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八二章 :谋略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八二章 :谋略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14     江夏所采用的策略,和当初大战乌鲁索耶之时的大同小异。先是不断的重复一个战术,待得对手形成惯性思维,渐渐麻痹之后,猛然使出隐蔽的变招,自然是无往不利。     这一次,他先是用清水包围孔连阳,使其不屑一顾的猛冲猛打,甚至暂时放弃了“火焰剑”的优势,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,将那透明的液体替换成了腐蚀性极强的硫酸!     之所以选用硫酸,一来是他知晓硫酸的物质构成和结构,借着通灵之晶的帮助,自然能够轻易的将其造出;二来便是由于他知道对手无惧高温,所以这时候再采用酒精这样的东西,即使是将其浑身用火焰包裹起来,伤害也不会大。     与当初对付乌鲁索耶时的结果不同,这一次他虽然出其不意的用硫酸将对手几乎毁容,但却没有给其造成致命性的伤害,反倒还彻底的将对手的怒火挑了起来。     孔连阳只道自己中了江夏的奸计,又摸到自己脸上手上成片成片被硫酸腐蚀的溃烂皮肤,一阵阵的剧痛钻心,复仇之火滕然而起!     “卑鄙小人!”他怪叫一声,忍住剧痛,手中的“真金刺”重新挥动起来。这“真金刺”不愧是绝世神兵,经过刚才浓酸的沐浴,它现在依旧完好如初。     孔连阳不出意料的使出了“火焰剑”,现在的他根本懒得去管江夏的招数战法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用手中利剑,报那毁容之仇。     一边进攻,他忍不住还怪笑连连,道:“酸液之术虽然歹毒,却难取我孔某人性命,臭小子,你失策了,等着受死吧!”     他心中醒悟过来,刚才自己误以为江夏是在自暴自弃,那完全就是一个错误,从现在的结果来看,对手确实用这种方式迷惑了自己。在为自己毁容而抓狂之时,孔连阳心里却是雪亮无比。     面对敌人的疯狂反扑,一击失手的江夏似乎并没有过多的沮丧神态。他依旧是不断的在自己或是孔连阳身边造出水护罩,或是用外绕真气将那些被“火焰剑”煮沸的水珠激射出去,或是命包围住敌人的水球轰然瓦解,更让孔连阳暴躁的是,整个过程中,江夏还不忘时不时的穿插“惊喜”,与水看上去毫无区别的浓酸,总是会在最为诡异的时候降落下来……     一番你攻我守,又是二三十个回合下来,江夏兀自是安然无恙,孔连阳的身上却是破破烂烂,黑色的长袍先是被水沾湿,然后又被“火焰剑”的高温烤干,接着还偶尔与浓酸亲密接触,折腾下来,长袍变得破破烂烂,露出来的皮肤也无法幸免,被浓酸腐蚀得溃烂黢黑……     身体皮肤受损,孔连阳的“冰晶护体功”不免便受到影响,这直接导致他的“火焰剑”声势弱了许多,恐怖的高温也立马下降不少。     江夏觉得这着实是自己的意外收获,望着对手一身破破烂烂的狼狈样子,心里止不住的高兴。     孔连阳瞧出了江夏眼中的嘲弄神色,双目一狞,又要提剑来攻。     猛然间却见江夏双臂舞动,双掌上下翻飞,这一次,从他的手掌之间,没有再次牵引出一个个包围人的液体罩,而是干脆直接出来了一枚枚人头大小的水球来!     只听江夏一声断喝,率先生出的两枚水球陡然降温,立刻凝结成了两只“冰块大西瓜”。未等孔连阳想明白他这样做是何用意,江夏已经催动内力,将这两只冰球朝着对手掷了出去。     孔连阳心中一凛:“他妈的,这又是什么把戏?”     眼见两枚冰球越飞越近,听那风声,孔连阳判断其上灌注的真气绝不简单,当下也容不得多想,手起剑出,“嚓”、“嚓”两声将两只冰球斩成四瓣,借着“火焰剑”的余温,两剑下去,也将那厚实的冰块化去了不少。     然而短剑疾速穿透,四瓣冰块毕竟还是大部分得意保全,但却再也无法击中目标,便直接擦着孔连阳的身体两侧,“嗖嗖”飞过,噼里啪啦的坠落在了他身后的沙地上。     江夏见到这一幕,不禁笑道:“我请阁下吃冰镇大西瓜,没想到阁下却不领情。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也不管孔连阳脸上是何反应,又如法炮制,两枚更加庞大的冰球生成,裹挟着劲风朝着孔连阳袭去。     孔连阳只怕那冰块中有古怪,不敢使出“火焰剑”劈斩,干脆便施展起轻身功法来,疾速的避开了这次攻击。     心中越想越是不忿,暗道:“老天爷,你也太不公平!这小子并未修得真正的‘聚合’技能,却知晓了这么多东西的构造方法,更能将创造物控制得炉火纯青,靠着身上带着的不知多少‘通灵之晶’,竟逼得我拿他毫无办法!”     想着想着又是一阵自嘲:“他奶奶的,老子这个正牌的‘聚合’境界武者,却只会造气生火,使这倒霉催的‘火焰剑’,靠着火焰高温欺负人……”     在遇到江夏之前,他本来对“火焰剑”这门功夫憧憬不已,总觉得那几乎算得上是天底下数一数二的神技,一旦习成,不说天下无敌,多半也算得上真正的一流高手了。可没曾想今晚这场战斗直到现在,自己靠着这门技艺,却占不到丝毫的便宜,反倒被江夏这个修为低于自己的对手弄得遍体鳞伤,丢人现眼。     他哪里知道,江夏之所以有着现在的局面,一方面是因为他武功底子打得牢靠,身法本领扎实,不至于疏忽大意被他的剑招伤到,另一方面,便是由于江夏乃是穿越人士,脑中装着一些穿越前便已经获知的常识性的知识。     这些在江夏看来再寻常不过的知识,譬如水的构造、酒精的构造,乃至如今硫酸的构造,在这个世界,在孔连阳看来,却是一个个难以破解的谜团。     那些上古便有的“聚合”境界的武功秘籍里,有涉及到这些知识的,绝大多数已经失传,流传至今的,也大多残破不堪,晦涩难懂,各大门派你有一点,我有一些,都当做镇派之宝看护得好好的,对门内有机缘修炼到这一境界的高手,也严令禁止将其外传。     所以如今世界上,能够一举掌握两三种物质结构的“聚合”境界武者,可谓是凤毛麟角!     江夏,此时在孔连阳的眼中,便是这样的一个佼佼者。虽然他毫无疑问是没有达到“聚合”境界,但眼下看来,只要他拥有足够的通灵之晶,便可以凭借认知上的优势,占据战局的上风。     这一点,孔连阳经过了连番的挫折,总算是明白了过来。他甚至开始犹豫,自己还要不要杀人灭口,或者说,眼下自己是不是该识趣的逃之夭夭,趁着自己还有自保之力的时候,安然的逃离敌手?     江夏不知道孔连阳脑子里正在进行激烈的斗争,他的心意无比的明确,那便是坚持自己的战略,直到最后杀死眼前这个十恶不赦的家伙!     而他的战略,到目前为止,都还进行挺顺利,而对手似乎也还没有察觉什么异常。这一点让江夏倍感欣慰。     先前那两枚冰球轰然掠过孔连阳的身子,气势汹汹的坠落在了远处的沙地之上,砸出两个硕大无比的巨坑来!孔连阳余光一瞥,只道江夏下手够狠,连这样无法保证结果的攻击,竟也是使出了全力。     未等孔连阳站定多久,江夏手中造出的冰球不停,这一次再不是两两出击,而是连珠炮一般,稀里哗啦的弄出了一串出来,追着孔连阳闪躲的轨迹,间不容发的连续射出。     孔连阳毕竟也是顶尖高手,江夏的这种攻击自然奈何他不得,若不是担心这些冰球里有鬼,他甚至用不着像现在这样略显狼狈的躲闪,只需要站在那里挥剑防备,借助雄浑的真气,绝对可以化解所有攻击。     一边闪躲,孔连阳一边思考着江夏可能藏在冰球里的猫腻,思来想去,无非便是冰中藏酒精,或是冰中含酸液这两种可以预知的“奸计”,至于江夏会不会使出全新的计谋,用之前从未出现过的物质来对付自己,孔连阳便想不出来了。     江夏又一连串的抛了几个冰球,看够了孔连阳那煞有介事小心翼翼的模样,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。     孔连阳一愣,怒道:“你笑什么?很得意么?哼!你可别高兴的太早!”     言下之意便是,任你诡计多端,逼得我无法进攻,可你现在也休想伤我一丝一毫。     江夏自然明白他的潜台词,只是笑笑,应道:“要说得意,我还是有一点的,不过现在真的还不是得意的时候。嗯……不如这样,让我造点好酒出来助兴,大家喝完了接着打,如何?”     未等孔连阳应答,江夏双掌朝地,凝神发功,两柱液体顿时激流而下,瀑布一般的直落下来。很快空气中便弥漫起一股浓浓的酒味,江夏这次造出的,果然是高纯度的酒精!     孔连阳实在弄不明白江夏这样做到底目的何在,他再也受不了这样的臆断猜测,忍不住伸手一指,脱口问道:“臭小子,你这又是再耍什么鬼把戏?”     江夏留心注意到了对手那抬起的右手手指上戴着的戒指,心中一喜,似是轻松了不少,盈盈笑道:“鬼把戏嘛倒是有的,现在说出来,那也无妨了。阁下抬手请看,您那偷来的戒指……嘿嘿!”     孔连阳将信将疑,抬手低头一看,顿时面如死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