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八〇章 :真金刺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八〇章 :真金刺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12     水灭火,火融冰,水火二者本来就是互相克制,孔连阳以“火焰剑”化解掉江夏的冰冻,大笑几声之后,却也没有显得过分得意。     他知道,当初江夏和乌鲁索耶战斗时所发生的一切,此时又可能将会重演。假如江夏继续以水柱、冰冻攻击,他完全有信心用他挥洒自如的“火焰剑”将其化解,他真正担心的,是江夏故技重施,不动声色的又制造出酒精等物,引得他玩火自焚……     当初江夏击杀乌鲁索耶时所玩得手段,孔连阳在目睹整个过程之后,私下里冥思苦想了很久方才想通。     在暗叹江夏心智奇妙之余,也对他为何会知晓这么多物质结构感到好奇。     虽然如今孔连阳已经确认江夏的“聚合”只是表面功夫,可由于他不知江夏的全部底细,一时却也不敢大意。     出乎他意料的是,在自己的冰冻战术受挫之后,江夏并没有继续猛冲猛打,“唰唰”挥舞两剑之后,他转而选择了守势。     孔连阳暗自欢喜,心道:“对了!这小子多半是所携的通灵之晶不足,无法生出足够的水来与我抗衡!”     心下顿时大亮,立刻舞剑抢攻,与此同时,剑刃之上的火焰仍旧丝毫未减。他似乎是决定自此之后,便在这“火焰剑”的威势之下,一鼓作气的拿下胜利!     随着孔连阳的剑刃飞舞,一股股的凌厉热浪不断的朝着江夏的身子扑来,那炽热的高温,竟要比当初乌鲁索耶的火焰还要夸张!     江夏脸露三分惧色,手中之剑甚至都不敢抬起招架,只是连番的后退,以避过那烤得人生疼的火焰。     孔连阳越发的欢喜,暗道:“受不了了么?嘿嘿……你小子突破‘弱敌’二级,都算得上是大大的机缘了,现在看来,果然还是没能到达三级呀!哼,没有护体技能,如何能耐得住高温?”     想通此节,手中短剑更是加快挥舞,频频的朝着江夏的脸部招呼而去。     江夏身上被烤得着实难受,甚至连额头的汗水也尽数被高温抹干。好在他武功底子扎实,虽然身体难以承受高温,却也没能让对手的恐怖之剑触碰到自己的身体。     “很好,够嚣张!”一边继续闪避,他的心里一边暗暗赞叹,“看来这姓孔的拿得也是一把宝剑哪,这么高的温度,竟然没有被烧红……嘿嘿,温度越高,哥越高兴,哥就不信你能逃得过这个!”     想到这里,也正是江夏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的时候。他只怕自己继续刻意闪避,以至于让对手的高温将自己的衣物引燃。     于是,心下决定,口中随即大呼:“接招吧,杀人凶手!”     手臂随话音转动,袍袖一挥,左手手心前方,又是一圈水柱出现,这一次江夏在上面灌注了足够强劲的真气,甚至连天元结晶的消耗都提高了许多,为的是一次性造出更多的水来,达到一击中的的效果。     此时孔连阳的一剑刚好刺下,气势已然施展开来,要想收回是不可能了。他只能眼睁睁的瞧着江夏突然发出的透明液体,如脱缰野马一般的朝着自己喷来!     “嗯?这一柱水龙为何是朝着我的宝剑发出?”一瞬间,孔连阳便意识到了蹊跷。按理说,江夏如此迅猛的出招,应该是打个出其不意,以水柱灌注真气,击打他的身体才对。虽然那样无法造成多少伤害,却也足够扰乱他的进攻,让自己喘一口气。     可没料到,江夏这一次,却是直奔了他那燃烧着火焰的短剑!     几乎是同样的时候,孔连阳有了不妙的预感。江夏生出酒精,让乌鲁索耶玩火自焚的恐怖场景,如今还历历在目……     虽然他事先早有准备,可是战斗正在高歌猛进之时,一不小心,便被他忘到了九霄云外。     “呲――” 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孔连阳那陡然悬起的一颗心顿时又放了下来,他知道,江夏这一次并没有玩弄同样的伎俩。     冷静下来,他也为自己的大惊小怪感到好笑,心道:“看来这小子的通灵之晶果然不足,竟不能再次生出酒精来。哼哼,不过即使宝剑着火,我只需以内力控制火焰便是,那也不易伤到我!”     心中这般的安慰自己,孔连阳便见自己的短剑上白烟腾腾,原来是江夏突然发出的水龙,猛烈冲击之下,竟然将他剑上的火焰一下子给扑灭了。由于高温骤然遇冷,此时此刻,剑身上呲呲之声不绝于耳。     孔连阳心中暗笑,只道江夏受不了高温,情急之下才不得不发水灭火,正欲张嘴讽刺一番,却见眼前剑光一闪,江夏竟然重新展开了攻势,一柄剑舞得生龙活虎,犹如千百条银蛇闪动,扑唰唰的朝着自己攻来!     这一波攻势来得陡峭,江夏不想让孔连阳有丝毫的喘息时间。     但见对手条件反射的提起剑来招架,江夏的嘴角再一次露出了期待的笑容。     “锵!”双兵交错,江夏那斩向对手脖颈的长剑,被孔连阳以手中的短兵准确的接了下来。然而江夏剑上的真气却是灌注得深厚,孔连阳接招之余也暗暗叫骂,立刻以对等的力度抗衡。     这一次激烈的碰撞,真气摩擦的爆鸣,以及兵刃交错的脆响都极为响亮。孔连阳只道江夏是在拼命,抬眼查看,却见江夏脸上,是一副大感意外的模样!     “嘿嘿!凭这点本事就想得手?九师弟,想取我性命,可得再费点功夫!”孔连阳撤剑收招,冷冷笑骂。     江夏一时间竟忘记了继续抢攻,也似乎没能听到孔连阳的笑骂,最终只是喃喃:“没断?怎么会?这没道理啊?”     原来,在孔连阳嚣张的使出“火焰剑”后不久,江夏脑子里便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     他想起了一个常识――金属,特别是铁和钢,在经过高温骤冷的剧变之后,立刻会变得又硬又脆,这时候只要立刻有外力施加,便可以轻易的将其摧毁。     这样的战术,电影《神奇四侠》里曾经有过运用。     江夏刚才感受到了“火焰剑”的高温,心里暗自欢喜,只道自己待会儿的冰水发出之后,孔连阳的短剑骤然变冷,自己再迫使其出剑招架,只要届时自己内力足够,一剑下去,便很有可能将对手的兵刃斩断!     没有了兵器,孔连阳的“火焰剑”自然再也难以发挥。     可江夏却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前面的一切战术都已经成功施展,也使出了足够强悍的真气去斩那短剑,然而在激烈的碰撞之后,孔连阳手中的短剑,竟依旧完好如初,甚至连一个小小的缺口都无法寻觅!     孔连阳听到江夏的自语,看到他的惊讶表情,立刻明白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。 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他纵声大笑起来,摇头道,“九师弟啊,你还真是有点小聪明!铁匠们的法子你也想得出来,不过要想断我的‘真金刺’嘛,嘿嘿,却是白费力气!”     江夏听那短剑的名号,便猜到孔连阳手中拿着的是一把绝世神兵,心下不忿,道:“什么真金刺假金刺,说得唬人,在我看来,却是狗屁不如!”     孔连阳大怒,斥道:“胡说八道!这‘真金刺’乃是上古神兵,经过了天地玄火的锻炼,又经受了万年寒冰的封藏,所以方可在‘火焰剑’的高温下不化,在你那卑鄙无耻的冰水下不朽!如此宝剑,岂容你来污蔑?”     江夏嘿嘿一笑,道:“是是是!果然是好贱好贱,我改口好了,阁下这把‘真金刺’,是一点也不唬人,也是有如狗屁!”     孔连阳听江夏以软话开头,脸上本来露出了点笑意,却被江夏这后半句话噎得满脸苦色,半个字也说不出来。盛怒之下,立刻又挥剑点火,“火焰剑”重新猛攻起来!     江夏虽然口头上占了些便宜,可要想立刻想出些法子来破解对方这剑法,却是一筹莫展。     暗忖道:“乌鲁索耶当时的火龙虽然高温,却可以被我的水龙阻挡,一旦灭火,便可保全自己。可这‘火焰剑’既要灭火,还得防备那利剑伤害,更要当心他冷不丁的再次出火伤人,实在是难以对付……”     转而想道:“要不我再用酒精让他自焚?嗯……这家伙已经修炼到了‘聚合’境界,想来也已经掌握了阳元派的‘冰晶护体功’,‘火焰剑’如此高温,他都能这样轻松的施展,酒精点火爆燃,多半也难以伤到他。如此看来,乌鲁索耶那天会被我用酒精烧死,多半是他大意了,这家伙虽然没到‘聚合’境界,‘弱敌’三级应该是不在话下的,要不然也不会敢肆无忌惮的放火龙……”     一边思索,江夏一边连连闪避,半招也不敢生扛,生怕手中的寻常铁剑被对手的高温神兵摧断。     思绪末尾回想起当初与乌鲁索耶的战斗,本来是为那一战感到庆幸,却不料灵光突现,猛然又注意到了新的细节,而这一点一经发掘,江夏觉得,这足以带领自己走向最终的胜利……
推荐阅读: 《符篆召神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神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