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七八章 :对质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七八章 :对质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10     怀着忐忑的心情,江夏骑马顺着孤叶城北边的大道,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。     六十里的距离,以他胯下的骏马脚程来算,也就不到半小时便可行完。江夏之所以提前两三个小时赶到,自然是想事先侦查一番周围的地形。     下了马来,看到大路右边的一条小道尽头,有一座并不高大的石亭,江夏将马儿栓在那石亭柱子上,放眼望去,竟发觉四周天地之间,便只有眼前的亭子最为显眼。     暗道:“是了,那神秘人约在这儿接头,倒也不用担心我寻错地方。”     检查了石亭内部,又一番侧耳倾听,大路两头,江夏均未听见什么异动,想来那神秘人也不会这么早便到来,干脆就盘腿坐在那石亭之中,一边闭目养神,积蓄-精力,一边留意周围的动静,没有放松一丝的警惕。     过了许久,天色有些麻麻亮,只听得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,江夏猛然起身,故意微微的弯曲着身子,开始专心的扮演起自己的角色来。     待得来人骑马走到了跟前,江夏才看清,此人与他衣着几乎一模一样,同样是一身黑色装扮,一张脸也给黑布蒙了起来,而单从身形上看,却看不出此人的身份。     二人相视一望,互相察知了对方的身份,接下来,便需要开口对些切口暗号了。     由于担心来人是金默然,江夏只得将真气作用于自己的喉咙,硬生生的将自己年轻响亮的声音憋得沙哑无比。     朝那人抱拳行礼,江夏便道:“先生别来无恙吧?这些年家里收成都好么?”     照白桦的解说,这句话是要问对方这一路上是否平安,是不是收集到了对门派极其重要的情报。     来人抱拳还礼,张口答话,却是个清亮的年轻男子之声,道:“承蒙挂念!在下吃得好睡得好,身体再好不过了。只是这些年风不调雨不顺,没能留下余粮。”     江夏解读,这答话便是说他一路平安,可是在情报收集方面,却似乎遇到了什么问题。     想起之前在香炉上,此人留下过有关戒指的内容,江夏组织起事先背好的暗语,又问:“既然如此,长辈们要先生去舅舅家寄居,先生为何却回来了?是舅舅有书信要先生转呈么?”     说什么舅舅家寄宿,便是指代邪火派令人潜伏大真国武林的计划,而传递书信,则是这一次寻戒行动的专门暗语,江夏天衣无缝的将二者结合起来,问出的话很是自然。     那人微微一怔,道:“舅舅待我本是很好的,我也为舅舅家做了许多活儿。可长辈们交代我要刻苦读书,我却是一点也不敢忘的,此番学业有成,便回来禀报。”     这样的内容白桦并未提起过,江夏心里暗叫不好,猜到此人事关邪火派最高机密,甚至连白桦这个唯一的接头之人,或许也不能完全的知晓他的任务,那么此人对出的暗语内容,白桦也自然无法完全预料了。     本来预计对方会交出戒指来,然后才会遭遇这样的棘手场面,江夏根本没有想到,来人已经辛辛苦苦的盗取了戒指,也将其画在了香炉的记号上,却在听到了暗语催促后,仍旧不愿交出。     正在迟疑,却听那人抢白道:“学业有成,本来是个大大的好消息,可我也知道,没有家中长辈的帮助,我也没这么快学出成果来。嘿嘿……事已至此,这次回来,我是再也不愿回舅舅家了。还请阁下引路,带我去面见长辈们。”     江夏听这几句话颇有威逼之意,大有那有恃无恐的味道。     暗道:“也对,他拿着天元晶戒,多半是想当面交给上头,以便好好的邀功一番。可他为什么又说不再回去了?那什么学有所成,又是什么意思?”     那人见江夏半天没能答话,也不急躁,嘿嘿的笑了几声,才问道:“阁下为何不说话?莫非,要先代长辈们考考在下的学业不成?”     说着“哗”的一声撤步扬手,宽大的袍袖兜起一阵劲风,堪堪的逼到江夏面前,却陡然化为乌有,消失不见。     江夏见此人摆明了是在用武力示威,可碍于自己现在扮演的身份,他却没能立刻作出反应,表面上,他干脆对那股劲风如临大敌一般,有些狼狈的后撤了两步。     听得那人哈哈大笑,江夏暗道:“啊!莫非这人所说的学有所成,是指他偷学回了什么大真国绝顶武艺?”想来敌我双方交战,一方派出细作去偷学敌方的战术战法,以达到知己知彼的目的,古往今来是屡有发生,在邪火派和大真国之间,自然也完全可能。     “阁下请带路吧!”那人得意洋洋,笑声甫定,说起话来却显得低沉了许多。     江夏猛然一惊,总觉得这声音似曾相识,却一时又想不起来。他知道此人要想联系上邪火派高层,必须通过自己现在所扮演的这个孤叶城密探,所以在惊慌过后,他又立刻摆起了架子,想和此人多纠缠一番,弄清楚这家伙的底细。     “阁下,在下学成归来,心里急着见长辈,这心情可是火烧一般,阁下若是继续耽搁下去,可当心在下这急火难耐,一不小心烧着了阁下!”见到江夏的倨傲模样,来人更是不悦,左手的袍袖微微抬起,一柄带鞘短剑若隐若现。     “此人若是急着见邪火派上级,大可以好好的对暗语,让我带他去便是,为何现在却一次次的暗示武力?”江夏暗道,“啊!没准这人是擅自离岗,跑去偷了戒指,想回来邀功?可是以他这样的身份等级,又怎么会在乎这样的小功劳呢?嗯……能够被邪火派派去做卧底的家伙,到底会在乎些什么呢?”     想到这里脑中忽然一空,随即一个猜测横空出世:“对呀!邪火派掌门乌鲁索耶刚死不久,这个鸟门派肯定要乱上一乱。没准这家伙是准备趁着这番乱局,回去抢那掌门的宝座呢?是了,他说不再回舅舅家,多半便是这般打算的!” 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猛然抬头看了那人一眼,双眼之中,透出惊讶的目光。     他甚至巴不得自己知晓如何联系上邪火派的上级,从而将此人引去,把那邪火派搅得内乱不止。可转念一想,这人杀害了林傲,而自己却答应林芷兰要帮她报仇……     见到江夏的惊讶目光,那人终于失去了遮遮掩掩说话的耐心,大声笑道:“看来你是猜到了!哼,堂堂孤叶城使者,却是个后知后觉的笨蛋!”     江夏默不作声。     那人续道:“我已在香炉上告知与你,那枚戒指早就在我的手中,没想到阁下却如此的迟钝……哼,如今我戒指在手,‘聚合’神技‘火焰剑’也已经练成,掌门之位自然该我来坐!你不快快带我去见那帮老东西,却在这儿装傻充愣,这是为何?”     冷笑道:“难不成阁下是真的忠心耿耿,在老掌门去世后,还要继续对那帮老家伙效忠?那帮老家伙扶起来的傀儡掌门,你也认么?”     听到那人终于露骨的表白,印证了自己刚才的猜想,江夏心里却没有丝毫欣慰的感觉。只因为此人已经彻底撕去了伪装,先前虚假的声音也终于真实起来,这让他那似曾相识的感觉渐渐清晰――他已经可以准确的辨知此人的身份!     江夏身子微微发抖,却不是因为恐惧,实在是满心的愤怒作怪,好在那黑袍宽大,加之天色不亮,对方很难看清。他哈哈一笑,道:“效忠?笑话!要效忠,怎么也得效忠先生才是。”     那人听江夏这样表态,以为自己的威逼起了效果,剑拔弩张之势收起了不少,缓缓一笑,道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     江夏道:“先生在阳元派潜伏多年,一身本领已是高强无比,如今更是再上一层,攻克了‘火焰剑’,这掌门之位,理应由先生担当。”     又道:“虽然先生在这些年里残害忠良,双手沾满大真国武者的鲜血,可反过来说,却是对我圣火派大大的忠诚。嘿嘿……前些日子,先生前去盗取天元晶戒,更是杀掉了在孤叶城大战中捣乱的正天门门主,乌鲁索耶掌门泉下有知,也会感到一丝欣慰。”     那人听到江夏说什么残害忠良,本来有些诧异,随即却听他把话说了回来,便即舒心,笑道:“可惜那夜那姓江的小子不在,否则我肯定已经为老掌门报了大仇了!”     听到对方没有否认杀害林傲的事实,江夏终于彻底的认定了仇敌。心中少缓,忽而童心大起,问道:“听说那姓江的小子武艺极高,老掌门都拿他无可奈何,先生若真是遇上他,却如何能为老掌门报仇?”     那人神秘一笑,道:“阁下明知故问了。老掌门靠着通灵之晶,却没能真正的练就‘聚合’神功,才遭了那小子的毒手。如今我已经完成突破,若是遇上那小子,岂能让他继续活命?”     江夏哈哈大笑,单手一扯便将身上的长袍撕裂,朗声道:“孔连阳,你爷爷现在就在眼前,你有本事杀得了我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