇有几分肃杀的味道。     用手中长剑轻轻一挑,“真金刺”直接从血水中跃上半空,江夏左臂抬起,“着”的一声,一股清水冲出,刷洗在那下坠的短剑之上,上头的污渍随之去除,宝剑恢复了闪闪发光的光泽,最终被江夏一把握住剑柄,收入腰中。     “哎!孔先生啊,别怪我江夏不念同门之情,嗯……虽然你是个冒牌货,更是个大大的混蛋,可你毕竟已经死了,哥还是勉为其难,给你挖个坑好生埋葬,免得暴尸在这荒野之中,被那些猫儿狗儿吃了。”     一边似笑非笑的对着孔连阳的死尸说话,江夏一边施展真气,靠着手中的铁剑在沙地上挖起坑来。     信口又笑骂道:“他妈的,你这肉是浓酸腌制过的,还玩了一把自爆,味道多半不会太好,猫儿狗儿怕也不会来吃……”     孔连阳若是已经灵魂出窍,此时听着江夏如此的和他说话,怕也会被气得再死一次了……     不多时,一个深坑在沙地上出现,江夏随手将那铁剑丢了进去,点头道:“这把剑给你陪葬,算是哥给了你天大的面子。嗯……英雄佩剑乃是避邪之物,这下子不用担心你尸变出来害人啦!”     说着便走到孔连阳的尸体旁边,准备一脚将其踢入坑中,彻底完成今晚的任务。     可正待他抬脚蓄力之时,却发现孔连阳身上那唯一干燥的部位——胸膛之处,似乎有两本书册模样的东西露了半截出来。     “咦?难道是什么武功秘籍?”江夏暗自好奇,俯身下去,伸出两根手指,轻轻的将那两本书册从孔连阳的衣襟里抽取出来。     如果刚才孔连阳不是向前倒地,他的胸膛便不会直接和地面接触,也便会和身上其它部位一样,挨着穴位经脉走向,一处处的爆裂开来,若是那样,必然也将是一派血肉模糊。那样的话,江夏多半边不会有兴趣从他身上抽取东西了。     当江夏看到这两本书册的名字之后,他才暗暗为自己捏了把汗:“如果这两本书真的被他的血水浸湿,而又因此被我忽视错过的话,我肯定会后悔好久的……” 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两本书的价值,和那“真金刺”相比,绝对是只高不低!     它们的名字是——《火焰剑谱》和《阳元护体经》!     《阳元护体经》,之前江夏曾听八尊者卫昆阳说过,收录了阳元派从创派至今,所有的“弱敌”三级功法。     比如“冰晶护体功”,那是使人得以抵御高温干燥的功法;“旭日春风术”,则是教人对抗严寒的秘术。其它还有诸如“无毒心经”、“逆天飞升”、“龟息*”等等神技,也都有详尽的记载。     可以说,阳元派的这本古老秘籍,不仅收录了本门派先辈创造的神技,更是一本不断有新内容添加进来的百科全书——当今天下所有门派的“弱敌”三级功法,都可以在上头找到根源!     这本秘籍从阳元派建派至今一直在阳元山上存放,起初的时候,还有人老老实实的钻研秘籍上的各类功法,可是随着门下弟子们一味的追求晋升等级,渐渐的,“冰晶护体功”和“旭日春风术”这两门修炼起来相对容易的功法,成为了阳元派“弱敌”三级武艺的代名词。     在钻研“弱敌”三级武艺的各代弟子中,绝大多数人只会习练这两门,从而保证自己能够顺利的进入下一级。至于秘籍上记录的其它功法,则渐渐的被人给忽视了。     直到二十多年前,作为唯一孤本的《阳元护体经》诡异的失窃,当时的掌门才觉得本派丢失了一件宝贝。可是经过多年的搜寻,却始终无法把它找回来。然而这本秘籍此时在阳元派上下弟子的心目中,象征意义已经大过了实用价值,离了它,众人一样的可以修炼早就被批量复制印刷的“冰晶护体功”和“旭日春风术”的功法秘籍。     可这么多人里头,毕竟还是有人识货的。当初卫昆阳和江夏无意中闲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,就曾多次感叹,说若是有人将《阳元护体经》上记载的东西通通练成,那此人必将成为世上顶尖的高手,无人可以望其项背。     “看来,老天真的很照顾我!”江夏收起思绪,重重的踹了孔连阳的尸体一脚,骂道,“你这家伙倒也识货,早早的将这宝贝偷了去。可是你的资质却是不行,要么就是你在偷懒,要不然,今天的硫酸怎么能伤得到你?”     笑眯眯的收起《阳元护体经》,随手翻了翻那用古怪文字写成的《火焰剑谱》,笑道:“他奶奶的,这火喇国的邪门剑法,为什么要写个汉字名儿?这些稀奇古怪的文字,我上哪儿去找人翻译啊?”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战魂啸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符篆召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