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八一章 :戏敌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八一章 :戏敌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13     江夏的创意之举,却无奈遇上了孔连阳的绝世宝剑,无奈无法得手,心中万分遗憾。     孔连阳感受到了对手的失望,重新使出“火焰剑”,攻击之势一浪高过一浪!     江夏眉头紧皱,一连闪避了二十几招后,感觉自己全身已经被一团炽热气体包裹得无法忍受,这才双臂激荡,以外绕真气沿着身子上下左右一番冲撞,方才觉得一股凉风迎面拂来,整个人略敢轻松。     “唰!”孔连阳趁机又是一剑刺来,剑刃上的恐怖火焰随风狂舞,顺势便向江夏身子燎去。     情急之下江夏将右手握着的铁件直插入地,双手并掌,“摧木落叶掌”中的一招“其力断金”,灌注了威猛真气冲出。     一股劲风喷涌,孔连阳铁剑上的火焰这才被激得退了回去,无法伤及江夏。     孔连阳见状哈哈大笑,道:“九师弟好雅兴啊,这种时候还有工夫玩那‘摧木落叶掌’!”心中暗笑:“这一掌倒是别出心裁,竟逼退了我的火焰!哼,不过你兵器离手,我看你还有没有胜算!”     他倒没想过,江夏那普通寻常的铁剑,即便是拿在手里,对他也无法构成多少的威胁。     江夏故作谦虚状,摆手笑道:“阁下过奖了,江某没有阁下那等剑法,便只好玩点小孩子的把戏,承蒙阁下相让喽!”     孔连阳听他言语之中似在奚落自己,不悦道:“若是九师弟还把这一战当成儿戏,孔某便没法继续陪你玩下去啦!早些结果了吧!”     短剑上的火焰还未完全褪去,他大喝一声,“聚合”境界的武艺继续施展开来,火势也越发的张狂恐怖。     江夏也没有趁机重拾起他插在地上的铁件,双眼观察着孔连阳的招式,继续专心闪躲,进而问道:“阁下这等烧法,那枚戒指上的天元结晶,可经得起折腾?”     想来当初自己和乌鲁索耶对战,二人各自造火发水,一战下来,竟将一枚戒指几乎消耗殆尽,那么孔连阳此时如此铺张,火势及温度均比乌鲁索耶有过之而无不及,江夏认为,对天元结晶的损耗,理应更大才对。     却不料孔连阳手上剑招丝毫未缓,口中嗤笑一声,道:“真正的‘聚合’,可充分利用每一分的天元,对晶体的损耗,也能降至最低……嘿嘿,九师弟,你是盼着我这戒指上的晶体早些用完,你好趁机反击么?”     心下想道:“嗯,多半是他身上的晶体已经所剩无几,这才盼着我早些和他一样。” 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禁大悦,高声喝道:“这枚戒指,足够取你性命,哈哈……”     江夏浑身被火焰烤得大汗淋漓,转瞬间又被下一剑带来的热浪将汗水一并带走,整个身体处在脱水的边缘。     孔连阳只道自己占据上风,连番出剑,每一招都是杀招,江夏在忍受住了外界的恶劣条件的情况下,却依旧能发挥他那坚实的武学底蕴,步伐未乱,身体未沉,闪避身姿灵动,力保自己安然无恙。     听得孔连阳如此狂妄,江夏心头暗暗欢喜,反唇相讥道:“若是有本事,江某性命摆在这里,尽管来取好了!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忽然双手缠绕,飞快的在自己身上一番游走,这般怪异的动作过后,江夏的身体周围霎时间生出一层清水护罩!     说是护罩,果真是名副其实,虽然离着江夏身体尚有好几寸的距离,构成物也只是透明无形的清水,然而在江夏同样无形的外绕真气控制下,这身水护罩竟能跟随他的身体,同样灵活的移动!     孔连阳微微一怔,暗道:“原来他的晶体并未用完!嘿!没想到他虽然未到‘聚合’境界,却对生成物有着如此好的控制……”     心中虽然暗自赞叹,可他对江夏的看法,却没有一丁点的改观,他依旧坚信自己很快便将获胜。     “呼――”这一剑出动快如闪电,剑刃周围的火苗入鬼火般一闪而过,划向江夏的左肋。     “呲――”江夏闪身躲避,身体躲过一劫,离身子尚有距离的水护罩却和那短剑亲密接触了一番。一阵沸水之声响过,原来,“火焰剑”穿透水护罩的一瞬间,竟已将所有清水烧得沸腾起来!     眼看这些水便要烟消云散,面临被高温挥发的命运,江夏当机立断,外绕真气催动,水护罩顿时化作千万颗水珠,密密麻麻的朝着孔连阳飞去!     他知道孔连阳早已修炼了阳元派的“冰晶护体功”,对于“火焰剑”的高温尚且不惧,更不用说与之相比逊色许多的沸水了。所以他真气催动水珠,便专指向了对手的面部头部。     想来一个人,任凭你护体功夫多么出色,多么的不惧高温,这上百度的沸水进了眼睛耳朵,多半也不会好受吧?     孔连阳很快便明白了江夏的意图,暗叫一声“歹毒”,撤剑回防,一根火柱在他身面前疯狂的上下翻飞,竟是生生的用超高的温度,将那些水珠通通给蒸发了!     “‘冰晶护体功’的唯一弱点便是双眼,这小子不知是早已知道,还是刚好碰巧,竟然使出了这等卑劣伎俩……哼,否则,刚才那一剑非取了他性命不可!”孔连阳心中后悔不已,脸上的神情也有些不甘。     江夏看出了孔连阳的不甘,暗道:“咦?这方法似乎对门儿!看来他的眼睛果然是个弱点!”待得对手重新出剑组织进攻的时候,他已经织出了新一层的水护罩,准备故技重施。     要想伤到自己,必须先将剑穿过护罩,自己只要待得水沸之时,催动外绕真气将水珠发射出去便可,就算无法让对手变成瞎子,也能阻滞对手的变态攻击,让自己稍微喘口气。     果然,面对江夏的新水护罩,孔连阳显得有些郁闷。     无奈之下,他还是只有继续强攻,只是在攻击之余,他不得不多出点心思来防备对手的反击。     “呲――”     “哗――”     果然,又是一阵沸水之声,接着便是江夏的沸水群珠倾巢出动。孔连阳撤剑回防,用同样的方法将危险消除。     这样来回重复了五六次,孔连阳开始眉头紧皱,心中纳闷道:“我还以为他的天元结晶并不多,可现在看来,这小子刚才示弱,只是在迷惑我!”从江夏这不断生出的清水可以判断,对手也是有备而来。     想到这里,孔连阳判断今夜必将是一场持久战。对手根本无法真正伤害到自己,而自己一时半会儿之间,也很难寻出速战速决的法子。     不过他还是有信心,毕竟自己手上戴着的,是一颗曾经属于邪火派掌门的高纯度天元晶戒,这绝不是寻常的晶体可以媲美的!     这一次他再次挺剑攻出,却不料江夏身体周围,并没有那烦人的水护罩。     孔连阳暗自庆幸,却听得自己身体周边一阵呲呲作响,定睛一瞧,才觉得眼前的视野有些模糊。     双耳听到江夏的轻声窃笑,他很快反应过来,这是江夏借助了那古怪的控制之术,在他的身体周围造出了一个水护罩来!     不过此时此刻,对他孔连阳来说,这与其说是护罩,倒不如说是一个笼子。     他手中的“火焰剑”兀自发热,那些清水转眼沸腾,只听江夏轻喝一声,雨点般的沸水珠子临头落下,劈劈啪啪的砸在了孔连阳的身上!     如果说刚才的横向袭击,还给了孔连阳足够的反应时间,让他得以收剑回防,可此时江夏别出心裁,将水护罩的位置调换,横向袭击立刻变成了纵向短距离倾泻,这种时候,任凭孔连阳动作多快,也无法将所有的水珠蒸发。     虽然这样的攻击方式不足以命中对手的双眼,但江夏仍旧十分的得意。看到孔连阳被沸水来了个“醍醐灌顶”,这一次攻击便算得上是成功。     这样的挫折让孔连阳暴怒不已,他有一种被人戏弄的感觉,可偏偏他却没有能力,阻止这种戏弄继续下去。     第二次.这一回孔连阳看得分明,江夏双臂诡异的一番牵扯,一个透明的水球便在他的身体周围生出。孔连阳冷笑一声,这一回他没有使用“火焰剑”,而是全身真气猛然激荡,将那水球瞬间震了出去,算是破了江夏的这次计谋。     可江夏却似乎玩上了瘾,明知道孔连阳不会再上当,却又第三次第四次的如法炮制。孔连阳也乐得轻松,一次次的从水球中穿透而出,浑身上下也变得湿漉漉的。     心头不屑:“难不成他是眼看胜利无望,决定自暴自弃了?这样无度的消耗,他的天元结晶能撑到什么时候?哼,他是想在临死之前看我出出丑吧?也好,大丈夫能屈能伸,只要能手刃此人,受点委屈算得了什么?等他的晶体用完,我立刻一剑结果了他!”     “孔老七,小心喽!”一番无声的重复之后,江夏忽然笑眯眯的提醒一声,一个透明圆球,再次将孔连阳包裹起来。     孔连阳向前猛冲,如先前一样的想要穿透水球而出,却不料那透明液体落在身上,竟犹如虫咬火烧一般生疼!     只听得一阵滋滋作响,孔连阳痛苦不易,鼻头微微抽动,竟能嗅到一股古怪的焦臭味!     好在他刚才穿透那“水球”,并没有沾染上多少液体,不过饶是如此,他的脸上手上,仍旧出现了多处的灼伤。     孔连阳怪叫一声,恶狠狠的骂道:“好你个小贼,竟然知晓酸液的造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