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七五章 :通灵之晶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七五章 :通灵之晶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07     设置了自动更新,早上八点的,估计是系统又抽风了,现在才回来看见……好险,晚点的话这月全勤又没了!!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   “是了,你现在肯定在想,老子干脆专说谎话,让这小子一掌劈死,总好过苟且偷生,被自己人捉回去受门规处置,生不如死……”江夏品味出那密探之前叫骂的用意,判定其一意求死,干脆便大胆揣度起来。     想来像邪火派这样的邪门门派,对门下弟子们的管制理应十分严苛,若是有弟子泄露派中机密给外人,多半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,没准,还真有那些堪比满清十大酷刑的门规。     这么随口一胡扯,却不知一句话正好猜中了那密探的心意。     那密探暗暗纳罕,心道:“这小子学的这一门‘心理学’果真邪门,竟知道我心中在想什么!哎唷,不好,待会儿他问起问题来,我就算是表面上说谎,心里知道的事情,始终是无法隐瞒,让他窥探去了,如何是好?” 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禁满脸愁容,强清了清嗓子,低声苦笑道:“同样是死,先死后死自然没有什么区别。”     江夏一听,知道自己猜中了存在门规处罚这一节,又看出那密探对此表面上不以为意,其实是十分恐惧,干脆便道:“老兄为何会这样想呢?若是你老老实实交代,我自然会全力守护你,不让邪火派的人伤你分毫。”     那密探苦笑着连连摇头,不知是不愿从命,还是笑江夏夸下海口。     “无论你信不信,摆在你眼前的就两条路。第一,我刚刚说了,老实配合,我自会保你性命;第二嘛,嘿嘿,若让我瞧出你在撒谎,我自会有办法把你送到邪火派的人手里,并让他们知道,你是个大大的叛徒,让他们带你回去,好好的教育一番……”江夏说这话时,忽然觉得自己有旧社会牢头的风范,软硬兼施,运用自如。     那密探听得一个激灵,喉咙越发的干涩起来,额头上甚至也渗出了汗珠。     “这小子怕成这样,真不知道这邪火派对待叛徒是用什么酷刑?”江夏暗自纳罕,见那密探满脸无奈,知道他已经基本认命,便开始问道:“我问你,那枚天元晶戒里头,是不是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大秘密?”     此时那密探依旧瘫坐在地,江夏问问题之时只是站着,却正好站在他的右手侧。密探听了江夏的问题,心道:“这家伙明知故问,我告诉了他戒指里确有秘密,那也算不得违背门规。”     抬眼看了看江夏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这时,却猛然想起之前江夏所说,人说谎时眼睛会不自觉的往右上方瞟,而他自己回答之时,为了直视江夏,以示自己的真诚,却恰恰便是如此。     他不禁大窘,也不顾喉咙的剧痛,双手也比划起来,咿咿呀呀的急道:“不是……我说的是实话!”     江夏知他在担心些什么,心里好笑,脸上依旧冷酷,道:“这一节我原本是知道的,谅你也不敢撒谎。你最好乖乖的依我所言,只是摇头点头便好,可别再张口说话了!”     那密探如释重负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点头应下。     江夏又问:“这个秘密,是那戒指指环上有什么古怪吗?”他认为,既然那天元结晶没有什么稀奇,那邪火派急于想要寻回戒指,多半便是在那指环上藏有猫腻了。不过这一点,他却根本无从考证,料想这小小的指环上,根本存不下什么机密来,不禁大惑不解。     那密探知道这已经涉及到了门派机密,双眼愣愣的直视前方,生怕自己的眼珠不经意的往右边移去,心里是打算要说谎了,可又忌惮江夏那窥人心思的“心理学”,心中矛盾不已。     “怎么了,你还是快些回答吧,爷爷的耐心可是有限的。”江夏催促道。     江夏越是这样催,那密探心头越是蹊跷:“他明明可以知我心意,为何还要等我亲自回答?啊,是了,他是想看我是否实打实的背叛门派,嘿,难不成他还真能保护我免受其害么?”     一番杂乱的思绪在他心头胡乱牵绕,那密探一番纠结,又在江夏的几声催促后,终于下定决心,迈出了背叛邪火派的第一步。     他摇了摇头。     这一摇头却是大大出乎江夏的意料。那天元晶戒小小一枚,除了那占主体的天元结晶晶体,就是那细细的一圈纯金指环,如果否定掉其中一样,又自行判断另一样不甚可能,那戒指上的秘密,还能够藏在哪里呢?     一拍脑袋,江夏自己都觉得好笑,藏在哪里,继续问下去便知,何必自找纠结呢?     便问道:“那便是在那天元结晶上了,是不是?”     这一次密探配合迅速,很快便点头应了下来。江夏瞧他样子不像是在撒谎,可这问题的答案却让他更加不解。     本来是想随口一问,排除掉天元结晶的可能性,却不曾想竟得到了这样的结果。     “秘密藏在天元结晶里?那会是怎样的秘密呢?”他开始构思自己的下一个问题,片刻之后,微微一笑,问道:“这个秘密,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清楚么?是,或不是?”     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古怪,那密探怔了一怔,很快明白了江夏的心意,惨然一笑,只好点头。     江夏心里大喜,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很好,你表现出色,算是通过了本人的鉴定,从现在开始,你已算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邪火派叛徒了,我江夏也将兑现诺言,好好的保护你的生命安全。”     那密探知道自己的性命全然拿捏在眼前的年轻人手里,又清楚对方只要稍不满意,便可把自己背叛的事捅出去,那种死法,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。现下听到江夏再次承诺要保护自己,也终于放心了些,沙哑着嗓子喃喃念道:“罢了,罢了……”     江夏微微一笑,道:“是了,你现在嗓子应该好了不少,我准你开口说话了。问你一句题外话,邪火派对待叛徒,究竟是用什么恶毒的法子,竟让你这般的害怕?”     那密探一愣,这才反应过来江夏根本就对自己门派的处罚方法一无所知,之前的一切,多半是瞎猫碰上死耗子,不禁苦笑,也暗暗感叹天意弄人。     事已至此,他也再没有什么好扭捏的,只能如实作答,道:“泄露门派机密,被捉回去,便要被放入真火密室,活活的烤上三天三夜,直至体内水分干涸,人才会彻底的死去。这般歹毒的刑法,怕是比阎王爷的刀山油锅都不差了!”     说起这般恐怖的事物,密探的嗓子倒显得正常,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恐惧,一时忘记了那里的疼痛。     江夏哦了一声,打趣道:“老兄不必担心,我这里水龙冰柱都是那火焰的天敌,你若是真的被他们捉去,我也能够救你出来。”笑了笑,问道:“聊了这么久,还未曾请教老兄尊姓大名……”     那密探摆了摆手,道:“江爵爷取笑了,在下姓白,单名一个桦字。”     江夏道:“白桦?这倒是个挺文艺的名儿,老兄倒可以尝试一下写诗,嗯,还得是现代类的散文诗……”     白桦只当自己在听人梦话,满脑子都是一团浆糊,甩了甩头,这才清醒回来。     江夏嘿嘿一笑,言归正传,道:“事已至此,白兄就请知无不言,把那天元晶戒的秘密告诉江某了吧!”     白桦咳嗽两声,点头称是。这一番秘密娓娓道来,却听得江夏大呼意外!     原来,那天元晶戒上的秘密,果真便是在那看似平常的天元结晶之上。邪火派掌门乌鲁索耶佩戴的,并非是平常的天元结晶,这种晶体极为罕见,被称作“通灵之晶”。     之所以如此称呼,是因为这种晶体可以与人心意相通,直接由人心意操控,进而让天元挥发聚合,形成各种奇妙的物质!     原来,邪火派掌门乌鲁索耶并非真正修炼到了“聚合”境界,他凭空造出火龙,全然是因为他知晓了燃气的结构,又佩戴了这种“通灵之晶”镶嵌的戒指,从而以心意催动,造气出火。     这样的行为,与真正的“聚合”最大的优势便在于,这几乎不需要消耗真气,一切都似是随心所欲,所以对火焰的控制也更加的自如。     整个邪火派,拥有的这种“通灵之晶”极其有限,新上任的掌门刚一主事,头一件要务便是命人全力追查江夏的下落,力图夺回那枚珍贵的戒指。     听完白桦的奇言,江夏知道这绝非假话。首先,他和乌鲁索耶战斗之时,自己也并未到达“聚合”境界,只是听了毒水虫后的指导,以及自己的突发奇想,才制造出了水和酒精,险中求胜。     现在看来,这并不只是因为他盗用了对方的天元结晶,还因为这种结晶是一种罕见的另类,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,已与自己心意相通!     回味到此,不禁感到后怕,更是感到庆幸。     忽然,他的思绪继续远走,倒吸一口凉气,暗道:“如此说来,我并非是真正的到了‘聚合’境界,那么在制服‘虎穴三英’之时,我借用那绿洲地下的天元结晶也获得了成功,如此说来,这些晶体莫非也是‘通灵之晶’不成?”
推荐阅读: 《阿鼻地狱》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子虚》 《武炼巅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