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七六章 :潜伏者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七六章 :潜伏者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08     想到了这种可能性,江夏心里不知该喜该叹。喜的自然是自己知晓了一个大秘密,发现了一处真正的宝藏,叹的则是为了那天元晶戒上小小的一块“通灵之晶”,竟然害得林芷兰的父亲枉然送命。     白桦见江夏听了自己的秘密后表情古怪,生怕自己被他怀疑,连番道:“江少侠,白某已经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,只要不是派中长老们故意欺骗在下,这个秘密便应当是真的。到这份上,白某不敢再妄言骗人!”     江夏笑道:“白兄,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的表现江某很是佩服,这个大秘密想来不会有假,我相信你!”     顿了一顿,又道:“白兄,为了你的安全,从今晚开始,这城隍庙香炉上圆圈记号的查验工作,就交给江某吧!”     白桦早料到江夏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目的自然是打那盗戒之人一个措手不及,重新夺回戒指。他更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个彻底的叛徒,着实没有必要继续为邪火派效命下去,门派和江夏之间的纷争,他也再不用掺和其中了,想到此节,不禁倍感轻松。     “哎……这漫长余生,便要在担惊受怕当中度过了!除非我远走海外,从此不再现身大陆!”暗自盘算一番,这才答应了江夏,想了想,又道:“江少侠,有一点白某要提醒你。”     江夏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     白桦道:“白某前几天奉了上头指令,在驻留在孤叶城的大真国武者中散布消息,煽动他们去寻你,盗取戒指。可是听了少侠所言,却好似那戒指已经被人盗去已久,由此观之,盗戒之人,似乎并不是白某煽动起来大真国武者啊!”     江夏听到白桦如此为自己分析,心里颇为高兴,笑道:“多谢白兄提醒。江某也想到了这一节,想来邪火派多半是做了多手打算,一方面命白兄在孤叶城行事,另一方面却早已派出了高手秘密出动。成功盗戒之人,多半便是那位高手了。”     白桦点点头,道:“不论此人是谁,要想将戒指交还上去,始终是要通过在下这一环节的,江少侠在此等候,终有一日能够等到他。在下只是担心,若是此人携带了‘通灵之晶’,又是邪火派中之高手,多半就也能施展‘聚合’技能,江少侠应当多多小心才是!”     这一点江夏更不用担心。别说自己现在身上便有几片“通灵之晶”,就是没有,真正战斗起来,他也可以与对手“共享”戒指上的晶体,正如他和乌鲁索耶一战时一样。不过面对诚恳的白桦,他还是觉得颇为难得,连连感谢了他几声。     接着二人互相交底,白桦道出了在城隍庙和送戒之人接头的切口暗语,以及详细步骤,江夏则说明了他是如何哄骗“虎穴三英”上当,并要白桦回到客栈歇息,同时继续保守这个秘密。     白桦暗叹江夏骗人有术,心里想着要独自远走海外,却不敢立刻脱离了江夏的庇护,便只好遵命,回了客栈去找鲍柯等人。     江夏安排好了一切,这一夜便守在城隍庙中,如他所料,那名神通广大的盗贼并没能如此迅速的赶到孤叶城,这让他整夜都过得有些昏昏欲睡。     欺骗“虎穴三英”,是次日江夏的首要任务。结合头天晚上和白桦交代好的说法,他只是说白桦并不是叛徒,但是上头怕他难当大任,所以便直接命自己接管了接头的重任。     鲍柯等人深信不疑,便是连疑心很重的老二,在舒舒服服的修炼了一夜的真气过后,也懒得再多生疑窦了。     对于林芷兰,江夏自然是毫无隐瞒。在知晓了那戒指的秘密之后,林芷兰也是唏嘘不已,心里盘算着江夏不日便将与自己的杀父仇人碰面,又觉得有些激动。她最大的心愿,自然是手刃仇人,为父报仇。     转眼的功夫,又是两日过去。江夏亲历亲为,一直不眠不休,生怕错过了目标,引得对方生疑。     利用这两天两夜,他再一次研究了自己所谓的“聚合”技能。果然,在身上的通灵之晶帮助下,他可以轻松的制造出水和酒精,甚至一些他还能记起化学结构的物质来。可是一旦将晶体放远,到了八九步开外,便无论他怎么聚精会神,也无法收到丝毫的效果。     “真想知道,这真正的‘聚合’境界,和我现在这冒牌山寨货相比,到底优在哪儿?”这天夜里,当他完整的炼化完一轮真气后,利用自造的凉水洗了把脸,算是醒了醒瞌睡,心里暗暗嘀咕道。     他守在城隍庙的神龛之后,庙内香火不绝,熏得他有些头脑发晕,这一把冷水激面,顿时清醒过来。便在此时,庙外一个细微的声响,准确的被他收进了耳蜗。     “有人来了!”心里一喜,他调整了气息,躲在神龛之后,静静的聆听庙内的动静。     听得轻轻的双足落地之声,显然是一名轻功出众的高手从庙外翻入了院中。接下来是几不可闻的脚步声,江夏心算得准确,料定此人正是在朝着香炉走去。     果然,江夏心中默默的倒计时堪堪结束,便听那轻微的脚步声停了下来,取而代之的,是锐物在刻画摩擦之声。显然,来人正在用兵刃在香炉上刻画记号。     江夏越发的激动,确定了目标就近在眼前,然而此时他却不能立刻出去和对方对切口,否则若是人家认出自己这个冒牌密探,一切就都搞砸了。不仅如此,考虑到这人的武艺出众,江夏甚至不敢贸然的探头出去观察,生怕自己一动,便被那人发觉,惊动了他带着戒指就此逃遁。     耐心的等那人离去,仔细的听清周围确实毫无动静之后,江夏才从神龛后跳了出来,自神像前拔下一根蜡烛,快步走到香炉前,借着烛光,开始观察那个刚刚刻画上去的记号。     按照之前白桦的交代,这个简单的圆圈记号中,将隐藏几条机密的信息,诸如接头方位、时辰等等,都将用特定的符号在圆圈之中表示出来。     这一切,白桦甚至在煽动大真国武者们的时候都没有说明,只是要求他们划上一个简单的圆圈便可。之所以特意对江夏细说,是因为他们已经初步判断,这个来人多半是邪火派的高级成员,而邪火派内部接头,都会采用那样的完整记号。     然而江夏的烛光一照之下,却并没有见到他预想中的记号,取而代之的,竟然是一只箭簇的图样!     “这里头有古怪!”直觉告诉他,刚才的事情不寻常。他默默的记下了记号的样子,然后便以最快的速度,回到客栈之中,叫醒了正在熟睡的白桦。     “箭簇?怎么会是箭簇呢?”听了江夏的讲述,白桦的脸色顿时大变,看上去,似乎是遇到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事情。     江夏便问:“白兄,这箭簇在邪火派接头标记之中,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含义?”     白桦颤颤巍巍的摆了摆手,道:“江少侠,刻画箭簇之人,乃是圣……邪火派的最高机密,若非在下是孤叶城的唯一密探,这个秘密,原本我也是无权得知的。这人……哎!”     江夏看他那欲言又止的样子,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,听得便格外仔细,听他叹气,便问:“白兄,既然此人是最高机密,那多半关系到邪火派的一件大阴谋,是吧?莫非,又和两国之争有关?”     他深知大真国和火喇国之间的矛盾,更清楚邪火派和火喇国权力机构的关系,如果这个阴谋得逞,大真国势必又有大批的百姓遭殃。这个时候,有关天元晶戒和替人报仇的事情,倒显得没那么重要了。     白桦淡淡一笑,道:“上头有什么阴谋,我这一层次的弟子根本无从得知,甚至连那位机密人物到底是谁,在下也未能知晓。白某只知道,这箭簇记号的朝向以及箭尾羽毛的根数,隐含了怎样的讯息。”     江夏听了,立刻带着白桦回到了城隍庙。仔细查看了香炉之后,白桦竟从怀中掏出了一根皮尺,度量一番后,他指着记号上的各个部位,一一说道:“箭头朝北,便是要在北门外接头,箭身全长三寸六,便是在北门外三十六里。嗯……箭尾羽毛分叉左二右四,便是说在两日后的卯时见面。”     听完这一连串的解读,江夏叹道:“想不到邪火派的地下工作搞得如此细致,嘿嘿……白兄,若不是你,江夏可是一点辙也没有啦!”     没有理会江夏的赞叹,白桦仍在意犹未尽的观察那记号。过了一小会儿,他似乎有了新的发现。     “江少侠请看!”他伸手一指,正指向箭簇的尾部,“这儿有一个细小的圆圈!”     江夏大吃一惊,对自己的观察能力一下子似乎丧失了信心。喃喃道:“这……又代表着什么呢?”     白桦一脸不解的摇了摇头:“稀奇!古怪!据我所知,此人是邪火派潜伏在大真国武林中的重要人物,可这圆圈记号,却是代表着这次的寻戒行动――如果是为了天元晶戒劳驾这位大人物出动,这其中,一定有什么隐情。这一点,在下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了……”
推荐阅读: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子虚》 《武炼巅峰》 《战魂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