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七九章 :火焰剑客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七九章 :火焰剑客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11     对面所站之人,正是阳元派纯阳八尊里排行第七的孔连阳!     面对这样的结果,江夏不知是该喜该怒。毕竟此时他面对的,并不是阳元派掌门金默然。可是一想到孔连阳一直以来的伪装身份,还道貌岸然的身居名门大派的要职,他肚子里就一肚子气。     暗道:“话说回来,他是密探似也没什么奇怪。当初他阴谋害死门下弟子,又欺骗利用雷盛,企图一举登上八尊之首的位置,种种手段,算得上是阴险毒辣!哼,这等阴险毒辣之人,果然是敌国派来的奸细……”     眼下,孔连阳手上沾染了新的鲜血,江夏深知,今晚的这一战,是必须决出个你死我活了。即使对方已经宣称他达到了“聚合”境界,而自己却仍旧停留在“弱敌”二级。     看到江夏猛然亮出身份,孔连阳不可避免的大吃一惊。虽然刚刚的豪言壮语中对江夏不屑一顾,但实际上,由于并不了解江夏的真实实力,他的心里依旧止不住的忐忑。     左思右想之下,他很快想通了江夏为何会站在这里,孔连阳干脆也褪去伪装,干笑道:“江爵爷,你不在京城享福,却为了一枚戒指,追我到了这里,实在是用心良苦啊!”     江夏不理会他的讽刺,冷冷道:“孔连阳,论起用心良苦来,只怕江某及不上阁下半分半毫!戕害弟子,欺骗后辈,利用雷盛的那一场把戏,你可是玩得够绝!”     孔连阳没料到自己当初功亏一篑的大事竟然被江夏知去,又是小小的惊讶了一番,表面上却是深沉不已,看不出他的心思。     江夏又道:“全天下武林人士前往孤叶城救援,火喇国却提前发动了攻势,这通风报信之人,想来也只有阁下了!”     孔连阳嘿嘿一笑,干脆默认。     “枉我们当初还傻乎乎的乔装打扮、分散队伍……”说到这里,江夏想起什么,续问道,“可我不明白,在金子村扑灭邪火后,阁下的同门后生们连番追捕,为何阁下不干脆通气到底,让他们将我们抓了去?”     如江夏所料,这其中果然藏有玄机。孔连阳哈哈大笑,道:“九师弟聪明伶俐,却没想通这一节?火喇国大军早就决定提前攻城,大真国武者们任凭怎么赶路,都无法撼动大局,我又为什么要冒着暴露的危险,给那帮晚辈后生们通风报信?”     江夏听了一想有理,随即噗哧一笑,道:“可阁下却没想到在沙漠中,我会驯服嗜沙兽王,终于让我们及时赶到了战场……”     孔连阳无奈摇头,显然是对那件事还在耿耿于怀。心中暗道:“天意如此,老子又有什么办法?嗯……说起这段奇遇,这小子的武艺突进,多半便是在那兽穴之中完成的!”     “乌鲁索耶一战身亡,阁下跟着大队人马得胜回国,想来是在孟西郡边界分别之后,又悄悄的尾随我到了京城,趁着正天庄醉倒一片之后,这才出手盗取天元晶戒的,对吧?”     孔连阳干笑连连,赞道:“九师弟果真聪慧。”     江夏怒道:“你可别再叫我九师弟!你盗取戒指便罢,为何还要杀害无辜?”他所指的,自然便是林傲了。     孔连阳一怔,随即明白江夏为何暴怒,嗤笑道:“九师弟未来岳丈惨死,所以才一怒之下,千里追击孔某到此,这么说来,孔某当时果真是失算了。”     江夏牙关咬得格格作响,并不是因为孔连阳出言讥讽,而是觉得此人阴险毒辣,不杀之,不足以平心头之恨!     孔连阳丝毫不以为意,续道:“可是那位林门主发现了孔某,又死死的缠着不放。孔某要饶他小命,他却非要缠斗。嘿嘿……老子‘火焰剑’刚刚练成,这家伙自己送上门来验功,老子岂会推辞?”     说到这里,干脆连最后的矜持也彻底抛掉,直接自称“老子”了。孔连阳“刷”的一声抽出袖中短剑,凝神发功,一条鲜艳明亮的火舌在剑身周围一闪而过,他捏了个剑诀,大开大合的亮出了架势。     示威之余,也彰示着这场大战是在所难免了。     江夏暗叹一声,却也丝毫不惧。满心带着愤怒,他也“锵”的一声拔出手中利剑,促狭之心突起,干脆便意念催动身上那通灵之晶,借着自己对“甲烷”气体结构的熟知,将一团气体生出,包裹在了长剑周围。     猛然催动真气发力,将那剑鞘甩出,在长剑剑身擦过,溅出一星火花,“轰”的一声,一团火焰同样在剑身周围爆燃开来,一闪即逝。相比气势来说,江夏这团火焰,却似乎比刚刚孔连阳的炫技要有气势得多……     可不料孔连阳见此一幕,忽然开口大笑,道:“九师弟,咱们圣火派的‘火焰剑’,你可是何时偷学去的?莫非,九师弟也是孔某的同门,潜伏在大真国武林之中?”     江夏同样捏了剑诀,做好了战斗准备,并不理会孔连阳的嘲讽。     只听孔连阳忽然语气一沉,啧啧叹道:“九师弟聪慧,却爱耍些小聪明,反致弄巧成拙。敝派的‘火焰剑’收发自如,又何必靠着剑鞘打火?嘿嘿……阁下这般丢人现眼,着实是大大的露馅。想来阁下也和咱们的老掌门一样,只是靠着通灵之晶在糊弄人吧?”     江夏被他揭穿老底,心里不悦,道:“糊弄也好,真的也罢,你这条性命我是非取不可!怕你的‘火焰好贱’么?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已经持剑抢攻!一连八九招,均是源自阳元派最为基础的“斩龙摘星剑”,可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,都因为江夏真气满盈的缘故,堪称是这门剑法的最高境界!     孔连阳识破了江夏的冒牌“火焰剑”,心头还在纳闷:“这小子身上定然也有通灵之晶,否则怎可能当初战胜了老掌门,现在又能在我面前耍宝?嘿嘿……待我杀了这小子,倒能有意外的收获!”     他身上只有一枚天元晶戒,显然是不易满足,知晓江夏还有晶体,自然想要巧取豪夺。     待得江夏的剑锋袭来,孔连阳不紧不慢的招架,由于对“斩龙摘星剑”同样熟知,他可以很轻松的破解各个招式,更加由于他已经习练了阳元派“弱敌”境界的武艺,又自创了那“化力无形功”,所以江夏的剑法即便使得再快,力量再大,他也可以有惊无险的化解、避过。     这其中,他甚至连“火焰剑”也用不着使出。     江夏一连攻了二三十招,便知道孔连阳的实力确实已在自己之上。不过他依旧深信不疑的是,以他的真气修为,若是将战斗拖为持久战,待得敌人体力消损之后,自己必将占得先机!     另外,他也对那有些花哨唬人的“火焰剑”心存疑虑:“只不过是在兵刃之上包裹一圈火焰,又有什么特别的,竟算得上是邪火派的高深武艺?”     思索之间,手上长剑丝毫未见减速,眼花缭乱的剑光不断闪出,一次次的刺向孔连阳的周身要害。     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,江夏此时手握一柄三尺长剑,而孔连阳的兵刃,却只是一把不足一尺的短剑。然而孔连阳却能将这柄短剑挥舞得密不透风,既能守卫住周身要穴,又能见缝插针,瞅准机会发动反击。     随着这种反击的逐渐增多,江夏才意识到,自己的这种持久战消耗战术,似乎根本没能起到效果。     “镗!”孔连阳一剑刺来,江夏挺剑格挡,两条兵刃碰撞,真气随之激荡,震撼之后,江夏只觉得自己虎口微微发痛,看孔连阳的目光一凛,暗道:“不好!原来他一直没有使出‘火焰剑’,是想炫耀自己的真气修为!嗯……能和我拼得不相上下,看来他的周身穴位,也是尽数打通了!”     然而打通七百二十个穴位是一关,要想将真气完全蓄满,却也是极其费时费事的工作。江夏自己是靠着《阴阳和合经》的帮助,靠着梦修利用时间,甚至当初在兽王巢穴里,还有着一番奇遇,这才堪堪的达到真正的真气满盈。可是孔连阳,又是怎么办到的呢?     江夏一时之间,绝难想通。     思索间孔连阳的后招又到,同样是真气爆鸣,气势非凡。     江夏急中生智,思忖道:“真气不相上下,哥就和你比比‘聚合’造物吧!哥还不信哥这现代物理化学的知识,制服不了你!”     嘴角微微上翘,面对孔连阳这一剑,他并未格挡,只是微微的后撤了一步。忽而抬起左手,凝神发力,一柱水龙喷薄而出。 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眨眼之间,待那水龙包裹住了孔连阳的剑锋,江夏收力降温,一柱水龙顿时凝结成冰,孔连阳的短剑,也成了一根冰棍。     这一招虽然化解了孔连阳的攻势,却显得有些狼狈,孔连阳哈哈大笑,道:“九师弟的冰冻之术倒是运用熟练,可孔某的‘火焰剑’,却是阁下寒冰的天敌!”     撤剑回来,挥舞几招,只见其上包裹的冰块迅速融化,一团火焰缠绕在短剑剑刃之上,说不出的诡异妖娆,高温之下,融冰之余,更将一股股的水汽蒸得腾腾而上,煞是好看。
推荐阅读: 《楚天孤心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