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七〇章 :陌生之地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七〇章 :陌生之地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02     大真国明德六年六月,京城西郊驻扎的卫戍部队军营被人夜闯。军营内被人日夜看管的噬沙兽王被这人骑走,军营之中,无数士兵被这头猛兽踏伤撞伤……     这个夜闯军营的人,自然便是江夏。噬沙兽王似乎心有灵性,在感受到江夏的到来后立刻变得躁动起来,并且以最快的速度,突破了看管它的士兵圈,准确的奔向了江夏的方向。     在江夏的示意下,兽王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阻拦的士兵,从而也避免了伤及无辜。     飞速的奔出军营,在外面山坳的隐蔽处带上了林芷兰后,江夏骑着噬沙兽王一路向西南方向行去。     兽王在沙漠里脚力惊人,行走如飞,而在满是丘陵的道路上行走起来,速度便受了很大的影响。不过比起一般的千里良驹来,却仍旧要快上不少。     一路上二人碰上了不少盘查的士兵,而那些士兵,每每也能从很远的地方便看清来势汹汹的噬沙兽王。但是每一次,兽王都能轻松的带领二人冲破阻拦,留下那一群群无奈的士兵站在原地兀自骂娘。     半日的功夫,兽王进入山区,人迹罕至的深山从中,朝廷的士兵再难遇见,江夏和林芷兰的行程也显得顺利了不少。     到了傍晚的时候,他们才终于抵达了阳元山下。     望着眼前高耸入云的群山,噬沙兽王长啸一声,在江夏的指引下,一路朝着主峰峰顶行去。     陡峭的山路逐渐变得狭窄,兽王那庞大的身躯再也难以容下。江夏便带着林芷兰下来步行,心中所想,是尽快面见掌门金默然,阐明一切,寻求门派的帮助。     很快的,江夏见到了重回阳元派后的第一个人。     那是一名白虎峰的弟子,看样子,是程泗阳吩咐他下山办事。江夏曾和此人有过一面之缘,知道他姓李名绍,算得上是程泗阳的爱徒。 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九师叔?”李绍见到江夏,立刻显出一副吃惊的神色。     江夏只道他惊讶自己这么快便离开京城回了阳元山,便道:“我就是江夏。李兄,我要去面见掌门,就不和你多谈了,再会!”     他还没有习惯以长辈自居,称呼对方为李兄,并匆匆的想要绕开他继续赶路。     没想到,李绍却挡住了他。     “九师叔,你是真不知道么?”李绍依旧是满脸不解。     江夏奇道:“知道什么?”     李绍道:“朝廷已经飞鸽传书发下令来,说您刺杀皇帝不成,畏罪在逃,要我们阳元派见了你便捉住扭送官府,否则……”     江夏闻言不禁苦笑:“快!真快!果然是坏事传千里啊,嘿嘿……”正色道:“否则会怎样?”     李绍面露苦色,答道:“否则朝廷便会将阳元派划为谋反乱党,再发兵取缔!”这种威胁倒是在江夏的意料之中,一点也不稀奇。让他稍感不解的是,那个荣峥为何有这么大的胆子,用刺杀皇帝作为罪名来陷害自己不说,居然还胆敢假传圣旨,威胁要对一个武林大派用兵!     他的权力真的已经可以随心所欲到这种地步了吗?     思索间,又听李绍道:“九师叔,我家师父说他和您私交甚好,还说您决然不会做出刺杀皇帝的傻事。另外,八师叔也这么和掌门师叔说了。可惜掌门师叔却不知为何,仍然下令说只要瞧见您上山,便前去通传于他,他将亲自前来将您拿住……”     江夏脑袋里嗡的一声,他隐隐的猜到,一向正直的金默然似乎变得有些不对劲了:“嗯……或许那封飞鸽传书上还有什么诱人的条件,让金师兄无法抗拒呢?嘿嘿,姓荣的就这么希望抓我回去杀头?”     他不认为简单的威胁便能让金默然屈服,而现在事实却摆在眼前,他也只能做出这样的猜想。     为了避免和培养自己的阳元派起任何冲突,江夏片刻思索后,放弃了起初那去面见金默然的想法。对李绍道:“李兄,多谢你告诉我这些!掌门师兄这样下令,那也是怕毁了祖师创下的基业,我可以理解。     李绍点点头,道:“李绍今日根本未曾见过九师叔,现在便继续下山,去帮师父搜购异兽去……”     江夏感激的点点头。他决定在离开阳元山之前去见一见久未谋面的陈悠然,显然,李绍猜出了他的这个心思,并且没有道破,而是选择了装傻。     目送李绍走远,江夏叹息一声,对林芷兰道:“看来咱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了!林姑娘你放心,我江夏答应了的事情,决然不会食言。那个凶手就算是真逃回了火喇国,咱们也要去将他找出来!”     林芷兰无言,只是点了点头。     江夏道出了自己想和陈悠然见面的想法,林芷兰点头答应了。为了让留在山腰的噬沙兽王不被发现,他带着林芷兰折返回去,嘱咐兽王驮着林芷兰到山底下等候。     说来也怪,虽然没能和兽王建立丝毫的沟通联系,但这大家伙似乎能够明白江夏的心意。它并没有抗拒林芷兰的单独乘坐,而是乖乖的驮着她,头也不回的奔向了山下。     江夏趁着渐渐弥漫的夜色,挑拣偏僻的道路,很快便来到了膳房院外。     避过了几名膳房弟子之后,他很轻松的来到了陈悠然居住的院落。     “陈叔!”眼见陈悠然正背对着自己,坐在石桌旁喝着闷酒,江夏忍不住叫了他一声。     陈悠然头也不回,喃喃道:“陈叔……若是你还认我这个陈叔,又为何会去干那大逆不道之事啊?”     江夏这才知道陈悠然醉得不轻,听完他的醉话,心里又有些失望,只道:“为何连陈叔都相信我去刺杀了皇帝?”     “陈叔,我是清白的!”     江夏的这句话终于让陈悠然转过了头来,不过,他却没有见到半点人影。     江夏在说话同时已经决定离开。他回来看陈悠然一眼,只是为了打消自己的挂念,如今目的已然达到,又见到陈悠然健康如初,便就没什么好多说的了。更何况,在没有证明自己清白之前,他知道二人即使是见面谈话,也多半会闹得不欢而散。     “荣峥!荣峥!你陷我于众叛亲离,你好可恶!”一边催动脚力下山,江夏一边在心里发泄着怒气。本来并不以为意的栽赃陷害,却在此时给他带来了如此许多的烦恼,这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。     “等我去火喇国,查清了杀害林门主的凶手,夺回那枚天元晶戒,一定要好好的找这老头算算账!”他暗下决心。     不久之后,他下山与林芷兰会和。二人不作停留,决定骑着噬沙兽王,一路向西而去,潜入火喇国境内。     江夏道:“我们骑着兽王,速度一定比那凶手快上许多,就算到了火喇国,也无法很快的找到他,倒不如找个必经之路上的隘口,乔装打扮一番,探查一下前往火喇国去的各色人等。”     林芷兰嗯了一声,应道:“也是,与其大海捞针,不如逐自考察。江大哥,你觉得在哪里比较合适?”     江夏微微一笑,道:“你觉得呢?”     “我看也只有孤叶城吧!要去火喇国,孤叶城是必经之路。其实苍翠关倒也不错,可那凶手独自一人,却不见得会从那儿进入沙海郡。”     江夏颔首道:“你说得不错。苍翠关守卫严密,那人未必敢以身涉嫌,而孤叶城却是大战过后,百废待兴,大部分兵力都在重建城墙城池。换了我是凶手,走在孤叶城面前,我也能放心的穿城而过,而不会愿意继续在沙漠中穿行绕远路了。”     商定之后,噬沙兽王兴奋的飞驰向西。它似乎知道自己将要回到沙漠,一边跑,还一边发出喜悦的低鸣。     如江夏所愿,在噬沙兽王的助力下,他们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便到了沙海郡边。出于同样的原因,他们没有去苍翠关冒险,而是选择避开了那里的严密守军,直接开始了沙漠穿行。     噬沙兽王在沙漠中更加如鱼得水,速度快了不少,将苍翠关城外那一片片条件恶劣的流沙坑很快的甩在了身后……     这天清晨,当江夏和林芷兰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,发现他们已然行出了沙漠。噬沙兽王似乎累了,正停在原地,狂饮着一片水塘中的清水。     周围,一片绿茵茵的草地,其间点缀着不知名的各色野花,蜂蝶飞舞,竟有些春意盎然的味道。     极目远眺,这样的草甸不知道延伸到了哪里,视野的尽头,依旧是郁郁葱葱。     “江大哥,这是哪里啊?”林芷兰率先发问,“难道我们已经出了沙漠了?这里……莫非是火喇国境内?”     江夏也觉得纳闷。据他所知,覆盖沙海郡的大沙漠甚至将大半的火喇国国土掩埋,要想在火喇国遇到眼前这样的绿色原野,便得在该国的西部去了。     莫非噬沙兽王跑得欢了,直接在一夜之间,带领他们穿过了大半的火喇国国土,深入到了他们的国境腹地?     “芷兰……我想我们是迷路了吧?”江夏环视四周,嘴中喃喃。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楚天孤心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符篆召神