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七七章 :出动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七七章 :出动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09     江夏又就几处细节反复盘问了白桦,确信他所说的都是实话之后,这一夜才得以安然入睡。     次日一早,他将一切告知了林芷兰。得知两天后便能遭遇自己的杀父仇人,林芷兰显得十分激动。静下心来,却有些无可奈何,道:“此人身为邪火派效力,却常年潜伏在我大真国武林之中,想来也是一个武艺高强的对手,我要想亲手报仇,怕是难了!”     江夏暗忖:“你父亲当日都死在这人手下,你武艺既不如你父亲,想要报仇自然不易。”却道:“这人罪孽深重,不知在这些年里,透露了多少咱们大真国武林的情报给邪火派!想来他害死的忠义之士也不会少,若人人都想亲手报仇,这家伙非得被千刀万剐了不可!”     林芷兰点头称是。     江夏狡黠一笑,转而道:“千刀万剐这活儿实在是辛苦,到时候,江爵爷我不妨站在为天下除害的高度,勉为其难的挑起这副担子。”     林芷兰扑哧一笑,心下会意江夏这是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免得自己过分伤心,不由感激,脸上也止不住的一阵烧热。     江夏看得她娇羞媚态,心里连叹:“穿越这么久了,倒是第一次和一个姑娘走得如此亲近。想不到这儿的姑娘这么害羞,搞得哥都有点不好意思啦,哈哈!”     正色道:“哎……不知这人到底潜伏在何门何派?出了这样的大叛徒,大真国武林自然是脸上无光,但比起这个门派所丢的面子,那也算不上什么了。”     林芷兰嗯了一声,道:“起初我想会不会是咱们正天门出了叛徒,可没曾想到,是有人将整个大真武林一起出卖了。江大哥,这样的人咱们人人得而诛之,可若是他武艺确实太强,你也不必强求。只要知晓了他的身份,邪火派的潜伏奸计,也就此便破了。”     江夏知道她是在担忧自己的安全,更明白她为此甚至可以缓报那杀父之仇,不禁慨然。     默默叹道:“芷兰啊芷兰,你越是这么说,我便越是志在必得了。哼,击杀此人,夺回戒指,坏了邪火派的好事,为天下武者铲奸除恶,一举多得的好事,可没理由放过!”     二人相对无言,均感到对方的炽热真心,悄然之间,微妙的关系又是进了一层……     这等候的两日过得极慢,江夏早早的积蓄满了真气,等候大战,空闲的时间依旧很多。虎穴三英只道江夏要去捉拿奸细,事成之后便可引他们三人入邪火派,从此地位超然,三人心里都期待不已,每当看见江夏,便问长问短,希望能再帮上点什么忙,让那功劳更有分量。     江夏只让三人陪他喝酒,继续连哄带骗,却一点也不敢让他们参与到自己的大计中来。其余时间,他便和闭门不出的白桦一起商议,研究届时如何万无一失。     白桦在江夏的诱导下背叛邪火派后,本来还心存忐忑,准备寻机逃走,远去海外避祸,可这些日子却受了江夏感染,加之内心对那个神秘人物的身份也好奇万分,所以对江夏的配合便加倍的到位。     他为江夏准备了特制的衣衫鞋帽,一遍遍的重复接头时的暗号切口,并站在那神秘人的角度上,一层层的分析此人的动机。     江夏最终也没能从白桦那里得出多少有用的信息,不过经过这样的“冲刺培训”,却可以毫无纰漏的冒充邪火派密探了。     两天的时间终于过去,这日凌晨,江夏独自一人穿好了白桦为他准备的黑色长袍,踏上一双黑漆漆的小牛皮靴,将那长袍上的尖头帽扣在头上,牵起那黑漆漆的蒙面面纱,低头一看,忍不住扑哧一笑:“他奶奶的,哥这扮相,倒像是个死神!嗯,就差一把镰刀啦……”     推门而出,却见林芷兰和白桦等人站在门前,默默的与他对视。     “江少侠,你要镰刀做什么?”虎穴三英的老三,憨厚的宋赞问道。     “你小子不长记性!”一旁的鲍柯猛拍了拍他的脑袋,训道,“少侠干大事去,你问这么多干什么,还不快去寻把镰刀来?”     林芷兰和白桦瞧着二人,都忍不住笑出声来。何耀中在一旁,脸色有些难堪。     江夏道:“二位,江某随口胡诌的,无需什么镰刀。”看了林芷兰一眼,问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我这又不是上刑场,天一亮我就得胜归来了,那时候你们刚一睡醒,便能听到好消息,岂不妙哉?现在跑来送我做啥?”     林芷兰盈盈一笑,道:“江爵爷出征,岂能没有壮行酒呢?”     一旁白桦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个酒壶和一只酒杯,哗啦啦的满斟了一杯,递到了江夏手中。     江夏哈哈大笑,道:“好!可惜这酒是凉的,要不然江爵爷来个温酒斩奸细,那可好玩得很!”说吧仰头饮尽,话语中的典故,旁人自然一片茫然。     在众人的目送下,江夏缓步上了一匹健马,拉直缰绳,调转马头朝向城北方向。     “少侠且慢!”刚欲叱马出发,却听一直沉默的何耀中忽然发话。只见他几步追了上来,从怀中掏出了什么东西,续道:“少侠,这是你给咱们兄弟三人的天元结晶。”     江夏一怔,道:“何兄这是何意?”     何耀中淡淡笑道:“咱们兄弟三人这些靠着它,真气着实长进了不少,可少侠此去,乃是要对付一个棘手的敌人,何某便想,这东西放在咱们这儿,那也是糟蹋了,不如让少侠带在身上,以备急用。”     江夏想了想,自己身上留有的天元结晶确实不多,待会儿面对那未知对手,说不定得消耗多少的晶体,此时能够多带一些,有益无害。     谢道:“何兄考虑周详,江某感激不尽!”结果晶体,收入怀中。抱拳作别众人,轻叱一声,胯下的健马飞奔而出!     林芷兰目送江夏,心里惴惴。     一旁的鲍柯走到了何耀中身边,笑道:“没想到老二关键时候也会拍马屁!嘿嘿,这一招借花献佛,可妙得很哪!”     宋赞也道:“江少侠何等的神勇,那‘聚合’的神技出神入化,可不缺咱们那一点天元结晶。二哥把它送了出去,咱们拿什么来炼化真气?”     何耀中笑道:“大哥,三弟,江少侠待咱们不错,关键时候,咱们帮不上什么忙,却能尽一番心意,可不能如此自私才是。”     白桦暗叹江夏的人格魅力,竟然在哄骗中,也能将这虎穴三英里最为难对付的老二征服,心里连叹佩服,只盼江夏能快些得胜归来。     江夏骑着马到了北门。这里在那一夜的大战中受损严重,直至现在还是残破不堪,孤叶城大将章翎只是命人加强了此处的戒备,却迟迟未能加以修缮。     由于自己现在是通缉要犯,半夜三更的出城,江夏怕引得军士们注意,徒然增添些麻烦,便纵身跃下了马匹,同时在它背上重重的抽了一鞭。     那马匹吃痛,拼了命的往北飞奔,江夏则几个起落,专挑那些士兵的视野盲区,迅速的跃出了城去。     守城官兵见一匹无主之马奔出城,只道是哪家客栈的马厩逃出的马儿受了惊,也没当一回事。江夏顺利的人马分离,出得城外,加快步伐,不久便追上了渐行渐慢的马儿,同时也脱离了身后军士们的视野范围。     江夏骑着马默算着距离,又时不时的抬头查看夜空。城北外三十六里,卯时相见,这两者都不能搞错了,否则难免引得敌人生疑。     他今晚的计划,便是要冒充白桦与那人接头,探明来人来意之后,最好能取回戒指,再将此人击杀。想是这般想,江夏心里却也做好了两手打算,如果自己的假扮露馅,便是直接和那人开打,似乎也没什么好担心的。     同样是你死我活的战斗,或早或迟,终究无法避免。     骑在马上,他考虑的事情很多,这一会儿又想到了那人的身份上来。暗忖:“邪火派花大力气打入大真国内部的人物,多半是潜伏在什么名门大派了,嗯,没准还是什么位高权重的前辈级人物哩!”     这么随便一想,忽然觉得后背发凉,心中惊叹道:“我前些日子回阳元派,却听说金掌门下令弟子们见我便报,说是要亲自捉我。嘿嘿,当时还以为他是受了官府诱惑,要捉我去领赏,现在想来,该不会他便是邪火派奸细,要趁机拿我给乌鲁索耶报仇吧?”     这个大胆又有些荒诞的想法一出,江夏怎么也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,只觉得这个世上的阴谋众多,即使尚未验证真伪,却也足够的惊心动魄。     “能够不惊动旁人便将林门主杀害,又敢说要亲自捉拿我,金掌门潜伏阳元派,却也隐藏了真实的修为吧?”顺着刚才的思路,江夏止不住的猜测,越想,便越觉得这可能性极大,额头的汗珠,止不住的渗了出来。
推荐阅读: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》 《子虚》 《神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